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又加大了力度,白瀟瀟感覺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捏碎了。

盯著她看了半晌,男鬼嗤笑一聲:「這個鬼樣子,勉強可以做老子的第九房小妾,就是胸太小了!」

他站起來冷笑道:「說吧,你來做什麼?」

白瀟瀟不知道怎麼開口。

她能說:我來就是想挖開你的墓,刨一袋子棺材板上的土回去么?

白瀟瀟是一名大三的學生,家裡是專門給死人做陪葬陶人的,類似於兵馬俑那樣的,但白家還有一門獨門的絕活,如果是道行很高的鬼,可以用他的墓地土做一個陶人,用白家的獨門秘術,可以讓鬼依託這個載體而活。

外表看根本看不出什麼。

可是好的墓地土真的很難得。

一個星期前,剛剛放暑假,因為白奶奶病了,白瀟瀟就急急忙忙的從學校回了老家。

看到躺在病床上形容枯槁的奶奶,她的心像被什麼狠狠的一抽。

「我的瀟瀟回來了!」白奶奶慈祥的看著她,伸出老樹皮一樣乾裂的手替她拂去了眼淚。

「孩子,別哭,奶奶老了,難免會生病!」

白瀟瀟的眼淚不爭氣的落下來:「都是因為我,如果沒有我,奶奶也就不用那麼努力的去賺錢,把自己累病了!」

白奶奶拍了拍的頭:「傻孩子,你是奶奶的唯一的孫女,白家唯一的傳人,奶奶可以死,你不能死,白家的手藝不能失傳,否則我就是死了也沒臉再見你死去的爺爺…」

「奶奶!」白瀟瀟哽咽了。

白奶奶看著她,慈愛的摸了摸她的頭:「只是一年又到了,你這身體…哎…

白奶奶嘆了口氣:「都怪奶奶沒用啊!」

一年前白瀟瀟出了車禍,她真正的身體現在躺在醫院的重症病房,醫生說醒來的希望太渺茫。於是白奶奶就把她的魂招了回來,做了一個陶人身體給她。

只可惜白瀟瀟是個生魂,魂體太弱,加上陶人的墓土只有幾年,所以很快這副身體就會碎了,她必須在那之前找到合適的墓土,再做一具身體,否則,一旦這副陶土的身體損壞了,白瀟瀟就會魂飛煙滅。

這一年來,白奶奶為了白瀟瀟那具半死不活的身體,在醫院花光了積蓄,還欠了不少的錢,人也因為積勞成疾變成了這個樣子…

「奶奶你別擔心,大不了就是一死!」白瀟瀟不想白奶奶再操勞,她不怕死,家人都死了,她活著其實也沒有什麼意思。

白奶奶卻生氣了:「不許再說這樣的話!」 第905章活死人

白奶奶曾經說過無數次。

「我們都可以死,但是白家的手藝不能失傳。」

白瀟瀟就是白家除了白二叔外唯一的傳人了。

只可惜白二叔已經離開家十幾年了,杳無音信,生死不明,所以有他和沒有其實也差不多。

「奶奶,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到好的墓土,白家的手藝不會斷。」白瀟瀟拍著胸脯保證。

白家的手藝要想傳下去,白瀟瀟就必須活著。

「墓土的事我會想辦法,你不許亂來,更不許上後山聽見沒有!」奶奶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想法,急的連連咳嗽了幾聲。

白瀟瀟住的村子叫上山村,和下山村只隔了一座山,那座山上有個亂葬崗,據說民國時期那裡曾經打過一場打仗,死了不少的人。

從那以後,後山就經常鬧鬼,好端端的人去了,不是死了,就是瘋了。

別說晚上,就是白天,也沒人敢上去。

可白瀟瀟不是人,在那些鬼魂眼裡,她也算半個鬼…

白瀟瀟下定決心,要去後山看看,沒有哪裡比那的墓地土更合適的了。

當天晚上,白瀟瀟就背著白奶奶偷偷到了後山的亂葬崗。

陰婚不散:鬼夫大人狠狂野

「說不說,我可沒功夫和你耗著,好多漂亮的女鬼等著老子呢!」男鬼不耐煩的聲音將白瀟瀟的思緒拉了回來。

「我…我…」白瀟瀟猶豫了一下,還是鼓足勇氣說:「我要你的墓地土!」

男鬼的神色一愣,隨即臉上帶了一抹邪笑。

他像是一眼看穿了她,蹲在她身邊笑道:「難怪剛剛摸著沒有心跳,原來是個活死人啊!」

白瀟瀟別過頭,長舒了好幾口氣,換了一副笑臉,很狗腿的說:「軍官哥哥,求你了,我真的很需要那些土,你看你都埋了這麼久了,屍體都爛完了,偶爾也該出來透透氣,而且你要那些土也沒用不是?」

男鬼看著白瀟瀟,臉上現出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表情,隨後他忍不住大笑起來。

白瀟瀟心裡將他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遍。

等他笑夠了,他才蹲下來說:「你說的對,我要那些土沒用。」

白瀟瀟心中頓時充滿希望。看來還是有好鬼的。

「但是我也不會給你。」男鬼惡作劇的說了一句。

白瀟瀟的笑容登時僵在了臉上。

「老子幾百年沒開葷了,在不滾老子不介意陪你玩玩。」他冷冷的話語就在耳邊。

白瀟瀟也顧不得其他,拔腿就跑。可是因為坐的太久,腿有點發麻,一不小心就摔個狗吃屎。

正要爬起來跑時,男鬼又到了「跟前。

白瀟瀟看著他涼薄的眼睛,想起他剛剛的最後一句話,心就是一沉。

難道他反悔了?不放她走了?

男鬼眯著眼睛,對白瀟瀟說:「其實給你些土也不是不可以!」

白瀟瀟心中頓時又升起一股希望。

「不過有一個條件。」他說。

白瀟瀟心裡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做我的九姨太,怎麼樣?」他淡淡的說。

「你想的美!」

男鬼搖搖頭,戲謔道:「先不要著急拒絕,你一個活死人根本是嫁不出去的,我的前八位太太早就死絕了,你嫁給我之後,就可以獨佔我。我的墓地土你可以隨便挖,而且…」

他極具魅惑的在她耳邊說:「我棺材里有不少的陪葬品哦。」

白瀟瀟一愣,還沒回過神來,男鬼就在她嘴上狠狠的親了一口。然後消失不見了。

白瀟瀟氣的跺了跺腳,狠狠的吐了幾口口水!

失魂落魄的回了家,今天不但沒有收穫,還被一隻鬼佔了便宜,白瀟瀟心情鬱悶。

一進門,就聽見白奶奶劇烈的咳嗽聲。

白瀟瀟趕緊趕緊跑進去,只見白奶奶臉色蒼白,不斷咳嗽著,白瀟瀟心疼的要死,趕忙把她扶好,拿了葯給她吃。

「瀟瀟,你去哪了?」白奶奶看著她問。

「沒…沒去哪,我一直在屋裡睡覺!」她低著頭不敢看白奶奶的眼睛。

白奶奶這才放心,她嘆了口氣說:「明天,下山村要出活,我得去準備準備!」

白瀟瀟急忙搖頭:「奶奶,你不能去,你的身體…」

「我不礙事,一時半會兒的還死不了。」說完又是一陣咳嗽。

「那是戶有錢人家,給的錢多,陶人我都做好了,後天出殯,明天送過去就行。」

白瀟瀟那副身體吊著命,是個無底洞,需要不少的醫藥費,白家的錢早都花完了,任何能賺錢的,白奶奶都不肯放過。

「我去送好了。」白瀟瀟忽然說。

白奶奶搖頭:「你太年輕,他們不信你。」

「奶奶,你就讓我去吧,我總要出師的。」白瀟瀟說。

白奶奶想了想,最後點點頭:「也是,我們白家的手藝最後還是要你來繼承,是該讓你出出活了。」

回到房間,白瀟瀟去洗了個澡,換衣服的時候總感覺似乎有人在盯著哦看。

她回頭看了好幾次,卻什麼都沒發現。

白瀟瀟長舒了一口氣,看著自己身上幾道已經開始碎裂的條紋,就像是一個即將破碎的瓷娃娃,她心情煩躁到了極點。

躺在床上,耳邊又不斷的回蕩著男鬼極具魅惑的聲音。

「我的墓土你可以隨便挖…」

「我棺材里有不少的陪葬品哦!」

男鬼開出的條件的確很有吸引力,不僅幫她解決了墓地土的問題,還有錢的問題也解決了。

可是偏偏那個九姨太聽起來怎麼就那麼刺耳?

如果能把男鬼打散了,他的墓土和陪葬品就都是她的了。

可是…

百年的老鬼,談何容易,白瀟瀟很快就放棄了這個作死的念頭。

腦海里又過了好幾個想法,也都被她一一否決了。

第二天一大早,下山村那會戶人家便過來拉陶人了,那家的獨子死了,還沒結婚,所以白奶奶做了一個美女給他們。

陶人的造價是紙人的幾十倍,村裡人很少買的起的,而這也是為什麼白家這麼窮的原因之一。

因為不能見太陽,白瀟瀟出發的時候才5點多,天還沒亮,那戶人家派了一個叫孫喜的本家人開車來接的陶人。

他開的有棚子的三輪車,白瀟瀟坐在旁邊,昏昏欲睡。

半路,到了一片莊稼地前,孫喜卻突然停了車。

「幹嘛停車?」白瀟瀟並沒有睡熟,車一停她就睜開了眼睛。

「尿急。」孫喜說。

白瀟瀟沒說話。 第906章鬧事

孫喜下了車,背對著車站在路邊撒了尿,回來時卻繞到了白瀟瀟這一邊。

一把拉開車門,白瀟瀟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拉了下來。

「你幹什麼?」白瀟瀟驚呼一聲,怒視著孫喜。

孫喜二十七八歲的樣子,有點胖,平頭,皮膚黑黑的,看人的時候很猥瑣。

他乾笑了一聲:「不幹啥。」

白瀟瀟瞪了他一眼就要上車。他卻突然從背後抱住了她。

「你幹什麼,放開我,不然我喊人了!」白瀟瀟掙扎著,可女人的力氣哪裡有男人大,而且孫喜常年做農活,力氣更大,兩隻手像鉗子一樣根本掰不開。

孫喜嘿嘿一笑,扯著白瀟瀟就往莊稼地里走。

「到底是在城裡呆的久了,這模樣就是比村子里的女人長的水靈。」

孫喜的力氣很大,才兩下白瀟瀟拖了進去。

「救命…放開我…」

白瀟瀟的喊聲回蕩在空曠的原野上,顯得蒼白又無力。

孫喜按著她,黑黑的大手撕扯著她的衣服。

「救命…來人…」

「喊吧,在這裡,沒人會來救你!」孫喜猥瑣的笑了一下,一張充滿惡臭的嘴湊了過來。

白瀟瀟既噁心又憤怒的,雙手不停的亂抓,終於抓到一塊手掌大的石頭,拿起來就朝孫喜的頭砸了過去。

「啊!」孫喜吃痛,捂著頭倒地。

白瀟瀟一腳踢開他,爬起來就跑。

「媽的,臭娘們,給臉不要臉,老子今天非要辦了你!」孫喜不顧頭上的傷追了過來。

白瀟瀟玩命的在莊稼地里跑了許久,感覺背後沒有人了,這才停下來,蹲在地上大口喘氣。

四周是全是莊稼,一片寂靜,她在地上坐了許久,強忍著沒讓眼淚掉下來。

整理了下衣服就往家走。

回到家時太陽已經出來了!

白奶奶看到她的樣子都嚇壞了。

「瀟瀟,你怎麼了?」白奶奶問。

「沒事,不小心摔了一跤。」白瀟瀟笑了笑,不在意的說。

「是不是那個孫喜欺負你了?」白奶奶怒了。

「奶奶,我沒事,他沒把我怎麼樣!」

白奶奶卻一把抱住白瀟瀟哭道:「我可憐的孩子啊,到底是要遭多少罪啊。」

白瀟瀟的眼眶也紅了,卻依舊沒哭,拍了拍白奶奶的肩膀,柔聲道:「奶奶,我真的沒事,你看我這不是還好的么。」

就在兩人抱頭痛哭的時候,孫喜卻帶著人怒氣匆匆的來了。

「白瀟瀟,小賤人,給我滾出來。」孫喜捂著頭大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