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默默的呼吸的一口氣,說道,「你先吃早餐,吃了我幫你輸水。」

「是不是還在?」喬汐莞問他。

顧子臣點頭。

喬汐莞也也不知道當時是什麼感覺,其實鼻子有些酸酸的。

顧子臣那一刻似乎也看到她的情緒,溫柔的摸了摸她柔順的頭髮,「她很堅強。」

喬汐莞咬著唇。

她很堅強。

可是,她怕,她自己不夠堅強。

顧子臣坐在喬汐莞的旁邊,順勢的把喬汐莞抱在懷裡。

客廳中的其他人已經隱形的消失了。

老大的情緒反常讓他們覺得猙獰。

猙獰到不敢多待,就怕殃及魚池。

這個世界上估計沒有誰能夠在一瞬間讓老大氣得跳腳,又在另外一個瞬間,讓老大突然溫柔得跟水一般,而這麼極端的兩種情緒,都不是他們看到的,老大正常的情緒……

所以還是,自動隱身為好。

早飯後。

喬汐莞就躺在床上輸水。

這是安胎水,顧子臣還給她掛了氧氣瓶。

她覺得有些無聊,一個人在房間,顧子臣估計去陪葉嫵去了。

而且到了晚上,他們還要去王宮。

去那麼危險的地方,也要商量對策。

她就這麼靜靜的躺在床上,顯得真的有些孤獨。

她突然低頭,摸了摸依舊平坦的小腹。

她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笑著說道,「你說你叫什麼名字呢?」

當然沒有人回答她。

但她卻依然樂此不彼的繼續說道,「你哥哥叫小猴子,你如果是個男孩就叫小小猴子吧。如果你是個女孩兒,就叫小兔子乖乖怎麼樣?」

喬汐莞突然響起那首兒歌,輕輕的聲音柔和的哼唱著,「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看看,我要進來,不開不開我不開,媽媽沒回來,誰來也不開……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開開……」

眼眶突然有些紅。

鼻子酸楚到,好像唱不出來。

小兔子乖乖,一定要乖乖。

媽媽沒回來,不要把門開。

房門外,顧子臣不知道何時已經走了進來。

喬汐莞抬頭,紅著眼眶看著顧子臣。

顧子臣坐在她的旁邊,讓她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似乎是在給她依靠。

「怎麼哭了?」顧子臣問她。

「我也沒你想的這麼沒心沒肺。」喬汐莞說。

顧子臣似乎是笑了一下,笑著揉了揉她柔順的頭髮,「我一直都知道。」

喬汐莞突然坐正了身體,對著顧子臣,「我剛剛在想我們孩子的名字。」

顧子臣看著她有些興奮的樣子。

「你說叫什麼好?」喬汐莞問道。

「你都想了些什麼名字?」顧子臣揚眉問道。

有些時候會迴避這樣的事情,因為總覺得會存在很多不定的因素,而這些不定的因素,會讓希望越大的人,越失望。

但此刻,他卻突然很有興趣的,想要和喬汐莞,繼續這個話題。

「如果是個男孩,我準備叫他小小猴紙,如果是個女孩,就準備叫她小兔子乖乖。」喬汐莞一本正經。

顧子臣覺得整個臉都黑了,「你就不能想點正常人的名字。」

「哪裡不正常了?!」

「她至少也應該姓顧。」顧子臣一字一句。

「顧大少,沒想到你這麼傳統。」

「這不是傳統,這是應該的事情,我的孩子,不跟著我姓跟著誰姓!」顧子臣說得咬牙切齒。

喬汐莞那一刻突然就安靜了一秒。

安靜的看著顧子臣這麼激動的樣子。

那個曾經說不想要這個孩子的男人,卻在這個孩子身上,也有了為人父的期待。

顧子臣似乎也感覺到喬汐莞的情緒,依然把她抱在懷裡,「喬汐莞,你知道嗎?我其實很感謝你。」

「嗯?」

「你總是給我意想不到的驚喜。」顧子臣說。

喬汐莞躺在他的懷抱里,嘴角一勾,「顧子臣,我能夠給你驚喜,也能夠給你驚嚇。所以別試圖真的惹到我,你知道我一點都不好惹。」

「我知道。」

兩個人這麼緊緊的樓抱在一起。

好像在這個陌生的國度,因為身邊人而變的,又那麼一點溫暖。

點滴還在一點點不停的往下流。


顧子臣也這麼陪著她躺在了床上,喬汐莞依然靠在顧子臣的身上,她甚至能夠看到她和顧子臣的腳丫子,就這麼無所事事的,交織在一起。

有時候反而覺得,就是這麼平常的舉動,也會讓人從心裏面覺得幸福。

「昨天去簽合同,嚇到沒?」顧子臣突然問她。

「你說呢?」喬汐莞翻白眼,「還好我聰明,要不然你現在見到的就是一屍兩命。」

「你怪我嗎?」

「相對而言你讓我去幫你完成你的目的,我更介意你去愛撫葉嫵那女人。」喬汐莞說得一本正經。

「我沒有愛撫她。」

「那你昨天晚上在她身上做什麼?」

「上藥。」


「你敢說你沒有碰到她的身體。」

「那只是傷口。」

「顧子臣,你什麼時候這麼口齒伶俐了!」

「我說的只是事實。」

「你一定要這麼來氣孕婦嗎?!」喬汐莞帶著哭腔。

「好吧,我碰到她的身體了。」

「顧子臣,你給我滾!」喬汐莞咆哮。

「……」

這個世界上,能再有除了女人,更加難以伺候的生物嗎?!

會有的。

不久就會知道,有個叫做「小孩」的生物,更加難伺候。

「莫梳叛變了。」顧子臣突然嘆氣。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喬汐莞問。

「有點時間了。」

「那你為什麼不說出來,我們差點被你害死了。」喬汐莞埋怨。

「我有提醒過溫特森。」

「但你沒有提醒我。」



「我怕說出來后,你就不會簽合同。」

「顧子臣你可以再陰暗點嗎?!」喬汐莞狠狠地說著,「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顧子臣笑了笑,「我是怕你緊張。」

其實,不管怎樣,只要是他交給她的,就算她排斥,就算她害怕,他想她也會幫他完成。

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自信,但是在喬汐莞身上,他能夠看到她的勇敢。

「莫梳叛變了,你難過嗎?」

「嗯。」顧子臣大方的承認,「不過人各有志,我給了他足夠的時間讓他做決定,現在既然他做了決定,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好吧,你們果然都很冷血。」喬汐莞唧唧歪歪的說道。

顧子臣也不多解釋,有些事情,其實沒必要追根究底。

輸完水。

喬汐莞覺得困,就躺在顧子臣的懷抱裡面睡著了。

醒了之後,也到了半下午時刻。

顧子臣已經在和他們商量對策了,今晚上會偷襲王宮,然後直接面談國王,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舉動,可顧子臣胸有成竹的樣子,讓她覺得,好像什麼都能夠成功。

這就是頭兒應該有的魄力嗎?!

至少軍心不能亂。

吃過晚飯之後,顧子臣和高嵩、武大以及吳飛欽準備出發。

喬汐莞就這麼一直看著他們。

顧子臣他們離開的時候,喬汐莞站在門口送他們。

大家似乎都很沉默。

顧子臣給了喬汐莞一個眼神,似乎是在讓她放心。

也不會期待顧子臣在離開的時候,會主動的給她一個大大的吻。

所以喬汐莞非常自覺地,拉著顧子臣的手。

顧子臣看著她。

所有人都這麼詫異的看著她。

喬汐莞踮腳,吻印在他的唇瓣上。

似乎是那一瞬間,顧子臣的耳朵一下子就紅透了。

那麼明顯,如此迅速。

原本有些嚴肅的氣氛,吳飛欽突然沒有忍住的笑了笑。

武大有些害羞的把頭轉向一邊。

高嵩也帶著些起鬨的成分,笑得意味深長的。

「你小心點。」喬汐莞說,對比起顧子臣的拘謹,她顯得很大方,還很自若。

顧子臣微點頭。

然後大步離開。

其他幾個人也跟上了他的腳步。

一行人在她面前一會兒就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