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力層次提高,以唐春現在半道境實力完全可以滅殺道境第一個層次『人階境』強者。跟第二個層次『地境』也有得一拚。

唐老大十分的滿足,那是趕緊下了梯子。不過。修鍊塔最頂層空間已廢。幸好未來城的強者都不清楚。不然,也不曉得會不會活剮了自己。

結果,雙方都很滿意,修鍊塔恢復了正常。

「唐大師,你是未來城最值得信賴的朋友。這是本人令牌,你可以隨時過來作客。」城主李靜一臉熱情。

「有機會一定會再來的。」唐春含笑道,心裡尋思著老子哪還敢回來。要是露餡了你們還不活拔了我。

十天後,耀世之光8號提升完畢。為此,聽說湯大師費盡心思都快吐血了。而他同時招集了百位煉器師才成功的。

「唐大師,現在可以用仙石摧動了。相信速度跟原來相比快了二倍不止。不過。挺耗費仙石的。到時,唐大師別肉痛就是了。」湯大師把耀世之光8號還給了唐春。

「大師,此飛舟品階達到哪一級你應該看出來了吧?」唐春接過後問道。

「看不出來,不過。至少是黃階極品。而且。此飛舟好像還可以升級。現在跟半仙品級的飛舟差不多檔次。」湯大師說道。「唐大師,10年後我將跟李琴完婚。到時,有空一定過來坐坐。」

「有空一定來。」唐春說道。

為了賺仙石。唐春又在未來城停留了三天。煉製出了大批的黃階丹藥換來了上千枚的下品仙石。

「唐大師,你差點把咱們未來城貯存的仙石賺走一半了。」在送唐春走的時候,李靜笑道。

「呵呵呵,唐大師有本事嘛。這是他該得的。按唐大師的水準,早就應該超越了11品丹皇了。可以稱尊了。」大長老笑道。

「不敢不敢,只是唐某煉製手法特殊了一些罷了。」唐春笑道。

耀世之光八號閃動著耀眼的光芒緩緩離開了未來城。那座鋼鐵巨城漸漸的淡出了唐春的視線。

「唉,窮霸,這破境丹畢竟層次太低,只能恢復到道境第一個層次了。今後再想辦法。」唐春說道。

「只能如此了,想我小窮當年可是真仙強者。想不到現在淪落成一道境弱者。」窮霸十分的鬱悶。並沒能因為從半道境突破回道境而高興。

「後邊有人眼紅啊。」窮霸看了看飛舟後邊。

「財不外露,這一露總是有人惦念著的。不過,其中就二個道境第一層次罷了。既然他們惦念上了咱們,咱們也不必客氣了。」唐春一聲冷笑。

「少主,讓小窮來一下。剛恢復到第一層次。折騰他們倆個道境第一個層次是不成問題的。」窮霸冷笑道。身子一晃飛出了船外。

這廝法相變身,不久,一個大山般的巨獸出現在了空中。

啪啦一聲巨響,黑色光氣一閃。百裡外一隻銀色飛舟來不及溜走就給窮霸一掌劈裂開去。兩個道境強者衝出來攻擊向了窮霸。

不過,窮霸的精神力層次太高了。整個幾百里的空間都給鎖定凍結了。

不久,兩大道境第一個層次強者成了窮霸的手中物。

叭地一聲給窮霸扔到了唐春面前。


唐春一掃,一個綠袍中年人,鼻子高挺。另一個白袍老者,小眼睛。不過,都不認識。

「兩位,為何一直跟著我們?」唐春大馬金刀坐在椅子上。雲龍游天那傢伙像一盡職的管家站在身側。

「栽了,你想怎麼處置拿出來就是了。」綠袍中年人說道,一臉死灰。

「少主是個仁慈之人,給你們兩條路。第一條道是死。第二條道就是成為少主的奴僕。」窮霸兇巴巴的說道。

「我諸綠在雷魚浮世島域也是名人,想叫我諸綠當人的奴僕,你們滅了我算啦。」綠袍中年人居然叫『諸綠』。這名很怪。

「沒錯,我候方也是浮世島域一代名流。要殺要剮你們動手就是了。」小眼者候方。

「我呸!還名流。名名是強盜嘛。」雲龍游天哼道。

「這世上財帛也得有能力者得之,你保護不了那隻能自認倒霉。而我們這次陰溝裡翻船,只能怪我們招子不夠亮罷了。」諸綠說道,嘴皮子還相當的硬朗。

「兩位,好死不如賴活。唐大師就是未來城城主都相當客氣對待之人。選擇拜他為主自有你們的好處的。」雲龍游天說道。

不過,兩個傢伙別過頭去不吭聲。(未完待續。。) 「呵呵,兩位都是道境中的『人境』顛峰強者。差一點就能進入『地境』了。

一旦進入地境就有衝擊天境的希望。


難道兩位不想成為脫凡境強者嗎?

我給你們十息時間考慮一下。不然,那本大師就不客氣了。」唐春冷笑一聲。

場面沉默開了。

「唐大師能煉製出讓我們突破功境的黃階上品破境丹嗎?」諸綠貌似有些動心了。

「笑話,你以為未來城幾位長老要的丹藥品級差嗎?而且,未來城有11品丹皇。甚至有丹皇特地趕過來向唐大師請教。」雲龍游天冷笑道。

「我們服了。」諸綠低下了頭。

自然,血契跟窮霸簽定就夠了。

幾天後,終於看到了神秘的浮世島域。

「浮世島域的外邊有層神秘的風暴層,只有懂得路徑的人才能安全進出。而產生了一個行當叫『橋引社』。這些傢伙專門引人進去。不過,收費也超高。」雲龍游天說道。

龍眸之下,發現在浮世島域外層果然有一層氣圈層。跟地球上大氣層有些相似。不過,這些大氣層隨時都在流動著的。

而橋引社的強者經常穿越,所以,掌握了一定的規律成功到達的機率就大得多了。

果然,飛近后在虛空中居然發現了一艘大樓樣的船。上面三個大大的字——橋引社。

三人上了橋引社在虛空中的飛樓。

一個叫唐淺的中年男子接待了他們。

「五位想進島域的話還得等上十來天了。」唐淺說道。

「為什麼?」雲龍游天問道。

「最近風暴越來越強,不合適進去。昨天我們一艘飛舟給吞噬了。一百多個人全都葬送於風暴之中。據我們社的強者分析過。這種風暴每隔幾年會大暴發一次。一旦暴發危險性成倍的增加。不過。強者預測過,半個月後風暴會減弱。」唐淺說道。

「還要等半個月,咱們可是等不及了。難道就不能用你們最好的飛舟最有經驗的船長駕御,我相信危險率也能降低不少。」唐春問道。

「我可以幫你們問問,不過,因為風暴別的強者都不願意此刻進島域了。所以,僅有你們五個人。因此,價格每個人至少得五百萬極品靈石。」唐淺說道。

「你怎麼不去搶。」諸綠冷哼道。

「閣下,咱們還不願意進去呢。愛坐不坐,不坐滾蛋。」就在這時候。一個黑袍老者進來。相當囂張的沖著諸綠說道。


叭……

一道刺耳的暴響聲傳來。黑袍老者先是給諸綠一巴掌幹得撞散架了大廳中好幾張桌子。爾後又給諸綠一把扯到空中拿捏在手。

「住手!誰敢在橋引社撒野,嫌命長了是不是?」這時,一道宏亮的聲音傳來。

空間一道扭曲,一個黃鬍子老者從空中突然出現。

不過。老者一看諸綠。臉色居然變了變。道:「我說是誰。原來是諸爺。」

「認識我就好,諸爺的脾氣就這樣子。」諸綠冷哼道,「我們少主要進島域。馬上派出最好的飛舟最好的船長進去。」

「少主?」黃鬍子頓時訝然,諸綠可是浮世島域名人,居然拜了主。

「他就是,看啥看?」諸綠也想到了,臉漲得有些紅了。

黃鬍子一看唐春,頓時更為震駭。這少主啥來頭啊?居然能讓諸綠這種名流成為奴僕。

「飛舟就不要了,你們派個有經驗的跟我們進去指揮一下就是了。我們自己有船。」唐春說道。

「那行,老黑,你跟他們去。」黃鬍子沖被諸綠下手打得鼻青臉腫的黑袍人說道。

「是是,我去。」黑袍人給打怕了,忙著點頭了。

「呵呵,這是酬勞。你也拿一顆吧。」唐春笑了笑,扔出五顆下品仙石。

其中一顆彈給了老黑。黑袍老者頓時眼前一亮,忘記了挨揍,趕緊躬身道,「多謝少主厚賞。」

這年月,有奶就是娘啊。雲龍游天在心裡腹誹著唐某人。

不得不說,老黑還真是經驗十足。耀世之光8號在他的指揮下居然順利穿越風暴圈進入了浮世島域。

當然,耀世之光8號的強大外殼卻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少主,你們的飛舟太強大了。如果辦完事出來可以聯繫我幫你們引路。」黑袍道。

「那傢伙嘗到甜頭了。」雲龍游天看著黑袍遠去的背影笑道。

「幾位,把飛舟『借』我們陳家一用?」想不到還沒看清浮世島域啥狀況居然遇上打劫的了。一群人,有男有女老少老有。問話的是一個一臉霸道的年青人。

「少主,他們應該是鼓目山陳家的人。而且,陳氏家族在浮世島域可不簡單。

浮世島域四大家族之一,可以跟島域內的二星半宗派相併肩。


家族中有著道境第二個甚至第三個層次的高手。」候方密音給唐春道,估計是擔心唐春不知天高地厚惹著這些硬派家族了。

「他們不惹事就算啦。」唐春只是淡淡的哼了一聲,候方一聽,嘴角抽搐了幾下。

看來,自家這位不怎麼了解的少主也是不怕事的主兒。一個外地人,初來乍的居然不懂得忍讓。

「少主,陳家實力很強。而且,跟島域內的二星半宗派『木元宗』還是姻親。

陳家大公子剛娶的木元宗大長老的後代。而木元宗大長老朴雄就是一位道境大境中的『地境』強者。

兩家其實同穿一條褲子。跟兩大實力相抗絕沒有勝算。」估計候方告訴了諸綠,諸綠趕緊也傳音給唐春。

「我說過。只要他們不搞事兒都好說。」唐春哼道,聲音重了不少。

諸綠跟候方只好互相看了一眼搖了搖頭。知道自己倆的話根本就沒引起唐春的重視。

「借可以,不過,得付一筆租船費用。」唐春淡淡說道。

「拿去。」陳家那位年青人扔給唐春一袋東西。唐春一看,搖了搖頭道,「太少了。」

「10萬極品靈石還少嗎?不要是不是,不要的話你一個子兒就別要了。」陳二少陳挺冷笑道。

「呵呵,還給你們。」唐春笑了笑,道,「走吧。」

不過。忽啦一下。三道身影一閃攔住了唐春一行人。

「陳二少。我是諸綠。這事兒咱們商量一下怎麼樣?」諸綠亮出了名號。

「諸綠,很有名氣嗎?」陳二少故意的看著家族中強者說道。

頓時,哈哈哈,陳家幾十口人全哈笑開了。

「諸綠。你還真以為自己是路貨了是不是?給老子滾蛋去。不知道這是鼓目山陳家人嗎?」一個穿著黃色袍服的老者吼道。此人是陳家長老陳遜。道境第一個層次『人境』顛峰強者。

諸綠那臉都氣綠了,嘴唇咂巴了幾下可是發作不得。

滋啦,陳遜反應過來。趕緊閃。不過。空中一隻巨掌已經一把把他拿捏到了空中。

陳家人一看,頓時變色。想不到這年青人身後一個長相粗糙的傢伙居然是一高手。

「你們敢動我們陳家人,死定了。」陳二少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