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漂浮到四人中唯一的一名女性旁邊,這名女性輪迴者正是他所選定的第一人,趙曉曼。

趙欽河靜靜地看著熟睡中的趙曉曼,心裡有些矛盾,他本能的覺得她需要一個機會,所以他賦予了她一枚輪迴著印記,但這卻會將其拉入到無窮無盡的生死掙扎當中,他實在不知道,他的所作所為到底是在賦予她希望還給她帶去了絕望。

「希望你能活下去吧。」

心情的複雜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畢竟對他來說任務是否完成才是頭等大事,畢竟這關係著他將來的發展,其餘的都只是一些旁枝末節,根本不值得一提。

接著他把目光轉向了離她不遠的其他三人。

「趙鴻羲,四人中實力最強,已經達到了通脈的境界,是這次任務的主力···」

「趙玉山,實力一般,但是心思縝密而且狡猾多端,心狠手辣,他的性格能和其他人互補,應該能對這次任務有所幫助。」

最後,他把目光放到了剩下的那一道身影。

前三名輪迴者的年紀都和趙欽河相仿,最後這一人卻有些不同。

身材健碩,虎背熊腰,四肢滿是隆/起的肌肉,一臉的絡腮鬍子,一眼看去就給人一種彪悍兇狠的氣息。

這個壯漢名為孔巍,他並不是趙家的人,而是趙家的一名外事執者,也就是依附在趙家勢力上,替趙家辦事的門客。

他的修為只是一般,也就是在蘊氣境頂峰,而且看其年齡,這境界就是他的武道終點了,此生他也無法再作出突破。

原本來說這樣一個毫無潛力和培養價值的人是沒資格成為一名輪迴者的,但趙欽河卻看中了他的一個長處,那就是江湖經驗,畢竟他之前所挑選的三人雖然各有長處,但奈何江湖經驗嚴重不足,而這首次的輪迴任務又對於趙欽河的發展至關重要,所以他也就只能把最後一個輪迴印記賦予給他,希望能提高整個團隊的綜合能力了。

趙欽河靜靜端詳他們一會兒,突然一個響指,原本施加在他們身上強制使他們陷入沉睡的力量瞬間消失。

「誰!」

限制剛一取消,四人中修為最高的趙鴻羲便瞬間清醒過來,一個鯉魚翻身,同時身形急動,快速的離開了原來的位置,眼神銳利的左右掃動著,神經緊繃,全身的氣勁蓄勢待發。毫無疑問如果如果此時趙欽河在他面前現身,等待他的就將會是趙鴻羲那一連串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沒人?」

「這是什麼地方?」

趙鴻羲神色嚴峻的戒備了一會兒,發現四周並沒有什麼異常,除了他的前方地面上躺著的三個人,周圍便再也沒有其他人影。

這時,他緊張的神情才慢慢放鬆了下來。當然,這所謂的放鬆只是表面的,暗地裡,他的警戒心理絲毫沒有減弱。

「這是哪裡……」

就在他神情鬆緩下來的時候,忽然,一抹隱含戒備和迷糊的清脆女聲鑽入了他的耳朵。

是她!她也在這裡,我無緣無故出現在這裡會不會和她有關係?又或者是其他的兩人···

趙鴻羲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發現不遠處原本躺著的那道女性身影也已經站了起來。

此時趙曉曼剛剛清醒過來,她掙扎著站了起來,疑惑不解地看著這一切。她

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明明自己好端端地在竹樓里睡著覺,怎麼會來到這裡,這難道是在做夢?

她看了看四周的環境,確定這裡不是自己的寢室后,又看了看不遠處一副警戒姿勢的趙鴻羲,心中想到了許多猜測,怒喝道:「趙鴻羲你要幹什麼?是我父親以前的仇家要你把我擄到這裡來的嗎?」

聽到趙曉曼充滿質問的怒喝,趙鴻羲並沒有解釋什麼反而口氣冷淡的反問道:「你知道我的名字?你認識我?你是誰?」

「你···」

聽到他的反問,趙曉曼滿口的話語也瞬間咽住了,指著他久久說不出話來。

「呵呵!武痴果然不愧為武痴,居然連同一家族的子弟都不認識,我是該讚歎你沉迷武道,心無旁騖,還是該說你高傲自大,目中無人呢?」

就在兩人對峙的時候,一聲充滿譏諷和冷笑語氣的聲音在廣場上響起。

趙玉山冷笑著從地面上站了起來,接著非常自然的和趙曉曼站在一起,並肩而立,與趙鴻羲對峙著。

見到這種情況,趙鴻羲眼中精光一閃,嘴角露出一絲不屑。

「好心機!」

看到這個場面,一旁靈魂狀態下的趙欽河不禁發出一聲感嘆。

這聲感嘆是給趙玉山的。

僅僅一句話,不但擴大了趙曉曼和趙鴻羲之間的矛盾,而且非常自然地使得趙曉曼和他站在了同一個陣營,以此來震懾趙鴻羲,而且這一切都還是在他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所做出的手段,心機計謀果然超乎常人。

「可惜,一切的計謀在絕對力量面前都毫無意義!」

趙欽河一臉可惜的搖了搖頭,趙玉山的計劃的確不錯而且也達到了目的,但他卻忽視了最重要的一個地方,那就是雙方的實力差距。

原本趙玉山所設想的是,在未知底細的情況下,先和實力較弱的趙曉曼結盟,兩人共同抗衡趙鴻羲,以求取得局面的平衡,但他卻忽略了雙方實力差距對整個局面平衡的影響。

而且他太急了,忽視了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

「別忘了,現在這裡可不僅僅只有三個人,還有第四人的存在。」

靈魂狀態下的趙欽河看著依舊躺著的孔巍,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

任務還沒開始,一場明爭暗鬥就已出現。 輪迴殿中

趙曉曼和趙玉山一臉同仇敵愾般怒視著趙鴻羲,一人怒氣滿滿,一人心機滿滿。

而趙鴻羲則是一臉的毫不在意,根本連正眼都不看他們一下,只顧著四下打量周圍情況。

趙曉曼看到他那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怒氣更盛,剛要出聲斥罵,突然看到他嘴角揚起一絲冷笑。

「既然已經醒來了,那就起身吧,別再裝模作樣了。」

趙鴻羲冷笑著,自顧自的說了一句,然後在趙曉曼不解的目光下屈指一彈,一團無形氣彈從指尖發出,射在了那孫巍的肩膀上。

喔!

一聲疼呼,原本一副昏迷狀態的孫巍頓時從地面上跳起,不斷的揉著肩膀,直抽冷氣。

看到孫巍跳了起來,原本還和趙鴻羲對峙著的趙曉曼本能的退後了幾步,將目光轉移到他的身上。

看到這種情況,趙玉山心中頓感不妙。

「糟了!失策了!居然忽視了這第四人的存在,現在注意力完全被轉移過去了,場面被打破了。」

正當他思維急轉打算做點什麼挽回局勢的時候,趙鴻羲突然發聲了。

「你是誰?」

趙鴻羲冷冷的問道,同時右手已經放到了劍柄,很顯然如果孫巍的回答有一絲破綻,他就會當場將其格殺。

「誒誒誒!各位少爺小姐,冷靜,請冷靜。小的名叫孫巍,是趙家的一名外事執者,是替趙家跑腿的。」

孫巍臉色蒼白的連退數步,點頭哈腰的朝三人恭敬的回答道。

「孫巍?外事執者?你怎麼在這裡?你知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直站在一旁的趙玉山突然開聲質問道,顯然他這是要順水推舟將之前的矛盾全部轉移到著孫巍的身上,以便掩蓋住自己剛才的小心機。

聽到他的質問,孫巍的臉色更白了,立馬跪倒在地上,邊磕頭邊辯解道:「少爺你這可是冤枉小人了,就算是給小人天大的膽子,小的也不敢對各位少爺小姐做出什麼不軌啊,請少爺明察啊。」

「好了,不會是他的。」

就在他不停磕頭的時候,趙鴻羲突然為他開脫道。

「雖然不知道你們是什麼情況,但我之前是在房間中休息的,想來你們也差不多。你認為他有這個能力瞞過家族的眾多長老們,悄無聲息的將我們帶到這裡來?」

「對對對!小的根本沒這個本事。」聽到有人為他發聲,孫巍彷彿絕處逢生般的連忙附和道。

聽到趙鴻羲為其開脫,原本還一臉煞氣的趙玉山眼睛一轉,瞬間擠出一絲笑容,點頭說道:「鴻羲說的有道理,看來是我想岔了。」

聽到他那親近的稱呼,趙鴻羲瞥了他一眼,並沒有接話。

而一旁的趙曉曼根本還沒搞清楚狀況,所以也一語不發。

頓時整個場面又完全安靜了下來。

看到這幅場景,趙玉山再次發聲:「我在醒來之前是在自己的寢室里休息的,我想各位也一樣吧。」

說完,他首先把目光放到了趙鴻羲身上,但他卻並未回應一言半語,直接閉目休息了起來。

見此情況,趙玉山只是輕笑了一下,臉上沒有一絲尷尬,然後非常自然的把目光轉到了趙曉曼身上。

「一樣」趙曉曼點了點頭應答道。

「是是是!我記得我在晚上還和幾位兄弟在外面的酒館喝了幾壇酒,之後就回到我的破屋睡覺了,醒來后就來到了這裡,看到了幾位少爺小姐了。」

孫巍連忙附和道。

張遠趙玉山右手拍了拍自家的左手,第一次流露出明顯的不解,這次的事情實在太古怪了,既有趙家的未來棟樑,亦有普通子弟和武功低微的門客,實在讓人難以看出挑選的標準。

趙曉曼抿了抿嘴唇,挺拔小巧的鼻子皺了皺,苦笑道:「我原本以為這次是我父親的仇家針對來我來的,誰知道還有幾位在……」

咚!

她話還沒說完,一陣低沉的鐘聲突然響起,打斷了她的話語,並引得眾人皆往廣場上方看去。

他們才察覺到廣場上方正漂浮著一卷翠綠色的玉簡,那聲低沉的鐘聲就是從那玉簡中發出的,接著那玉簡散發出柔和的清光。

清光映照,頓時霞光萬道,長虹當空,顯化出一方飄渺仙境。

就在眾人被眼前那恢弘出塵的仙境所吸引的時候,一聲宏大冰冷的聲音隨著鐘聲飄來。

「歡迎來到輪迴殿!」

「這裡有無盡的危險,但你們也能從這裡得到想要的一切!」

「誰?出來!」孫巍被這聲音嚇了一跳,頭顱快速向周圍轉動,目光急掃,可四周依舊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一旁靈魂化的趙欽河看著他們表現,一臉的笑意。

「你們可以稱呼我輪迴之主。」那聲音繼續說道。

孫巍依舊迷惑,而趙欽河在一旁可以清晰的看到,趙鴻羲和趙玉山正雙眸發亮,璀璨閃耀,宛如黑暗裡迸發的紫電,專註而認真地看著聲音來處。

許久,依舊沒能看出點什麼來。 它貼著一張便利貼 趙玉山眼睛一轉,右手按住腰間刀柄,停在那裡,大聲說道:「你將我們抓來有何用意?」

那輪迴之主的聲音再次響起:「世事無常,命運轉輪。輪迴無盡,得道永恆。」

「在這裡,你們將經歷一個又一個的世界,完成我發布的任務,獲取功德值,而功德值可以兌換到你們想要的一切,無論是絕世武功、神兵仙器,還是延壽丹藥、天材地寶,只要你們聽說過的,這裡都有,你們不知道的,這裡也有!」

「而每完成一次任務,你們都將回到現實世界,等待下一次任務的開啟。」

孫巍嘴巴半張,一臉的目瞪口呆,顯然是被這輪迴之主的豪言壯語給震懾到了。

而一旁的趙玉山和趙曉曼雖然沒他這麼誇張,但也是明顯一陣的失神,顯然也被驚訝到了。

場上的四人中,唯一神情還算正常的就只有趙鴻羲一人了,但趙欽河在一旁可以清楚地看到,趙鴻羲眼中正不斷閃爍著未知的精光,顯然他的內心並不像他所表現出來的那樣淡定。

看到他們這幅樣子,一旁靈魂狀態的趙欽河不禁一陣發笑。

「看來我這裝神弄鬼的一套,還挺管用的嘛!」 輪迴殿中,輪迴之主那恢弘的聲音還在廣場上回蕩著。

嗤!

一聲嗤笑突然響了起來。

「能得到想要的一切?」趙玉山嗤笑了一聲,對這所謂的『輪迴之主』的說辭一臉的嗤之以鼻。

不過雖然嗤笑著,但他的眼神卻不停閃爍著狡黠的光芒,顯然他這只是為了試探出更多的東西罷了。

他這點小伎倆根本瞞不過在一旁靜靜觀察的趙欽河。

「想要試探我,好!那就再放出點東西來震懾一下你們。」

他這樣想著,低沉的鐘聲再次響起。廣場上方漂浮著的玉簡上落下了一道光華,光華凝結成一本巨大的書籍虛影。書籍的封面上寫著「如意隨心」四個大字,接著書籍翻開,顯示出了第一張書頁,直接書頁上寫著四個大字。

「絕世武學篇」

看到這幾個大字,在場的四人內心一顫,眼神突然火熱了起來。

「《易經十二解》,全本。道家根本秘籍。兌換價格:三百萬功德值。」

吸~~~

看到這書頁最頂端的那一行字,在場的四人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別看這名字不怎麼起眼,但它在江湖中卻是只存在於傳說的神級功法。

相傳,這本功法是在數千年前由道家的創始人老子所創,功法內容深含宇宙真理,大道奧秘,是一本直指無上大道的絕世功法。

在傳聞中,老子在昆崙山創立出這門功法后,天地也為之欣喜,大道韻律震徹寰宇,功德之花降落數日延綿不絕,其後老子更是憑藉此功法達到仙人之境,直接舉霞飛升,登臨仙庭之道。自此昆崙山也成為了道家聖境。

歷經數千年,《易經十二解》正本早已失傳,只留下江湖傳說,但其赫赫威名卻沒有從江湖上消失,因為現在江湖上的道教之宗上清宮的立派之本《太易元微金章》和《太虛清微真典》這兩本直指超脫之境的絕世神功就是上清宮的創派祖師清煦道人蔘悟《易經十二解》中的第五解和第九解所領悟出來的。

看到這,就連一向冰山面癱的趙鴻羲也不再高冷下去了,眼神不知不覺也變得火熱了起來。

接著,他們按捺住激動的心情把目光放到了第二行:「《金剛不壞神功》,全本。 酷總裁,訓妻有招! 佛門至尊,萬邪辟易,神魔退避。兌換價格:二百一十三萬功德值。」

「這不是中洲少林寺的四大神功之一嗎,居然連這都有!」

看到第二行,孫巍終於忍不住驚呼了起來。

「不但如此,你先看看下面吧。」一旁,趙玉山低沉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