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織:「果然,是不行的……」

究極魔獸:「所以說你們老實交出黑暗的種子不就好了,我和你們約定拿到種子后馬上回去自己的世界。」

大輔:「你給我閉嘴!!」

神聖天使獸:「你們七魔有什麼可信的,想都別想!!」

一乘寺賢:「我……我曾經用神聖計劃打開過那扇門……黑暗之海的門。」

「誒?」其他人看向小賢。

「及川曾說過,光丘是大門的點,說不定這個D3可以把門打開。」說完一乘寺賢舉起自己D3暴龍機對着究極魔獸那裏,發出光芒。

「那個是……」只見究極魔獸身後數碼寶貝世界的大門上出現了一個黑洞,開始不斷的擴大。

「黑暗……」嘉兒雖然一開始不適應,但很快緩了過來。

「啊!!」在即將打開時,小賢突然表情痛苦的痛苦叫了出來。

「加油啊,一乘寺,不能輸給黑暗!波浪……」見狀嘉兒握着他的手說。

「或許會很順利……加油,一乘寺!!」隨後阿武也握着他的手。

伊織:「一乘寺,一乘寺在和黑暗的恐懼戰鬥……」

井上京:「他在竭力打開通往黑暗之海的大門……可我卻……」

「小京你這個笨蛋!!」小京和伊織也上前,五個人都在幫一乘寺賢。

井上京:「害怕,小賢正在和恐懼作鬥爭。」

伊織:「加油,一乘寺!」

大輔鼓勵他道:「是啊,小賢堅持住!你已經不是原來的你了!已經不是暴龍改造者了!那時候雖然也很痛苦,可是你畢竟戰勝了黑暗的力量,你不是也為自己以前做的事情贖罪了嗎?所以沒有什麼好怕的!!」

[好溫暖,這就是大輔的心嗎?]聽到大輔的話,一乘寺賢臉上的恐懼慢慢的消失了。

大輔:「相信自己,不要敗給什麼黑暗的力量,我們都在你身邊!!」

嘉兒:「不要忘了心中那份光明!」

大輔:「把究極魔獸送回到黑暗世界去!!」

「那個是……達高獸的海?」究極魔獸身後的世界徹底變成了黑暗之海。

「就是現在,光子鐳射!」

「衝上雲霄!」「荒御魂!」

「神聖弓箭!」「零件轟炸!」「聖劍!」趁究極魔獸發愣時,六個數碼寶貝合力將究極魔獸開始往黑暗之海那個世界推去。

「蠢貨們,總有一天你們會後悔的!!」究極魔獸留下了這句狠話,被關進了黑暗之海。

「嘉兒,你怎麼了?」巴達獸他們四個回來后,發現嘉兒有些不對勁於是問她。

嘉兒:「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黑大耳獸:「嘉兒,你想起來什麼嗎?」

迪路獸:「黑大耳獸,你……」

嘉兒:「沒有……與究極魔獸有關的,什麼都想不起來。」

(嘉兒)巴達獸:「嘉兒,還是不要去想了。」

小狗獸:「恩!」

「那些孩子們呢?」此時一乘寺賢看向及川車子那邊。

「及川!!」及川和亞基利獸他們丟下那些孩子直接跑了,去追也來不及了。

「有人報警了,這下沒問題了。」事後看到警察詢問著那些孩子們,幾個人回到阿助哥哥車子那裏。

「不好意思啊,不管怎麼擠只能再坐一個人。」阿助哥哥的車子不能載所有人。

「我家就在田町……」一乘寺賢還沒有說完被阿武推上車。

一乘寺賢:「但是,你……」

高石武:「沒關係的,我父母知道真相,所以沒有關係,快點,走吧!」

「謝謝!」

「原來發生過這種事情啊?」回去的路上,嘉兒幾個人聽小賢講及川對那些孩子做的事情。

嘉兒:「黑暗種子……那一些孩子會變成什麼樣?」

一乘寺賢:「估計就是突然頭腦靈活,運動萬能,大家想變成以前的我。」

「該不會大家都會變成暴龍改造者什麼的吧?」聽到這話,小京非常的擔心。

嘉兒:「黑暗種子……及川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一乘寺賢:「我不知道……」

八神家

八神裕子:「真是的,嘉兒你到底跑哪裏去了,你知道現在幾點鐘了嗎?」

嘉兒:「媽媽……」

太一圓場:「好了,好了,媽媽,嘉兒這不是回來了嗎?」

八神進:「你們兄妹倆這幾天,真不讓人放心。」

城戶修:「真的非常抱歉……」

「嘉兒,你好點了嗎?」回到房間后,太一問著妹妹。

嘉兒:「事件已經結束了……」

太一:「不!我是說那件事……」

「嘉兒……」巴達獸、迪路獸、小狗獸和黑大耳獸擔心看着嘉兒。

「我己經好受多了……抱歉,讓哥哥你們擔心了,巴達獸你們說的對,我不能沉浸和迷茫在過去,應該面向現在和未來。」沉默了一下,嘉兒向太一他們道歉。

太一:「我說過,無論曾經發生什麼,你都是我妹妹。」

黑大耳獸:「嘉兒,還有我們了!」

巴達獸:「這次,那種事情絕對不會再發生!!我們會一直陪你的。」

小狗獸:「我們會保護好你的,這不僅是對我們自己,更是對香伯母他們的承諾!」

迪路獸:「對!」

「謝謝,哥哥還有巴達獸你們。」嘉兒把發生的事情大概給哥哥講了一遍之後,帶着搭檔回房間休息去了。

※※※※※※※※※※※※※※※※※※※※

我在想天使克惡魔這點在第一季就表現出來了,那如果巴達獸他們三個進化成三天使是否能打過究極魔獸呢?七大魔王如果按七宗罪來排的話究極魔獸的實力是前三。

之所以第二季,嘉兒身邊的搭檔除開劇場版外都沒有進化成究極體,除了條件不允許外,就是顧及這一點,就算只有一個進化到究極體也可以和貝利亞打了,素娜篇倒可以考慮,但那隻考慮比丘獸而不是盧娜獸,新月獸再進化成的奧林匹斯十二神之一更不是開玩笑的,當初選擇盧娜獸的時候,就是這方面沒有考慮到。

。 在Mary姐看來,江山作為大陸一個小有財富的富二代,之所以會捧程秋雅,無非就是圖兩點。

讓程秋雅幫他賺錢,或是貪圖程秋雅的美色。

這都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也是圈內人都心知肚明的行業規則。

總而言之就是,在她們看來,程秋雅只是江山的一個工具。

為了一個工具,得罪上詹姆休斯這樣的富豪,完全不是明智的選擇。

所以Mary姐先是說明了詹姆休斯的高貴身份,然後再給出提議。

詹姆休斯也跟著開出了價格。

「我可以給你一千萬美刀!」

Mary姐繼續在旁邊助攻。

「你還愣著幹什麼呀,一千萬美刀,不少啦!」

見江山沒有開口,詹姆休斯把服務生叫了過來,給江山端上一杯香檳。

首發網址et

意思很明顯,江山只要喝了,就算是答應了。

「你可要想清楚,如果答應詹姆休斯先生,不僅有一千萬美刀拿,而且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反之,如果你不識抬舉,這會讓詹姆休斯先生很不高興的,到時候,你恐怕想完整的從白頭鷹國離開都難,怎麼選擇,你可要好好想清楚。」

Mary姐的這一番話,已經帶上了明顯的威脅。

這也是詹姆休斯的真實想法。

為了得到程秋雅,他已經不惜開出一千萬美刀的高價,如果還繼續吃癟,他將會把這筆錢,用來對付江山和程秋雅。

聞言,江山不慌不忙,程秋雅反而開始為江山擔心了起來。

「老闆,要實在不行,你就答應吧。」

「我不想你因為我,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對於江山的財富和實力,程秋雅是略知一二的。

但那是在香江,而這裡,是白頭鷹國。

兩個地方的含金量是完全不一樣的。

所以她也認為,江山的綜合實力,是不如詹姆休斯的。

Mary姐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江山要是不答應,詹姆休斯會對他不利的。

程秋雅不希望因為自己,而讓江山遭受損失。

而這,也正是Mary姐的計劃所在。

Mary姐看出,程秋雅對江山忠心耿耿,只要搞定了江山,就可以搞定程秋雅。

換言之,只要江山發話了,程秋雅都會答應的。

你不是對你的老闆很忠心嘛,那我就讓你的老闆,親手把你賣了。

事情的結果,甚至比她預想的還要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