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當眾人把流年扶起來之時,卻是見到流年的眼中,充滿了濃濃的震撼和驚駭之色。

「那、那是什麼……」

流年不敢相信,自己剛才看到的那一幕。那個人影,雖是紫色的眼眸,但卻絕對是夢天!

「啊!啊……」

夢天仰天發出了一聲長嘯,頭髮瞬間變作銀白之色,藍色眼眸,也是被紫色所取代。甚至那紫色之中,還有著點點猩紅。

一股狂暴的氣息,在此刻爆發開來。

那氣息,就猶如自遠古覺醒而來的莾荒之獸一般,渾身上下都透露著暴虐的氣息。

「為伊,戰盡天下又何妨?即便覆了天下,只要換伊一世平安,雖死無怨!」

沙啞的聲音,自夢天得喉嚨內傳出。所有人都聽出,這決不是夢天的聲音!

夢無忌的雙眼有些迷離的悲傷,幾乎已經接近了暴走的狀態。

「轟隆隆……」

天空上,烏雲翻滾,一道道千萬丈雷蛇閃爍,不斷的穿梭於天際。

流年的面色,瞬間變得煞白。他現在方才有些後悔,自己為何要去招惹這尊小祖宗?這不是閑著沒事幹沒事找事么?

看過那片大陸覆滅的影像后,流年便是早已知道了眼前的少年,有著毀天滅地的實力。雖然不知道那段記憶是來自何時,但是,自從夢天的雙眼變成紫色和天空上千萬丈龐大的雷蛇開始穿梭時,流年便已是相信了。

眼前的少年,正是那滅世魔皇一般的存在!

那屍山血海,即便是連這位惡魔之城手上沾染了無數鮮血的人,心頭都是有些駭然。甚至還隱隱有著嘔吐感。

畢竟,要想殺戮那麼多的人,是根本不可能的!

畢竟,殺那麼多的人,不僅需要極強的勇氣,還需要強悍的體力,甚至,還有極強的實力方才能夠做到。

「啊……」

夢無忌再次仰天發出一聲悲痛的長嘯,將流年從思緒中拉了回來。

不好!

流年心頭暗叫一聲糟糕,這下亂子可出大了。

這尊魔皇,最終還是現世了啊!

【千萬i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殺戮之都內,處處隱藏着殺機,誰也不知道究竟自己的生命會在哪一刻終結,也許可以在這片屍山血海中活上很久,也許下一刻就是自己的末日。

犬戎是墨骨聖犬一族的流亡者,他因觸犯族規,害怕受到責罰,便逃離了宗族,躲進這殺戮之都。雖然來自墨骨聖犬一族的暗殺從未間斷過,但是好在這裏是大地蒼狼一族的地盤,墨骨聖犬一族並不敢明目張膽的派大部隊來此,因而犬戎的性命倒是在數次危機當中逃脫,苟延殘喘至今。況且在這個城市,誰又不是苟且偷生呢?

不過,犬戎今日卻格外的高興,他方纔截殺了一隻黑水玄蛇,奪下了他儲物袋中的所有法寶以及妖晶,那傢伙也是一流亡者,在這殺戮之都內整日東躲西藏,今日恰巧被外出的犬戎碰上。

當犬戎發現對方的修爲僅僅是神變三層,比自己神變七層差了好幾個等級時,方纔壯了壯膽,將對方的去路攔下。一番激戰過後,犬戎大獲全勝,而那隻黑水玄蛇自然而然的化作飛灰湮滅,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的隕落,甚至都沒有人知道他曾經存在過,就這樣無聲無息的隨風消散,瀰漫在天地間。

“看那傢伙儲物袋鼓鼓的樣子,裏面一定藏有不少的好東西!”犬戎找了一個偏僻的小角落,探出頭去四下裏張望了一番,確定沒人跟隨,這才盤膝坐下身來,美滋滋地打開儲物袋。

其實也難怪犬戎如此小心,在這個血雨腥風的殺戮之都,殺人越貨是最常見不過的事,若不是他一向行事小心謹慎,專揀軟的柿子捏,看到比自己修爲高的,便遠遠的逃遁,憑藉他這不高不低的修爲,早就不知道隕落了多少次了。

“真是不錯”犬戎興高采烈地拿出一塊塊紫色的妖晶,隨手丟入自己腰間的儲物袋內,暗自得意道:“想不到這小子修爲一般,身上的藏貨還真是不少,這次真是大發了。”

正當犬戎喜笑顏開地清點着戰利品的時候,突然兩個身影從自己身前走過,犬戎心中一驚,神色劇變,將儲物袋迅速的裝進懷裏。他抓起自己的獠牙法寶,全神戒備地凝視着面前的二人。

這二人身披黑袍,身材倒不是很高大,從黑袍中伸出的雙手長滿了白色的皮毛,上面勾勒着一層層黑色的花紋,看起來甚是層次分明。

“冰山雪豹”,犬戎心中暗道。畢竟在八大妖族中,只有冰山雪豹一族纔有如此潔白的皮毛。犬戎微眯着雙眼,脣邊細長的的鬍子聳了聳,他打量着面前的二人,一個是神變二層的修爲,另一個更是不值一提,僅有鍛體七層的實力,犬戎內心不由得動了殺心。

“今天還真是走運,老天還真是厚待我,接連送上肥肉!”犬戎伸出腥紅的舌頭,舔了舔漆黑的嘴脣,黃色的瞳孔縮成一條線。他執着獠牙法寶,從背後悄悄靠近那二人。即使知道自己這戰必勝無疑,他還是選擇了偷襲,什麼光明磊落,什麼英雄主義,對他而言都是屁話,這裏纔不會跟你講什麼禮義廉恥,活下去纔是唯一的王道。

可是這次犬戎註定是要失望了,貪心終於讓他走上了不歸路。他的獠牙法寶還尚未祭起,便被不知從何而來的兩道寒芒將其胸腹扎穿。

犬戎身形巨震,身體被重重的彈回,牢牢地釘在方纔其所倚靠的石壁上。犬戎不敢置信地看着胸前的兩柄仙劍,自己的內臟已在剛纔的一擊中化爲齏粉,若不是自己神識尚還殘留,此刻早已隕落。

犬戎驚恐地瞪大了雙眼,看着慢慢朝自己走來的二人,以及他們身上散發的耀眼光芒,不由得驚呼:“仙元力,你們不是……”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胸前的仙劍便再次飛起,將其頭顱砍了個稀巴爛,犬戎稀裏糊塗的就此隕落,生命在這裏還真是脆弱。

“師兄,這已經是今天第三波了,還裏真不愧是殺戮之都,在什麼地方都逃脫不了爭鬥。”那個鍛體七層的黑袍人衝另一人笑着說道。

“只要有貪慾這種東西存在,任何地方都是殺戮”另外一人搖了搖頭,輕嘆道。

這二人正是是前往大地蒼狼一族探查的玄明子與玄星子二人,不過此時,估計就是同門師兄弟也難以將他們辨認出。他二人此時的模樣可是貨真價實的冰山雪豹一族,雪白的皮毛,黑色的花紋,身材不甚高大,卻十分矯健。


“師兄,這個易容大法還真是玄妙。”玄星子再次打量了一下自己,連連讚歎道。憑藉此功法,他二人隱匿在妖族之中,雖不至於暢通無阻,卻也不會遭到妖族的羣起而攻之。

“是啊,我第一次見到時,也被嚇了一跳呢!”玄明子神色略微有些黯然。此易容大法,正是銀月妖狐一族的不傳祕術“天狐化形大法”,當年小環對他情深意重,爲了戀人可以多一個保命的本領,甚至違背族規,將此術偷偷地傳授於他,沒想到此時竟派上了用場。

“小環,這一生,終究是我負了你!”,想起自己當年與小環的海誓山盟“天涯海角,生死與共”,玄明子的心就一陣陣的抽搐,他不是不想去陪她,只不過師父在仙逝前再三叮囑自己要好好活下去,師父生前已經被自己傷害的遍體鱗傷,他不想讓師父死不瞑目。更何況此時玄明子有了曦晨這個徒弟,需要他拼盡全力去保護,更不可能拋下一切恩怨,就這樣一走了之。 (下一章在六點半左右,加快速度……)「轟隆!」

天空上,一道道雷蛇穿梭間,帶起了一道道悶雷之聲。

夢無際的身形,緩緩的飄上了天空, 豪門溺寵:君少的天價嬌妻

雖然現在是危險時期,但是那也無法掩飾雷霆所帶來的渲染效果。那一道道雷蛇將夢無際的身體渲染的竟是發出了道道光芒,配上一頭銀色長發,倒是顯得極為帥氣。

召喚師奶爸 流年,你究竟做了什麼?!」


諾沫竹在此刻一把揪過流年,眼中滿是焦慮之色的冷喝道。

「我、我也不清楚……」

流年看著天空上的景象,一時間也是有些不知所措。畢竟這番景象的始作俑者,還是自己。若是要歸罪下來的話,城主大人必定會拿自己是問。

而流年現在也是腸子都悔青了,她哪裡想到會發生現在這種情況呢?要是早知道的話,流年也不會去做了。

可是一切都晚了,太晚了。這個世界上什麼葯都有,就是沒有後悔葯。

眼看著在雷霆之下顯得格外陰沉壓抑的惡魔之城,一想到一會兒將要發生的狀況,流年便是聯想起了自己方才看到的那番景象。

那可是有如末世般的情景啊,一個空間,一片位面,就那麼毀滅了。那等能力,即便是這個世界的神,或許也做不到吧?

而如今,惡魔之城若是被這些雷霆轟擊而上,雖然現在這些雷霆的威力範圍縮小了,所以大陸必然不會毀滅,但恐怕這整惡魔之島個都會跟著沉入海底。

流年不是沒想過憑藉他至尊的實力去抵抗,但是從天空中的雷雲中,他感受到了一股強大到恐怖的能量波動,那種能量波動,即便是以他的實力,都是有些感到心悸。

流年知道,如果自己上去的話,或許不但抵擋不了那狂暴的天罰,反而會激怒夢無忌。

一旦激怒夢無忌的話,那這天罰之雷一旦提前降下,那可就說什麼也晚了。

「如果城主大人在的話,那就唉……」

流年搖頭嘆息了一聲,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城主大人早在十年前便已是去深海閉關衝擊人劫之境了。

十年沒有任何消息,說不定已經……流年不敢去想,他現在只期望城主大人沒事,能夠儘快趕回來,阻止這場災難的發生。如果可以阻止的話,流年寧可捨去第一區區長的職務,去深海閉關修鍊,不再問這些世事紛爭。

「吼!」

天空之上,雷蛇交織間,竟是凝聚成了一條百丈巨龍,然後盤旋在夢無忌的身邊。

一聲聲嘹亮的龍吟自天空之上傳出,震懾著天空下所有人的心靈。

雖說如今的這條雷龍不如千萬丈雷蛇那般具有視覺衝擊力,但任誰都能夠感受到其體內那近乎狂暴的雷霆之力,即便是那千萬丈雷蛇,都是比之不上。現在只需要一個契機,那百丈雷龍便是呼嘯而下,帶走他們所有人的生命。而這個契機,便是陷入痛苦狀態中的夢無忌的命令。

在夢天體內的靈海中,兩道身影糾纏在一起。

「無忌,冷靜點!」

「啊……」

夢天緊緊從夢無忌的身後將其反抱住,按倒在地上,不至於讓他發狂。但是此刻的夢無忌,全身的顏色以不再是透明的紫色了,現在的夢無忌,儼然變成了一個血色的靈魂體。

現在的夢無忌,方才能夠稱得上陰魂。陰魂主殺戮,暴虐、無情、冷血,在這一刻,自夢無忌體內毫無瑕疵的散發而出。夢無忌就好像一具天生的殺戮機器一般,完全變成了惡魂。而以往他體內的那種高高在上的王者之氣,在此刻雖然還存在著,但卻在怎麼感覺,怎麼像是惡魔的氣息。

即便是連夢天,也是沒有想到夢無忌會發生這種變化。說實話,即便是連夢天,心中也是有些震驚的。

因為流年看到的景象,夢天也看到了。但是夢天絕對敢肯定。那絕對不是自己所經歷的。

因為前世的他,雖說是顛沛流離,也曾轟轟烈烈的愛過一次,但是,最後自己所愛的紫菱是因病而死,但那記憶之中的紫菱,卻是被人所殺。

這兩種說是不同但又極為相似的記憶,令得夢天一時間有些發愣。

因為這兩種記憶,不管是自己,還是自己所愛的人,甚至就連大陸,都是一模一樣。

而這也讓夢天想到了一種可能,那就是夢無忌是與自己處在同一個層次位面之中的人,但兩人卻由於所在的位面雖是在同一個層次,但卻又因為某些東西的阻隔,兩人在上演著同樣軌跡的人生但又不相同的經歷。

不這樣想的話,也無法解釋為何夢無忌的記憶與自己的不一樣。明明自己不願意響起的是紫菱病死之日的事,但夢無忌不願想起的,是他覆滅整塊大陸的事。

而或許也正是在那時,自己悄然下跳下了懸崖,兩人同時死亡的人生軌跡連接到了一起,被無字天書給捆綁了起來,融入到了一個身體之中。

或許,也只有這樣的解釋最為合理。

但是現在的夢無忌,可以說是已經失去了理智,要想將他喚醒,是多難啊?

夢天真的很希望,玄皇能夠再次出現,幫幫自己。但是怎奈何,玄皇已經消失了蹤影,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而玄皇傳承雖說能夠抹殺心中存下了邪惡之心的夢天,但卻無法束縛夢無忌。因為玄皇知道夢無忌乃是陰魂,自己的皇祗乃是至剛至陽的存在,不適合傳於他,所以才只給了夢天一個人。而夢無忌所適合的,或許也只有鬼皇、妖皇和魔皇這三種至陰至邪的傳承了。

「啊……」

夢無忌的雙眼之中猛地爆發出一陣血紅之光,然後天空上的雷龍便是猶如受到了什麼指示一般,呼嘯而下。

「吼……」

震天的龍吟之聲,開始響徹在了這片天地,無數強者的面色,在此刻瞬間變得煞白。

完了!

這是無數強者心中所想。

「唉……」

但也就是在此刻,空間的某一處,突然有著一聲嘆息之聲傳出。這聲音雖然微弱,但卻恰到好處的蓋過了雷龍的龍吟之聲。

「城主大人……」

所有人聽到這個聲音,先是一愣, 最强打臉秒殺系統

在那裡,一道空間裂縫,緩緩撕裂而來,一名老者的身形,頓時出現在了這片天地之上,充滿無奈的聲音,終於是再次響起。

「小傢伙,再讓你鬧下去,你老祖我耗費了兩百年建立的惡魔之城,就要毀在你這小兔崽子手裡了!」

老者一出現,便是有些無奈的罵道。

但是聽其語氣,流年等人卻是面色古怪的愣在了原地。城主大人何時自稱過別人的老祖?他又何時對別人這麼溫和過?


「小傢伙,先睡一覺吧,你太累了……」

老者一揮手,那雷龍便是消散而去。

還未待夢無忌反應過來,其身後的空間便是一陣動蕩,老者的身形,便是詭異的出現在了夢無際的身後,一掌拍下,一股柔和之力頓時融進了夢無忌的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