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不知道有多少富二代追求過自己,但是都被她拒絕了,因為她看重的不止是錢,更是人。

現在她終於遇到了,顧遲簡直就是她心目中完美的白馬王子,不但是集團總裁,還長的這麼帥,氣質也這麼好,簡直堪稱極品。

車停下之後,大家下車開始換坐纜車前往小島。

正當程可歆想要去找顧遲的時候,溫馨拉著程可歆上了第一個纜車。「總編,你和我一起。」

被溫馨拉上了纜車,程可歆有些不解,「你不是要和顧遲坐在一起嗎?我正要去和他說呢。」

「不用去說。」溫馨笑著擺了擺手,然後就眼巴巴的看著在不遠處的顧遲,目光中帶著某種篤定。

等看到顧遲果然向她們這個方向走來的時候,溫馨嘴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果然來了。

「可歆姐,等會就要靠你幫忙了,拜託你千萬要幫我製造和他單獨相處的機會啊。」溫馨撒嬌般的對著程可歆說道。

看著顧遲一步步的靠近,明顯就是朝她們的方向而來,程可歆看向溫馨的眼神不禁有些異樣。

看來這個姑娘的心思也不簡單,知道該怎樣最好的利用自己,以便去幫助她達到目的。

不過程可歆也沒有太往心裡去,面對自己喜歡的人,耍點小心思也是無可厚非的,況且自己之前已經答應要幫她了。

「可歆,我能和你們坐在一起嗎?」顧遲站在纜車門邊問道。

看了旁邊的溫馨一眼,程可歆發現她正在給自己使眼色,分明是要讓自己答應。勉強對顧遲擠出了一個笑容,程可歆說道:「好啊,當然可以。」

聽到程可歆答應了,顧遲面上露出了一個開心的笑容,看的溫馨更加心花怒放了。笑起來的樣子好溫暖,真希望他也可以對自己這麼笑。

看到顧遲在自己的對面坐下,程可歆頗有些不自在,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所幸顧遲好像也沒有開口的打算,只是,能不能不要一直看著她笑啊?讓她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顧總你好,我叫溫馨,是可歆姐的朋友兼下屬。」溫馨打破沉默,主動伸出了自己的手,面上的笑容燦爛。

「你好。」輕輕的碰了一下溫馨的指尖,顧遲便收回了手,然後接著笑看程可歆,好像纜車上只有他們兩個人一樣。

好不容易在顧遲的笑容發射中熬到纜車出發,就在馬上就要關門的時候,程可歆看準時機,快速起身跳了下去。

「我剛想起我有東西忘帶了,你們先走吧,我坐下一個纜車。」程可歆對著裡面擺手說道。

「可歆!」顧遲想要跟著她跳下來,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纜車已經關上了門開始啟動了,裡面只剩下他和溫馨兩個人。 程可歆一定是故意的!顧遲憤恨的拍了一下纜車的玻璃。早不忘晚不忘,怎麼會在纜車要啟動的時候忘記?

之前看到她答應自己上來,他還暗自開心,以為是出自真心呢,沒想到竟然還打了別的算盤。

將他和別的女人單獨留在這裡,她究竟是什麼意思?真是豈有此理!

「顧總,可歆姐可能是忘記拿什麼重要的東西了,很快就會趕上來的,你不用擔心她。」溫馨笑著對顧遲說道。

「嗯。」沒有看溫馨,顧遲只是簡單的應了一聲,然後就死死的盯著對面程可歆剛才坐的位置。

自己這段時間是不是太縱容這個小女人了,所以她才敢這麼無法無天。竟然把他往別的女人身上推,真是想要氣死他嗎?

性格竟然這麼酷?看到顧遲看都不看自己,溫馨的面上有一瞬間的尷尬,不過片刻之後就散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欣喜。

她自認長得不差,但是顧遲卻沒有像別的富二代一樣,緊盯著她的臉不放,眼神中是赤果果的佔有慾,反而是從頭到尾只在打招呼的時候看了她一眼,彷彿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她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這樣一派清冷,只對愛人溫柔的樣子也正是她的菜,好像小說中的男主人公啊,這樣以後在一起的時候,就不用擔心他會因為更漂亮的女人拋棄她了。

「顧總,你平常有什麼興趣愛好嗎?」溫馨開朗的問道,努力的活躍著兩人之間冷寂的氣氛。

轉頭瞥了溫馨一眼,顧遲只覺得滿心的煩躁。

程可歆演的這一齣戲將他弄的十分的火大,他現在恨不能一拳將面前的玻璃全部打碎,好發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怒火,哪裡還有心思和別人聊天?

但是既然是別人主動搭話,又是可歆的同事,顧遲也只能壓抑著自己的脾氣吐出來兩個字,「工作。」

「啊?」聽到顧遲的回答,溫馨愣了一下,隨即笑著附和道:「原來顧總最喜歡的是工作啊,好巧哦,我也是。我總覺得在工作中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好好完成每一份工作的時候,能夠給人帶來一種深深的成就感,好像……」

聽著對面的小姑娘嘰嘰喳喳的說著,顧遲覺得自己的腦仁都要疼的炸開了。

這個女孩怎麼這麼聒噪,本來想著這麼年輕的小女孩不會喜歡枯燥的工作,所以他才說喜歡工作,想要結束這場閑聊,她怎麼還越說越起勁了。

程可歆和別人一起坐了第二個纜車,距離海島大概有三個小時的路程。

剛開始的時候程可歆還能沉得住氣,可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就不行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視線老是忍不住的看向前面的顧遲和溫馨。

此時的顧遲背對著程可歆,她看不到他的表情是什麼樣的,但是溫馨的表情她卻是看的一清二楚。

不知道兩人在聊些什麼,只見她時不時的捂嘴嬌笑,說到興奮處時,還舉起胳膊手舞足蹈的,想必兩人應該聊的很開心吧。

看到眼前的一幕,程可歆的心裡忽然有些酸澀犯了上來,刺激的她眼淚都已經在眼睛裡面打轉了。

急忙把頭轉向一邊,程可歆努力將心裡的酸給壓了下去,唯恐被別人發現了異樣。

名流追妻也瘋狂 顧遲和溫馨聊的很開心,這正是自己所期盼的,只要顧遲喜歡上了其他人,就不會再糾纏她了,可是為什麼她的心裡卻這麼難受呢?

「可歆姐,你怎麼了?」儘管程可歆已經儘力掩飾了,但是坐在她身旁的曉梅還是發現了她和平常有所不同。

「沒事。」將自己的眼淚憋回去,程可歆轉頭對曉梅露出了一個笑容,「我能怎麼,我沒事。」

看著程可歆面上的表情,曉梅真想告訴她,此時她的笑比哭還要難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可歆姐怎麼會忽然變的這麼不開心?

疑惑的順著程可歆的視線往前看去,曉梅看到了自己的同事溫馨正在和顧遲談笑風生,看起來聊的很開心的樣子,難道是因為這個?

轉頭看向一旁的程可歆,曉梅看到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在含著淚。

「可歆姐,你和顧遲……」拉住程可歆的衣袖,曉梅想要勸說一下程可歆。之前的時候她就感覺程可歆還喜歡著顧遲,今天看到這一幕,她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斷了。

可是她的話才剛出口,就被程可歆給打斷了,「我和他沒有關係,曉梅,我不想聽到他的名字。」

張了張嘴,曉梅還是把話咽了回去,現在她的心情看起來很不好,還是以後找機會再和她聊這件事情吧。

逼著自己不再看顧遲和溫馨,程可歆反覆的在心中告訴著自己:他和誰在一起都和自己沒有關係,她不該傷心,也不能傷心的。

努力的將自己腦中記得的關於工作的雞湯都說出來以後,溫馨終於停住了她的長篇大論,得出了最終的結論。

「顧總,看來我們在「工作」這方面還是很有共同語言的,這也是一種緣分是不是?」

自己一句話都沒有說,她是從哪裡推出的這個結論,顧遲不禁在心中吐槽。懶的開口,他對對面的小姑娘勉強笑了一下,算作回應。

這麼熱愛工作的年輕人,也是難得。

看到顧遲對自己笑,溫馨有種世界猛然一亮的感覺,他這是表示贊同她的話嗎?所以說,他也覺得他們之間很有緣分嘍?

被顧遲的這一笑給激出了無限的勇氣,溫馨緊張的看著顧遲問道:「顧總,既然你也覺得我們有緣分的話,能不能留給我你的電話號碼?」

聞言顧遲瞬間就冷了臉色,如果不知道她這句話表達的是什麼意思,他也算是白活這麼多年了。

終於抬起頭看向了溫馨,顧遲的眼中有憤怒在聚集,原來她對自己還抱有這種心思,程可歆知道嗎?

還是說,正是因為知道,所以才故意留下他們兩個人單獨相處。看來自己這段時間還真的是寵壞她了!

看著顧遲的臉色忽然變的鐵青,溫馨的心裡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裡說錯了?

正在她心慌的時候,纜車在滑動的過程中忽然晃蕩了一下。心思一轉,順著

纜車搖晃的力道,溫馨向顧遲的身上撲去。 「啊,對不起顧總,對不起!」

「恰好」倒在顧遲懷裡的溫馨裝作一臉驚慌的說道,但是身體卻依然趴在顧遲的身上,胸脯還故意在顧遲的胸膛上蹭了蹭。

看似慌張的溫馨眼睛里滿是得意,她對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很有自信,自己都這樣主動了,就不信顧遲會不動心。

「起開。」顧遲的嘴巴抿成了一條直線,吐出的兩個字毫無感情,臉上是一派冰冷,眼睛里中卻燃燒著憤怒的火焰。

看到顧遲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動作而有所行動,溫馨不免有些失望,心想這個男人難道是木頭不成?這樣都能坐懷不亂。

不情願的從顧遲的身上起開,溫馨順勢坐在了他的身邊,「顧總,剛才真是不好意思,我沒有撞到你哪裡吧?」

不想理會這個對自己心懷不軌的女人,顧遲沒有說話,將視線轉向了一邊,憤怒不由自主的從心底升起。

程可歆,這就是你的目的嗎!你就這麼希望我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看到顧遲不說話,溫馨有些拿不准他心裡對自己的感覺究竟是怎樣的,但是想到以往那些富二代對自己死纏爛打的畫面,她的眼底又升起了自信。也許顧遲只是沒有明白自己的暗示,否則的話,他不可能會這麼冷靜。

往顧遲的方向挪近了一些,溫馨的身體幾乎要貼上他,「顧總,我還是幫你看一下吧,萬一哪裡傷到就不好了,我……」

轉頭看見女人的手就要碰到自己的衣服,顧遲的面上是毫不掩飾的厭惡,語氣也似嚴冬一般寒冰,「你再靠近我看看。」

此時的顧遲渾身散發著一種駭人的威壓,溫馨只覺得他的視線像寒刺一樣扎在自己的身上,逼的她不得不起身遠離他。

白了一眼退到旁邊的溫馨,顧遲再次將視線轉到了纜車外面,手緊緊的攥成了拳頭。程可歆,你等著,等會有你好看的!

雖然剛才被顧遲像是要吃人的眼神嚇到了,但是此時看著他英俊的側臉,溫馨的心裡還是有些不甘心。

這樣和顧遲單獨相處的機會可以說是千載難逢,自己絕對不能就這樣放棄了,否則的話,要到哪裡再去找一個這樣的極品鑽石王老五。

努力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溫馨的聲音嬌滴滴的,還帶著一種惹人憐愛的哭音,「顧總,我沒有別的心思,就是想要看一下你有沒有被我撞傷,您千萬不要誤會。」

「我有沒有誤會你心知肚明。」顧遲轉頭看向了溫馨,「你沒有別的心思最好,就算是有,我也勸你最好放在肚子里,要是再有像剛才那樣的事情,我保證你會在S市呆不下去。」

看著顧遲一臉的嚴肅說出這樣的話,溫馨的心裡頓時有種怯怯的感覺,以顧遲的能力,她完全相信他能做到。

默默的退到一邊,溫馨咬著嘴唇不敢再說什麼,害怕顧遲真的會讓自己在S市呆不下去。

怎麼會這樣?以前追她的那些男人,哪一個不是拚命的討好她,只為了讓她多看一眼,怎麼到了顧遲這邊,就這麼對她不屑一顧呢?自己都這麼主動了,竟然只換來了他的冷臉相對。

想到這裡,溫馨覺得心中有一種委屈感襲來,不受控制的就紅了眼眶。一路再無言,兩人一人臉上俱是冰霜,一人偷偷的掉著眼淚,就這樣沉默著到達了目的地——海島。

纜車剛一停下,顧遲就起身下去了,站在一旁一臉陰沉的等著程可歆。猶豫著下了纜車的溫馨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一臉緊張加害怕的站在離顧遲兩步遠的地方,和他一起等著後面人的到來。

沒過多久,程可歆所乘坐的纜車也到達了。剛一下來,她就看見溫馨眼眶紅紅的站在顧遲旁邊,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

小姑娘來之前還高高興興的,現在這是怎麼了?難不成是顧遲欺負她了?想著這些,程可歆皺著眉頭走到了他們兩個人的面前。

「溫馨,你怎麼了,眼睛怎麼……」程可歆的話還沒有問完,就被顧遲一把抓起手腕拽到了一旁。

「顧遲你幹什麼?你放開我!」不明白顧遲要帶自己去哪裡,程可歆奮力的掙扎著,不知道這個男人又在發什麼神經?

沒有回答程可歆的問題,顧遲渾身散發著攝人的冰冷氣息,抓著程可歆手腕的手更加用力了。

「顧遲你放開我,你要帶我去哪裡!」程可歆一路掙扎著,但是無奈男女力量相差懸殊,她根本就掙不開顧遲的束縛,反而將自己的手腕弄的生疼。

看到顧遲將程可歆拉走了,雜誌社的同事都議論紛紛的,三兩成群的聚在一起討論著兩人的關係。

經過一番激烈的爭討,大家更加確信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顧遲果然是要重新追求他們的程總編。

在一旁聽著大家的討論,邱悅此時的面色很是不好看,她程可歆憑什麼這麼命好?時隔五年,竟然還能重新贏回顧遲的心。

指甲狠狠的掐著自己的掌心,邱悅的心裡滿是不甘,自己和程可歆比到底差在哪裡,為什麼她事事都要高自己一頭?

不行!她沒有辦法就這樣看著程可歆那個賤人騎在自己的頭上,總有一天,她要給她一點教訓,好好的殺一殺她的威風!

一路將程可歆拽到了旁邊的樹叢里,顧遲才停了下來,看向程可歆的眼神里滿是憤怒。

用力甩開顧遲的手,程可歆的面上也滿是怒色,「你發什麼神經!我又有哪裡招惹到你了?」

聽到程可歆還不知道自己錯在那裡,顧遲眼中的怒火燒的更旺了,「你還好意思問我,你說,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做什麼了!」程可歆也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

氣結的狠喘了兩口氣,顧遲才咬牙開了口,「你是不是故意把我和那個女人留在纜車裡的?你這麼做究竟是什麼意思!」

原來他是在說這件事情,想到剛才他還和溫馨談笑風生的,現在卻又為此和自己發脾氣,程可歆就覺得這個男人真是虛偽到了頂點,而且心中不知為何突然有種委屈的感覺。

「我當然是要撮合你們了,怎麼,有美女喜歡你還不知足啊?」程可歆的語氣里是滿滿的酸意,但是她自己並沒有意識到,此時的顧遲也正在氣頭上,自然也沒有在意這些。

聽到程可歆果然是故意將自己和那個女人單獨留在一處的,顧遲眼中的火幾乎要冒出來了,這個女人,竟然真的要他和別人在一起!

一把將程可歆拉到自己的懷裡,顧遲旋身讓她背靠著旁邊的樹,然後毫無遲疑的低頭吻上了她的唇。 「嗚嗚……」程可歆沒有想到顧遲會突然來這麼一下,一時沒有防備,被顧遲吻了一個正著。

伸手想要推開顧遲,程可歆卻發現自己的雙手被他牢牢的固定在了身前,根本就掙脫不得。

一手抓著程可歆的手腕,另一隻手固定著她的後腦,顧遲吻的霸道而急切,好似要將自己的憤怒全都通過這個吻宣洩出來。

被顧遲強硬的頂開了牙齒,程可歆感覺到他溫熱的舌在她的口中肆意掃蕩著,讓她無法忽視他的存在。

張嘴想要咬他,但是顧遲卻好像早就識破了她的小心思。在她還沒有來得及動作的時候,原本放在她後腦勺的手就轉而捏住了她的下巴,讓她無法將自己的想法付諸於行動。

不知過了多久,仔細而粗暴的吻遍了程可歆口中的每一處,顧遲心中的怒火才漸漸的消散開來,吻也慢慢的溫柔了下來。

吮著程可歆的嘴唇,顧遲心裡是前所未有的滿足,此刻他覺得這個世界上只剩下了她和他兩個人,而他,多希望兩人就這樣一直到天荒地老。

剛開始還奮力掙扎的程可歆慢慢的就沒有了力氣,只能任由顧遲吻著自己。感受到顧遲的吻越來越輕柔,到最後更是如羽毛一般的一下一下輕啄著自己的唇,程可歆只覺得自己的心裡痒痒的,綿綿的,再也沒有了反抗的力氣和心思。

終於結束了這個吻,顧遲微微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看著閉著眼睛的程可歆,顧遲的嘴角里不禁勾起了一絲笑意,眼神也更加堅定了。

「可歆,你以為這麼做我就會放棄你嗎?不,我絕對不會放棄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所以以後這樣的事情你還是不要做了。」

感受到顧遲說話時的氣息噴在自己的唇上,程可歆有點臉紅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卻看到顧遲正在盯著自己,眼中是毫不掩飾的深情。

「可歆,我愛你,也只愛你,以前,現在和以後都是如此,答應我,以後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了好嗎?」看著程可歆的眼睛,顧遲鄭重的說出了自己的承諾,語氣溫柔的幾乎快要將人溺斃。

聽著顧遲的告白,程可歆覺得自己的心跳開始加速,她甚至可以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在胸膛里「砰砰」跳動的聲音。

不自覺的紅了臉頰,來不及多想什麼,程可歆一把推開了顧遲,然後就頭也不迴向大家所在的地方跑去了。

明明說好不會再對顧遲動心的,但是現在程可歆卻發現,她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每次當顧遲靠近的時候,它總是不由自主的開始加速跳動,根本就來不及讓她有所思考。

看到程可歆跑開,顧遲急忙跟上前去,終於趕到她的面前,顧遲一把從後面抓住了她的手腕。

讓她面向自己,顧遲看著她的眼睛說道:「可歆,我剛才說的話都是真心的,你就不能給我們兩個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嗎?我保證,我……」

「這些事情我們以後再說吧。」程可歆著急的打斷了顧遲的話,並且甩開了他抓著自己的手,「大家都在看著呢,我不想被人背後議論。」

聽到程可歆的話,顧遲向她身後望去,果然看見眾人都在朝他們兩個的方向伸頭望著。

再回頭看到程可歆一臉為難的神色,顧遲有些心疼,算了,以後他們有的是時間,沒有必要現在在這裡演戲給別人看。

沒有再說什麼,顧遲主動退離了程可歆兩步遠的距離,「走吧,讓大家等久了也不好。」

看見顧遲的動作,程可歆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心裡有些動容,最起碼,這個男人還是尊重自己的。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到了大家的面前,覺察到大家打量的眼神,程可歆的面上不禁有些尷尬,於是急忙開口轉移了大家的注意。

「好了,大家既然已經到地方了,還是儘快找個平整的地方搭帳篷吧,我怕等會天黑了就不好行動了。」

總編都已經發話了,大家也都不好再繼續八卦,都紛紛應和著開始往前走,尋找可以搭帳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