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們不知道死了多久了,屍體早已經僵硬了,抬手的剎那,我就聽到了一陣陣骨節發出的咔咔聲響,如同是僵硬的機器人一般,說不出來詭異滲人!

靈符燃燒的很快,我不敢大意,趕緊把乾坤袋裡的糯米全數倒在了地上,轉了一圈后,剛好在地上形成了一個保護圈。

屍體害怕糯米,只要我不離開這個糯米擺成的圓圈,他們就不敢撲上來!

在靈符即將全部燃燒完的那一刻,我又快速的翻出了一支紅燭,用陽火點燃后就拿在了手裡。同時大聲的喊了起來,「老三,你在哪兒?」

「九哥,我在這兒!」我這一喊,楊老三立馬回應了我一句,但聲音很虛弱,要不是這井底足夠安靜,估計我根本聽不見!

聽到他還能說話,我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順著楊老三的聲音一找,當即就看到他倒在井底的另一個角落,身上全部用捆屍繩蓋著,周圍還有不少糯米。

這小子還不算太傻,知道用這樣的方法來保護自己!要是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就嚇的六神無主了,更別說保護自己了! 天空中高掛著的火辣辣的太陽,也無法溫暖這一方天地,血一樣的猩紅,刺目驚心。

月千歡誰也沒有殺。但活著,並不代表安全。遍地躺倒慘叫的弟子,哀嚎痛苦呻吟聲。迴響在無塵宮前,如同一曲詭異的哀歌。

站在那裡,月千歡火紅張狂的裙擺,被鮮血暈染顏色更深了。鮮血濺在她的臉頰,一雙冷戾無情的眸子,讓人顫慄驚恐!

嗜血,狠辣!

無情,果斷!

月千歡挑眉看向剩下不到三十人的弟子。陣法搖搖欲墜,上百人都鎮不住一個月千歡。更何況現在?

目光冷戾略過眾人。無人敢與月千歡對視,他們顫抖害怕,眼睛里浮現驚恐之色。

月千歡伸手,將痛的暈過去的北玲玲抓起來。撕扯到傷口,北玲玲被痛醒了。睜開眼看見月千歡,北玲玲驚恐尖叫:「月千歡,你別殺我!求求你別殺我!」

「閉嘴。」

月千歡嘴角微微上挑。語氣無情殘忍,「我不殺你,我只是拿你來開路。」

手一揚,一松。將北玲玲扔出去,如同人肉炮彈砸向最後脆弱不堪的陣法。鋒利的武器因看到北玲玲而退縮收起來。

所有人眼前黑影一閃。月千歡迅速出現在他們眼前,踮腳踩在北玲玲身體上。借勢月千歡飛出包圍圈。

北玲玲斷了幾根肋骨,「砰」的摔倒在地。又痛暈了。

臉色蒼白如紙的紫珞看見月千歡朝她衝過來,驚恐不已。「不!攔住她!一群廢物,快攔住她!」

「呵~」月千歡的嗓音很好聽。但此刻在眾人耳中,無疑成了死神的呼喚。

紫珞驚恐之下,張開了武力屏障。然而在那纖細如玉的手指下,虛空中輕輕按下一按。「咔擦」脆裂的聲音,讓紫珞絕望。

「咔!」武力屏障徹底碎了。

一隻手,五指成拳砸來。紫珞下意識抬手格擋。純粹的肉體碰撞間,骨裂的聲音響徹在無塵宮前。

紫珞的慘叫戛然而止。月千歡掐住了她的脖子,抓住紫珞往地面上撞去!「轟」的砸的地面龜裂塌陷,紫珞哇的吐出一口血噴在月千歡衣袖上。

她從來不是善良心軟的人。她信奉自己規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為什麼,偏偏有那麼多人趕著上來送死?

因為這是滄淵,這是一個實力為尊,弱肉強食的世界!

因為你不強,今天被痛打折磨的就可能是你。因為你不狠,無數豺狼惡人,會前仆後繼的衝上來。張開血盆大口,撕咬你!毀滅你!

但是她只是想有一片清凈的地方。她只是想要得知真相。只想縱容一場,讓自己愛上墨九卿。僅此而已。偏偏這些人不肯放過她。

趁月千歡思忖間,紫珞眼底閃過戾氣。

手中抓住匕首,刁鑽狠毒的刺向月千歡心臟。啊啊啊,她要殺了這個賤人!

側過身躲開,月千歡左手抓住紫珞的手腕。 不再讓你孤獨 「咔擦!」

「啊!」

斷骨之痛只是開始。月千歡奪走匕首,「咻」的扎進紫珞肩膀里。捏著她的脖子,力道緩緩收緊。「說,你為什麼來抓我?」 這井底很寬,裡面還有一條暗道,應該是之前水源流進來的地方。只是經過了這麼幾年後,這井已經枯了!

而楊老三的位置,正好就在那暗道和井底相交的地方,和我有一小段距離。可這中間,全被這些藏在井底的屍體擋著了,想要穿過去根本不行!

隨著最後一張靈符燃燒成灰燼后,井底再次暗了下來,只有我手上的紅燭還有光亮,但光亮能照到的範圍很小。

周圍這幾十具屍體都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他們的眼睛沒有神,就算紅燭的光亮照在他們的瞳孔散,也是看不到有任何的神采!而他們那一張張慘白的臉,更是被照的陰森恐怖!

我看了一下,這些屍體都是普通的活屍而已,並不是厲害的行屍或者是血屍!再一看他們身上的穿著,應該就是這鎮子上的人。

他們的衣服和褲子都已經腐爛了不少,按照地府押鏢人之前的說法,他們應該死了五年了!五年的時間,他們的屍體死而不腐,應該是因為這鎮子里的衝天陰氣導致的。

而他們還能夠像活人一樣活動,正是因為他們喉嚨里有一口怨氣沒有咽下。只要打散了他們喉嚨里的那口怨氣,他們才會徹底的死去,也會徹底的解脫!

看這樣子,應該是當年麻溝村的陰氣蔓延到了鎮子上,他們被冤魂控制,最後跳進了這口井裡。而至於地上那些散架的白骨,應該是死後被丟進這枯井的。

而直到現在我也明白了過來,怪不得鎮子里的那些冤魂不願意離開這口井,原來是因為他們的屍骨就在這井裡。

他們這麼做,就是想保護自己的屍骨。魂守屍骨,說明他們還沒有完全變成惡鬼!

了解了這個情況后,我才開始著手救楊老三了!我身上的糯米和靈符全部用光了,好在有捆屍繩和五帝錢。

我盤膝坐在了地上,順勢把紅燭給定在了地上,跟著才用捆屍繩穿五帝錢,穿好了七枚五帝錢后,我才朝楊老三喊了起來,「老三,我把捆屍繩扔過來,一會兒你就抓著捆屍繩慢慢爬過來!」

「好的,九哥!」楊老三虛弱的回應了一句后,我就看準了時機,猛的把捆屍繩朝楊老三的方向仍了過去。

這捆屍繩一打在這些屍體的身上,這些屍體就好像是觸電了一樣,同時發出了「滋滋」的燒焦聲。他們害怕捆屍繩,也害怕五帝錢,下意識的就往兩邊退,剛好讓出了一條通道出來。

楊老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捆屍繩,快速的朝我爬了過來。在他爬到我面前時,我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猛的把他給拉了進來!

進入了這糯米包圍圈,他就安全了。我看他肩膀上的兩盞陽火已經滅了,只有頭頂上的那盞陽火還亮著,只是很弱,感覺隨時都要熄滅了一樣!

我抬手一巴掌把他的陽火拍回了體內,而後才說:「我們必須要把這些屍體給解決了,不然的話,上面的那些冤魂是不會離開的!」

「可是,九哥,這麼多屍體,一個個對付會很麻煩!」楊老三擔心的說了一句。

我搖了搖頭,說:「一個個對付,肯定很麻煩,只能一舉把他們拿下!他們能夠變成活屍,全是因為喉嚨里那口沒有咽下的怨氣!對付這種事情,最好的符咒便是鎮屍符!一會兒我會在乾坤鏡上畫一道鎮屍符,你拿著紅燭,盡量把鎮屍符通過乾坤鏡反射出來,這是最有效的方法!」

「嗯。」楊老三嗯了一聲,隨後我就拿出了乾坤鏡,同時咬破了食指,用指尖血在乾坤鏡上畫了一道鎮屍符。

「老三,動手!」我一喊,楊老三立馬把地上的紅燭給拔了起來,高高的舉到了乾坤鏡面前。紅燭的光一照在乾坤鏡上,上面畫著的鎮屍符立馬反射了出來。

我舉著乾坤鏡慢慢轉動著,那反射出來的鎮屍符立馬反射在了每一具屍體的身上。只看到這些屍體的喉嚨往下一咽,當即便倒在了地上。

原本那慘白的臉,瞬間變的又黑又皺!而整個井底,也是瀰漫著一股無比刺鼻的屍臭味。他們都是被困在井裡的活屍,其實也沒有害人,此番過後,他們算是徹底的解脫了!

等最後幾具活屍倒下后,我才放下了手中的乾坤鏡。楊老三的手也是舉軟了,放下紅燭之後,立馬給我解釋之前的事情,「九哥,其實剛開始我並不是想要回頭的,只是我無法把上面的冤魂引出去。我怕辜負你的託付,這才回頭去喊他們,想看看把他們能不能引出去!可沒想到,我反而被他們困住了。為了保護最後一盞陽火,無奈之下我才跳進了這井裡!」

「老三,這不關你的事,我知道你想把我交給你的事情做好!只是……」說到這兒,我就頓了一下,笑著看著他,語重心長的說:「老三,下次如果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一定要保命為緊。這井裡只是一些很普通的活屍,如果這下面的是殭屍,或者更厲害的血屍,那我也救不了你!以後不管做啥,都要記住一句話,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活下來了,你才能跟著我走的更遠,你明白嗎?」

我知道楊老三的性格,只要我交代給他的事情,他都想幫我完成,就算玩命,他也會在所不辭。我如今給他說這些話,就是要讓他以後拋開這種觀念。不然的話,這種觀念遲早會害死他。

「九哥說的沒錯,我以後再也不魯莽行事了!」楊老三自責的說道。

我笑了笑,說:「走吧,我們先上去吧。趁著我借到了陰兵,無論如何今晚也要把鎮子里的冤魂送走!你陽氣虧損的太多,一會兒我背你上去。這井壁剛才我已經觀察過了,是用石頭壘砌的。井壁雖然光滑,但我們可以用匕首刺進縫隙中往上爬!」

楊老三搖了搖頭,說:「九哥,你不用擔心我,我能爬上去。」

我看他堅持,也只得點了點頭。之前進來的時候,我還帶了麻繩。可現在看來,根本用不上了,沒有可以固定的地方,只能選擇爬上去!

我把自己的匕首給了楊老三,自己則是拿著鎮魂尺開路了。鎮魂尺開鋒的另一頭很鋒利,而且這石頭之間的縫隙不是水泥漿,而是早些年代用的砂漿。

砂漿沒有水泥漿那麼堅固,加上之前這枯井一直有水的,所以砂漿已經不成型了。只要我用力一戳石頭縫隙,當即就會戳出很大一條縫隙來,也能把匕首插進去固定住。

我們的匕首不夠,只能默契的配合往上爬。我負責撬開縫隙里的砂漿,而楊老三就跟在我下面,同時把兩把匕首牢牢的插進了井壁之間的縫隙中。

他握著匕首作為支撐點,我則是踩在他的肩膀上,相互配合著一步步往上爬。雖然速度很慢,過程也很艱辛,但總算是一步步爬上去了。

差不多花了二十來分鐘的樣子,我的手才抓住了井口,猛的往上一翻,直接翻出了枯井!在翻出枯井的剎那,我就發現周圍聚集的鬼魂全都散開了。竟然連一個鬼影都沒有看到,好像全部都消失了一般!

他們的屍骨已經解脫了,按理說就算他們不守著自己的屍骨,但也應該在這鎮子里啊。可我視線所看到的範圍內,根本就看到任何一個冤魂厲鬼!

在疑惑之時,我也是把楊老三給拉了起來。楊老三早就出了一身虛汗,被我拉出枯井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剛一坐下還沒來得及喘氣,也是發現了問題所在,當即一驚,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脫口道:「九哥,這鎮子里的鬼魂呢?咋全都不見了?」

「我也不知道!」我搖了搖頭,心裡也是想不明白,這鎮子里的冤魂厲鬼到底去哪兒了?

正疑惑之時,楊老三忽然拉了我一下,手指赫然指著鎮子口的地方,驚道:「九哥,你看,有人在幫忙引魂!」

楊老三在喊我的時候,我就已經注意到了!果不其然,在那鎮子口的地方,真的有人在幫我們引魂!

隔著很遠的距離,加上他身後跟著幾百個冤魂厲鬼,我連他的身形都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他身上的三道陽火。

不過,這人在幫我們引魂,那就說明一定不是壞人!難不成,是他們來了?! 我現在能想到的人,就只有他們了!也只有他們,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也只有他們,會來幫我!

一想到他們,我心裡就激動了起來,拔腿就朝鎮子口的方向剛跑了過去。

等我追上去的時候,我就看到了那個在百鬼面前引魂的背影!那背影有些消瘦,更是有些輕微的傴僂。他的速度很有節奏,不快不慢的引著後面的百鬼往鎮子外面走!

而在看到這個背影的時候,我就莫名的激動了起來。他不是別人,正是和子龍一起離開的老鬼頭!

老鬼頭趕來了,那子龍和葉洙晶他們肯定也來了!想到即將要重逢的場景,我就忍不住微笑了起來。分開了快一年的時間,我真的很挂念他們,無時無刻不想和他們在一起!

總裁老公耍無賴 在我怔住的剎那,楊老七也揮動了手中的陰兵將軍旗。在他左右揮動了七下之後,我就率先聽到了一陣馬鳴聲。

跟著,就看到一個騎著戰馬的陰兵將軍破空出現了!只見他拿著一把大刀,在破空而出之時,手中的大刀猛的往下一劈。

剎那間,只聽見一陣陣「叮鈴鈴」的鈴鐺聲。隨即,無數陰兵拿著長矛就出現了。足足三千陰兵,手中全數長矛和拘魂鏈。

那鈴鐺聲一出現,這幾百個冤魂厲鬼立馬嚇的瑟瑟發抖,發瘋一般的四處逃竄。可還沒來得及逃跑,就被這三千陰兵給包圍住了。

他們手中的拘魂鏈一拋,紛紛套住了四處逃竄的冤魂厲鬼。就是這短短不到五分鐘的功夫里,幾百個冤魂厲鬼就全數被他們套住了。

而那陰兵將軍則是騎著戰馬走到了楊老七的面前,手一揮,楊老七手中的將軍旗立馬回到了他的手上。只見他們朝我們抱拳行禮后,跟著就拉了一下手中的韁繩,戰馬立馬掉頭奔跑了起來。

剎那間的功夫,他們全都消失不見了。冤魂不見了,陰兵也不見了!而周圍的濃霧,也在快速的消散著。

之前進入這鎮子后,風就吹不進來。如今隨著鬼霧開始消散了之後,我也能感受到鎮子三面的山風已經吹進來了。

雖然是寒風,但吹在我臉上,卻是莫名的溫暖!

我深呼吸了一口,慢慢走出了鎮子。此時老鬼頭也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到我的剎那,就笑了起來,說:「初九,好久不見了!」

「嗯。」我點點頭,笑道:「是啊,快一年不見了!」

可等我走出去的時候,卻是沒有看到子龍和葉洙晶,心裡頓時就失落了起來。老鬼頭看到我臉上的失落,笑道:「初九,別著急,他們很快就來了,全都會來!」

我相信這一點,既然老鬼頭來了,肯定是子龍讓他先來的。我讓楊老三在鎮子里把火給生起來,而後我們才圍坐在火邊,老鬼頭帶了不少的乾糧,我們就開始一邊吃一邊敘舊!

我先開口問:「老鬼頭,子龍他們呢?」

老鬼頭笑了笑,道:「我先離開四川的,子龍讓我先來找你!他帶著符籙派的弟子,速度自然很慢。按照他們的腳程,應該半個月之內能趕到!」

「原來如此!」我呢喃了一聲,心情也是更加激動了。 生活系巨星 要不了多久,我們兩兄弟就能再次團聚了。

趁著這個時候,我把老端公給我的天師印拿了出來,交到了老鬼頭的手中,「老鬼頭,這是符籙派的天師印!有了天師印和天師筆,子龍就是真正的符籙派掌教!」

老鬼頭接過天師印的時候,也是一臉的震驚,有些不相信的問道:「初九,你怎麼找到這天師印的?我們在青城山的時候,幾乎把整個青城山都翻遍了,始終還是沒有找到這天師印。沒想到,這天師印竟然在你手裡!」

「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定數啊,哈哈!」想到之前發生的事情,我也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隨即才把遇到老端公的事情說給了他聽,老鬼頭聽完之後,也是感慨了起來,「沒想到啊沒想到,我們苦苦尋找的天師印,竟然被符籙派的執事人帶到了湖南。要不是你遇上了,恐怕這輩子都無法找到這天師印!有了這天師印,子龍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成為符籙派的掌教了!」

看得出來,老鬼頭也很激動。畢竟,子龍是他最欣賞的人,也是他的弟子。為了子龍,他可以連命都不要。

想到這兒,我就問起了一個題外話,「對了,老鬼頭,子龍現在的算命術如何了?」

我這麼一問,老鬼頭的臉上就露出了自豪驕傲的笑容,說:「你別說,子龍的天賦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強大,可謂是恐怖如斯!這短短一年的時間,他竟然參透了五弊三缺的命理!而且,還算出了你和磊爺的五弊三缺。你要知道,我修鍊了大半輩子的算命術,卻是連你們三人的五弊三缺都算不出來。要是再給子龍一些時間和機遇造化,他絕對能學會逆天改命術。只是子龍不愛說話,他算到的東西也絕對不說出來,特別是關於你和磊爺的!」

子龍的性格我自然是最清楚的,不愛說話,是一個典型的行動派。但看到他如今有這番進步,我也是打心裡為他高興。

「想想我就激動,上百年來,沒有一個算命先生能夠學會改命術!就算我的師父,他老人家也沒有達到這樣的地步。除了一些神秘的上古家族外,我敢保證,這一兩百年的時間裡,道門中絕對不會有人能夠超過子龍的算命術!我老鬼頭糊塗了半生,也跟錯了不少人。唯有這一次,老天爺眷顧了我一次,讓我找到了子龍這樣的弟子!就算死,我也無憾了,哈哈!」此時的老鬼頭也是無比激動,忍不住仰天長嘆了起來。

而高興過後,我心裡卻突然黯然了下來。我為子龍的成長高興,心裡也牽挂著王磊!他是最早離開的,我就擔心他會遇上他擔心的家族!

他離開時那番話,我一直記在心裡。說如果真的是那些人出現了,那他就回不來了,讓我以後好好活著!

每次想到他離開前的這番話,我心裡就說不出來的難受!

老鬼頭是算命的人,自然知道我心裡在想啥,笑了一下,問我:「初九,想磊爺了吧?」

「嗯!」我點點頭,道:「之前覺得他有時候是挺討打的,可他離開了這麼久后,我卻是越來越想他了!也不知道,他這次還能不能回來!如果不能回來,我和子龍該怎樣面對我們自己?我們不知道他從哪裡來,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如果他真的就這麼消失了,我們真的是連去找他的方向都不知道!」

「初九,你別擔心,磊爺是個高人。以他的性格,一般人還傷不了他!而且磊爺也是出了名的狡詐,想要對付他,肯定也不容易!」老鬼頭拍著我的肩膀安慰了起來,說:「而且,子龍給他算過命,雖然不知道他的生辰八字,但卻是從你們的命理來算!我記得子龍好像說過,你們三人還會聚在一起的!」

聽到老鬼頭這番話,我當即激動了起來。如果子龍真的算到了,那就說明,王磊沒有出事!而我們三人還會聚在一起,那正好就是這十年之約啊!

我越想越是激動,十年之約還有不到一個月了,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見到他們了!

聊了一會兒之後,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就開始休息了!老鬼頭讓我們休息,他留下來守夜。我也是有些疲倦了,倒在地上就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總感覺眼睛有一股隱隱的刺痛感。我一睜開眼,竟然看到陽光照下來了!

這麻溝鎮已經五年沒有見過陽光了,之前被鬼霧擋著,陽光照射不進來,暗無天日。如今鎮子里的冤魂厲鬼都被陰兵帶走了,鬼霧也散了,陽光才重新籠罩了這個小鎮!

我深呼吸了一口,那種房屋發霉的味道,那種風帶來的植物清香,都讓我心曠神怡!

麻溝鎮,總算是能夠重見天日了!再也不是之前的鬼城了,慢慢的,這個空城也會增加生機!只要有活人來居住,這個鎮子會再次擁有活人的氣息和熱鬧!

我站起來一個人走到了鎮子的後山,看著山的另一頭,大聲的呼喊了起來,「麻溝村,等我,我李初九回來了!我一定會讓你重見天日,讓你再次變回生機勃勃的小村莊!!!」 「月千歡你明知故問!」紫珞吐血,聲音虛弱夾雜著痛苦。

她目光怨恨瞪著月千歡。那雙眼睛就好像恨不得把月千歡生吞活剝,碎屍萬段一樣!然而,她現在小命捏在月千歡手裡。

「我要的不是這個答案。」月千歡手握在匕首上,一擰。紫珞痛的慘叫連連。

周圍擁堵包圍月千歡的弟子都不敢靠近。聽著紫珞的慘叫,他們腿腳打顫,緊張的汗水把衣服都打濕了。

紫珞可是六階武師!這個月千歡多厲害?紫珞在她手裡都毫無反抗能力。

月千歡拍了拍紫珞的臉,讓她閉嘴。嘴角微勾笑的冷冽,「現在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嗎?」

「月千歡你這個賤人,去死吧!哈哈哈,師父肯定已經通知了宗主了。你這個叛徒,武宗的敵人!宗主不會放過你的!」

聞言,月千歡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