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是太辛苦需要付出精力和時間的,葉回都不喜歡。

要不是高萬國和紀凡都對她進外事部報以極大的期待,以葉回的性格,她會連外事部都不稀罕。

越是明白這些,葉浩洋就越是煩悶,但偏偏身為一部之長他又一直很忙很忙。

他連找葉回再好好談一談的時間都沒有,好惆悵。

葉回進門就見葉浩洋正翻著文件飛速的看著,見她進門也就是抬手比了一下身前的凳子,讓她先坐。

他不想讓葉回誤認為是在晾著她,可解釋的話又說不出口。

葉回四下打量著,部長的辦公室也沒有比他們的辦公室大多少,房間里的擺設也很簡單。

書架,辦公桌,文件櫃,跟高萬國的辦公室都相差無幾。

葉浩洋抬眼就看到她百無聊賴的四處打量,「我手上這份文件剛剛送進來,有些急,你稍等我一下。」

之前說不出口的解釋還是說了出來,葉回隨意的嗯了一聲。

葉浩洋這麼忙還要叫她過來,肯定也是不願弄這種將人晾在一邊的把戲。

只是他看文件的時間有些久,久到葉回垂著頭差一點睡著。

「本來想找你再好好聊聊的,沒想到忙起來又差點錯過時間。」

葉浩洋的聲音突然響起,葉回驚醒般的揉了揉有些沉的眼皮,抬頭看了過去。

跟當年的第一面相比,葉浩洋這幾年老了不少,哪怕到了他們這個級別身邊都有專門的營養師和醫護人員定期調養他們的身體。

但繁重的工作還有各方面突發的局勢還是會讓他們透支身體。

他的頭髮有些花白,但身為部長形象問題尤為重要,所以他都會定期染頭髮。

只是葉回還是眼尖的看到他又微微泛白的髮根。

葉浩洋見她不說話,就挑了下眼角,眼角的魚尾紋隨著他的動作又皺了皺。

果然年紀已經不小了呢,葉回心中感嘆。

「葉部長既然事情多,不相干的小事就不用刻意分出注意力了。」

她這話算是在提醒葉浩洋,她對於認回葉家沒興趣,而她也不過是個小人物,不值得他費心。

她擺出這幅油鹽不進的架勢就讓葉浩洋又忍不住格外頭疼。

她的身份太特殊,怎麼能是說不不回葉家就真的不回的,萬一葉家的氣運是跟她相連,那麻煩就大了。

「葉子啊,我承認之前沒有將你認回來,是我和家裡人存了一點私心,但這點私心並不影響咱們之間的接觸,不是嗎?」

葉回學著他的動作也挑了下眼梢:「但在我看來咱們似乎也沒有接觸的必要。」

葉浩洋的私心葉回懂,也能理解,所以她心裡並沒有任何負面情緒。

但讓她大度的什麼都不計較,他們說什麼她就做什麼,這也不太可能。

葉浩洋嘆口氣,不知是想到了什麼,臉色微微沉了沉。

「那你要如何才願意認回我們?」

「我只是覺得沒有必要,你看沒有你們的日子我過得也很好。」

葉浩洋:「……」

這還是怪他們當年用了小心思啊。

葉回的能力進化的那麼快,一看就知道紀凡在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

能力想要進化就需要能量,而所謂的能量大半都需要通過食物來獲取。

葉回的飯量只要稍稍關注她一下的人就都很清楚,她就如同一個大號的飯桶,除了一日三餐還需要額外的零食。

如果當初他自作主張直接將人認下,然後在伙食和生活費上給她一點支援,一定不是現在這樣樣子。

可這世上從沒有後悔葯,他現在就是後悔也來不及,只能再繼續想辦法補救。

「葉子,我……是很誠心的希望你能跟我們多接觸,可以融回葉家。」

葉回不做聲,此時再說些什麼都顯得毫無意義。

「你跟紀凡結婚了也就結婚了,我們不會幹涉你的生活和決定,但是你的姓氏你就真的不要了嗎?」

葉浩洋已經有些摸清葉回的性子,是標準的吃軟不吃硬,所以他從她進門起就準備用懷柔政策。

他這樣慢條斯理,一切好說好商量的模樣葉回其實是有些不習慣的。

她微微皺眉,有些摸不清葉浩洋到底想做什麼。

「葉部長,我覺得現在是上班時間,討論私事並不適合。」

葉浩洋:「……」

葉家已經在華亭建了分公司,京都這邊的辦事處年底就會創建,國外回來的這些人還想要見見她。

「葉子,十一去我家坐坐好不好?我把家裡的幾個小輩介紹給你來認識。」

葉回:「……」

怎麼又是十一!

「我十一這幾天都沒時間,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她沒有一口回絕,可這話聽著也很敷衍,葉浩洋是半點把握不住葉回的想法,就只能笑看著她出門。

「王永,十一這幾天讓人盯一盯,找個機會將鴻遠他們介紹到葉回面前。」

葉回離開許久后,葉浩洋將王永叫到辦公室交代了一句,就又一頭埋進了文件里。

部長果然不是好做的,他現在真的是再沒有多餘的精力去處理其他事。

九月三十號,難得沒加班,韓小雅出了大門就去搭公車往家趕,偌大的院子就只剩葉回一個人孤零零。 葉回站在院子里,看著滿地的落葉,一時間還有些怔然。

這還是她住進來后第一次只有她一個人在這裡。

她木然的進到廚房給自己煮了碗麵條,然後抱到客廳里一邊看電視一邊吃著。

只是這個時間段也沒有好看的電視劇,她慢吞吞的將麵條吃完,就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獃。

空蕩蕩的房間里,沒有跟她作伴的韓小雅,也沒有黏人的紀凡,只她一個人就顯得太過冷清。

她感嘆了片刻就將這些擾人的情緒全部拋開,未來的三天如同打仗一般,她需要充沛的精力去面對,所以可憐難過什麼的,就不應該出現在她的身上。

韓小雅已經許久沒回家,想要在家裡呆上兩天再回來。

而且之前葉回說她要去相親並不是故意說給陸明磊聽的。

她家人確實要幫她介紹一個家世人品都適合她的人認識。

因為雙方都比較重視,又想著如果見面能看對眼後面兩天也能找機會見一見,所以就將相親的日子定在了十月一號。

她要相親,一號出不來,她們宿舍眾人約見的時間就定在了三號。

而紀家這邊他們家人聚會的日子向來都定的大氣,紀老太太要求大家一號回來,所以葉回也要在這天過去。

一號去紀家,見陸家人就只能安排在二號。

也幸好曹艷華一向好說話,聽說周瑾華要請客,又聽葉回隱晦的提起他很有可能是看上了陸可心,她立馬就升起了丈母娘看女婿的心,二話不說就拍板同意二號中午一眾人去伯來居騙吃騙喝。

吃過飯,如果覺得周瑾華這人還算可以,那就留下來喝茶聊天,要是覺得跟陸可心不適合,那就一家人去逛街。

葉回對此不敢有任何意見,只是一再的叮囑先不要告訴陸可心。

陸可心對周瑾華的印象一直不太好,葉回很怕她會直接反彈。

想著這三天的安排,葉回立馬連紀凡都不想了,直接爬上床去睡覺。

紀老太太自從覺得自己跟葉回握手言和,又聽她叫了奶奶之後,就覺得通體舒泰。

不管之前他們怎麼像掐架的公雞,但她輩分高啊,葉回怎麼說都要叫她奶奶,所以說還是她佔了便宜。

一號一早她就眼巴巴的等著葉回過來,結果大兒子一家過來了,葉回沒到,三兒子小兒子一家到了,葉回沒到。

總裁我要蛇寶寶 兩個女兒拖家帶口的過來了,葉回居然還沒到!

紀老太太頓時就有點小不滿,可想到幾個兒子都有車,只有葉回要坐公車過來,她立馬就有點心疼。

葉回在公車上就一直在糾結到底要不要拎兩個禮盒過去。

之前的兩次紀凡都準備了不少東西,現在紀凡不在她空著手過去似乎有些不適合。

她跳下公車又去找地方買東西,等折騰到了紀家已經快十二點。

紀欣悅因為進外事部的事,跟葉回可以說是徹底翻臉,見她進門就直接哼了一聲。

「還真把自己當大人物,居然踩著飯點過來,鄉下出來的果然就是上不得檯面。」

這種找茬葉回聽得多了,而且紀欣悅這些年顧忌形象,這種話幾乎不需要她親自說出開口,所以殺傷力也就是初級水平,跟紀雪相比實在是天差地別。

葉回看都不看她一眼,徑直進門將東西放到桌上。

紀老太太看著那兩個禮盒,笑的眼睛抿成一條線,東西是什麼不重要,她看重的是這份心。

就知道葉回這孩子心裡有她!

「快來快來,奶奶給你泡了你最愛喝的紅茶,正好第二泡,好喝著呢。」

她對著葉回笑著招手,是紀欣悅她們從沒享受過的待遇。

葉回坐過去,折騰了一上午她確實是有些渴。

紀欣悅站在門口看著紀老太太對著葉回噓寒問暖,一口白牙要咬碎了。

「你終於知道我為什麼討厭她了吧,那個傢伙最能裝樣子明明以前在榕城的時候不是這樣,現在倒是知道裝樣子了。」

紀雪湊過去想要跟紀欣悅同仇敵愾,被紀欣悅一個白眼甩了過去。

「我和她之間的恩怨不用你來管,你們之間那筆爛賬我也不感興趣,你離我遠點,萬一蠢會傳染,我可不想跟你一樣蠢。」

「我蠢?你以為你就比我好?」紀雪直接炸了,指著紀欣悅的鼻子大罵:「之前要不是你挑唆我去找葉回,我會被奶奶罵?你那點小心思藏了半天還不是沒藏住,你以為你比我好多少,說我蠢,我看最蠢的就是你。」

紀雪這邊鬧出的動靜不算小,屋子裡的眾人全都轉頭看了過來。

之前紀欣悅和孟晚霞去找了葉回兩次的事,紀紅軍是知道的。

就因為知道回去之後他將這對母女狠狠的罵了一頓,而紀欣悅想進外事部的事也被他直接禁止。

不能憑藉真本事進去,那就不要去走後門免得進去什麼都不好給紀家丟人。

孟晚霞差點被他氣死,可這事鬧到了紀老太太這裡,又被紀紅軍直接擺明了說不準托關係,紀欣悅的畢業分配就被耽擱下來。

紀欣悅這段時間都是聽到葉回的名字就恨的牙痒痒,所以葉回一進門她就忍不住去刺上一句。

這會被紀雪又在這麼多家人面前說破這點糟心事,她羞窘的簡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紀紅軍就坐在葉回的對面,對這個有些奇特的侄媳婦他也關注已久。

他冷冷的掃了紀欣悅一眼,「葉回,之前的事是你大伯娘和欣悅做的不對,我已經說過她們,你心裡不要再有疙瘩。」

紀紅軍都已經這樣說,葉回又哪裡還會抓著不放,何況丟人的那個也不是她。

「是,紅軍從來不說謊,也不會因為任何事去包庇誰,所以他說教訓過欣悅,那就肯定說過了。」

紀欣悅是真覺得自己沒臉見人了,被自己的親爹教訓這倒也不算什麼,可弄得滿世界都知道,她以後豈不是要一直面對別人的嘲笑?

她紅著眼睛死死的瞪著葉回,都怪她!

幫她一把又不難,幹嘛非要弄得好像他們一家人都對不起她! 紀欣悅心中的怨念翻滾著要往出鑽,對女兒極為了解的孟晚霞趕緊過來將人扯走。

眼下的形勢她算是看明白了,紀老太太和紀老爺子的心都偏到了葉回身上。

而紀紅軍那種剛硬的性子,也不會對她們有太多庇護,她們想要不丟臉還是得注意避開葉回。

避開並不難,難的是會她們讓自己覺得屈辱的那份心。

紀欣悅順風順水的活了二十多年,紀家女孩不多,算上紀雪也就只有三個。

從來都是她笑話紀雪,沒想到有一天她會和紀雪的身份等同,也有被人嘲笑的一天。

「媽,我們為什麼非要避著她?

「而且你明明有朋友在外事部,你幹嘛不去找你的朋友,非要讓葉回幫忙。

「現在好了吧,偷雞不成蝕把米,咱們兩個一起丟人。」

紀欣悅將所有的不滿和埋怨全都丟在羅晚霞的身上。

羅晚霞被她的指責氣的好半晌說不出話。

人情是那麼好欠的嗎?

欠人家的不論多久都要還,如果到時候也是像紀欣悅這樣為了解決工作也就罷了。

要是什麼不好處理的麻煩,那不是給自家找麻煩。

在一起生活了大半輩子,紀紅軍什麼脾氣她又不是不知道。

要是紀紅軍直接撂挑子,她欠出去的人情還不上,那才是更大的笑話。

現在也不過是在家人面前有些丟人,要是換成在外面,羅晚霞簡直不敢繼續想下去。

只是紀欣悅的指責到底還是讓她有些心寒。

「你以為人情是那麼好欠的嗎?我以後不用還?」

「還就還唄,要不是爺爺奶奶現在不願意摻和這些事,咱們哪裡還需要去找人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