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如今局勢在此,而李開澤又難得的說出了這樣的話語!想要快刀斬『亂』麻的結束這一切,林白明白,自己絕不可能不去藉助青蓮的力量,是以才將青蓮釋放!

「殺!」青蓮立下奇功,林白焉能再等待,當即符筆一揮,冷然呵斥出聲!–55789+dsuaahhh+25501480–> 戰鬥剛剛開始,就直接白熱化,雙方的指揮官手段盡出,讓戰鬥如同舞蹈一樣,賞心悅目。


劉備方向,李儒全權負責所有軍隊的指揮,以關羽和張飛爲前鋒,集結一千萬精銳,向着周瑜本部殺去,這是要一鼓作氣,滅殺周瑜所部。

面對李儒的進攻,周瑜的應對很簡單,那就是分兵。

你把大軍集結成一個拳頭,前來攻打我,那我就把我的拳頭分開,從側翼開始攻擊。

反正你劉備的騎兵不多,咱們都是步卒,想要追上我,慢慢追吧,就算追上了,也頂多消滅我一小部分士卒,等到我的部署到位,就是你的末日。

如此辦法,不得不說十分巧妙,周瑜在戰場上的分析十分到位。

他的猜想沒錯,甚至連李儒都是沒想到有這一招,本來他以爲周瑜也會集結大軍和他硬拼,拼消耗,把劉表的軍隊都耗光,那時就是他的本部出戰的時候。

“呵呵,有趣,看來盛名之下無虛士,不愧是周瑜周公瑾,看看我接下來的一招,加速。”喃喃的說了一句,李儒左手一揮,關羽等人的速度急速增加。

如果在天際觀看,就會發現,關羽等人的大軍,快速的追上敵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滅殺之,然後繼續尋找下一個敵人。

這是李儒以一己之力,改變了戰場,當然了消耗也是不小,至少消耗了李儒百分之一的氣力,不過還算可以。

“傳我命令,大軍攻擊東北方向,遇到敵人斬殺之。”再次一揮手,根據敵我態勢,李儒下達了下一個作戰的命令。

隨着令旗的紛飛,傳令手將李儒的命令快速下達。

在關羽的軍隊中,隨時等待命令的瞭望手則是看到了這一消息,急忙告知關羽。

等到關羽知道後,大軍火速變相,哪怕前面不遠處就是敵人的小股部隊,也是直接放棄。

如此幾番,關羽成功的擊殺了敵人五股軍隊,滅殺了至少百萬大軍。

軍隊不斷消耗的消息則是傳到了周瑜的手中,看着地圖上,自己本來的包圍圈,如今已經是破爛不堪,看到這裏,周瑜的眉毛動了動,嘴角上揚,輕聲笑起來。


“哈哈,看來是一個有趣的對手,這場戰鬥,不至於那麼無趣,傳我命令,命甘寧周泰率領本部千萬精銳,圍堵關羽等人,務必阻擋敵人三刻鐘,其餘部隊,按照計劃依次行進。”周瑜的命令,快速傳達出去。

早已等到多時的戰將們,歡呼起來,尤其是一個腰間繫着鈴鐺的青年,手中的長刀已經拿捏不住,要早點讓它痛飲鮮血。

“大軍出發。”甘寧一聲大喝,會同周泰向着關羽所部殺去。

那裏,他要會會關羽和張飛,看看他倆有沒有傳說中那麼強大,如果不強,那就成爲自己刀下之魂,如果強大,那更好了,戰鬥吧。

“殺……”一連串怒吼,甘寧一馬當先的殺了出去。

在他之後,周泰急速統帥大軍,緊隨其後,看他們前進的方向,正是關羽的所在,只要關羽不改變方向,遲早會撞上。

同一時間,戰場周圍,無數斥候正在發生激烈的戰鬥,每一時刻都有人倒下,但是更多的人將戰場上的消息傳達回去,讓雙方的指揮知道最新的消息。

關羽張飛所率領的大軍,和甘寧周泰率領的大軍此時已經戰鬥在一起,雙方戰將殺得難解難分,手下士卒也是差不多,想要分出勝負,要很長時間。

不過仔細觀察,就會發現甘寧和周泰不是關羽和張飛的對手,如今正在硬撐,雖然落入下風,但是維持不敗還是可以的。

對手的防禦,氣的張飛怒吼連連,那巨大的吼聲,造成了敵我雙方大範圍的死傷,這一點證實了張飛的傳言,嗓門大的出奇。

“竟然分神,去死吧,春秋一斬。”藉着甘寧仔細聆聽的時候,關羽找到一個破綻,手中的青龍偃月刀急速殺去。

上面一卷卷書冊顯現,無數字符開始攻擊甘寧,給甘寧造成了很大的困擾,讓他無法專心接下關羽的致命一擊。

但是甘寧終究是甘寧,就算不如關羽,也是差的有限。

危急時刻一個滾地,以狼狽的姿態躲過了關羽的一擊。

“嗊……”

一陣巨響之後,是無邊的煙塵,關羽小心的環伺四周,希望找到甘寧的蹤跡。

在他腳下,一道巨大的勾勒出現,那深不見底的深淵,讓戰場上突增變故,想要戰鬥,需要繞過深淵,不然一不小心就會掉下去。

“嗆。”感受耳邊的風聲,關羽大刀一橫,擋住了甘寧的突襲。

兵器相交的聲音此起彼伏,讓煙霧外的人知道里面戰況緊急,但是又不敢進去,那飛起的刀氣,可是輕鬆斬殺精銳級大軍。

雙方的主將戰鬥在一起,暫時分不出勝負,想要分出勝負,需要的時間要用時辰來計算,勝負的關鍵,就要看各自軍師的能力了。

同一時間,李儒和周瑜一起出手,好像是約定好了一樣。

周瑜的技能是破甲,所有在場的甘寧軍攻擊敵人時有一定機率忽視敵人戰甲,當然了,以周瑜的威力,還有隱藏的能力,那就是被敵人兵器阻擋,也有機率讓敵人受傷。

這技能一出,瞬間改變了戰場,無數關羽大軍死傷慘重。

而李儒的技能則是鑿穿,集結戰陣的時候,有很大機率突破敵人的封鎖,給敵人造成大量的傷害。

關羽等人可是在幽州訓練大軍許久,已經養成了習慣,那就是在無人指揮的情況下,底層軍官會自然的領導他人,集結小股戰陣,用集體的力量去消滅敵人。

他們的動作可是讓李儒很是信息,指揮他們就如同指揮幽州大軍一樣,方便快捷。

鑿穿之後,本來處於劣勢的關羽大軍,瞬間佔據上風,甚至優勢越來越大。

即便是對方單體戰鬥力很強,但是也敵不過戰陣和技能的加成。

感知被自己加成技能人員的大量死傷,周瑜的臉色有些不爽,第二個技能繼續用出。

“壁壘”這一技能用出,無論是士卒還是戰將,整體防禦提升一倍,就算被擊中,只要不是要害,最多輕傷。

並且技能用出,周瑜下達了雁翎陣的命令,既然你用小戰陣,那我就用大戰陣,看看誰的更強。

技能和命令幾乎是同時一時間下達,不過技能的速度稍快,命令則是延時了一段時間,等到所有甘寧大軍習慣了技能之後,命令纔是到達。

在副將等人的率領下,僅剩的六百萬大軍開始佈置陣法,隨着陣法的啓動,整體實力再次飆升,殺得敵人如同土崩瓦狗。

你幾百人幾千人的戰陣,在幾百萬人的大戰陣下,根本就是玩笑。

不一會的時間,關羽的大軍就只剩下四百萬,短短一刻鐘,就被斬殺二百萬,真是命如草芥。

消息傳達到李儒那邊,早已有了對策。

既然你用戰陣,那我就不和你正面對戰,去你的後面攻擊你的後方。

“乾坤逆轉,急速。”連續兩個技能用處,這一下李儒開始喘息。

本來可以使用很多技能的他,此側爲了破解周瑜的殺招,不得不使用威力巨大的技能。

凡是威力巨大的技能,消耗可是十分恐怖,光一個乾坤逆轉就消耗了李儒三分之一的氣力,差點讓他站立不穩。

不過戰況也是空前的。

最强狂少

一瞬間改變了雙方的態勢,真可謂乾坤逆轉,顛倒一切。

在加上急速的技能,更是給大軍提供超速的移動,偷襲加上急速,真可謂不陰險。

面對李儒的連環殺招,周瑜嗤之以鼻,對此很是不在乎,技能隨之用出。

“熱血之音”拿出古琴,周瑜站在指揮塔上,開始彈奏。

優美的旋律彈出,讓已方士卒戰鬥力大增,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哪怕是體質都大大提升,還有就是身上的傷口正在快速恢復,只要沒死,就能復原,繼續和敵人戰鬥。

而敵人聽到聲音之後,會感覺實力急速下降,和敵人成了鮮明的對比,讓本來處於絕對上風的他們,一下子落入下方,不是他們不拼搏,而是差距太大。

本來經過雙方軍師的加成,從精銳級直接提升到驍勇級,但是周瑜的技能一出,讓甘寧軍繼續提升,而關羽軍則是下降到精銳級,戰鬥力差了數倍,一下子逆轉了結果。

這一下,李儒是徹底沒辦法了,在技能的對比上,對方明顯使用了紅色品級的技能,而他還是金色品級,和對手差距明顯,如果都是金色品級的技能,他還能和周瑜對抗,如今是沒有辦法了。

不過李儒的臉色如常,沒有被失敗擊倒,因爲他身邊可是還有呂布,既然我品級不如你,你欺負欺負我也就是算了,但是呂布可是紅色品級的戰將,他一上場,我看你怎麼辦。

“奉先,該你出場了,讓你的騎兵給周瑜看看,戰場上騎兵的威力如何。”淡淡的話語衝李儒的嘴中說出,然後就直接下去了。

連指揮戰鬥的心情都沒有了,因爲他相信呂布。 嗡!符筆揮出,虛空之中頓時一陣輕顫,一股難以言說的恐怖氣息驟然如『潮』水般,直接向著正前方那匯聚在一處,看起來恐怖無比的巨大水龍捲沖刷而去!

在這一刻,那股氣息震動蒼茫海面,叫所有人的心靈都悸動不止,而且有一種莫名的敬畏感出現。.訪問:щщщ.。那是人對符筆所蘊藏的符籙和五行大道的敬畏,對絕對力量的畏懼!

「不管你做了什麼,今天你和你的家人都一定要死在此處!」雖然望著那詭異的氣息,領頭的黑衣人心中莫名有一種驚懼感,但他還是冷聲呵斥不止,雙手更是迅疾掐動,催動那水龍捲驟然攪動海面,裹挾起更多的水力,增加其重量,然後要給與林白致命一擊!

「可笑,你以為你的手段能有什麼作用!在絕對的道之前,你的手段不過是個笑話罷了!」林白聞言冷然一笑,淡淡道:「今日我便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道,此處今日也是你和你手下這些宵小的葬身之處,我要讓你們盡數沉屍海底,葬身魚腹!」

話音落下,林白手中符筆微微顫動,只見隨著符筆的搖動!那股詭異如墨般的氣息中,陡然有無數的符紋開始閃現!那漆黑的氣息中,那些符紋是那樣的耀眼,每一個符紋,都像是闡述著某種難以言說的神秘大道,叫人為之而目醉神『迷』。

而隨著林白的動作,那股氣息的走勢也愈發的迅疾,陡然之間,便跟奔涌而至,恍若真的要化成一道水龍的水龍捲衝撞在了一處!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內心緊張無比,因為他們都很清楚,所有的一切,都要將在蓋世一擊之下,徹底落下帷幕。生或死,在這一刻,就要見分曉!


但叫人為之而感到詫異的是,在那些閃爍著詭異符紋的氣息和水龍捲相遇之後,竟然如泥牛入海般,直接沒入了水龍捲之中,甚至於連一分一毫的『波』瀾都沒有生出。那模樣,就像是那股氣息只是一個照面,就被水龍捲給吞噬了一樣,叫人覺得說不出的邪『門』。

「這就是你所說的大道,所說的要置我們於死地的手段嗎?」看到這一幕,那領頭的黑衣人不禁啞然失笑,眼眸中滿是促狹之『色』望著林白,輕笑發聲。

他著實沒想到,林白這術法看似玄奧,但卻是名副其實的雷聲大雨大點小。看起來威勢無雙,但只是一個照面,竟然就被自己的水龍捲完全吞噬,連一絲『波』瀾都沒生出。

不過讓他感到有些狐疑的是,按照林白的手段,似乎不該做出這樣的事情才對!

這是怎麼回事兒?望著這一幕,原本憋足了勁,想要目睹一場前所未見盛況的李開澤也是忍不住有些瞠目結舌,面上滿是狐疑之『色』的向林白望去。在這一刻,他甚至都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剛才的話說的太早了,讓林白急於求勝,只想著一擊得手,卻低估了對手的實力。

「是嗎?你再仔細看看。」林白聞言冷然一笑,淡淡回應道,言語間不帶分毫煙火氣。

不對勁!林白話音乍一落下,那領頭的黑衣人頓時覺得事情有些不大對勁,他突然覺得自己和水龍捲之間的連接就像是被某種難以明說的力量斬斷了一般!在這一刻,他甚至已經完全掌握不到水龍捲。從他掌控水元之力至今,還從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要知道天人是什麼,那是把元力的掌控和生命都銘刻在了一起的存在!對於這領頭的黑衣人而言,只要他的生命存在,他和水元之力之間就會有一種難以明說的連接。但眼下這一刻,他一手造就的水龍捲,卻是跟他失去了連接,這是一件何其詭異的事情!


「水元之道,現!」而就在此時,順著林白的口中,卻是突然又有輕叱之聲顯現,然後他緩緩轉頭,望著張三瘋道:「師兄,仔細感知我的術法,感悟我對五行的掌握!我們手中的符筆,不但能夠繪製符籙,同樣它也是五行連接之物,符筆在手,世間五行,莫不能用!」

話音落下,只見林白符筆輕輕一震,一股嗡鳴之聲登時響徹海面。而隨著這聲音,順著那水龍捲之上,陡然有一道接著一道詭異的氣息驟然閃現,然後順著水龍捲蔓延而上!那氣息赫然就是林白此前自符筆之中所釋放出的氣息!

原來不是自己的水龍捲把他釋放出的氣息吞沒了,而是符筆釋放出的氣息把自己的水龍捲吞噬了,甚至於直接取代了自己對水龍捲的掌控沒有任何遲疑,那黑衣人不斷掐動印訣,想要重新奪回自己對水龍捲的控制,重新將其掌控,對林白髮動絕殺一擊!

但詭異的是,不管他如何努力運轉體內的水元控制之力,卻是對形勢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那水龍捲明明就在身前,卻是如一件死物般,連理睬都不願多理睬自己一下。

此種詭異的情況之下,那領頭的黑衣人覺得肺都快要氣炸了!他實在是沒想到,自己施展出的這傾力一擊,竟然只是短短瞬息間,就被林白如此輕而易舉的破解。甚至於在這一刻,自己還成了林白給張三瘋示範教學的試驗品!

這樣的事情,如何能不叫他憤怒,如何能不叫他窩火,又如何能不叫他憤恨!但不管他如何憤怒,也不管他如何窩火,更不管他如何憤怒,他卻也不能不承認,如今的局勢,的確是如林白所說的一樣,在絕對的道之前,所有的掙扎,都不過是徒勞而已!

「五行相生為符筆,五行相剋為符籙,五行妙用存乎一心!水龍捲,動!」而就在此時,林白口中又有輕叱聲傳出,那聲音恍若洪鐘大呂,帶著一種叫人無法抗拒的壓迫!

而隨著林白的話語,已經完全將水龍捲覆蓋的水元大道,驟然變動,水龍捲竟然直接變動方向,恍若將其徹底變成了一條海龍般,『抽』動著周遭的海水,向著領頭的黑衣人反擊而去!


無窮無盡的海水在水元大道的控制下,不斷的向著海龍捲匯聚!只是短短數息,海龍捲的聲威登時比此前壯大了百倍,那呼嘯的聲勢,叫人覺得,只要被這海龍捲碰觸到分毫,那領頭的黑衣人,以及一乾地獄殺手和他們的輪船,都要直接被擊沉入海底!

過癮!望著那『精』彩絕倫的反轉一幕,張三瘋不禁長嘯出聲,自己眼下從林白所施展的手段中得到的感悟,即便是自己窮盡心力去鑽研數載,恐怕都不見得能領悟到!而且他很清楚,只要自己能夠將如今的體悟吃透,真正掌握了五行大道,那不管以後遇到了修為到了怎樣地步的掌控五行元力的天人,都絕對不會落於下風!

而到了那時候,那些人在自己的面前,也就會如林白所說的一樣,只是一群土『雞』瓦狗!

而就在這一刻,望著那已經近在眉睫的水龍捲,那領頭的黑衣人全身上下頓時冰冷一片,他覺得自己眼下就像是被一個龐然大物盯上了一般,全身上下的氣機就像是被鎖定了一般,根本無法挪動分毫,整個人都猶如是要僵硬了一樣!

咔嚓!而就在此時,天地間卻是突然有一聲清脆如琉璃破碎般的聲響驟然傳出!–55789+dsuaahhh+25501481–> [超多]

不好!這聲音乍一出現,林白心中登時有一股危機感出現,而後聞聲望去,而等到他的目光剛一接觸到那聲音所傳來的方位,瞳孔頓時一陣緊縮!

只見就在此時此刻, 婚癮 ,即將被其吞噬的本命『精』血,竟然突然爆裂開來!那恐怖到了極致的巨大衝擊力,竟然直接擊破了青蓮的封鎖,向著四下彌散開來!

這本命『精』血之中竟然還藏了遇到危險便自爆的秘術!看到這一幕之後,林白心中頓時暗道不妙,眼神收縮之下,沒有任何遲疑,符筆調轉,『操』縱著水龍捲,向著散開的血霧襲去,想要趕在血霧徹底彌散開來之前,以水元大道將其盡數收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