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靠近了船身,壓低了高度之後,飛快的繞著這條船飛了一圈。

這條船果然比胡克的船要大了兩倍有餘,船上忙碌的人影密密麻麻,至少也有數十人之多。除非那些忙碌的水手之外,大部分都是拿著刀劍短斧等等各色武器。

陳道臨騎著掃帚飛了一圈,船上的人頓時騷動了起來,甲板上的人紛紛抬起頭來對著天空的陳道臨指指點點,不少人發出了驚恐的呼喊。

陳道臨心中激動,深深吸了口氣。開始吟唱咒語。

一串咒語吟唱完畢,他同時操控掃帚做了一個俯衝的姿態,飛快的沖了下去,在距離船隻高度還有十多米的時候再陡然拉升!

同時他已經揮舞魔杖點了過去……

咻咻兩聲,兩個火球術射了下去。

船甲板上頓時發出了恐慌的驚呼聲。看著天空落下的火球術,甲板上的不少人已經恐懼的叫嚷起來:

「魔法師!是魔法師!!」

「是魔法師!快跑!!」



轟轟兩聲,火球砸在了甲板上,頓時暴起一團火光。

只是火球術的威力畢竟不大,雖然引發了不少混亂。但是卻並沒有造成什麼實質的殺傷,而堅固的船甲板上也只是被火光撩出了兩團黑黢黢的印記罷了。

陳道臨又兜了一圈飛回來,再次投下兩個火球。

這時候,船上的一個高大的漢子忽然大聲喝道:「別怕!!舉起盾牌!!舉起盾牌!!」

這傢伙很有勇氣,居然主動扛著盾牌跑進了人群之中,他身邊的人有樣學樣。都紛紛舉起了盾牌來。

陳道臨投下的幾個火球砸在了人群之中,落在盾牌上,火光四射,但是等他飛開之後,人群之中卻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這個發現讓船上的人信心大增!!

這些可都是貨真價實的殺人越貨的兇殘盜匪。可不會輕易的就畏懼的。

陳道臨發現了火球術對人的殺傷太弱,乾脆兜了回來。這一次卻是對著對方的船帆投了兩個火球。

顯然,火球術雖然對人的殺傷有限,但是對於船帆卻是具備了巨大的威脅!

船帆的帆布被火球射中,頓時引起了火來。

船上的人紛紛叫嚷換亂起來,有頭領飛快的指揮人取水滅火,陳道臨看了心中暢快,又兜轉了兩圈。正念咒語,準備再扔下火球去攻擊船帆。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絲警覺!


彷彿是冥冥之中有一種感應,陳道臨凝神望去,就看見在那船尾的船舵處,一個臉上掛著獨眼眼罩的男人,正昂首盯著自己。

他手裡持著一張弓,已經拉開看弓弦來,尖銳的箭頭已經瞄準了自己!

雖然距離甚遠,但是陳道臨卻分明的看見了對方那一隻獨眼之中閃爍著精光!

心中一絲危險的感覺生出,陳道臨幾乎是下意識的猛然抓住掃帚柄,飛快的拉升高度飛了起來!

就在此刻,咻的一聲,一枚利箭破空而來!幾乎是擦著陳道臨的腳底板飛了過去!

這一箭射的即准又狠,力道十足!

陳道臨心中駭然,剛才若是自己躲閃慢上幾分的話,恐怕就被一箭穿身了!

自己雖然是魔法師,但是操控掃帚飛行的技術太爛,幾乎沒有任何躲閃的飛行技巧……

「弓箭手!弓箭手都過來!用弓箭對付他!!快!!」

那個獨眼顯然就是船長了,飛快的呼喝著,很快就有好幾個他的手下武士拿起了弓箭來。

這一次,陳道臨稍微試圖再兜過去,船上已經有十多個弓箭手張弓對著天上的魔法師射了起來。

陳道臨反應很快,直接就繞了開來。雖然沒有被射中,但是心中卻已經沉了下去。

弓箭手……果然是對付魔法師的利器啊。

尤其是自己這種實力微弱的低級魔法師。

稍微靠近的話,對方的弓箭手就足以對天上的自己形成殺傷威脅。

可是不靠近的話,自己又拿他們沒辦法……

船帆上的火很快就被熄滅了。陳道臨按著掃帚在船的上空盤旋,只是看著甲板上的那些拿著弓箭的傢伙,不敢再貿然靠近。

「哼!以為這樣我就沒辦法了么?」陳道臨咬牙:「我可是魔法師啊!!以為這樣就能對付魔法師了么?!」

他乾脆就掉頭飛開,然後直接繞到了船頭前方的位置,穩穩的降下高度來,幾乎和船甲板平行,只是數十米的距離,讓陳道臨有足夠的餘地來防備對方的弓箭——幸好這船上沒有什麼真正厲害的武者,不然的話。如果有強悍的武者,使用弓箭攻擊自己的話,那麼陳道臨可絕不敢靠這麼近。

惱火的看了一眼船上的人,陳道臨開始念咒語了。

感謝他的老師石頭夫人,石頭夫人雖然本身實力並不算太頂尖,但是身為鍊金術師,石頭夫人對於所有系的魔法都頗有涉獵。陳道臨的腦子裡也掌握了很多各個系不同的魔法咒語。

而最關鍵的一點是……他本身的魔法屬性,也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龍牙劍輕輕對著海面一點……

隨著陳道臨的咒語念完,他心中立刻泛出一絲疲憊的感覺來。

而海面上。波濤忽然洶湧了起來,隨著波浪的咆哮,忽然海水翻滾,露出了一個人影來!

這分明是一個完全有水組成的人形。

一雙手已經飛快的抓住了船身,隨即一個水質的人形已經咆哮著爬了上去!

這是一個水元素怪物,也是陳道臨目前可以使用的極限的魔法了。

一個三級魔法咒語。水元素召喚!

水元素瘋狂的爬上了船甲板,頓時引發了船上的恐慌。

這個魔法召喚出來的怪物非常兇猛,爬上甲板之後,雖然動作有些遲緩,但是直接撞上去,在它面前的兩個水手被它伸出巨大的水掌來。頓時就被拍的飛了出去,跌出船舷落在了海里!

水元素怪物咆哮著。它的身軀幾乎有正常人的兩倍那麼高大,一路朝著人群撞了過去。

船上的海盜們雖然恐慌,但是在頭目們的喝罵之下,鼓起了兇悍之氣迎了上去。

水元素怪物咆哮著,粗大的身軀並不畏懼海盜們手裡的刀劍武器,隨著一聲聲慘叫,有四五個海盜被它直接拍飛。有的當場就落進了海里,還有的被打飛之後。被巨大的水衝擊力撞的狂噴鮮血。

只是水元素怪物雖然氣勢很強,但是正面殺傷力卻依然有些差強人意。

海盜們被激發了兇悍之後,蜂擁惹上,刀劍盾牌一起往前,水元素怪物支撐了會兒,終於一聲吼叫,化作了無數的水花散去。

陳道臨坐在掃帚上氣喘吁吁,但是他已經很滿意了。

這個水元素的召喚,幹掉了對方五六個人。

而且這完全是因為他這個魔法師新丁的操控笨拙而造成的,如果換做一個熟練的魔法師,這個水元素怪物的戰果絕對可以再擴大一倍有餘。

這個時候,低階魔法師的尷尬就徹底暴露出來了。

低階魔法師的破壞力有限,真正有殺傷力的魔法根本施展不出來。雖然陳道臨腦海里掌握了不少威力強大的破壞性魔法,但是他卻沒有足夠的實力施展出來。

不過此刻已經達到了他的目的了。

陳道臨拉高了掃帚,深深吸了口氣,在半空中開口說話,用一個風系的法術將自己的聲音遠遠的傳到了船甲板上……

「卑劣的海盜,居然敢得罪高貴神聖的魔法師!你們這些垃圾螻蟻,真的活的不耐煩了么!再不趕緊滾開,我就弄翻你們的船,讓你們邊做海里的魚食!」

說完,陳道臨騎著掃帚,一路的飛了回去。


等他回到了胡克的船上,落在甲板的時候,身子已經有些發軟了。

一路操控掃帚耗費的魔力可不算小,尤其對於一個新手來說,他更不懂得節約魔力的竅門。而幾個魔法施展之後,幾乎就將他的魔力耗盡了。

胡克等人看著陳道臨,眼神已經明顯有些敬畏的樣子了。

陳道臨收起了掃帚,輕輕出了口氣:「我想,這一下他們應該會謹慎很多了。」

胡克拿起望遠鏡觀察了會兒,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激動:「他們減速了!」

果然啊……

陳道臨心中有些得意。

一個魔法師的亮相,應該能嚇住那些海盜吧?畢竟,在羅蘭大陸這個世界,敢得罪魔法師的人可不多!

縱然有,但是這些海盜,應該絕不在其中。

可片刻之後,陳道臨的這個得意的表情就被砸的粉碎了!

轟隆隆一聲巨響……

身後的獨眼海盜船,居然又開炮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獨眼身材雖然並不算格外高大魁梧,但是卻異常結實健壯。尤其是那種握著船舵的雙手,骨骼粗大,青筋暴起,卻異常的穩定。

現年四十歲整的獨眼,正是這一片海域的地下霸主——或者乾脆說的明白一點,他是一個海盜頭子,只不過海盜這個身份,是半公開的。

明面上,他是迪恩港里赫赫有名的黑船生意的最大一夥勢力的首領,手下有四條海船,光是水手就有上百人,加上他蓄養的打手,盜賊,還有在迪恩港上給他傳遞消息的眼線,以及在碼頭港口上跟著他混飯吃的苦力勞工等等。

所有這一切加起來,跟著他混飯吃的至少有五六百人。

獨眼跑海已經超過二十年了,十六歲開始他便在船上當水手,開始跟著一些商船混飯吃,也曾一度參軍加入過迪恩港的海軍巡邏隊當小嘍啰,在海軍里結交了一些軍隊之中的同僚——這個舉動對他後來的發展形成的巨大的幫助。

二十四歲那年,獨眼看準了東海的發展形勢,變賣了所有的家當,和幾個朋友一起合夥買了一條船開始做黑船的生意。

開始的幾年,因為這個行當並沒有多少人競爭,加上東海的海域開發形勢非常迅猛,而帝國的官方的政策開始偏於保守,使得黑船的生意極為火爆——他本人又是迪恩港地頭蛇,尤其是曾經在軍隊服役的經歷,使得他很快依靠幾個昔日的同僚。搭上了海軍巡邏艦隊的的關係,他出手很大方,也捨得下本錢,很開就為自己買下了一張「保護傘」。

必須要說,很多人都認為獨眼是一個運氣很好的傢伙,因為他昔日在軍中服役的時候,結識的幾個同僚,在後來的幾年時間裡都幸運的得到了晉陞,有的在迪恩港的守備府里擔任了重要職務。還有的在海軍巡邏艦隊里擔任了中級軍官。

就是靠著這些人的交情和保護,獨眼的黑船生意做的風生水起。

人人提起他,都說這個獨眼的傢伙運氣太好了。如果不是他昔年的那些交好的同僚現在都佔據了高位的話,恐怕他也沒可能得到這麼多的官方的保護傘。

可實際上,只有獨眼自己才知道他自己的一切,得來並不是靠什麼運氣!

運氣?

笑話!那是本沒事的人才說的話!只有沒本事的人才會把命運寄托在什麼虛無縹緲的「運氣」上面。

真實的情況是。在他做黑船生意賺到了第一桶金之後,這個頗具膽色和眼光的傢伙,就已經開始為日後做好了打算!

獨眼並不是一個真正的草莽,事實上他才算是那種真正的「梟雄」!他有膽色,有眼光,而且遇到機遇的時候也敢於賭博!

當初他拿著自己大半的家當找上了幾個軍中的交好的舊日同僚開始。就為他今日的發達埋下了伏筆!

沒有幾個人知道的是,他那幾個同僚後來能一路得到晉陞。其中他獨眼可是出了巨大的力氣!

譬如那位現在在守備府里被守備長官都很重用的一位副官,昔年還是只是巡邏艦隊後勤體系里的一個小小的低級軍官,但是在得到了獨眼的財力支持之後,幾次重要的晉陞機會,都有獨眼提供的金錢開路。幾年時間,就進入了迪恩港的守備府里擔任了守備長官的副官!

另外還有一位得到了獨眼大力襄助的,是現任的迪恩港海軍巡邏艦隊的一位海軍船長。昔年也只是迪恩港海軍巡邏艦隊里的一名不起眼的小軍官而已。後來每一次晉陞都異常的順利,有了獨眼的暗中幫助。海軍巡邏隊的每一次出戰剿滅海上黑船的行動,都會取得很大的成果——這直接受益人,便是那位軍官。

在積累了很多這樣的「功勛」之後,幾年之後,就升職到了船上的大副。

最重要是在三年前的競爭巡邏艦隊其中一條戰艦的船長位置的時候,當時的另外一名競爭對手,卻在一次出海巡邏的行動之中「莫名其妙」的「意外」墜海身亡。直接造成了那次晉陞再無任何波折。

而那些得到了獨眼大力支持和金錢好處的「朋友們」,在上位之後,也給與了獨眼大量的庇護和幫助。使得獨眼在這些年來的發展越來越順利,在迪恩港這片地方,成為了真正的地下的王者。

尤其是附近這片海域,成為了真正的海上的海盜之王!

他手下的船隊,平時是黑船,如果遇到船上的乘客是肥羊的時候,就會毫不客氣的搖身一變,變成海盜,殺人越貨!

獨眼很貪,也夠狠辣,但同時他做事情卻也很小心。他每次出手都會先打聽好船上乘客的來歷和背景,絕不敢招惹會給自己帶來麻煩和後患的乘客。

當然了,既然會選擇黑船來出海做生意的,一般來說也不會遇到什麼有很硬背景的乘客。真正有身份的大客商,都會和正規的商會做生意了。

然而這些年來,獨眼最大的眼中釘,便是一個人:胡克!

胡克為人膽大精細,身手彪悍,武勇過人。航海是一把好手!更重要的是,胡克為人很講義氣,而且極守規矩,所以在這個行當里口碑極佳,迪恩港里不少做走私生意的客人,都很信任胡克。

因為口碑流傳的關係,這些年來,胡克搶了獨眼不少生意。雖然胡克只有一條船,對獨眼的買賣也造成不了太大的損害,但是這個人一直存在,卻讓獨眼極為不爽。

他也曾經試圖用過別的辦法來對付胡克。比如請自己的保護傘出動官方的力量,以「掃黑船」的名義來把胡克幹掉。

但是讓獨眼失望的是。這樣的努力卻並沒有成功。

胡克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船老大,但是卻似乎也有些來歷。幾次清剿黑船的行動里,官方的巡邏艦隊似乎都不願意對胡克下手。

獨眼從自己的保護傘們那兒得來的消息,據說這個胡克的背景有些不一般,他的名聲很大,就連迪恩港的守備長官都知道這個人,甚至還親口暗示過手下不要去招惹他。

這就讓獨眼很無奈了。

他自己也試圖出手對付過胡克,但是胡克的個人武力強悍,曾經在一次火拚之中。一人一刀,殺的獨眼手下百十人到處潰散。

那次的經歷,後來幾乎成為了獨眼的最大笑柄:他的百餘名手下,在碼頭上,被胡克一個人拿著一把刀,彷彿趕羊一樣倒過來追殺了數百米!

那次的事情讓獨眼丟盡了顏面!

身為一個老大。雖然胡克的存在對於他在金錢上未必有多大的損失,但是卻對他的顏面是一個巨大的傷害。每個人都知道獨眼忌憚胡克,卻偏偏拿他沒辦法——這樣的情況如果持續太久的話,就會損傷獨眼的威信了!

你堂堂一個迪恩港的地下王者,附近海域的最大海盜頭子,卻對一個船老大始終沒辦法。這種事情傳出去,讓獨眼今後如何服眾?

況且迪恩港這種地方也不是真的就那麼太平。這裡財富聚集,龍蛇混雜,獨眼雖然風光,但是暗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覬覦他的地位。

如果威信受損的話,只怕就是讓暗中那些覬覦自己的野心家滋生出野心和膽子來。

所以,獨眼必須要除掉胡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