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隨即他就被嚇了一大跳。

只見在流逸雲前面的森林中,到處都是各種怪獸,流逸雲一眼就看出來這些就是亞特蘭蒂斯人造出來的基因獸。

那些基因獸密密麻麻的擠在一起,方圓千米之內竟然都快被擠滿了。

“我去,我說怎麼在那決鬥場沒有看見基因獸呢?原來都跑到這裏來了,而且不止是攻擊聚集地的基因獸,我估計整個森林中的基因獸都來了吧!它們這到底是要幹嘛?”

流逸雲心裏暗自不解道。

“吼”就在這時,一道更具威嚴的吼聲傳了過來。

聽見那吼聲,基因獸羣出現了一些慌亂,但是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隨即所有的基因獸漸漸的分散了開來,露出了一條路來。

“轟轟轟”大地被震動的聲音傳出,只見一個龐然大物正通過這條路,向着基因獸的中心走去。

那龐然大物有着恐龍的身體,但是一顆頭卻是狗頭,尾巴還是一種怪異的骨尾,很是醜陋。

對於這個,流逸雲也已經是適應了,鬼知道那些亞特蘭蒂斯人造基因獸的時候,懷的是什麼想法,造出來的東西都是醜了吧唧的。

而且那些基因獸在森林中一代代的雜交下來,生下來的東西就更加的醜了。

那傢伙的樣子已經算不錯了。

眼中露出一抹金光,流逸雲頓時就知道了它的屬性。

“姓名:狗龍神 種族:基因獸 年齡:231 戰鬥力:2350000

技能:黑炎噴射 巨龍之力 骨尾纏繞

武器:無 物品:無

生物信息:被改造出來的基因獸,有着十分不穩定的基因。”

“實力倒是不錯嘛!”看着那狗龍神的屬性,流逸雲摸着自己的下巴說道。

雖然它的實力已經和自己差不多了,但是流逸雲並不怕它,他身上可是有着魔能盔甲的存在,收拾它和玩似得。

狗龍神走到基因獸的最中間吼了兩嗓子後,周圍再次分開了幾條路開。

只見不遠處分別又走來了三隻形狀各異的基因獸。

經過流逸雲陰陽神瞳的探測,他知道這三隻基因獸分別是蝠蛛獸、魔蠍獸和骷髏虎。

這三個基因獸的戰鬥力以骷髏虎爲最高,足足有着6530000的戰鬥力,比流逸雲還高上許多。

四大基因獸站在基因獸羣的最中間,互相戒備的看了一眼,隨即便探頭看着天空等待了起來。

看見這種情況,流逸雲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好奇,小心的影藏着自己的身影,也等待了起來。

足足等了三個小時後,終於,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黑洞,一片片血紅色的花瓣從黑洞中飄了下來。


看見那些花瓣,周圍的基因獸眼中紛紛露出了一抹渴盼的眼神,急忙爭搶了起來。

但是那四個最強大的基因獸卻是沒有一點動靜,那些花瓣似乎吸引不了他們似的。

流逸雲可以很明顯的察覺出,那些吞吃了花瓣的基因獸,實力有了明顯的上升,雖然上升的不多,但是確實是變強了。

“我說這些基因獸怎麼就突然能夠攻破聚集地呢!有着這些花瓣的幫助,它們的實力不要提升的太快啊!就是不知道這些花瓣多久出現一次。”

流逸雲暗自想到。

十分鐘後,那黑洞中不再飄落血紅色的花瓣。

那些飄落下來的花瓣也都是被吞吃完了。

看着那開始變紅的黑洞,周圍的基因獸有些羨慕的看了一眼那四個最強大的基因獸,隨即便紛紛離開了這裏。

不一會的時間就走了個精光,這地方瞬間就空況了下來。

黑洞變紅的速度很快,當它完全變紅後,一朵白色的花朵從黑洞中落了下來。

見此,那四個基因獸眼中一亮,一下就衝了上去。 “吼”首當其衝的骷髏虎先是一個咆哮,只見一道灰色的氣體從他口中飄了出去,瞬間就籠罩住了剩下的三個基因獸。

“吼吼”被那灰色的氣體所籠罩,三個基因獸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吼聲。

隨即只見一道黑色火焰從狗龍神的口中吐了出來,那黑色的火焰一出來就把灰色的氣體灼燒了大半。

但這時那骷髏虎已經快要咬到白色的花朵了。

見此,一邊的蝠蛛獸張口就吐出了一道蛛絲,把骷髏虎拉遠了花朵。

現在這四個基因獸組成了兩個陣營,一個是以狗龍神爲主的三個基因獸,還有一個就是那個實力最強大的骷髏虎了。

看見狗龍神三個基因獸聯合在一起,骷髏虎的眼中出現了一抹凝重,雖然自己面前的三個傢伙都打不過自己,但要是他們聯合起來的話,就連骷髏虎都不敢硬抗。

“吼”隨着狗龍神的一聲令下,蝠蛛獸立馬就是吐出了一口蛛絲纏繞住了骷髏虎的四肢。

網游之最強生活玩家

“呲喇,呲喇”一陣腐蝕的聲音從骷髏虎的身上冒了出來,但是對此骷髏虎並不在意。

骷髏虎全身上下的皮膚都是由一種白玉色的骨骼組成的,對於毒素有着很強的免疫力,魔蠍獸的毒雖然強,但是對他卻造不成多大的傷害。


“嘭嘭嘭”掙脫了困住自己四肢的蛛絲,骷髏虎藐視的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三個基因獸,張開大口就是猛吸了一口氣。

“吼”一聲異常洪亮的聲音從骷髏虎的口中傳出,一道道的音波向着四周蔓延着。

只見周圍的一切樹木都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碾壓過一樣,瞬間化爲了粉末。

在那強大的音波下,骷髏虎面前的三個基因獸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身體都有些搖晃了起來。

就連一邊的流逸雲都不得不穿上了魔能盔甲這才免疫住了音波的攻擊。

看見這種情況,骷髏虎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愈加用力的吼了起來,可是吼着吼着,它的口中聲音開始越變越小了。似乎沒有力氣再吼了一樣。

不過,流逸雲知道,這不是它沒有力氣了,而是它的聲音慢慢的向着超聲波靠近,人耳聽不見的緣故罷了。

“吱吱”就在這時,那蝠蛛獸突然吱吱的叫了起來。

深海提督

“完全融合了蝙蝠和蜘蛛的能力嗎?這亞特蘭蒂斯的基因獸還算是有點意思。”摸着自己的下巴,流逸雲暗暗的想到。

見到自己的吼聲不起作用了,骷髏虎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對着那三個基因獸就衝了過去。

相比起音波的攻擊,它更加喜歡肉搏。

“嘭”一頭撞在狗龍神的身上,骷髏虎一口就咬在了它的腿上。

“吼”吃痛了一聲,狗龍神後面的骨尾狠狠的一甩,瞬間就把骷髏虎震退了出去。

骷髏虎剛剛被震飛,立刻就有一道蛛絲和一道毒液從一邊射來。

蛛絲當頭罩在骷髏虎的身上,把它困住了,而這時那毒液也是落到了它的身上。

這還不算完,一邊的狗龍神見狀也是一口黑色的火焰噴到了骷髏虎的身上。

被這一連串的攻擊一打,骷髏虎痛苦的吼了一聲,全身瞬間就變大了五倍。

“吼”掙脫了蛛絲的束縛後,骷髏虎一下就出現在了蝠蛛獸的身邊,巨口一張,直接咬下了它的頭來。

在它的心裏,最難纏的其實還是這蝠蛛獸。

“咔擦咔擦”嘴裏咀嚼着蝠蛛獸的頭,骷髏虎一邊虎視眈眈的看着那狗龍神和魔蠍獸,臉上的殺意顯露無疑。

見狀,那兩隻基因獸有些怨毒的看了一眼骷髏虎,隨即直接就跑開了。

它們知道,單憑它們兩個根本就打不過骷髏虎,求生可是動物的本能。

看見狗龍神它們逃跑,骷髏虎也沒有去追,恢復了自己原本的大小後,骷髏虎一臉期待的走到了那花朵旁,張開嘴就想要把那花朵吞下去。

這時,流逸雲終於是出手了,只見一道黑芒從骷髏虎的嘴邊劃過,把那花朵也給帶走了。

愣了愣神,察覺到自己嘴邊花朵不見的骷髏虎憤怒的大吼了一聲。

聞了聞空氣的味道,向着流逸雲離開的方向就追了過去。

一邊在森林裏不停的奔跑着,流逸雲一邊打量着自己手中的花朵,說實話他還真是沒有看出這花朵有什麼神奇的,但是這花朵確實是能夠提高骷髏虎的實力,要不然它也不會爲了這花朵這麼拼死拼活的。

“回頭去系統裏查查看,這東西要是也能夠提高人的實力,那就好了。”流逸雲期待道。

“吼”一聲怒吼聲從流逸雲的身後傳了過來,把他嚇了一大跳。

轉頭看去,只見那骷髏虎正一臉憤怒的追趕着自己,那目光恨不得吃了自己纔好。

“哎,爲什麼一定要來送死呢!”嘆了口氣,流逸雲一臉裝逼的說道。

不過,流逸雲現在還真是有裝逼的資本,他身上穿着魔能盔甲,有着白金巔峯的戰鬥力,收拾個骷髏虎不過是小意思罷了。

停住自己的腳步,流逸雲運起自己盔甲的能量,反手就是一拳打在了骷髏虎的頭上。

“咔擦”被流逸雲這一拳擊中,骷髏虎的頭上瞬間就響起了一聲腦袋碎裂的聲音。

緩緩的倒在地上,骷髏虎沒有了生息。

一拳打死了骷髏虎,流逸雲收起了它的屍體後也沒有停留,快速的向着亞特蘭蒂斯的內圍走去。

來到內圍,流逸雲什麼也沒有幹,直接就來到了長老的面前,問他索要起了進入核心區域的藥水來。

“核心區域?你要去那裏幹嘛?現在那裏可是什麼都沒有的。”聽見流逸雲的要求,長老一臉不解的問道。


“我只不過是想要進去看看罷了,這應該沒有問題吧!”流逸雲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這倒是沒有問題,接着,瓶子給你,用法你知道的,我就不多說了。”隨手遞給了流逸雲一個玻璃瓶後,長老立刻就去處理其他的事情了。

現在亞特蘭蒂斯解開了封印,他要忙的事情可是多着呢!

看着自己手中的玻璃瓶,流逸雲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激動的表情。

走到一個無人的場所後,流逸雲直接把瓶中的藥水倒在了地上。

頓時就有一股霧氣升騰了上來。

嘴角挑起一抹笑容,流逸雲一頭扎進了那霧氣中。

再次進入亞特蘭蒂斯的核心區域,流逸雲感覺這次比上次更不舒服。

上次怎麼說天空中還是有一個虛空炮的炮彈當做太陽的,但是這次卻是什麼都沒有,周圍都是黑漆漆的,就好像進到了小黑屋一樣。

手輕輕的一揮,招出了一個小小的白色光球照亮了周圍的空間後,流逸雲慢慢的摸索了起來。

一個小時之後,流逸雲有些鬱悶的回到了原地,這處核心區域相當的小,不過是五個足球場大小罷了,他找了一個小時,可謂是哪裏都找過了,但是卻是一無所獲。

這裏面什麼都沒有,空曠的讓人害怕。

“那系統到底在哪? 主宰萬界 ,明明說是在這裏的啊!”撓着自己的腦袋,流逸雲有些鬱悶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