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念一動,手心之中浮現出一塊墨綠色的玉石,泛著生機的氣息。

楚南咬了咬牙,激動而又緊張的握著這還魂之玉,手指都經不住不斷的顫抖。

這是最關鍵的一步。

「小子,」血之鳳凰的聲音再次響起在腦海中:「時間過的太長了,你的女人在冰棺之?棺之中,封印的太久太久。喚醒的幾率,已經很渺茫。你確定一定要救她么?我倒是再給你一個建議。」

血之鳳凰好心的道:「這還魂之玉乃是逆天之物,其中蘊含的生機氣息讓我都覺得震驚。如果你同意的話,老夫可以將這還魂之玉之中的力量,封存在你的體內。這樣一來,一旦你受到重傷之後,就會即刻的恢復。徹底成為不死之身!」

「與鬼族禁咒有著異曲同工之效!而且根本沒有時間限制,憑著不死之身,你足矣達到人類的巔峰,甚至與我全勝狀態下,都相差不大!」血之鳳凰的聲音很是激動。

他一直都把這個秘密壓在心裡沒有說,此刻見著楚南走到這一步,他終於忍不住了。

不死之身啊!

一旦擁有之後,那可是足矣讓天地都震撼顫抖的恐怖力量,足矣超越三界之外!永生不死!

楚南卻是沒說話,只是呵呵一笑,認真的注視著南宮瑜的臉頰,她的一顰一動。

血之鳳凰不死心道:「你可要想好了,這南宮瑜喚回的幾率,恐怕只有兩層!」

「兩層,足夠了。」

楚南的聲音,沒有絲毫猶豫,撫摸著南宮瑜的臉頰:「沒有她,死與生又有什麼區別?」

見楚南如此果決的模樣,血之鳳凰只得無奈的重重嘆氣:「你們人類,真是一個讓人費解的動物。放著唾手可得的永生不要,放著超越巔峰存在的實力不要,卻要去拼一個如此虛無縹緲的可能。」

「你不是人類,」楚南露出堅定的笑容:「永遠不知道,有一種東西,比生命更重要。」

說著,他輕柔的捏開南宮瑜的紅唇,將這塊還魂之玉放入其口中。

楚南整個人都陷入沉寂之中,緊張的看著南宮瑜的變化,手中的內力近乎浪費一樣的消耗著,源源不斷的灌輸其體內。

隨著楚南內力的催動。

那還魂之玉終於有了一絲變化,所有的生機氣息全部釋放了出來。

化作星星點點的綠色光芒,極為濃郁的生機,將整個石洞內,都籠罩住。

異變產生。

被白雪冰晶覆蓋的石台上,地面上。竟是突破出無數的綠芽,鬱鬱蔥蔥。

無數的生機氣息,盡皆化作綠色星星點點,將置身於草木之中的南宮瑜,緩緩的包裹著。


那晶瑩剔透,如嬰兒般細嫩的皮膚上,顯現出生機的誘人。

她的面色逐漸開始變得紅潤,彷彿已經有了呼吸,心跳也在這生機氣息的籠罩下,開始緩緩的恢復。

胸口那塊傷疤,被綠意覆蓋著,逐漸的開始癒合,片刻之後終於恢復如初。

楚南越來越激動,心中狂跳,彷彿要比自己突破到道玄境還要緊張!

他一動不動的注視著南宮瑜,眼珠子都不敢亂轉一下,生怕打擾了這整個過程。

但是,雖然她的體能也在恢復,氣息也逐漸的開始平穩,呼吸間,微弱的熱氣噴洒在楚南的臉上。以與常人無疑。

可,南宮瑜卻沒有一丁點清醒過來的樣子。

眼見著,還魂之玉釋放出來的綠意,逐漸的要消散,已經變得極為薄弱。

看到這一幕,血之鳳凰無奈的搖頭,道:「還魂之玉只能夠恢復傷勢,但是靈魂卻是不可逆轉的。你雖然恢復了她的傷勢,可她的靈魂,怕是早已沒有了挂念,已經消散墮入九幽了。就算救活她,也只不過是救活了她的軀體而已。」

「不會的,不會的。」楚南不住的搖頭,滿臉的不相信,說話都開始打結巴,顫顫巍巍:「她不會走的,她不會就這樣走的,她不會丟下我的。」

滴答滴答。

溫熱的眼淚,滴在南宮瑜的臉頰上。

楚南已經要發了狂,狀若癲狂,他接受不了這種結果。

心中的難受與絕望,讓楚南要發瘋。

楚南的神色,第383章狹小的範圍,恐怕楚南都性命不保!

血之鳳凰隱約感覺到不妥,楚南的心智彷彿已經要著魔,血之鳳凰臉色一變,他正欲大叫喝住楚南。

可是楚南更快了一步,手中的鳳凰之焱與柔水之火,瘋狂的融洽在一起。繼而,猛然的輕拍向南宮瑜,顫抖的聲音帶著歇斯底里的癲狂:

「復活吧,我的愛人!」

血之鳳凰驚怒的大叫一聲,緊緊閉上眼睛。

片刻之後,沒有預感之中的爆炸,血之鳳凰才緩緩睜開眼。

那鳳凰之焱與柔水之火,卻是無比柔和的,溫柔的流淌進入南宮瑜的體內。

這幅嬌軀,猛然一僵。隨即,玉指忽的抖動了一下。

血之鳳凰大驚失色,滿臉詫異,隨即湧上陣陣的狂喜:「我靠,真的有效!」

沒想到,沒想到這鳳凰之焱與柔水之火,融合之後,竟然還有這種效果。

血之鳳凰自己都沒意料到。

修長的眼睫毛輕顫著,南宮瑜終於是朦朦朧朧的睜開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張疲憊到極點的臉,這張臉無比的熟悉,卻又很是陌生。

那臉頰上原先帶著的稚嫩已然退去,被堅毅與滄桑所替代。

「小……流氓。你……要跟我……回去成親麽……」

楚南再也控制不住,淚如泉湧,狠狠的將這嬌軀摟在懷裡,心幾乎在滴血,嘶啞的聲音帶著顫抖。

「嗯!咱們回去成親!」 第384章化解?

「咳咳,我這是怎麼了?」

被楚南一個熊抱,捏的有些咳嗽,臉色有些發紫,南宮瑜渾身無力,陣陣虛弱感讓她有些不支。

楚南這才從激動中反應過來,慌忙鬆了手,揉了揉她的臉頰。

「沒事,你只是睡了太長時間。現在有些累,將這滴玉液瓊漿服下。」

楚南拿出一個乳白色小玉瓶,遞出小半滴綠色的液體。南宮瑜輕啟紅唇,服下之後,果然不一會兒整個人都容光煥發,精神格外不一樣了。也生出了絲絲氣力。

不是楚南小氣,而是這玉液瓊漿實屬乃大補之品,以現在南宮瑜的身體狀況,根本承受不住太多的藥效,一滴足以,若是再多恐怕會適得其反。

服下之後,南宮瑜又一陣困意湧上來,眉宇間流露出一絲疲乏。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更何況,這次南宮瑜可是從鬼門關走過一遭。縱使有深厚的內力,此刻也經不住藥效的作用,犯困起來。

「睡吧,」楚南輕輕的在她的額間一吻,放輕聲音柔聲道:「一覺起來我保證你又活蹦亂跳的。」

南宮瑜柳眉微蹙,卻是有些執拗的爭著大眼,緊抓著楚南的手,頗為憔悴卻又堅定的道:「不要,本小姐一睡之後,你肯定又要逃掉。」

沒想到,現在她還在擔心楚南會逃走不跟她回去成親。

楚南訝然失笑,心中盪過陣陣暖流。

「不會,我這一次不跑。」

南宮瑜這才安安穩穩,舒舒服服的躺在他懷裡沉睡著,精巧的容顏,帶著一絲疲乏與心滿意足。

「呼。」

楚南終於如釋重負,呆坐在原地。

真的就一動不動,靜等著她醒來。

數個時辰之後。


微風逐漸撫過臉頰,南宮瑜才悠悠的再次睜開眼睛,她的神色中帶著一絲緊張與慌亂,條件發射的朝四周看去,發現楚南並沒有逃走之後,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不過這細微的神態變化,卻沒有瞞過楚南銳利的眼神捕捉。

他心中一暖,更是生出負罪感,又在這臉頰上用唇輕點了幾下,更是抱緊了幾分。

他虧欠這個女子,實在太多了。

「咦?」這時,南宮瑜忽是柳眉輕蹙,臉上盪起一抹迷惑:「哪兒來的花香?」

她坐起身來下意識朝著四周看去,眼神中流露出一絲驚訝與震撼,小嘴長大成o型,不可思議的神色。

終年被大雪覆蓋,漫山遍野皆是雪白無際,白雪皚皚,春草不生的天心山。

此次被鋪上了一片綠意!

鬱鬱蔥蔥的青草與花朵,編織成一層厚厚的地毯,將整個天心山鋪滿。

參天大樹,匯聚成林。山風所過,盪起一陣綠油油,蓬勃生機的綠色浪意?浪意,無處不散發著生機。

從楚南兩人這個角度看過去,山下一片林海,捲起林海之浪,林間瀰漫著一絲絲霧氣。朝霞灑落滿地,將白雪染的金黃璀璨。

連楚南都被美到了。


「哇!」南宮瑜驚喜過望,踏踏踏在雪地覆蓋著的草地上蹦達跑了一圈,留下凌亂而調皮的腳印。「這是怎麼回事,奇迹呀!天心山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

楚南溫柔一笑,眼中流露出濃濃的愛意:「你能蘇醒,才是我的奇迹。」

他想象不到,如果真的南宮瑜一直就這樣沉睡下去,他該如何是好。

就在楚南望著這背影怔怔出神的時候,忽的一個雪球砸在自己的頭上。他揉了揉微微有些發疼的頭,舉目看去,南宮瑜正在狡黠的笑。

「嘿嘿,本小姐這次決定了,跟父皇說一定要把你綁回去,免得你又耍賴不認賬。」南宮瑜邊拋著手中的雪球,邊很是囂張的說,一副兇巴巴的樣子。

「哈哈,那看你能不能抓到我,」楚南也是心情大好,玩心大起,兩個人玩耍了一會兒。

這才朝著千影門過去。

楚南無奈,他只能帶著南宮瑜過去。

雖然知道南宮瑜與易雲天乃是血海深仇,但是此舉實屬無奈。

這一關必須過。

「喂,大小姐。」楚南很鬱悶的一邊御空,一邊望著騎在自己肩膀上,百無聊奈哼著調調看著四周景物的南宮瑜,縷縷雲彩不時從二人身邊向後掠過。

「咱可先說好了,呆會兒見到我師父,只准動口可不準動手。」

他生怕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南宮瑜剋制不住先打起來。

南宮瑜則是看也不看楚南,嘴裡也不知道在哼著什麼調調:「知道了知道了,今天本小姐心情好,這次給你一個面子,不跟他計較就是了。」

楚南抱著一絲希望的說:「那你以後也能不能給我一個面子呢?以後看到我師父怎麼辦?」

南宮瑜聳了聳肩:「兵戎相見,殺了他唄。」

「我靠。」楚南頓時又絕望了。

「還能不能行了?大小姐,冤家宜解不宜結嘛。這事兒就暫且……」

南宮瑜一句話堵住他的嘴:「不準再說,再說翻臉!」

楚南只好撇撇嘴,咕噥兩句沒說話了。

過了片刻,南宮瑜這才微微一嘆,語氣頗為沉重:「如果,有人殺了你的師父,你會怎麼辦?」

楚南想也不想,堅定道:「報仇。」

南宮瑜試探性的問:「那如果,是你最親近最親近的人,殺了你師父,你會怎麼辦?」

「我。」楚南沉默了,張了張嘴他卻說不出話來。

是啊,如果有人殺了易雲天。楚南的心中的難受恐怕跟南宮瑜一模一樣。

而殺掉南宮瑜的,還是與她完全不相干的人。

如果是南宮瑜將易雲天殺死,楚南恐怕,會瘋掉。

南宮瑜見著他陷入沉默,氣氛有些尷尬,她忽然指著遠處的景物岔開話題:「咦那裡不是咱們以前去過的地方嗎!」

「哈,以後有時間還要去溜達一次。」

兩人邊說邊聊,終於靠近了千影門。

楚南心中在猶豫,南宮瑜也忐忑不安。


她也想象不到,第384章。

可是不等兩人走進,邊感受到一陣濃濃的殺意,忽然間從千影門那邊爆發過來,隨即響起陣陣的打鬥聲。

「叮叮!」

兩人對視一眼,臉色微變。即刻加快速度,化作流光朝著千影門處急掠而去。

千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