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雖然什麼也沒說,但我能夠推測到,那天他匆匆離開我,必定是急着去說服他的父母接受我,並為我尋葯,而我卻認為他是在嫌棄我……

我真應該為自己曾經產生過這樣的聯想而感到羞愧!

這一夜,註定是個不眠夜。我不斷地對自己說,應該早些入睡,這樣明天才能以最好的狀態去見喬瑟夫伯爵夫婦。

可越是想睡,卻偏偏無論如何也睡不着。

「咚——咚——咚——咚——」樓下的鐘敲了四下,凌晨四點鐘了,我對入睡已經不再抱任何希望,索性從床上爬起來。

穿好衣服,想去花園裏走走,或許身體的極度疲累能讓我產生睡意。

這是一個初秋的夜晚,凌晨時分夜涼如水,我剛出門就被迎面吹來的一股涼風激得打了個冷戰。好冷呀,我情不自禁地裹緊了自己的披肩。

好在月亮高懸於天際,皎潔的月光為大地增添了一抹亮光,村子裏的房屋、花園、蘋果樹雖然朦朧,卻也依稀可辯。

我深吸了一口氣,空氣可真是清新啊,比倫敦好太多了。正當我決定繞着花園散步的時候,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我險些魂飛九天。

「愛麗絲——」

「啊——」我驚叫着循聲望去,朦朧的月光下,在花園柵欄的外面那條小路上,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 遍地白骨,凌亂無序,寂靜之中嘈雜聲,似人在哭泣,又似鬼在低鳴。

昏暗的山谷之中,一道黑影一閃而逝。

一陣狂風吹來,黑色長袍咧咧作響,身後的黑馬發出一聲長嘯,似是在害怕着什麼。

毫無徵兆的,一隻利爪刺了過來。

宋凡閉上眼,這種環境所看到的一切只不過是錯覺罷了。

單手抓住那隻利爪,一個龐大的身軀被宋凡甩了起來,狠狠扔了出去。

下一刻一道黑影再次襲來,長數寸的利爪帶着破空之聲,向著宋凡的喉嚨割來。

這一擊絕非先前的一擊可比,空氣似乎被割裂,微微有些發燙。

宋凡雙腳錯開,陰陽真意流轉全身,單手抓住那隻利爪,一引一推借力發力,一旁的峭壁猛然震動,那怪物發出一聲慘叫,口齒之中流出了鮮血。

地面微微顫抖,似有千軍萬馬正在奔行,密密麻麻的黑影靠了過來,一道道嘶鳴響起,宋凡認出,這是狼群。

雖是狼群,卻絕不是普通的狼,它們的體格比身後的黑馬還大,力量極大,甚至還能找到人的弱點。

宋凡正要拔劍,想了想還是忍住了,太過依賴斬虹劍,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雙腿輕點地面,宋凡整個人猶如炮彈一般彈射出去,一拳砸向一隻黑狼的頭顱。

頓時鮮血四濺,刺鼻的液體噴了宋凡一身,那頭黑狼頭顱爆開倒了下去。、

身後黑馬傳出慘叫,被一隻黑狼咬住了脖頸。

宋凡大怒,一腳踢了過去,黑狼被踢飛,嘴中卻帶走了黑馬的頭顱。

黑馬被殺,宋凡心中殺意四涌,單手打出一道龍影,兩頭黑狼身體瞬間被洞穿,金色龍印威勢不減,又將數頭黑狼擊飛出去。

狼群睚眥必報,宋凡的舉動徹底激怒了狼群,剎那間,數十頭黑狼一起撲了上來。

宋凡不退反進,猶如一頭猛虎,雙腿發力將一頭黑狼撲飛出去。

一人一狼摔在地上,黑狼露出猙獰的獠牙,下一刻一隻拳頭已經貫穿了他的頭顱。

身後數十條黑狼追了上來,宋凡將手中的黑狼屍體扔了出去,身形一閃,快速消失在原地。

狼群數量太多,宋凡不想糾纏,只是損失了一匹黑馬讓他覺得有些氣憤。

身後的狼群緊追不捨,宋凡一路奔行,奈何山谷里光線昏暗,半個時辰后宋凡氣喘吁吁,看着身後發獃。

原本奔行的狼群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但宋凡卻感覺有些不對。

四條腿絕對不會跑不過兩條腿,除非這裏有讓狼群忌憚的存在。

但是什麼能讓一群狼忌憚呢?宋凡不解。

就在此時,耳邊傳來奇怪的聲音,那似乎是一個女子在哭泣。

「此處怎麼會有人呢?」宋凡不解。

就在此時,他隱隱約約間,看到前方的峽谷變得寬闊起來,兩道身影變得清晰起來。

白衣勝雪,長發飄飄,這山谷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個女子,雖只能看到對方背影,宋凡仍覺得這女子必定極美。

女子的身旁,坐着一頭雪白的銀狼,體型比之前看到的黑狼稍大,渾身白毛,和那少女十分般配。

宋凡慢慢靠了過去,這才發現白狼的雙眼竟然是淡藍色,看起來很是非凡。

見到宋凡靠近,那白狼竟然沒有表露出敵意,只是靜坐在女子身旁。

「姑娘,你為何在此哭泣?」

宋凡走了上去,卻看見那姑娘轉過身來,露出了絕色傾城的面容。

「你終究還是沒回來。」女子自言自語,隨意瞟了宋凡一眼,再次轉身,眼神變得落寞起來。

「紅顏散盡故人不歸,那年風雨樓前聽誰鳴…」女子的聲音漸漸淡去,一同淡去的,還有她的身影。

「幻覺?」宋凡驚訝無比,女子的身影漸漸模糊,最後隨風消逝。

白狼依依不捨地低聲嘶鳴,藍色的瞳孔之中竟然流出了眼淚。

「沒想到你們之間竟有着如此深厚的感情,斯人已逝,還請節哀…」

見到此情此景,宋凡心如刀割,腦海中浮現出那個身穿黑裙的少女,那靈動的眸子,甜甜的笑容,一切似乎就昨日…

不知不覺,宋凡的臉上已經滿是淚水。

就在此時,白狼竟然走了過來,用毛茸茸的身體蹭著宋凡。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不知為何,宋凡竟然想起了這句詩。

白狼也似乎有所感應,仰天發出一聲長嘯。

「你每日在此,便是為了能夠再見故人一面吧。」宋凡撫摸著白狼的頭,輕聲說道。

聽到宋凡的話,白狼竟然沖着他點了點頭。

「這白狼不但重情重義,還能聽懂人言。」宋凡心中感嘆,就在此時,白狼突然用頭推了推宋凡。

「白兄,你是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嗎?」宋凡不解。

白狼點了點頭,隨後竟然蹲下身來,示意宋凡坐到自己背上。

宋凡本還有些猶豫,卻被白狼叼住衣角,直接甩到了背上。

宋凡只好伏在白狼背上,任由它帶着自己穿梭在山谷中。

一連走了半個時辰,宋凡察覺到了不對。

白狼所走的路線十分複雜,卻絕對不是毫無頭緒,漸漸的,周圍的一切景象都發生了變化,宋凡察覺到自己竟然進入了兩側的峭壁之中。

周圍不再白霧瀰漫,反而像是進入了迷宮一般,到處都是石牆,曲折蜿蜒。

「白兄,這裏是人為佈置的迷宮嗎?」宋凡忍不住開口問道。

白狼停下腳步,點了點頭,隨後又帶着宋凡繼續前進,宋凡注意到白狼每轉一圈,他們身處的位置也對應着有所升高。

「莫非,這兩座峭壁之內是空的?」宋凡心中猜測,半個時辰后,前方突然變得寬闊起來。

隱隱有水滴聲傳來,眼前是一個寬闊的洞穴,洞穴之中有一個水潭。

白狼的鼻尖指了指那水塘,意思是讓宋凡進去。

「進去?」宋凡剛想發問,白狼已經馱着他跳入了水中。

原來水潭之下另有一片空間,一人一狼在水下遊了半刻鐘,白狼忽然咬住了宋凡的衣角,將他拖了上去。

從水中爬出,一道寬大的石門出現在眼中,白狼上前,寬大的手掌挪動着石門旁的一盞石燈,打開了石門。

「白兄,你真厲害,還懂機關。」宋凡稱讚道。

白狼搖了搖頭,率先走了進去。

宋凡連忙跟上,看來此處應該是一處古墓,只是不知為何,這白狼竟然知道此處的秘密。

石門之後便是一間寬闊的石室,石室之中立着一個石像。

看到這石像,宋凡微微有些驚訝,因為這石像所刻的人,正是之前在山谷中見到的那名女子。

「白兄,莫非這是你故人之墓?」

宋凡不解,難道是那女子有未了的心愿,需要等待有緣人幫她實現?

白狼點了點頭,隨後帶着宋凡來到石像后的牆壁前。

這牆壁上刻了字跡,宋凡仔細看去,只見上面寫道:

「半生不見君還,終日以淚洗面,抱憾而去,原與君黃泉相見,留下此墓,靜待有緣人。

二十昔,與雪狼相遇,伴儂三十載,不願其孤老在此,望後人善待,留下天玄心劍決,贈予後人。」

宋凡仔細讀完牆上所刻的文字,大致了解那位前輩的意思。

那前輩終生等待着自己心愛的人,最終還是沒能等到,心中挂念這雪狼,想來雪狼體質非凡,壽命奇長,不願讓它孤苦守在此處。

至於雪狼為何會選中自己,宋凡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就在此時,雪狼再次打開一道石門。

石門之後,是一間縈繞着白霧的墓室,宋凡走過去,只見墓室之中,擺放着一副透明的水晶棺。

水晶棺擺放在材質特殊的白玉台上,一身白衣,容顏絕世的女子靜靜躺在水晶棺中,彷彿是睡著了一般。

一旁有一石桌,石桌上擺放着一個玉盒,雪狼將玉盒含在口中,遞給了宋凡。

打開玉盒,一本古籍出現在眼中,正是女前輩提到的天玄心劍訣。

「這功法絕非凡品,豈能白拿。」宋凡回身,對着水晶棺拜了三拜。

雪狼上前,用頭觸摸著水晶棺,藍色瞳孔中再次流出了淚水,依依不捨,似在告別老朋友。

最終雪狼還是關上了石門,帶着宋凡離開了古墓,在迷宮石牆處停了下來。

「雪兄,你是想讓我在此處修鍊嗎?」宋凡問道。

雪狼開心地點了點頭,圍着宋凡轉了幾圈,隨後用鼻尖指了指外面,消失不見。

沒有雪狼,宋凡根本走不出這石牆迷宮,只好乖乖盤坐下來,打開那本『天玄心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