但由於他的仁慈疏忽了對小王子殿下的戒備。

小王子趁阿史那社兒鬆懈的當口。

拔出腰間的佩劍烏龍。

一劍刺向了這位仁慈的東突厥王。

從右下腹刺入,從左腰處穿出。

頓時阿史那社兒口中鮮血漫出。

慢慢的從黑膘馬上栽了下去。

「父王!」

哲別大喊一聲。

東突厥的戰士們才漸漸停止了呼喊。

他們發愣的看著自己的王竟然倒在了敵人的偷襲中。

突厥人最看不起偷襲的人。

他們覺得這跟偷人家東西是一樣的。

品質惡劣,不配在草原上馳騁。

「殺了他,殺了他!」

戰士們圍了過來,將小王子圍了個水泄不通。

「不要殺他,放他離開。」

阿史那社兒不想讓戰事升級。

畢竟東突厥人的實力是不如西突厥人強大的。

西突厥人還聯合了康居、月氏、吐火羅等國。

甚至還有白衣大食等國也和西突厥人交好。

這次西突厥人敢用一萬兵馬就來偷襲他們。

就是看中了東突厥人不敢正面跟他們對抗的軟檔。

「父王,為何不殺了此人?」

哲別十分氣憤。

他親眼看見小王子用劍偷襲自己的父王。

這種事誰也忍受不了。

可阿史那社兒卻不得不忍下。

內心的屈辱痛苦的在阿史那社兒眼中灼燒。

「你們必須聽王的命令,但我卻可以不聽。」

「因為我不是你們東突厥人,知道嗎?」

夏洛奇響亮的說了這句話后。

一拳就轟在那有點愣神發獃不知該怎麼辦的小王子背心。

直接轟碎了他的心臟。

小王子眼睛一翻,口鼻出血,眼見不活了。

跑出去沒多遠的那些西突厥人聽到了夏洛奇的喊聲。

也看見了小王子被他一拳擊斃。

發一聲喊,更加策馬狂奔而逃了。

「戰神!戰神!戰神!」

夏洛奇給東突厥人出的這口氣讓戰士們心情亢奮。

草原人就是這樣快意恩仇。

他們其實早就不滿阿史那社兒對西突厥人忍氣吞聲的態度了。

要戰便戰,要殺便殺。

是草原的雄鷹就要在天空中一決高下。

是草原的勇士就要在草原上用刀來說話。

看看究竟誰是真正的英雄。

夏洛奇一拳轟飛了小王子,又一拳擊斃了他。

立刻在東突厥人心目中樹立起了一個高高的戰神形象。

「壯士,你這回可闖禍了啊!」

阿史那社兒說出這句話后,吐出一口血當即昏迷了過去。

「父親!」

哲思抱住阿史那社兒的頭顱。

「父王!」哲別也虎目含淚的悲鳴。

「我來看看。」

冰木娃兒過來查看阿史那社兒的傷口。

發現小王子這佩劍竟然是上有劇毒的。

「快,快去雪山頂上采來雪蓮,或許還能活命。」

「我在這裡運氣逼住劍毒,你們兩人快去雪山,快啊!」

「不然就來不及了。」

冰木娃兒看見阿史那社兒的傷口處已經開始變黑,知道不妙。

「好的,師傅,拜託您了。」

「走,哥,咱們快去草原神山采那雪蓮去。」

哲思義無反顧的騎上胭脂馬,第一個飛也似的向北沖了過去。

遙遠的草原神山頂上覆蓋著潔白的冰雪。

猶如蔚藍的天空下一頂神聖的王冠。

即便是最快的馬跑到山腳下也要三天的路程。

哲思內心焦急,但此時沒有別的辦法。

「啊呀,我都忘了,哲思徒兒,快過來。」

冰木娃兒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雲舟。

立即釋放出速度奇快的雲舟交給哲思。

「去吧,我的孩子。這應該來得及救下你父親了。」

「就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運氣採到那金線雪蓮了。」

「這雪蓮有時候能看見,有時候是隱形狀態。」

「但願草原女神保佑你們吧。」

冰木娃兒看著哲思、哲別兩人上了那雲舟急速的朝雪山飛去。

「喂,你們兩個,等我一下,我跟你們同去。」

夏洛奇一個騰躍,展開軒轅身法。

如一道劍龍般追上雲舟。

再擰身一轉,漂亮的前空翻。

穩穩的落在雲舟尾部。

哲思回頭朝夏洛奇一笑,表示感謝。

她現在沒有時間來跟夏洛奇說話。

哲別也回頭向夏洛奇豎起大拇指。

意思是說好樣的,哥們。

雲舟很快就到了那雪山線上。

可茫茫的白雪中根本看不見有什麼金線雪蓮的痕迹。

夏洛奇閉目,展開世界多稜鏡。

查看周圍的能量分佈。

「嗯,在那邊,朝那邊去。」

夏洛奇左手一指,雲舟朝左側的山峰駛去。

雪山的陰影處,一團雲氣忽然遮蔽了山峰。

雲舟穿過去,差點撞到懸崖上。

「快,就在那裡。」

夏洛奇閉目看見了那團能量充裕的東西赫然在山峰頂端岩石的凸起處。

「沒有東西啊,什麼也看不見。」

哲思困惑的看向前方。

是的,什麼也沒有。

「看來這金線雪蓮應該處於隱身狀態了。」夏洛奇道。

「我來,你們稍等,穩住雲舟。」

夏洛奇縱身一跳,如一隻雪豹般附著在那岩石凸起處。

仔細凝神細看。

果然,在白雪頂端有一叢隱形的金線雪蓮,若有若無。

若不細看,絲毫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夏洛奇小心的用右手化作的刀刃切下金線雪蓮。

然後用衣袍裹好。

聽說這些神物一旦沾土就會溜走。

必須用布帛包裹住,才能防止它逃遁。

夏洛奇翻身躍上雲舟,讓哲思趕緊離開這裡。

夏洛奇已經感覺到這山峰上有些不對了。

陰雲忽然濃重了起來。

巨大的山風吹的雪花飄飛。

大如席的雪片能把雲舟裹住。

一片、又一片……

神山的雪猛烈起來了。

似乎是夏洛奇他們觸犯了神靈。

天空降下了嚴厲的懲罰。

夏洛奇、哲思、哲別這時好像都聽到了山頂天空中傳來聲聲怒斥。

「誰讓你們來偷盜阿詩瑪的眼淚的?是誰?」

「不然,你們休想從我的思念中活著離去!」

一個森然冰冷的女子的聲音在三人耳邊回蕩。

「原來是雪山女神阿詩瑪。」

「這回壞了。」哲思說。

「我聽師傅說過,這雪山女神最不能得罪。」

「要不然,她會一直追殺你。」

「甚至會讓你的部族染上疾病,或者給你的族人帶來災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