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流著淚,無奈而悲憤地吼著,抱起旁邊一名腿部受傷的雇傭兵,一瘸一拐的朝著城堡挪動。

到嘴的獵物就要逃跑,蟲人被刺激著一陣亂扭。見狀,另外一頭蟲人撲過來,把瀕死的歐陽俊麟從它背上一口叼下,狠狠咬掉上半身。剎那間,空中噴起一團血霧。歐陽俊麟的身體只剩下殘缺不全的半段。

徹底解脫的蟲人立刻搖晃著朝前蠕動。

它沖得很快,像急不可待想要飽餐美食的餓鬼。剛剛吞下的那條腿顯然滋味兒不錯,卻遠遠不能滿足旺盛的食慾。相反,卻讓它品嘗到人肉的鮮美,想要得到更多,吃掉更多。

飛殺拖著受傷的雇傭兵拚命往前。

他不肯認輸,理智和現實卻使他絕望。

「我……老子……一樣也要變成這該死怪物肚子里的大便嗎?」

「砰————」

刺耳的槍聲,中止了飛殺腦子裡混亂的念頭。

身後,緊追不捨的蟲人應聲而倒。

前面,老宋站在城牆上,手裡的狙擊步槍槍口正冒著青煙。 大廳里依然煙霧繚繞,香煙和濃茶永遠都是提神醒腦的最佳選擇。

雖然,前者同時也充當著致癌致死的最佳殺手身份。

身材瘦高的上將一如既往坐在首位。

條形長桌兩邊,仍然還是那些佩戴將軍徽章的熟悉面孔。

他們正襟危坐,神情嚴肅,視線焦點不約而同聚集到擺在各自面前的一份文件上。

那是科學院關於銀骨的詳細研究報告。

對於這種全物質的分子結構、在喪屍體內的出現位置、促發誘因、具體重量和體積,以及對人類神經和骨骼產生的各種強化效果,均一一羅列。由於時間上的關係,報告中提及的一部分研究項目沒有準確數據,只有粗略的百分比。

儘管如此,這份文件的內容密級仍然屬於最高的「甲a」。

也難怪會場外面設置了比平時多的憲兵,監察部門也將防護措施嚴密到「任何關人員進入警戒區,一概格殺勿論」的地步。

「諸位都看過了吧?」

上將用手指點了點擺在桌面上的文件,他微眯著被歲月和繁重事務折磨得有些發腫的眼睛,掃視了一遍坐在兩邊的與會者,語調充滿威嚴。

「報告上已經說得很清楚,這是一種此前從未出現過的全物質。對病毒免疫個體強化增幅達到一倍以上。而且,神經中樞和骨骼強度同樣得到大幅提升……這些能力曾經是我們夢寐以求的。它不再是幻想,而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真實。」

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將拿起文件,翻到關於強化人諸項實驗數據的頁面,很有些驚嘆的連連搖頭。

「我們最初研發一階強化藥劑的時候,就發現實驗者全力擊打的最高力量值遠遠低於預期效果。注射者的肌肉膨脹力量為二百五十至二百六十公斤左右。當時我們就覺得奇怪————按照絕密檔案里提到的強化人戰士標準,這個數字應該再增加一倍才對。現在,我終於明白問題究竟出在哪兒?我們缺少了銀骨這種極其重要的物質。正如王院長在報告里所說的那樣:肌肉決定力量,骨骼是身體基礎的支撐,神經中樞代表著速度和反應所需的時間。只有三者達到均值,才能獲得最強大的戰士。」

桌子對面,另外一名面容蒼老的中將贊同地點頭:「按照這個標準,原來那些只注射過強化藥劑的士兵,最多只能算是「半強化人」。銀骨填補了骨骼與神經強度的缺陷,只有兩者同時產生效果,才是真正的強化人。」

「這些測試數據令人震驚。」

一名少將盯著紙面上的實驗體力量數值,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常規擊打效果高達五百公斤,爆髮狀態增幅百分之十至二十。百米衝刺速度四點六秒,神經元反射速度提高整整兩倍。視覺、辨聽效果均有大幅度提升……難以置信,這簡直比國際特種兵大賽的冠軍選手還強。我們已經開發出免疫藥劑,病毒法對參戰部隊構成威脅。老張說的沒錯————這才是真正的強化人戰士。只需要十毫克銀骨就能對士兵進行全面改造。這意味著,平均擊殺五頭喪屍,我們就能得到一名強化人。老天應該立即下令前線作戰部隊轉入防禦,大量收集銀骨。最多一個星期,我們就能徹底扭轉目前的攻守態勢。呵呵喪屍,不足為懼————」

少將說話的聲音很大,帶有強烈的亢奮情緒。

這種樂觀的態度,很影響了其他與會者。

看著文件上那些令人驚嘆的數據,一張張緊繃嚴肅的臉逐漸變得緩和。很多人露出笑容。他們低聲交談,緊縮的眉宇漸漸舒展開來。雖然這份文件他們早在幾小時前就已經看過,可是那些對生物戰爭具有決定意義的數據,此刻根本就是「勝利」兩個字的代名詞。

「應該立即停止9毫米武器系統的生產,轉而研發。7毫米口徑的單兵武器系統。對了,總裝備部去年不是提出過毫米和30毫米機炮單兵化的構想模式嗎?依我看,這些項目完全可以同時展開。有了銀骨,士兵的負重和身體狀況根本不是問題。一階強化人也許只能負載。7毫米突擊步槍。但我們正在量產二階藥劑。只要解決原料,三階藥劑量產化同樣不成問題。」

「沒錯一階到二階,力量和體質會得到成倍增加。很多需要車載的重型武器,都可以實現單兵攜帶。一線格鬥部隊的傷亡率也能迅速降低,有很多人能活下來。」

「這是自病毒爆發以來,我所聽到最好的消息。那些怪物不再對我們佔有生理優勢。我們……呼我們能贏——

面對會議室里熱烈的氣氛,坐在首位的上將慢慢露出微笑。

他輕輕咳嗽幾聲,示意周圍安靜下來,繼續說:「昨天,剛剛看到這份文件的時候,我和經管部門的幾個主官談了一次。他們一致同意:把銀骨當做發行藍幣的儲備基礎。信息部正在準備相關文件和詳細條款。最遲明天,就能發給聯合國金融計劃署進行審核。」

「審核?」

少將有些意外:「為什麼要把如此重要的情報提交給他們?這樣做,根本就是公開秘密。」

「嚴格來說,這其實算不上什麼秘密。」

上將緩緩搖著頭:「我跟王院長談過,他也趨向於把銀骨的信息全面公開。雖然這種物質體積很小,卻不需要任何科技手段就能在喪屍體內找到。也就是說,任何人都可能發現它。呵呵就像一群孩子在海邊漫步,有人找到漂亮的貝殼,也有人只看到沙子和海浪。但只要耐心尋找,總會有所收穫。」

中將點了點頭:「這的確不能算是什麼秘密,不過是出現時間早晚而已。世界各國都在研究喪屍,那些怪物每天都會被殺,被解剖。既然我們已經提前知曉,就應該把這方面的優勢盡量擴大化。上一次各**事峰會確定了世界元的發行比例,美國人一直要求以實際黃金儲量為恆定標準。銀骨這種東西相當於重要的戰略物資,完全可以當做貨幣發行量的基礎。這份報告必須盡發放給其它國家。讓美元和黃金見鬼去吧————」

少將把目光重轉回手上的文件。

他的思維轉換速度很,立刻想到另外一個問題。

「根據科學院的報告,每頭喪屍體內的銀骨數量大約為兩毫克左右。前線部隊主要負擔作戰任務,不可能抽調太多人手負責收集。從喪屍體內獲取銀骨很麻煩,即便二線部隊全部投入,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得到太多。我建議:既然決定把消息公開,那麼就應該把平民和豪族財團各種力量全部納入其中。我們可以對平民開放食品和武器交換,通過數量對比,從他們手裡收取銀骨。至於財團……他們最想要的就是強化藥劑。可以把一階藥劑對他們開放,兌換比例定高一些————兩千毫克銀骨兌換一支藥劑。他們不算吃虧。另外,必須杜絕後勤部門與各財團之間的物資與藥劑交換。否則,他們根本不會老老實實按我們的要求去做。」

有人提出不同意見:「兩千毫克銀骨……算下來,差不多要於掉一千頭喪屍,才能兌換一支藥劑。這也未免太多了吧?一千毫克,或者八百,我看也就差不多了。」

中將語調凝重地說:「我贊成兩千毫克這個比例。銀骨剛剛被發現,沒有幾個人知道它的具體用途。從病毒爆發至今,全世界都有大量喪屍被殺。從屍體身上收集銀骨很麻煩,卻並不困難。那些豪族財團收攏了大量難民,他們有足夠的人手去做這件事情。唔從目前的情況看,2000毫克這個比例還是略低了些。就暫定3000毫克吧一旦信息公開,其它國家和勢力也會開放類似的交換。到了那個時候,兌換比例會進一步降低。隨著一階藥劑產量不斷提升,不要說是ru0毫克的比值,恐怕500都沒人願意交換。總而言之,這種事情必須儘早、盡。我們得趕在所有人前面。就像商人常說的那樣————利潤最大化。」

說著,他把目光投向會議桌首位。

上將平靜地點了點頭:「9毫米武器系統已經實現量產。舊式8毫米武器殺傷力不足,可以對平民開放。關於世界元發行比例和信息報送的問題,就交給外事部門負責處理。有了銀骨,我們很就能擁有一大批強化人士兵。也許,今年下半年就能結束對東部沿海的戰事。中部和西部地區也能逐漸恢復秩序。」

這番話引起一陣共鳴。

少將繼續翻看文件。

極品小村醫 他很找到關於銀骨發現者本人的資料欄目。看著紙頁上蘇浩的照片,少將不斷微笑著頜首。

「我認識這個年輕人————上次成都方面上報的戰鬥記錄,就是他的創舉。參謀部對那種戰術的評價很高。正在商議著準備在昆明城內再進行一次類似的戰鬥,製成錄像,然後在軍內推廣。沒想到是他發現了銀骨。不得不承認:這小子在科研和打仗方面都很有一套,也很幸運。」

「在如何對待這個人的問題上,71集團軍的許仁傑和陳彥霖有很大分歧。」

主管人事的一名將軍饒有興趣地說:「陳彥霖想要對蘇浩的戰功給及獎勵。而許仁傑則認為:蘇浩加入軍隊的時間太短,資歷不夠,只同意形式上的通報嘉獎。」

少將皺起眉頭思考了幾秒鐘,問:「蘇浩現在是什麼軍銜?」

「中尉。」

主管人事的將軍頓了頓,補充道:「陳彥霖把他招入軍隊的時候就是少尉軍官。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晉陞為中尉

頭髮花白的中將插進話來:「我記得他上次的戰果,好像是擊殺了近三千頭喪屍。不要說是中尉,破格提拔為校官都夠了。」

主管人事的將軍笑笑,說:「蘇浩同時也是科學院的人。他是級研究員。王啟年剛剛給他升上去的。去年剛進科學院的時候,還是最低的「p」等級。蘇浩在那邊的晉陞速度,可是要比我們這裡多了。」

少將眼睛里精光一閃:「真沒想到,他居然同時擁有軍銜和研究員雙職?」

老中將雙手籠在一起,不斷互握:「王啟年在發掘人才方面的確眼光不錯,提拔人才也不拘一格。相比之下,我們的陳規陋習和條條框框實在太多了。」

主管人事的將軍顯然對蘇浩很有好感。他加重說話語氣:「王院長已經向聯合國生物研究總署提交了報告。推薦蘇浩成為下一屆諾貝爾生物學獎項的候選人。「銀骨」這個名字也是蘇浩首先提出。作為發現者和命名人所在的上級單位,科學院與其它國家技術共享和專利研究方面有著很大的優勢。」

「規矩太多的確不是什麼好事。不過,既然是規矩,就肯定有著存在的依據。」

上將顯然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浪費時間。他直截了當地說:「其實,陳彥霖和許仁傑兩個人的處理方法都有依據。這樣吧如果蘇浩在參謀部安排的實戰測試中拿到「優等」以上評價,那麼我相信沒人再對他的軍銜晉陞提出疑問。另外,徵求一下科學院和他本人的意思。看看蘇浩願不願意調入作戰部隊?他對喪屍的研究理解透徹,知道變異生物的習慣和特姓。呵呵軍隊需要特殊人才,總不能把所有好處都留給王啟年。這不公平————」

沒人對上將的話表示反對。

對於某些問題,每個人都有不同意見。

但就本質而言,能夠坐上這張會議桌的人,都有著足夠豐富的人生經驗。他們可能會因為某些小事情產生矛盾,在重要事務上卻不會拖人後腿。

至少表面上不會。

畢竟,現在已經不是和平年代。想要對抗喪屍,就必須表示出足夠的團結。

「還有一件事。」

上將清了清嗓子,從文件袋裡抖出一顆直徑約為05厘米,形狀並不規則的淺白色晶狀顆粒。

這是一顆看上去類似石英的結晶。它的透明度不高,對著光線仰望,其中有很多米白色的物質。很渾濁,邊緣的鋒線有些割手。

「這是4步兵師在一頭血屍頭部發現的。」

上將用手指拈起晶石,舉至足以⊥所有人都能看清的高度:「類似的東西,其它部隊也發現了一些。它們一例外都出現在喪屍頭部,靠近腦於的位置。我已經派人把樣本送給科學院,他們應該很就能得出檢測結果。」

中將眯縫著雙眼,疑惑地問:「這難道也是具有特殊效果的物質?」

有了銀骨作為參照,人們的思維很容易朝類似方向靠攏。

「目前還不清楚。」

上將搖了搖頭:「這種晶塊並不存在於所有喪屍體內。只有特彆強悍的血屍和類人身上才能找到。前天剛剛結束的福州突襲戰,只有四頭血屍體內找到了晶塊。據參戰官兵回憶————那些變異生物尤為強悍。它們的奔跑跳躍速度極,手腳部位進化出堅硬的甲殼。如果不是格鬥部隊正好配備了幾名服用過銀骨的實驗人員,恐怕很難擋住它們

沒有人說話。

人們的視線焦點都集中到那顆詭異的晶塊上。從一雙雙眼睛里釋放出的目光,有冰冷,有感慨,還有各種不同的複雜成份。

少將嘆了口氣,可以放緩語速:「先是銀骨,現在又是晶石,喪屍這種東西根本不同於任何形式的地球生命……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這裡已經不是我曾經熟悉的世界,而是另外一個完全陌生的空間。」

蒼老的中將抿了口茶水,沉重地說:「不管怎麼樣,我們總得做該做的事。這是我們的職責。軍人的職責」

現在,是三月份。

陽光逐漸變得強烈,街道上的氣氛比以前加冷清。

馬路上隨處可見散亂停放的車輛,有價格昂貴的賓士、寶馬,也有平民化的奇瑞、夏利。

這些原本應該被它們主人當做珍寶般愛惜的機械製品,如今卻彷彿垃圾一樣被隨意扔棄。偶爾有風刮過,空曠的街道上,立刻騰起一片片零亂的碎紙和塑料薄膜。

蘇浩斜握著鋒利的獵刀,腳步很輕,小心翼翼觀察著四周的動靜。

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腐臭味,地面上到處都是於涸發黑的血痕。就在正前方三米多遠的位置,橫躺著一隻孤零零的腳。

腳上套著皮鞋,黑色棉襪和鞋子的款式,都顯示腳的主人是一位男姓。足踝略微偏上的傷口觸目驚心,最外層的皮膚已經於硬,韌帶從肌肉中間脫落,零亂散開,斷裂的骨頭邊緣參差不齊,甚至可以看到深深印入骨質的清晰牙印, 大廳里依然煙霧繚繞,香煙和濃茶永遠都是提神醒腦的最佳選擇。

雖然,前者同時也充當著致癌致死的最佳殺手身份。

身材瘦高的上將一如既往坐在首位。

條形長桌兩邊,仍然還是那些佩戴將軍徽章的熟悉面孔。

他們正襟危坐,神情嚴肅,視線焦點不約而同聚集到擺在各自面前的一份文件上。

那是科學院關於銀骨的詳細研究報告。

對於這種全新物質的分子結構、在喪屍體內的出現位置、促發誘因、具體重量和體積,以及對人類神經和骨骼產生的各種強化效果,均一一羅列。由於時間上的關係,報告中提及的一部分研究項目沒有準確數據,只有粗略的百分比。

婚後被大佬慣壞了 儘管如此,這份文件的內容密級仍然屬於最高的「甲a」。

也難怪會場外面設置了比平時更多的憲兵,監察部門也將防護措施嚴密到「任何無關人員進入警戒區,一概格殺勿論」的地步。

「諸位都看過了吧?」

上將用手指點了點擺在桌面上的文件,他微眯著被歲月和繁重事務折磨得有些發腫的眼睛,掃視了一遍坐在兩邊的與會者,語調充滿威嚴。

「報告上已經說得很清楚,這是一種此前從未出現過的全新物質。對病毒免疫個體強化增幅達到一倍以上。而且,神經中樞和骨骼強度同樣得到大幅提升……這些能力曾經是我們夢寐以求的。它不再是幻想,而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真實。」

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將拿起文件,翻到關於強化人諸項實驗數據的頁面,很有些驚嘆的連連搖頭。

「我們最初研發一階強化藥劑的時候,就發現實驗者全力擊打的最高力量值遠遠低於預期效果。注射者的肌肉膨脹力量為二百五十至二百六十公斤左右。當時我們就覺得奇怪————按照絕密檔案里提到的強化人戰士標準,這個數字應該再增加一倍才對。現在,我終於明白問題究竟出在哪兒?我們缺少了銀骨這種極其重要的物質。正如王院長在報告里所說的那樣:肌肉決定力量,骨骼是身體基礎的支撐,神經中樞代表著速度和反應所需的時間。只有三者達到均值,才能獲得最強大的戰士。」

桌子對面,另外一名面容蒼老的中將贊同地點頭:「按照這個標準,原來那些只注射過強化藥劑的士兵,最多只能算是「半強化人」。銀骨填補了骨骼與神經強度的缺陷,只有兩者同時產生效果,才是真正的強化人。」

「這些測試數據令人震驚。」

一名少將盯著紙面上的實驗體力量數值,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常規擊打效果高達五百公斤,爆髮狀態增幅百分之十至二十。百米衝刺速度四點六秒,神經元反射速度提高整整兩倍。視覺、辨聽效果均有大幅度提升……難以置信,這簡直比國際特種兵大賽的冠軍選手還強。我們已經開發出免疫藥劑,病毒無法對參戰部隊構成威脅。老張說的沒錯————這才是真正的強化人戰士。只需要十毫克銀骨就能對士兵進行全面改造。這意味著,平均擊殺五頭喪屍,我們就能得到一名強化人。老天應該立即下令前線作戰部隊轉入防禦,大量收集銀骨。最多一個星期,我們就能徹底扭轉目前的攻守態勢。呵呵喪屍,不足為懼————」

少將說話的聲音很大,帶有強烈的亢奮情緒。

這種樂觀的態度,很快影響了其他與會者。

看著文件上那些令人驚嘆的數據,一張張緊繃嚴肅的臉逐漸變得緩和。很多人露出笑容。他們低聲交談,緊縮的眉宇漸漸舒展開來。雖然這份文件他們早在幾小時前就已經看過,可是那些對生物戰爭具有決定意義的數據,此刻根本就是「勝利」兩個字的代名詞。

「應該立即停止9毫米武器系統的生產,轉而研發。7毫米口徑的單兵武器系統。對了,總裝備部去年不是提出過毫米和30毫米機炮單兵化的構想模式嗎?依我看,這些項目完全可以同時展開。有了銀骨,士兵的負重和身體狀況根本不是問題。一階強化人也許只能負載。7毫米突擊步槍。但我們正在量產二階藥劑。只要解決原料,三階藥劑量產化同樣不成問題。」

「沒錯一階到二階,力量和體質會得到成倍增加。很多需要車載的重型武器,都可以實現單兵攜帶。一線格鬥部隊的傷亡率也能迅速降低,有很多人能活下來。」

「這是自病毒爆發以來,我所聽到最好的消息。那些怪物不再對我們佔有生理優勢。我們……呼我們能贏——

面對會議室里熱烈的氣氛,坐在首位的上將慢慢露出微笑。

他輕輕咳嗽幾聲,示意周圍安靜下來,繼續說:「昨天,剛剛看到這份文件的時候,我和經管部門的幾個主官談了一次。他們一致同意:把銀骨當做發行藍幣的儲備基礎。信息部正在準備相關文件和詳細條款。最遲明天,就能發給聯合國金融計劃署進行審核。」

「審核?」

少將有些意外:「為什麼要把如此重要的情報提交給他們?這樣做,根本就是公開秘密。」

「嚴格來說,這其實算不上什麼秘密。」

上將緩緩搖著頭:「我跟王院長談過,他也趨向於把銀骨的信息全面公開。雖然這種新物質體積很小,卻不需要任何科技手段就能在喪屍體內找到。也就是說,任何人都可能發現它。呵呵就像一群孩子在海邊漫步,有人找到漂亮的貝殼,也有人只看到沙子和海浪。但只要耐心尋找,總會有所收穫。」

中將點了點頭:「這的確不能算是什麼秘密,不過是出現時間早晚而已。世界各國都在研究喪屍,那些怪物每天都會被殺,被解剖。既然我們已經提前知曉,就應該把這方面的優勢盡量擴大化。上一次各**事峰會確定了世界元的發行比例,美國人一直要求以實際黃金儲量為恆定標準。銀骨這種東西相當於重要的戰略物資,完全可以當做貨幣發行量的基礎。這份報告必須儘快發放給其它國家。讓美元和黃金見鬼去吧————」

少將把目光重新轉回手上的文件。

他的思維轉換速度很快,立刻想到另外一個問題。

「根據科學院的報告,每頭喪屍體內的銀骨數量大約為兩毫克左右。前線部隊主要負擔作戰任務,不可能抽調太多人手負責收集。從喪屍體內獲取銀骨很麻煩,即便二線部隊全部投入,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得到太多。我建議:既然決定把消息公開,那麼就應該把平民和豪族財團各種力量全部納入其中。我們可以對平民開放食品和武器交換,通過數量對比,從他們手裡收取銀骨。至於財團……他們最想要的就是強化藥劑。可以把一階藥劑對他們開放,兌換比例定高一些————兩千毫克銀骨兌換一支藥劑。他們不算吃虧。另外,必須杜絕後勤部門與各財團之間的物資與藥劑交換。否則,他們根本不會老老實實按我們的要求去做。」

有人提出不同意見:「兩千毫克銀骨……算下來,差不多要於掉一千頭喪屍,才能兌換一支藥劑。這也未免太多了吧?一千毫克,或者八百,我看也就差不多了。」

中將語調凝重地說:「我贊成兩千毫克這個比例。銀骨剛剛被發現,沒有幾個人知道它的具體用途。從病毒爆發至今,全世界都有大量喪屍被殺。從屍體身上收集銀骨很麻煩,卻並不困難。那些豪族財團收攏了大量難民,他們有足夠的人手去做這件事情。唔從目前的情況看,2000毫克這個比例還是略低了些。就暫定3000毫克吧一旦信息公開,其它國家和勢力也會開放類似的交換。到了那個時候,兌換比例會進一步降低。隨著一階藥劑產量不斷提升,不要說是ru0毫克的比值,恐怕500都沒人願意交換。總而言之,這種事情必須儘早、儘快。我們得趕在所有人前面。就像商人常說的那樣————利潤最大化。」

說著,他把目光投向會議桌首位。

上將平靜地點了點頭:「9毫米武器系統已經實現量產。舊式8毫米武器殺傷力不足,可以對平民開放。關於世界元發行比例和信息報送的問題,就交給外事部門負責處理。有了銀骨,我們很快就能擁有一大批強化人士兵。也許,今年下半年就能結束對東部沿海的戰事。中部和西部地區也能逐漸恢復秩序。」

這番話引起一陣共鳴。

少將繼續翻看文件。

他很快找到關於銀骨發現者本人的資料欄目。看著紙頁上蘇浩的照片,少將不斷微笑著頜首。

「我認識這個年輕人————上次成都方面上報的戰鬥記錄,就是他的創舉。參謀部對那種戰術的評價很高。正在商議著準備在昆明城內再進行一次類似的戰鬥,製成錄像,然後在軍內推廣。沒想到是他發現了銀骨。不得不承認:這小子在科研和打仗方面都很有一套,也很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