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沒想到,後背要捅他的人,也是伏家。

這其中肯定有老二的手筆,但伏家絕對參與進來了,否則伏文箏怎麼可能知道這些?

伏文箏見他直接道明,也破罐子破摔,「那又怎麼樣,是你求著娶我的。」

她覺得就算現在,在梁珩逍面前都依舊有底氣。

梁珩逍氣急而笑,「你知道我為很么要娶你嗎?」

伏文箏理直氣壯地說:「當然是因為你喜歡我了,還有我是北靖候的嫡女。」

她之所現在還有底氣,就是仗著梁珩逍的喜歡,外加侯爺嫡女的身份。

梁珩逍冷笑,「你錯了,我娶你,只是因為那個手爐和一瓶凍瘡膏。」

「現在既然我知道自己認錯了人,你以為還能像是曾經那樣在我面前作威作福?」

「伏文箏,你真是該好好醒醒腦子了。」

他眯著眼睛又道:「我就算是個宮女生的,可我親爹卻是當今皇帝,你有什麼資格貶低我的身份?」

「就憑你一個小小的侯府嫡女?」

難怪之前父皇對自己那麼失望,不讓他在辦差。

現在想想,他自己活該! 「你跑什麼,把話說清楚。」靈籮平生最討厭別人說她是妖了。

夜無雪:「……」他哪裡跑了,只是不想理她,所以退後了點,怎麼變就成他想跑了。

夜無雪覺得這小女孩真是不講道理。

無奈的看著靈汐,希望她能管管她的人。

「她說的沒錯,我們並不是妖。」靈汐倒是不討厭妖,但靈籮很討厭別人說她妖。

「不是妖?那…」

「當然是仙了。」莫書榮剛剛是沒有反應過來,這會回過神立馬擁護著靈汐。

像靈汐這樣的,除了仙女,還能是什麼呀!

夜無雪看出了莫書榮的意思,有些不知說什麼。

明明很多故事都表明妖有一副好皮囊,靈汐長得這麼好看,說她是妖也沒錯呀。

當然,他不敢說出來,怕被打。

「抱歉,是我的錯。」夜無雪拱了拱手,給靈汐跟靈籮道了歉。

靈汐擺擺手表示沒關係,靈籮見主人都沒說什麼,自然也就不再說什麼。

「你說我們跟你回去,那你要怎麼安排書榮,告訴他們,這是你弟弟嗎?」靈汐繼續剛才的事情。

夜無雪也收起玩笑,認真的道,「這件事知道的人已經很多,既然這樣,那還是把書榮放在我身邊安全點。」

夜無雪這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的結果。

「好吧。」

靈汐會答應的這麼爽快,是夜無雪沒有想到的,他哪裡知道,靈汐要進京城,又要花錢了,她沒錢。

房子好貴的,有白住的房子幹嘛不要。

「那他作弊這事怎麼辦?」住哪莫書榮不在意,反正跟著靈汐就好了,但被人污衊這事,他很在意的。

「這件事交給我,我會處理好的。」

靈汐點點頭,不再過問,夜無雪既然這麼說了,就說明他已經有辦法了。

幾天後,府衙被人圍住,說知府大人貪贓枉法,陷害考生,被抓進大牢。

莫書榮是被冤枉的,還重新公布了這屆考生的名單,莫書榮是第一。

一下子,大家的目光都從府衙轉到莫書榮這裡了。

要知道,莫書榮可才十五六歲呀,青年才俊,很多未嫁的,未定親的女兒家都瞄準了莫書榮。

以至於莫書榮這些天都不敢出門,他怕被人非禮。

嗯!他回家的時候是這麼跟靈汐說的。

靈汐當時就,挺驚訝的,你一小屁孩還要擔心自己被非禮,這多恐怖呀!

所以靈汐讓莫書榮先待在家裡,她出去悄悄。

然後靈汐就聽到了關於莫書榮的一些事情。

一個州府就這個樣子,那到了京城,莫書榮沒有地位,還不得隨隨便便就被人搶走了。

難怪會有話本說,書生去了京城趕考,就會娶貴女,原來是這麼回事。

靈汐覺得,這些人可一點都不矜持。

「靈靈,你說…京城…」莫書榮待在家裡,都能聽見外面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老爺,有人找您。」守門的小廝進來,說有人找。

靈汐拍拍莫書榮的肩膀,「你怕啥,有我呢。」

靈汐知道莫書榮擔心什麼,實在是他被前兩天的事嚇到了。

那天,莫書榮準備去她很喜歡的一家店鋪買些糕點回來,在路上,遇到了一女子,說腳扭了。

莫書榮心裡想著,他又不是大夫,也幫不了她,就讓她等著,他去醫館叫個大夫來。

可是那女子非不讓莫書榮走,說既然都要去醫館,不然就帶她去吧,這樣還省時間了。

莫書榮又不傻,他要是帶這女子去了醫館,解釋不清楚可怎麼辦。

所以他沒有動,還是靈汐覺得時間有點久,擔心莫書榮出了什麼意外,出來找他才看見的。

靈汐一眼就看出那女子是裝的,根本就沒有受傷。

但她也想看看莫書榮會怎麼處理,所以沒有馬上出去。

然後她就看見莫書榮一臉認真的對那女子說,「我怎麼能帶你去醫館,你說那些人要是誤會我們,這可怎麼辦,你的名聲你在不在乎我不知道,但我可是很在乎的,所以我不能帶你去。」

那女子都要被莫書榮這番話給氣死了,她是不在乎的人嘛,那不是為了…

「公子,我的腳真的好痛,拜託你幫幫忙,送我去醫館吧。」那女子可憐兮兮的說道。

但莫書榮不為所動,還勸她,「你就讓我去找大夫吧,這樣你也能早點解脫,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見莫書榮這般油鹽不進,那女子只好動手去扯莫書榮的衣服。

看到這,靈汐才出來,她直接拆穿了那女子的騙局,告訴莫書榮她腿根本就沒事。

一開始那女子還想辯解,可惜靈汐分分鐘就拆穿了她。

然後靈汐帶著莫書榮離開,回去的路上,莫書榮都在想,那個人為什麼要騙他,圖什麼呢。

靈汐見莫書榮想不通,就告訴他,圖的當然是他這個人了,現在,誰不知道莫書榮是個很有前途的少年。

不趁早把他定下,以後再想,就難了。

莫書榮沒想到,竟然還有這個的事,他以為,在街上盯著他看就已經很過分了,很大膽了,沒想到…

靈汐告訴莫書榮,這算什麼,等到了京城,那裡的女人不僅大膽,而且身份不低,所以莫書榮就算拒絕,都不一定能拒絕。

然後莫書榮就瞪圓了眼睛,「難道我連自己的婚事都做不了住了?」

「不啊,你哥在,他肯定不會讓你被那些女人搶走的。」靈汐雖然想逗逗莫書榮,但見他著實被嚇到了,便不再逗他。

「你哥身份不低,你們家也不是無名之輩,所以不會像這樣的,但…說不準。」

靈汐一開始也沒想到這些,現在想來,還是應該早些給他定下的好,可是這人選,她就有些難辦了。

卻說這裡,靈汐來到大廳,就看見一個有些豐腴的女人在等著她。

靈汐心裡有了些猜測,但還是讓那人坐下,「林老爺,我來給您道喜了啦!」

靈汐扯了扯嘴角,看來還真是,媒婆呀。

靈汐不接話,媒婆接下來的話不好說出口了,但都來了,怎麼也不能無功而返呀。

「是這樣的,這陳員外家的小姐呀,她…」

「不好意思啊,我們家書榮現在不想考慮這些,送客。」靈汐都懶得跟她周旋。

直接讓小廝把這媒婆送出去,她轉身就走了。

還陳員外家的小姐,當她不出門,就不知道這渝州城的情況了嗎。

那陳小姐可不是個好的。

。 沈玉看着沉默不語的洛子華,在沒有人注意的角落,她嘴角輕輕勾起。

嘖~洛子華啊,你也有今天!!

沈玉快步走到舒玉清身邊,用手挽住她的手臂。

「謝謝師姐,師姐真好!!」

舒玉清:咳咳,那個,我們一點都不熟!!你別這樣,怪尷尬的!!

舒玉清想將手抽出來,然而卻紋絲不動,抽不出來!!

舒玉清:!!!

什麼情況!莫非這沈玉動了什麼手腳?!

不等舒玉清出聲要求對方鬆手,對方就說話了。

「師姐,我們快走吧,師兄師姐們都已經走了好遠了。」

舒玉清「嗯。」

舒玉清用盡全身的靈力,猛得將手給抽了出來。

「師妹,不要拉拉扯扯的,我們不熟。」

沒錯,你沒有看錯,舒玉清就是這麼的直接。

呵!你是哪根蔥?憑什麼要我跟你拐彎抹角!!

沈玉見他如此態度也不惱,面上帶着包容一切的微笑。

「沒關係的,師姐,以後我們就熟了。」

說完,目光炯炯的看着舒玉清。

舒玉清:咦……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洛子華髮現了,舒玉清此時的不自在,他快步走到舒玉清身邊,將沈玉給隔開了,他側目看向旁邊的舒玉清。

「師妹,這一路上會有許多好吃的地方,到時候,我帶師妹去。」

舒玉清見洛子華擠開了沈玉,頓時鬆了一口氣,對洛子華露出了一抹真誠的笑容。

「好的,謝謝師兄。」

一旁的沈漠清也不甘寂寞的出聲。

「師兄師兄,我也要。」

洛子華一臉嫌棄的看着沈漠清。

「行行行,哪裏都有你!你個吃貨,怎麼都不見你胖的!!到時候胖了就好了,讓你這麼喜歡吃,讓你找不到道侶,你就準備孤獨一生吧!!」

沈漠清不置可否的輕哼一聲。

「哼!憑着本姑娘的美貌,怎麼可能找不到道侶?!更何況,這不是還有師兄你嗎?!到時候,實在不行我和師兄就湊合著過唄!」

洛子華當做沒有聽見她話般的,繼續跟舒玉清聊天。

沈漠清撇撇嘴。

哼!真的太過分了,竟然把我當透明人!!

她快步上前,用右手狠狠的拍洛子華的後腦勺。

掌心與他腦袋的相碰間,發出了一聲響亮的『砰』聲。

舒玉清聽着就感覺痛!

洛子華:我他媽!!

「『舒可可』!你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