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臉上帶著一些猙獰之色,更是帶著一些瘋狂。

「哦,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呢?」只見陸方緩緩的抬起了頭,臉上都是笑容,這是吐槽說道:「我還以為你真的可以碾壓我,沒想到你也就是這個水準而已,笑死我了。」

「哈哈!」

陸方笑起來的時候,笑的是那麼的燦爛。

當然,他這是裝出來的而已,內心之中慌得一匹。

剛才為了斬殺出那一劍,他可是消耗了不少的真氣,現在看來,他的實力其實還是有些不夠。

所以在這個過程之中,就消耗了不少,但是表面上他還是得鑽出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消耗來。

否則,被面前這傢伙給看出來,那可就有點不大好了呢。

陸方嘴角緩緩的勾了起來:「你,剛才把你身上的寶貝都用完了吧?現在,你還打算用什麼東西來對付我?」

陸方說到這裡,就已經跨出了一步。

他跨出這一步之後,就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從他的脖子上發出了一些清脆的響聲,帶著一股令人不敢置信的殺氣。

「其實,你的運氣真的很強,但是你的實力真的很弱,所以你能夠保住你的運氣嗎?」

陸方說到這裡,就冷笑了一聲。

隨著陸方笑起來的聲音,只見他就在這一刻驚呆了。

「你,你…」

面前的他,在一步一步的倒退,眼神之中帶著震驚,甚至有著一些心慌和恐懼。

「我並不想殺你,只是,你似乎是在挑戰我的耐心。」陸方冷冰冰的說到。

就在這一刻,他緩緩的舉起了自己的手,就要斬殺出這一劍。

「不!」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萬隻感覺到自己有些心驚肉跳,似乎是沒有想到陸方似乎就要出劍。

「你,你別以為,我是那麼好欺負的人,我可告訴你了,我,我可不一般。」

他就是結巴了起來,有著一些恐懼。

「哈哈!」

陸方大笑了一聲,笑的是那麼的燦爛,其實他的眼神有些心虛,此時已經用神識在溝通小黑龍了。

「爸爸,我現在狀態還沒有恢復呢,剛才的時候你好像進入那個空間之後,我就受到了壓制。」

小黑龍說到了這裡,臉上就帶著些委屈。

「額!」

陸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啥,不由得一拍自己的額頭,沒想到居然出了這個事情,這讓他有些頭疼。

不過他心裏面越是慌張,表面上越是鎮定。

就在這個時候,在陸方手上的蛟龍印記就在這個時候冒出了一些光。

「公子,你不用擔心,我能夠調動真龍血脈,而且在這漫長的時間裡,我已經汲取了不少的元力,可以幫助你,我把這些元力都給你吧,只是我需要虛弱的休息一段時間。」

就在這個時候,小嬌對著陸方說道。

「好。」

陸方心中有些感動,然後點了點頭。

「行,你把這些力量都給我吧。」陸方開口說道,就在下一刻,就有一股元力湧入了他的身體之中,他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就立刻恢復了過來,就有了一戰之力。

陳萬咬著牙齒,再一次舉起了他手中的寶劍,帶著一些瘋狂之色。

「你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在這個過程中肯定是消耗了不少的元力,而我現在狀態還是那麼好,根本就沒有消耗什麼元力,而你肯定是消耗了極大,就給我乖乖的去死吧。」

他就在這一刻,就有了猜測。

他雖然被陸方給嚇到了,但是回過神的時候,就已經清醒了過來,整個人都帶著一些霸道。

「我,還沒有那麼容易認輸,我,也不會輕易的認輸,而你想虛張聲勢,我是不會被嚇到的。」只見他帶著一些瘋狂的語氣大聲的怒吼著,根本不畏懼。

「殺!」

只見他這樣的說道,直接撲了上去。

「來得好。」只見陸方也是大笑了一聲,再一次撲了上去,他要在這幾分鐘之內斬殺面前此燎。

陸方的背後就在這一瞬間冒出了毀滅之火,就像是一對翅膀。

他手中的龍鱗劍也在這一瞬間被解放,直接化成了一條龍,瞬間撲了出去,兩者結合在一起,一下子掀起了巨大的威勢。

可就在這個時候,陳萬身上卻出現了一道明亮的光芒。

「你居然真的沒有消耗完,那就再見了。」只見他就在這一刻,身上湧出了一道光芒,同時有著一些淡淡的空間波動。

「嗯?」

陸方就在這一瞬間反應了過來,這傢伙居然是要直接挪移離開了,這可不能讓他跑了。

陸方抬手就是一劍,而就在這個時候,只見這陳萬似乎是有些害怕,也是抬手一劍,可是他手中的劍卻被扔了出來。

只見這把劍扔出來之後,就在這一刻化成龍形。

這龍形寶劍帶著一種可怕的衝擊力,直接向著陸方衝擊過來,要造成強大的能量波。

「我去!」 愛情,命中註定 陸方臉色為之一變。

他能夠感受到這把劍之中所隱含著的可怕力量,這讓他的臉色為之巨變,怎麼可能會擁有這樣可怕的力量?

陸方應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有想到這陳萬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

要知道這可是保健,而且是一把非常恐怖的寶劍。

沒有想到他居然在這個關鍵時刻把這把寶劍給扔了出來,難道就僅僅是為了保命?

「呼!」

就在這一個瞬間,陸方長嘯了一聲,從他的身上就在這一刻湧出來了許多淡淡的能量波動。

只見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操控著自己手中的龍鱗劍就在這一瞬間飛了出去,而就在這一刻,陳萬在原地已經不見了,原來他已經被傳送離開了這個地方。

然後就在這一刻,這把劍已經撲到了陸方的面前。

只見這是一把蛟龍之劍,上面帶著金色的光芒,對著陸方猛地一撞,那上面帶著的龐大力量,如果陸方敢碰,說不定就要灰灰洇滅。

而陸方已經操控著自己手中的龍鱗劍,但是卻沒有起到任何效果。

龍鱗劍所化成的龍形,兩者碰撞在一起爆炸出來了一種強大的能量衝擊波,緊接著龍鱗劍居然就在這一刻被打回了原形。

陸方看到這一幕,用力的拍了拍自己手上的戒指。

於是連忙伸出自己的手,用力的拍在了戒指上面:「小黑龍,快幫爸爸!」就在下一刻,一種強烈的能量波動,瞬間向四周擴散而去。

只見陸方就在這一刻,整個人都似乎變得輕鬆了起來,又再一次飛了起來,帶著一種輕鬆的感覺。

「呼!」

重生請自重 陸方渾身上下就在這一刻感覺就好像是被這車子碾過一般,咔嚓作響,一時間睜大了眼睛。

就在陸方以為完蛋了的時候,就感覺到一陣陣的空間波動,直接帶著他遠離了這裡。 「咳咳!」

小黑龍在陸方的身旁,搖著尾巴說道:「爸爸,剛才你面臨著什麼樣的情況?,那敵人怎麼可能會這麼厲害?差一點,我以為就完蛋了。」

小黑龍也是心有唏噓,他剛才是看到了那金色的劍,能夠感覺到這上面的那可怕的力量,其中所蘊含著的強大威力,讓他感覺到些心驚肉跳。

彷彿只要鎖定,就難以逃過這把劍的斬殺。

陸方只是思索片刻之後,就已經下定了決心,他對著小黑龍說道:「我們回去。」

「啊!」

小黑龍的臉上露出了一些驚詫,鬍鬚也在抖動著。

「爸爸,現在我們要是回去的話,恐怕就要面臨那把劍了,那一把劍,蘊含著恐怖的力量,我們要是前往那裡,肯定就死定了。」小黑龍說到這些話的時候,就有些瑟瑟發抖。

陸方摸了摸面前的小黑龍,安慰著說道:「不要怕,你爸爸我可沒有那麼簡單,那把金色的劍剛才你說是鎖定了我,但是現在我已經脫離了它的鎖定範圍,而且他又沒有了操控對象,你覺得會怎麼樣呢?」

陸方對著小黑龍說道,臉上露出了一些得意之色。

「咦!」

小黑龍的臉上這個時候,也是露出了驚喜

「爸爸,我知道了,那把劍處於這種情況,肯定就是沒有人操控了唄,恢復成原來的形狀,成了一把普通的劍。」

小黑龍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些驚喜,對著陸方說道。

「沒錯,所以,我認為接下來他就只是一把普通的劍了,對於我們來說,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

陸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整個人都看上去那麼的輕鬆。

「哦,太棒了。」

小黑龍一時間也是發出了一聲驚呼,對著陸方開心的說道,那一把劍這麼厲害,落到了自己爸爸的手中,那肯定可以被好好的利用。

「嘿嘿!爸爸,其實我還能夠來回一次。」小黑龍的露出了自己的笑容對著陸方說道。

「哦?」

陸方就在這一刻臉上也是露出了一些驚喜,看著面前的小黑龍,然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那我帶我過去吧。」陸方對著小黑龍說道。

「好勒。」小黑龍開心的應道,就在下一刻,陸方就感覺到一陣淡淡的空間波動,他又回公興回到了原來的那個大殿。

就在那裡,一把劍懸浮在空中。

今天這把劍散發出濃烈的金光,看到這把劍的時候,陸方的臉上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這可不是一把普通的劍,現在失去了主人,應該就可以被自己掌握住了。

而且這把劍擁有著可怕的威力,每一擊都散發出來了恐怖的力量。

陸方一步一步向著面前的這金色的劍走了過去,他能夠感受到這把劍中散發出來的可怕強大的威勢,同時有著一股壓力壓在了陸方的身上。

這股壓力,在宣示著自己的力量,陸方知道這就是這把劍的實力,這讓他的眼神變得越來越炙熱。

「真是好東西啊。」

他在自己的心中想到,就這樣伸出了自己的手。

就在他要碰到這把劍的時候,就感受到自己的手上傳來一股刺痛,越是靠近,這種疼痛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彷彿這把劍是在排斥著他。

「咦,這是為什麼?」陸方完全就是想不清楚,為什麼這一把劍要排斥他?

這讓他心中就有一些憤怒,湧上來了一股殺氣。

「找死!」

只見他發出了一聲怒吼,就在這一刻跨出了一步,他手中的劍,就在這一瞬間釋放出去了可怕的力量。

他伸出手用力的一抓,就要抓到這把劍。

可是當他還沒有抓到這把劍的時候,就感覺到這把劍上面傳來了一股巨大的碰撞的力量,陸方就被擊飛了出去。

「噗!」

陸方吐出了一口鮮血,只感覺到自己的胸腹部帶著一陣劇烈的疼痛,這種感覺讓他感覺到有些心驚肉跳。

為什麼?為什麼這把槍能夠釋放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這已經有點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讓他心中帶著震驚。

「呼!」

「呼!」

「喂,你這把劍是不是討厭我?是不是對我有什麼意見?」陸方盯住了面前的這把劍說道。

而面前這把劍居然動了起來,劍尖還點了點,彷彿是在回應著陸方。

「干!」陸方感覺自己是受到了奇恥大辱,這把劍居然敢如此瞧不起自己?自己還沒有瞧不起它呢。

不過,就在下一刻,陸方的眼神裡面湧出了一股炙熱。

這把寶劍居然能夠有人的反應,那麼就代表著這把劍可不是普通的劍,這裡面肯定是有劍靈。

陸方想到了這裡,呼吸就有些急促了起來。

直接伸出自己的手向著面前這把劍抓了過去,就在下一刻他就抓住了這把劍。

就感覺到手上傳來了一股劇烈的陣痛,瞬間就是放開了手上拿著東西。

「卧槽!」

陸方就在這一刻睜大自己的眼睛,彷彿有些不敢置信,沒有想到居然會遭遇這種情況。

這把劍上所帶來的力量太可怕了,這其中的劍靈也在反抗著,似乎對陸方有著強烈的惡意,讓他根本就支撐不住。

而就在這個時候,這把劍直接就掙脫開來,似乎這把劍很是憤怒,似乎是對陸方抓住它很憤怒。

「我去!」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的手居然也被這把劍給傷到了。

只見他的手上直接流出了鮮血,這讓陸方瞬間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