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道:

「於,這不是開槍射擊,你得靠的更近,把對方牢牢的命鎖定住,然後發射導彈!讓導彈的元件來替你完成任務。」

於正心此時正在緊張的追逐敵人,連回話都來不及了。

不過他把洛卡的話聽進了耳朵。

此時敵人已經完全把航向轉向了六點鐘方向,隨著一聲噴氣引擎的轟鳴。代表敵機的紅點就迅速的飛向了遠方。於正心的應龍戰機此時卻速度很快,因此沒法進行急轉彎。

於正心索性繼續拉高機頭,來了個一飛衝天佔據了制高點。

佔據制高點后,於正心暫時關掉了火箭引擎和小型渦噴引擎,在應龍戰機向下滑行的過程中,他調整了航向並且把機頭對準了代表敵機的紅點。

確認自己追擊方向正確后,於正心再次重新啟動火箭引擎並且加速。

應龍戰機很快就追在了敵人身後了,於正心可以辨認出對方是一架F16系列的戰機。

他把瞄準框對準了F16那藍紅色的噴氣引擎尾焰后,卻只是解除了兩枚的導彈保險。

等到追到了更近的距離,他才把手指搭在了導彈發射鈕上。

這時導彈的紅外尋的導引頭已經鎖定敵機多時了,於正心也認為自己距離對方已經足夠接近。

因此他準備立刻發射導彈。

但是意想不到的兩件事情同時發生了。

一,他的應龍戰機在這關鍵瞬間被來路不明的導彈主動索敵雷達鎖定了。

二,那F16右側機翼往下一沉,整架F16戰機眼看就要飛向右側,脫離自己導彈鎖定。

於正心雖然第一次空戰,但是卻久經戰陣,他知道這種時候不應該思考而是應該相信自己的本能。

他立刻摁下按鈕連射了兩枚霹靂10導彈,接著他不顧機身解體的危險,壓低機頭向下猛地俯衝。

可憐的應龍戰機鋁合金機身再次在於正心的操作下發出了吱嘎聲。

與此同時,應龍戰機發射了機體內存有的最後一些誘餌彈與箔條。

但是這次於正心拉起機頭時,發現敵人的導彈依舊並沒有被干擾,而是追了自己身後兩公里的地方。

兩公里,對於導彈不過兩三秒時間罷了。

於正心以為自己遙控的應龍戰機沒法擺脫被擊落的命運了。但是還是孤注一擲的再次拉高機頭沖向藍天。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機尾方向一聲猛烈的爆炸。回頭一看,於正心發現那枚導彈凌空爆炸了。

而應龍戰機並沒有被爆炸所波及。

洛卡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是我用電磁吊艙干擾的成果。不過這只是一個小煙花。看你頭頂一點鐘方向。大型煙花就要綻放了。」

於正心抬頭立刻發現了那個方向有一個紅色光點。

在剛才,就是這架敵機在自己向F16攻擊時朝自己發射了導彈。

但是現在,洛卡駕駛著綠色光點代表的超級大黃蜂高速的沖向了這戰機的航向。

等到兩機距離不到5公里時,超級大黃蜂連射了兩枚響尾蛇格鬥彈。

紅色光點的敵機干擾了第一發響尾蛇,但是被第二枚響尾蛇直接咬到了機翼,在空中炸成了一個巨大火球。

爆炸的瞬間,於正心借著火光的照亮,看清那是一架F22戰機。

洛卡得意說道:

「這朵煙花漂亮吧!」

於正心卻擔心的說道,:

「剛才還有一F16呢!」

洛卡大笑,說道「看來你F22的導彈嚇懵了,你當時連射的兩枚導彈把那F16機翼炸斷了,飛機直接墜海了。」

於正心這才放下了心,忽然想起了什麼,他笑罵起洛卡:

「看著我和F16戰鬥你卻不出手,你是還不是一開始就在邊上準備著螳螂捕蟬,打那F22?」

洛卡說道:

「你真聰明,誰讓你那應龍戰機設計出來就是當炮灰的呢?我讓你這菜鳥在那嘚瑟了一陣子,就是想讓隱藏的F22出現。」

「而對方,果然來赴約了。我們後方數千公里的預警機發現了F22的大概空域。」

「等到F22朝你開火時,我就準確的鎖定對方了。」

於正心砸了下洛卡的椅背,說道:

「你小子這是拿我當誘餌呢?」

洛卡毫無愧意的點頭說道:

「你說的沒錯,不過你這誘餌角色扮演的不錯。竟然還把那F16給打下來了。」

「雖然那敵機朝你打的導彈,也是被我干擾才沒命中你。不過你表現不錯。我覺得你如果想要進空軍跟我混,大有前途。」

於正心說道;

「得了吧,我好好營長不幹,跟你們這些娘炮空軍一起混?」

「別說廢話了,接下來怎麼打掉瓦胡島的秘密武器?要知道新羅馬肯定還有不少對空武器布置在瓦湖島上。」

洛卡說道「老戰術,你遙控應龍沖前邊吸引火力,我看到一個防空火力點就敲掉一個火力點。」

「這樣即使我們沒法解決新羅馬的秘密武器,那麼也能夠為後面趕來的戰友開闢出一條道路。」

於正心認為這樣合理,畢竟應龍戰機本身就是作為消耗品的無人機。

現在這時刻是應龍戰機發揮價值的時候了。

他於是操作應龍戰機,飛到低空沖向了遠處黑點狀的瓦胡島。

出乎於正心意料的是,在珍珠港附近的空域,應龍戰機沒有遭到任何的反擊。

飛到珍珠港上空,於正心發現這裡已經被孤星國之前成批出動的應龍戰機炸的一片狼藉了。

是珍珠港基地到處都在冒煙。軍港港口內有三四艘側翻在水裡的軍艦。

而海面上和基地內到處都是被擊落的應龍戰機殘骸。

洛卡說道:「別光顧欣賞我們孤星國的戰果,一定要警惕四周!」

於正心於是飛往了瓦胡島的北側。這裡能看到的只有大片大片綠色自然保護區。

於正心看不清導彈在哪。但是他卻發現了那艘被重傷的新羅馬尼米茲級航母,這航母正停靠在到東北側的海岸邊。

他標註了航母,把坐標點告訴了洛卡和長城指揮部。接著就想飛得更低查看那航母的情況。

然而就在這時他的應龍戰機被隱藏在自然保護區內的一台脈衝搜索雷達和一部連續波搜索雷達所搜索到了

大功率雷達立刻對應龍戰機進行了照射跟蹤,並且地面有一枚霍克式對空導彈被發射到了空中。

於正心看到那霍克式導彈后,立刻還擊了僅存的一發霹靂10導彈。

這根本就是絕望時的釜底抽薪,於正心原本沒有百分百的信心能用自己的短距離對空導彈把霍克式導彈打下來。

然而現實卻是先進的霹靂10導彈沒有讓人失望,它跟蹤著霍克的紅外特徵迎頭撞了過去,並且及時自爆,把霍克導彈摧毀了。

這使得應龍戰機多存活了半分鐘。而這半分鐘讓於正心看清楚了霍克防空導彈隱藏在偽裝網下的的發射陣地。

他知道自己打光導彈的應龍戰機是沒什麼用了,於是操縱戰機俯衝向了導彈發射陣地。

底下新羅馬士兵見應龍戰機沖向自己嚇得到處亂竄。

於正心覺得這種時刻自己該喊點什麼。當然不能喊鬼子的「天黑辦卡,板載。」

他於是一邊把油門桿往前推到了頭,一邊喊道「吃屎吧,新羅馬雜碎。「」

VR視野里,導彈陣地周圍的一門從戰艦上拆下來的密集陣向著應龍戰機開了火。

密集陣叫這名字,其六管電動火神炮的火力自然相當的密集。

發起自殺攻擊的應龍戰機一瞬間就被鎢合金的彈頭撕扯打掉了尾翼。同時還殘餘一些火箭燃料的燃料倉也被擊中,火焰包裹住了應龍戰機的整個機身。

但是這並不能阻止應龍戰機墜毀在了霍克式導彈的周圍。並且用爆炸摧毀了導彈陣地。

超級大黃蜂戰機里的於正心看到VR視野里變成了一片黑暗,知道那應龍戰機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於是他拿下了VR頭盔,向洛卡說道:

「霍克導彈陣地確認被摧毀,咱們安全了。」

「不,」洛卡說道:「我不認為新羅馬會只用退役庫存的霍克導彈來守護他們的秘密武器。」

於正心發現洛如今只是操作超級大黃蜂在夏威夷島東北方外海海域上低空飛行。

於正心急道;「你在等什麼?每過一分鐘,我們的艦隊就可能遭遇一次打擊。」

「我在等這個。」洛卡指著南方的海岸線說道。於正心看到將一百個火光點組成的隊列從海岸線后出現了。

這些都是從艦隊方向趕來的應龍式戰機。

果然洛卡猜測的一點也沒錯。新羅馬不想因為於正心那區區一架應龍戰機而暴露己方隱藏的對空火力。

剛才那老掉牙的霍克導彈以及密集陣不過是滄海一粟。瓦胡島島東北部巨大的自然保護區中發射了巨量的導彈與炮彈。

這猛烈的發射場面,打的叢林里碎裂的葉子到處亂飛。一片導彈組成的星火打嚮應龍式戰機。

應龍戰機的隊列在這一瞬間立刻就散了開來,並且灑下了流星雨一樣的誘餌彈。

但是於正心看到還是有將近一半的應龍戰機瞬間就被摧毀了。

然而,還有50架左右應龍戰機倖存了下來。這些高速火箭動力戰機將要發起一輪猛烈的報復。 房間里沒有聲音,奚雲想也不想,立刻推開了房門。

「啊。」

奚雲的臉刷的紅了,因為她看見唐浩光滑的身體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身材雖然很好,可是這樣他太張揚了吧!

「砰。」

奚雲立刻把門關上,逃也似的返回了客卧室。

全都看見了,而且是正面。

這小可糗大了!

奚雲感覺她的臉滾燙的,她的心跳也非常快。其實她已經是個成年人了,上學的時候,也學過生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了乾乾淨淨的唐浩,他就是感覺無比的緊張。

「咚咚,奚警官,吃飯了。」

奚雲別敲門聲嚇了一跳,她深吸口氣,才說道:「嗯……我馬上就來。」

「嗯。」

門外安靜了,奚雲的心去更加的無法平靜了。出去吃飯,這就要面對唐浩了。

該怎麼辦?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飯菜味道太香了。總之,她聞到了香味,很誘人的香味。她對美食的抵抗力本來就很弱,現在就更弱了。

「呼——吸。」

她走到門口,做了一個深呼吸,努力的平息心中的不安,然後推開門,走了出去。

果然是飯菜的香味,她非常的確定。這家白沙酒店的廚師,明顯比白沙浴場那家的廚師水平高。

唐浩已經坐在餐桌旁邊了,身上已經穿戴整齊了。除了手和臉之外,沒有皮膚露在外面。看他的樣子,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很是淡然。

「坐吧。」唐浩看了奚雲一眼。

「嗯。」奚雲輕輕的應了一聲,坐在了唐浩的對面,不過不是正對面,而是斜對面。

「吃吧。」唐浩說道。

「嗯。」奚雲拿起筷子,低著頭夾了一塊蘆筍,放進了嘴裡。

兩個人默不作聲的吃著東西,雖然奚雲吃得也很開心,可是她不敢和唐浩的目光對視,總有種被人欺負的感覺。

「不和你口味嗎?」唐浩突然問道。

「不是……很好。」奚雲話一出口,立刻覺得這句話有問題,她又重複道:「很好吃。」

「那就錯吃點。」

「嗯。」

餐廳內有歸於了平靜,可是奚雲的心卻一點也不平靜。她的腦海中不停的回放著唐浩躺在床上的樣子,說實話,唐浩的身材很好。如果他當時穿著四角褲,會是一副很美的畫卷。但是當時他什麼都沒穿,那最隱蔽的部位就露出來了,這就好像多了點什麼,讓這幅畫面不那麼美了。

不過卻很有衝擊力!

奚雲下意識的抬起頭,看了唐浩一眼,隨即又立刻低下頭。

因為是低著頭,所以她比平時更安靜,吃的其實比平時更快一些。

「我吃飽了。」奚雲小心的放下了筷子。

「去休息吧。」唐浩說道。

「嗯。」奚雲站起來,看了唐浩一眼,走出了餐廳,走進了次卧室。

坐在沙發上,奚雲微微蹙了蹙眉頭。飯菜的味道很好,可是她似乎忘了品嘗飯菜的味道了。

外面傳來服務員過來收餐具的聲音,過了一會兒,是唐浩進入房間的聲音。整個總統套房又安靜了下來,彷彿沒有人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