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賴以成名的雙手竟然斷掉了。

「早說了讓你們一起上,你丫的又不聽,哎!」

林逸重重的嘆息一聲,肩膀上的力量驟然又加重了一份。

「砰!」

秦慶山噴出一口鮮血之後,整個人就直接倒飛了出去,一直飛出去十幾米遠,才重重摔在了秦天的面前,把坐在輪椅上的秦天嚇的身體一抖。

秦家的下人傻眼了。

周圍的學生也傻眼了。

眾人之中怕是只有韓雨菲一個人在一旁抿嘴偷笑了。

「既然你們不願意一起來,那我就過去好了。」

林逸冷冰冰一笑,便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瑪德,殺了他!」

一聲怒吼,隨後秦家的下人紛紛揮舞拳頭,宛如一群群嗷嗷叫的野狼,朝著林逸沖了過去,只可惜,這群人衝上去的快,倒飛出去的更快。

連秦慶山這種大師之境的強者都不是林逸的對手,更何況這些下人呢。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林逸面前再無一人能夠站立,全部都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道。

秦天那青紫的眼睛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他知道林逸厲害,可哪裡想得到林逸竟然如此厲害,連秦慶山這種從部隊上退役下來的狠人都不是他的對手呢。

「咕嚕!」

秦天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轟轟!」

突然,一輛輛摩托車的轟鳴聲驟然響起。

只見十幾輛機車宛如十幾條怒龍一般,從遠處急速沖了過來,似乎根本沒有剎車的意思,正在圍觀的學生們一看,紛紛面色大變,急忙轉身朝著一旁閃去。

「是誰動了我弟弟?」

一聲冷漠,卻帶著無盡殺機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一名穿著黑色背心的男子,去掉了頭上的頭盔,眼神俾睨的看著武道社,他的雙眸如刀鋒一般凌厲,光是看上一眼就給人一種可怕的壓迫感。

身上的氣息更是狂暴,宛如狼王一般,赫然已經到了大師之境後期,離那傳說中宗師之境也僅僅只是一步之遙。

他背後的那群人此時也紛紛取下了頭盔,一個個年紀都不大,可是氣息卻彪悍的很,特別是那神情,幾乎都是高高在上,眼高於頂,彷彿這個世界除了最前面的男子之外,就沒有什麼東西能夠進入他們的發言。

「霜少爺,霜少爺,您來啊!」

躺在地上的秦慶山一看到秦霜,頓時面色大喜,宛如見到了救星一般。

「打你們的人呢?」秦霜人如其名,冷若冰霜般的問道。

秦慶山一聽,急忙扭頭怨毒的看向了林逸。

這次他們秦家人可算是在這裡把面子丟完了,萬幸的是秦霜這個秦家的大少爺來了,秦慶山相信,秦霜一來,林逸就算是再恐怖,今天也死定了。

因為秦霜是秦家最傑出的天才。

因為秦霜是秦家最恐怖的天才。

他是不可戰勝的! 秦霜那宛如刀鋒一般犀利的眸子也順著秦慶山的目光看了過去,當看到林逸的時候,他明顯神情一怔。

年輕。

太年輕了。

林逸的樣子看起來也就是十七八歲的樣子。

可這樣一個小子,竟然打敗了他的弟弟,更是打敗了秦家的家丁,打敗了秦慶山這樣從部隊上退伍下來的精英戰士。

這讓秦霜有些吃驚了。

「你是那個家族的子弟?」秦霜背負雙手,有如王爺外出巡遊一般輕鬆瀟洒的朝著林逸走去,問道。

「呵呵,我可不是什麼大家族的子弟,我呢,就是個窮光蛋。」林逸玩味一笑。

秦霜微微點頭,整個中江市的天才,他就算是不認識,也幾乎都見過,特別是他每年過生日的時候,幾乎中江市的天之驕子都會去,就算是不認識,也應該眼熟。

可林逸他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跪下,我秦家收了你,而且以後在整個秦家,除了家主跟我之外,你排名第三!」秦霜盯著林逸緩緩開口笑道。

「什麼?」

秦家眾人一聽,頓時渾然一震。

秦家排第三?

那豈不是說,就連秦天這樣的公子哥,身份地位都沒有他林逸高了?

每個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秦家第三,那絕對不丟人,甚至可以說是相當尊貴的一個身份,最少,中江市百分之九十的家主都不敢輕易招惹的存在。

「哥!」

秦天不樂意了,萬一林逸答應了,以後他還不要給林逸當小弟啊?

「少爺!」

秦慶山也上前一步,沉聲喊道。

「嗯?你們對我的提議有意見?」

秦霜緩緩轉過身,一雙如刀鋒一般的眸子微微眯起,有凌厲的殺機一閃而過。

坐在輪椅上的秦天,跟彎腰一臉恭敬的秦慶山一聽,頓時身體一顫,急忙說道。

「不敢!」

「不敢最好!」

秦霜傲慢的冷哼一聲,隨後轉過身目光再度看向了林逸,「秦家第三,尊貴一方,掌控百億資產,足以讓你驕傲一生如何?」

「不如何,我覺得還是你跪下給我當小弟吧!不對,不對,當小弟的話你的資質還差了一點,這樣好了,也當個奴僕。」

林逸說完,大手伸進了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把零錢,當著眾人的面兒仔細的數了起來,半晌后,在秦霜那彷彿要殺人一般的眼神中,林逸咧嘴尷尬的笑了起來,「那啥,掌管百億資產是不可能了,這裡只有八十幾塊錢,不過絕對可以讓你引以為榮,驕傲一生怎麼樣?」

秦霜犀利的眸子微微一眯,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的殺機,那冷漠的面龐上也被殘忍所覆蓋,「你真的寧願死,也不願意跪下?」

「哈哈,就憑你?你行嗎?」

林逸眉頭一挑,一臉挑釁的盯著秦霜笑了起來,他能夠感受到秦霜真正的境界,宗師之境初期修為,在年輕一輩,乃至整個中江市,都算是了不起的存在了。

可那又如何?他林逸殺的宗師強者難道還少了嘛?

「找死!」

秦霜怒了,身形一晃,宛如疾風一般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嘿嘿,小砸種,這可是你自己找死啊!」

坐在輪椅上的秦天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是害怕林逸跪下答應了,要是那樣的話,這輩子他怕是都沒有辦法報仇了。

可現在嘛!哼哼,秦霜拿下林逸之後,他有的是辦法折磨林逸,驕傲如秦霜,是絕對不可能給林逸第二次機會的。

秦慶山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慢慢的抬頭,一臉冷漠,玩味的鎖定了林逸,他心裡也同樣非常的緊張,空降一位仇人當大哥,這事兒擱誰身上也不好過啊!偏偏秦霜的話,整個秦家無人會反駁,也無人敢反駁啊!

不過現在嘛!他也同樣不需要在擔心了,因為林逸已經是個死人。

「住手!」

就在秦霜即將衝到林逸面前的時候,一道輕吒之聲驟然響起。

秦霜一聽,微微眯起的眸子頓時一亮,隨後手臂一抖,直接打在了旁邊的牆壁上。

「砰!」

武道社的一堵牆,整整一堵牆,此時就像是被車撞了一樣,竟然轟然倒塌。

塵土瀰漫。

全場寂靜。

每個人都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生怕引起了秦霜的注意。

恐怖!

實在太恐怖了!

一拳竟然能夠打爆一堵牆。

每個人都獃滯了,這樣的人他們一生之中怕是只有在電視上才看到過啊!

「美君,你怎麼來了?」

秦霜轉過身,那冷漠的臉上竟然浮現了一抹僵硬的笑容。

周圍眾人,這下回過神兒了,一個個都一臉好奇的看向了陳美君,覺得這女人實在太幸運了,秦霜這種宛如三九天冰渣子一般的男人,竟然會為了一個女人而笑。

「陳小姐!」

「陳小姐!

周圍的秦家人顯然也都認識陳美君的,紛紛上前,一臉恭敬的行禮。

秦霜天縱之資,眼高於頂,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什麼東西能夠讓他心動,唯獨陳美君。

所以在秦家眾人的眼中,這陳美君的身份地位,幾乎跟秦霜一模一樣,都是此生不敢招惹的存在。

可陳美君卻像是沒有聽到秦霜的關心,竟然有如一頭優雅,杏乾的獵豹,緩緩從秦霜的面前走過。

「你怎麼樣?」

陳美君看著林逸關切的問道。

「什麼?」

「陳小姐竟然關心那個死人?」

秦家所有子弟都愣住了,隨後臉上便是濃濃的驚恐之色,秦霜若是不開心,那可是一件非常非常殘忍的事情。

「呵呵,一群螻蟻而已,我能有什麼事兒?」林逸淡然一笑,不過心裡倒是有些好奇,陳美君怎麼過來了。

陳美君心裡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隨後轉過身看向幾乎暴走的秦霜冷冷的呵斥道:「秦霜,帶著你們秦家的人滾吧!」

「美君,你跟這小子是什麼關係?」秦霜咬著槽牙,雙手握成拳頭,全身都在顫抖的問道,熟悉秦霜的人都明白,秦霜這是真的要暴走了,真的生氣了。

他一生氣,那肯定是會死人的。

秦家的子弟此時看向林逸的眼神兒倒是帶上了一抹同情,招惹誰不好,偏偏招惹了秦家的人。

今天怕是死了也是白死了。 陳美君聞言,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林逸,隨後依舊冷冰冰的說道:「他是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而且,你不要以為我是在護著他,我今天過來,其實也是不想看到你死而已!」

秦霜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隨後臉上的殺機,憤怒,在這一刻全部都如潮水一般退卻,他上前一步,激動的就像是一個調絲見到了心儀的女神一般。

「美君,你,你在關心我嗎?」秦霜激動的整個人竟然都有些顫抖了。

「不是關心,而是不想看到中江市的精英隊伍裡面少一個戰士而已,僅此而已,我希望你不要多想了。」

陳美君依舊冷冰冰的說道。

剛剛還一臉激動的秦霜一聽,頓時就像是三九天被人從頭上澆了一盆子冷水一般,再度變得冷冰冰起來。

「你是不是為了這小子而來?」

秦霜指著林逸,宛如被激怒的野獸,張大嘴巴憤怒的吼道。

陳美君看著失態的秦霜,頓時杏眼一瞪,冷哼道:「我為誰而來,你管不了,馬上帶著你的爪牙給我滾!「

「呵呵,滾?美君,我可以滾,不過,這小子今天必須要死!」

秦霜指著林逸怨毒的吼了起來。

「呵呵,秦霜啊秦霜你可真是狂妄的沒邊兒了,今天我陳美君在這裡,我看誰敢動林逸?」

陳美君杏眼怒瞪,宛如護犢子的小母老虎一般,盯著秦霜呵斥道。

「哼哼,美君,你今天救不了他,於情於理,我都可以帶走他!」秦霜再度恢復了往日的冷靜,淡淡的說道。

陳美君一聽,頓時眉頭微微一皺,下意識的看向了坐在輪椅上的秦天,林逸今天出手重了,正如秦霜所說,於情於理,今天林逸必須要給秦家一個交代。

否則,一旦事情鬧大了,上面也不可能看著她陳美君亂來的,畢竟林逸傷人那是事實。

「好了,陳小妞,不用擔心,區區一個宗師之境的廢物而已。」林逸上前一步,大手輕輕的拍了拍陳美君的肩膀,淡淡的笑道。

「什麼?你說他進入宗師之境了?」

陳美君眼睛一瞪,震驚的看向了秦霜。

秦霜那充滿冷漠的眸子,此時也微微一皺,有些不解,為什麼林逸會知道他已經是宗師之境的強者,不過僅僅只是稍微思慮了一翻,他便直接放開了自己的氣勢。

林逸是怎麼知道的在他看來一點都不重要,因為今天林逸註定是個死人。

「美君,我本來準備給你一個驚喜的,我在昨天剛剛進入宗師之境,宗師如龍,加上我秦家的背景,配你陳美君,也不算是辱沒你了吧?」秦霜自信滿滿的笑道。

何止不算是辱沒啊!簡直就是陳家高攀了。

秦家本身就是坐擁百億資產的大家族,而且現在秦霜才多大?二十五六?便已經進入了宗師之境,誰敢說他以後就止步於宗師之境?

光是一個宗師,他的價值都不可估量了。

「待我殺了他,稍後就會讓秦家的人給陳家提親!」秦霜見陳美君不吭聲,不禁微微有些得意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