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真正的兇手是誰,但他也確實沒有證據。

但是,他有辦法。

「你什麼意思?」

男人的臉都有些猙獰了。

「你知道是什麼意思。」

王陽似笑非笑,面不改色。

「真正的殺人兇手,不是你,是她,我說的對嗎?」

王陽看向那個名叫小紅的女人。

「什麼,你胡說什麼東西,我才是兇手,兇手是我。」

女人還沒有開口否認,男人就開口搶著說了。

這樣的舉動,五感敏銳的警察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問題。

男人的搶認,就很有問題。

不打自招啊。

「是你,是嗎?」

王陽看著女人,雙眼發亮,逼視著她。

「不……不是我……」

女人哆哆嗦嗦,唯唯諾諾。

「不是你?」

王陽微微一笑,「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他的是嗎?」

「你的那個男人知道你懷孕了,立馬和你斷了聯繫,你迫於無奈,只能退而求其次,選擇了他,是嗎?」

王陽語出驚人,讓人面面相覷。

「你胡說什麼,孩子是他的,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

女人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極力否認,很是激動。

「是嗎?」

「那你為什麼對人家這麼冷淡,完全就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你完全是被逼於無奈才選擇的他,你本來可以有更好的生活,更好的物質,你心有不甘,是嗎?」

王陽一步一步的靠近女人。

女人也被逼得一步一步的後退,臉色徹底發白。

「不是,不是,孩子真的是他的。」

「不是他的,是別的男人的,你為了給自己找一條後路,你沒有辦法之下才選擇的他,沒想到,她老婆這麼難纏,不肯離婚,不肯凈身出戶,一切都不如你的意,她還罵你是小三,搶人家老公的狐狸精,不要臉的女人,你一怒之下,拿起水果刀,刺向了她,一直從房間里刺到窗戶這裡,直至她斷氣。」

「我不是小三,我不是狐狸精,她的嘴太臭了,太臭了,她該死,她必須死,可惜她死得太快了,我還想刺她十刀,二十刀,一百刀……」

女人突然就臉色一變,變得無比的猙獰,兇惡,扭曲。

眾人恍然大悟,不由多看了王陽幾眼。

這樣就把真相給逼出來了?

他們不知道,王陽知道了一些另外的真相,死者否認了丈夫是殺她兇手,不是她的丈夫那自然就是這個女人。

有時候,為了真相,用一點手段也不是不行。

男人一下軟在了地上,全身無力,無話可說。

女人也反應過來了,傻眼了,捂著嘴,六神無主。

「我們相信了,你肚子里的孩子確實是他的,你沒有說謊。」

王陽笑了笑。

不多說。

兩人被帶走了,一個包庇罪,一個殺人罪,兩人都好不到那去。

「王陽啊,你真的是讓人出乎意料呢。」

「嘖嘖,又幫我們破獲了一件大案,該賞!」

趙警官拍著他的肩膀。

「我是官方認證的熱血青年嘛,這是我應該做的。」

王陽苦笑。

……

回到愛心樂園,王陽徑直回到小樓。

【任務完成】

王陽打開紅包,獎勵十點愛心點。

讓他沒想到的是,還有一個特殊獎勵。

【護身符】

【使用護身符可以抵擋一次好朋友的攻擊】

王陽大喜,他打開愛心商城,對比一下,護身符兌換要十五點愛心點。

有護身符在手,王陽也多了一分保障。

十點愛心點,愛心點恢復到了三十六點,他下一個想兌換的東西是神嗅,得需要二百愛心點,需要好好攢才行。

拿出貼紙,一抖之下,女人飛了出來。

「兇手已經繩之以法了,你可以在愛心樂園先呆著,什麼時候怨氣消失了,你就可以去往往生。」

「謝謝!」

又多一位租客,數量已經達到了五十三個。

王陽剛想躺下休息一會,門卻是被敲響了。

「你過來幹嘛?」

是蕭月。

還是一如既往的性感強勢,御姐范兒顯露在舉手投足之間。

是男人夢寐以求的白富美,看著就很讓人垂涎欲滴。

「給你帶了點東西。」

蕭月十分的不客氣,推開門就走了進來,把手裡的東西放在桌子上。

王陽滿頭黑線,這女人也太不客氣了,都把這裡當成自己家了嗎?

他又不好意思出聲,生怕打擊到她的自尊心。

「這是什麼東西?」

王陽掀了掀袋子,裡面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都是一些地方的特產文物記念品,很珍貴的,給你帶了一份唄。」

蕭月很自然的說。

「那謝謝了。」

王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只能隨便回了一句。

他看到袋子里的東西不是什麼動物羽毛,就是一些雕刻木像,還有一些記念品什麼的。

「順手而已。」

蕭月左左右右的看了一眼,好像在找什麼東西。

王陽的臉都黑下來了,無言以對。

好像是家裡的女主人回來了,在找家裡有沒有別的女人留下來的什麼東西。

他們現在只是普通朋友好嗎?

「你不會是被你哥叫過來的吧?」

王陽很懷疑。

「不是,這些事情我不管了,不參與,你放心就好了。」

蕭月很淡定的擺擺手。

王陽也不多說,揉揉太陽穴,「要不,留下來吃個飯?」

快到中午了,王陽也餓了。

「好!」

蕭月是一點也不害臊啊,很是順其自然的就答應下來了。

王陽感覺自己不應該問這個話的,這下好了,趕都趕不走了。

王陽隨便搞了兩個菜,兩人坐下來,蕭月倒是噼啪噼啪的說個不停,說自己這一趟出去見到了什麼,去了什麼地方。

王陽偶爾點點頭,虛情假意的笑笑,他對這些可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啊。

吃完飯,蕭月倒是很自然的收拾碗筷去洗了。

王陽無言以對,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這個是什麼東西?」

王陽拿出一個面具,由五顏六色的羽毛粘貼而成。

「這是一個少數民族的傳統文化,代表和平的鳥羽面具。」

「這個呢?」

「這是大名鼎鼎的金剛寺佛像,開過光的,很靈,能保佑平安。」

都是一些千奇百怪的東西,王陽倒是不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