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示愛的方式堵住所有人的嘴,少議論尤葉,只知道他愛她便可以了。

「你上次跳舞是什麼時候?好像很久?有人說在她結婚前。」尤葉小聲問。

難道林昊楓曾向別人示愛過?

「不是這裏,家族聚會是第一次,那次是出於禮貌。」林昊楓並沒有多談。

「如果你承認是示愛,我不會介意的,誰還沒有幾個從前的白月光。」尤葉很大度。

「我沒有,你呢,有幾個白月光?」林昊楓突然玩了個花活,把尤葉緊緊地攬到胸前貼著,而後又鬆開歸位。

像是在宣佈他對她的主權。

「我哪有白月光,我一個流浪的月光族,那時候巴不得找個長期飯票呢!」尤葉一邊輕輕搖擺,一邊回答林昊楓的問題。

她是這樣說,但如果她肯這麼做,以她的美貌,頓頓吃燕窩魚翅都不在話下。

無論怎麼艱難,尤葉可以窮困,卻不曾潦倒,可以流浪,但從未丟失過尊嚴。

曲子還沒有結束,林昊楓忽然停住腳步,笑着把尤葉抱到胸前:「對不起各位,我太太身體不方便,就先到這裏了,我想太太爺爺不會生氣吧?」

全場大笑,更有人驚奇得不得了:「我是看着林昊楓長大的,這孩子小時候都不會笑,現在還會講笑話了?」

大廳的角落裏,夏幽詩痴迷地看着林昊楓起舞,回想起她十五歲的生日宴。

那次是她軟磨硬泡,夏志遠才去邀請林久山一家來參加,當時都知道昊楓少爺相當高冷,夏幽詩忐忑不安,沒想到他真的來了。

她驚喜異常,甚至以為是自己的美貌傳到了林昊枘的耳朵里,等真的見到了林昊楓,才知原因所在。

「五年前,我們在慧濟寺見過對嗎?當時你在摘鳳仙花。」他問。

她點頭,嬌羞的笑,內心無比慌張。

五年前,她十歲,那天出現在慧濟寺的不是她,而是與她同齡的尤葉。

「好久不見,你長大了,樣子都變了。」他看了她一眼,禮貌地點了點頭。

她更加慌亂,又安慰自己,反正尤葉已經死了,這件事天知地知,死無對證。

她從小就會安慰自己,為所有的一切找出「合理」的理由,然後她壯著膽子請他跳舞,他也同意了。

從那以後,她開始有了錯覺,以為他們真的青梅竹馬,將來會白頭偕老。

夢碎在尤葉出現的那一刻,她的心也碎了。

她無數次怨恨上蒼,為什麼不讓尤葉真的死掉,為什麼命運對她這麼不公平。

舞池裏,已經陸陸續續有人在跳舞,林久山和董素晴也興緻勃勃的加入了。

夏幽詩悄悄給夏恆發信息:讓尤葉從這裏滾開,還要多久?

「好好說話。」夏恆回了信息。

夏幽詩不得不改了口:「她到底什麼時候能走?」

「快了。」夏恆回,懶得多說一個字。

。 黎曼留學三年,又有在國外的三年工作經驗,現在入職夜氏集團,年薪三百萬。

這只是初期,以後會隨著業績,薪資還會上漲。

黎曼對自己的現狀,還是很滿意的。

她這麼多年來,一直未學業和工作忙碌,從沒有考慮過自己的個人問題。

她已經二十八九了,她爸媽已經急得不得了了,四處張羅著,給她介紹男朋友。

可是那些男人,一聽到黎曼這麼高的學歷,這麼高的年薪,就都嚇跑了。

而黎曼又不願將就,一心找一個和自己趣味相投的男人。

昨天她和宋顯見面的那個餐廳,她其實也是在相親。只不過她的相親對象,很弱雞,面對她的幾個問題,比如對自己職業前景的規劃,對自己婚姻生活的規劃,瞠目結舌。

那個男人吭哧了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讓黎曼滿意的話,就自動蔫溜了。

他走了之後,黎曼才主意到宋顯,而被宋顯的話逗笑。

宋顯不是特別的帥,但是還是會讓人眼前一亮。而且他很有男人味,穿著整潔,言談從容幽默。

黎曼覺得,這個男人一定是一個,內心富足,而且豐富的人,和他在一起,生活一定很有情趣,而且有品質。

而且,他月薪百萬,這賺錢能力,也是相當不錯的。還當私人偵探,愛好獨特,性格不拘泥,必定也有一個強大的大腦。

她要找的,就是這樣的男人,簡直堪稱完美。

所以,她對宋顯一見鍾情。

所以,這個男人,她追定了!

宋顯開車回到青鳥咖啡廳,到了樓上辦公室,喬天羽正百無聊賴地刷著手機。

她看到宋顯的瞬間,就從沙發上彈跳起來,迎向他:「你回來了?」

她的欣喜,毫不掩飾地溢於臉上,和上午那個暴走的大小姐,完全不是一個人。

宋顯看著她明亮的眉眼,心口控制不住地波動。

他微微一笑:「你怎麼這麼快回來了?不在家休息會兒?」

喬天羽上前挽住他的胳膊,說:「我這不是想著咱們的案子嘛!」

宋顯看著她的手,掛在自己的胳膊上,眼眸深沉。

之前,喬天羽也有這樣的小動作,他也沒有當事,只覺得這是一個小女孩,向他表示親呢的行為。

可是現在,他卻控制不住地悸動!

喬天羽沒有察覺他的異樣,把他按在辦公椅上,拿過自己帶來的芙蓉酥,說道:「今天傭人做的,很好吃的,你嘗嘗。」

她拿起一塊兒,就往他嘴裡送。

她超乎尋常的熱情,讓宋顯覺得腦袋轟轟作響。

他下意識地用手一擋,說道:「你先放著吧,我剛吃了飯了,現在吃不下!」

「哦!」

喬天羽也沒強迫他吃,只是心頭有些失落。他還是不愛她吧?否則他肯定很喜歡自己喂他的。就像是姐夫喂姐姐一樣,姐姐就吃得很開心。

「你是不是生我氣了?我上午不該一走了之,對不起啊!」

喬天羽誠懇道歉。

宋顯看著她委屈扒拉的小臉,心頭一陣惶恐,連忙說道:「我沒生氣,我和你一個小丫頭生什麼氣啊?你別多想!」

然而他這句話,卻讓喬天羽生氣了。

她嘟著嘴說:「我不是小丫頭了,你也不是我哥!我喜歡你,想讓你做我男朋友!」 楚翹低頭聽着,無聲冷笑,前世何繼紅也是這樣說的,把顧建設誇得天花亂墜,舉世無雙的好男人,她能嫁給這麼好的男人是三生有幸。

可何繼紅卻沒說,顧建設的前老婆是怎麼死的。

前老婆生孩子時難產,顧建設和他父母選擇了小的,和她前世的遭遇一樣,何繼紅正因為清楚這些,才極力阻止親生女兒嫁過去,卻把她往火坑裏推。

要說何繼紅人雖惡毒,眼光是真不錯,看人是極準的,她給親女兒挑的女婿顧野,有責任有擔當有能力,如果徐碧蓮不是自己作死離婚了,她的日子絕對不會差。

不過前世徐碧蓮過得也不差,雖然離婚了,可有何家撐腰,又和顧建設勾搭上了,她是明面上的顧太太,有名無權,徐碧蓮卻無名有權,顧建設生意場上的朋友,都敬著徐碧蓮,對她則是不屑一顧,連正眼都不會瞧。

而且徐碧蓮前世還開了連鎖餐廳,有何顧兩家當靠山,生意做得風生水起,也算女強人了,顧建設就時常拿徐碧蓮和她打比方,還讓她學習徐碧蓮,說她連人家的腳趾頭都比不上。

呸!

想到前世的糟心事,楚翹恨不得把面前的一碗紫菜蛋湯全潑在何繼紅臉上,但她強忍住了,同何繼紅硬碰硬沒意義,畢竟對方是長輩,而且又慣會裝大度維持好名聲,鬧起來了別人只會說她這小輩不識好歹。

「就明天吧,正好是周末,你和建設見一面,互相了解下,讓建設來家裏吃飯,小楚你明天多買點菜。」

何繼紅自說自話地定下了見面時間,還讓楚遠志準備菜,家裏的菜基本上是楚遠志買的,何繼紅不可能讓繼女掌管財政,連楚遠志她都不信任,每個月給點生活費,精打細算的很。

楚遠志比她小四歲,何繼紅一直都叫他小楚,不過她會打扮,長得也不差,工作還輕鬆,看不出來年紀差別,但比起楚遠志的絕世美顏來,何繼紅站他旁邊,就像隔了一輩,完全不搭。

「會不會太急了點兒,而且顧建設有兩個孩子,翹翹嫁過去就當后媽,總歸不太好。」楚遠志小聲抗議,他其實不贊成這門親事,那個顧建設他可不覺得好。

何繼紅臉一板,眼一瞪,喝道:「后媽怎麼了?我嫁給你不也是當后媽?日子不照樣過得很好,不是親生的有什麼關係,真心對孩子就成,就像我對翹翹這樣,真心換真心,比親生的還親呢,我一心為了翹翹打算,楚遠志你要是嫌棄我管得不好,行,以後我樣樣都不管了!」

「我……我不是這意思,我說一句你回一百句……」

楚遠志聲音更小了,最後微不可聞,沒聲了,朝低着頭不吭聲的楚翹看了眼,默默嘆了口氣,還安慰自己。

后媽就后媽吧,好歹那個顧建設家世能力都不錯,工資也高,女兒嫁過去物質上總不會吃苦的。

楚翹暗暗冷笑,真心換真心,呵……哪來的逼臉說這種話,這個家的安定和諧,全都是建立在她的任勞任怨上換來的,前世她為這個家犧牲了大半生,何繼紅和楚遠志夫妻恩愛,徐碧蓮事業成功,楚鵬考上了名牌大學,還出國深造,前途無量。

人人都誇何繼紅福氣好,一兒一女有出息,她教導有方。

卻沒人想到她這個當牛做馬的繼女,提起她只是隨意地說一句,「楚翹啊……好久都沒看到了,話都沒說過幾句呢。」

楚翹咬緊了牙,又想到了前世死前的痛和恨,聽醫生的口氣,她的女兒應該也是保不住了的,那樣也好,沒有親娘護著的孩子怎麼可能過得好,還是早早去投胎的好。

以後她也不會再生孩子了,更不想結婚,一個人過挺好,但她得想法子獨立,還得把戶口遷到瀘城,何繼紅這老賤人,一直都沒給她上戶口,她的戶口至今還在農村,掛在孫銀秀名下。

楚翹心思一動,突然想到一事,更迫不及待地想把戶口遷到瀘城了,這事以後再想辦法,眼下先把顧建設解決了。

「何姨,還是去外邊見面吧,第一次見面就來家裏,萬一我們談不成呢,別人會說閑話的。」楚翹說道。

何繼紅不願意,在她看來,就沒有談不成的,楚翹必須嫁給顧建設,見面只是走個過場罷了。

「去外邊幹啥,就在家裏……」

何繼紅還沒說完,楚鵬突然冷聲道:「明天唐衛國來家裏做作業,我和他打電話說一聲,讓他別來了。」

「衛國要來?你怎麼不早說,媽早點安排啊,小楚你多明早多買點大蝦,衛國喜歡吃。」

何繼紅臉上堆滿了笑,唐衛國的家世比何家高多了,她巴不得唐衛國天天來家裏呢。

「翹翹你明天去外邊和建設見面吧,附近有家茶樓,就去那兒見個面,我給建設打電話說一聲。」

何繼紅同意了去外邊相親,楚翹這個上不了枱面的,還是別留在家裏丟人了,反正這繼女也蹦噠不出她的手掌心。

楚翹心裏鬆了口氣,去了外面何繼紅就管不了她了,她可以拒絕顧建設,而且她得往丑了打扮,最好讓顧建設嫌棄她丑,瞧不上她才好呢。

前世她聽何繼紅的,劉海夾起來,露出了整張臉,顧建設都看直了眼,那個時候她心裏還美滋滋的,覺得這男人傻乎乎的,看着怪實在的,現在她才知道,她這張臉,十之八九的男人都會看傻眼。

她就是這麼美,徐碧蓮就算削一百次骨,都整不成她這麼美。

楚鵬吃過飯,便起身回了房間,他在家裏向來不愛說話,特別高冷,楚翹狐疑地看着這異母弟弟的背影,總覺得剛才楚鵬是在幫她。

可是怎麼可能,楚鵬嫌棄死她了,打小就不和她說話,還總罵她蠢呢。

或許只是巧合吧,唐衛國和楚鵬關係確實很好,前世還一起出國創業了,兄弟情一直都很好,還是同班同學,唐衛國經常來家裏做作業的,其實是抄楚鵬的作業,唐衛國學習一團糟,這倆兄弟都是班上第一名,一個正數,一個倒數。 131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