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真的急了。

嘴角還在溢血,竟是瘋狂地站起身來。

他沒想到,王宇和孫穎,這兩個他曾經見過,還被王宇唬了一下的天才學生,竟然出現在這裡。

「呵呵……你們竟然認識?真好,真好啊!」

趙一龍興奮地說道,目光卻是直直地盯著孫穎。

在孫穎從松樹後面出來的瞬間,他的目光便陡然變得賊亮賊亮,死死地盯住了孫穎,哪怕此刻是在跟郭怒說話,目光都沒離開過孫穎。

那種淫邪的目光,讓孫穎羞怒至極。

但對方的實力卻不是她能抗衡的,此刻唯一能給她安全感的便是王宇。

這一刻的王宇,淡定從容!

俊逸的臉龐,沒有絲毫緊張,甚至嘴角還勾著一抹淡淡的微笑,彷彿沒看到趙一龍之前展現的恐怖戰力般,拉著孫穎的小手,不疾不徐地走向趙一龍。

孫穎清楚,如今的小宇,的確如他自己所說,很強!

究竟有多強,她不清楚。

但王宇既然堅持拉著她走過來,自然應該是有把握的吧?!

「E級中期的小美妞,好,好啊,哈哈哈……嘖嘖,真嫩,真清純,真漂亮!老子最喜歡的類型,哈哈哈……連老天爺都在幫我,竟然在我要逃進原始山林躲避風頭的時候,給老子派來這麼漂亮一個小美妞!哈哈哈……」

「你很有眼光。」王宇摸了摸鼻子。 「王宇,你們趕緊滾!孫穎,拉他走啊!別不知天高地厚,真以為你們那點天賦就無敵了?眼前此人是D級後期巔峰,特種武兵中的精英!快滾啊!」

郭怒咆哮道。

滿嘴噴血。

「老郭啊,吐血都吐成那樣了,你就少說兩句吧。你覺得我們想走,他會同意嗎?我們走的掉嗎?」

「……」

郭怒被噎住了。

是啊,他們想走,走的掉嗎?

「說的好。」趙一龍啪啪拍手,說道:「小子,你的妞,老子要了,放心,我不會殺你,老子最大的嗜好,就是給人戴綠帽!尤其是當著你的面給你戴,嘖嘖,想象都期待。哈哈哈……而且,你也細皮嫩肉、眉清目秀,說不定哪天老子也想嘗嘗鮮呢,嘿嘿……你們就跟著我暫時隱居這原始山林中吧!」

我去……

孫穎臉都綠了!

郭怒等人卻是一個個同情憐憫地看著王宇和孫穎,這倒霉催的孩子,怎麼就這麼悲劇?

他們忽然覺得,死,有時候真的並不可怕。

王宇微微皺眉,忽然說道:

「老郭,抱歉了。」

「跟我抱歉什麼,唉,你們……怎麼就這麼倒霉……」郭怒絕望地嘆息道。

「本來想幫你活捉,但現在不行了。敢覬覦我小姨,那便只能死。」王宇淡淡地說道。

郭怒等人一下愣住。

開什麼玩笑?

難道……自己無法看透他的修為境界,並非是他有特殊的能力隱藏,而是真的超越了D級?

否則,王宇哪裡來的自信?

趙一龍也是微微皺眉。

但他除了眼神戲謔變得越來越冷外,似乎並沒有立刻動手的意思。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輕舉妄動!

淡定,眼前的少年太淡定了!

做為特種武兵中的精英隊員,趙一龍不知經歷過多少次生死搏殺,一次次徘徊在死亡線上的經歷,讓他對危險有著敏銳的直覺。

而現在……

他便感到致命的危險。

眼前的少年,他自信能一拳打爆其腦袋。

但這少年憑什麼如此淡定?

為何讓他感到生命的威脅?

趙一龍能清晰感應出孫穎的境界是E級中期,年紀如此小的女生,便能到E級中期,而且隱隱散發著一股冰寒波動,其天賦無疑是極其驚人,修鍊的功法也絕對是超越玄級的屬性功法,其來歷絕不簡單!

而王宇……

他竟然看不出其修為境界!

當然,雖然看不透,他並不擔心王宇有多強,年紀決定了王宇再強也強不到哪裡去,擁有特殊能力,能夠屏蔽自己境界氣息的人雖然不多,但也不罕見。

但天才的少女明顯是以少年為主!

證明這少年絕對不簡單!

兩人如此年輕,深入兇險莫測的原始山林,明顯是歷練而來,以兩人肯定很強大的背景,怎麼可能沒高手跟著暗中保護?

或許這才是少年的底氣所在?

趙一龍心思不可謂不縝密。

「小子,莫非就憑你還想殺我?」

看到王宇竟是放開孫穎,獨自一人,一步步向他走來,趙一龍冷聲說道。

「不錯。」

「你這是找死!」趙一龍一身殺氣爆發,本就兇狠的他,這一刻的氣息愈發的恐怖。

殺意!

融入他最強念力的殺意!

他不敢輕易出手,但卻用自己的神念威壓來試探王宇,或者說試探極有可能隱匿在周圍的高手!

王宇嘴角勾起一抹冷酷和戲謔。

面對恐怖的殺意威壓,王宇,唯有略長的黑髮和瀏海飛揚,衣衫獵獵,但他的步伐卻是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啪!

啪!

啪!

輕輕的腳步聲,此刻在趙一龍的耳中竟是變得異常刺耳,他臉上偽裝的戲謔消失,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完全無視他威壓,一步步走來少年。

啪嗒……

冷汗從的臉上滴落,他卻毫無所覺。

這一刻,殺意威壓的試探,讓他震驚地確定,周圍根本沒什麼高手,少年的淡定從容,是來自其自身強大的實力!

郭怒、孫穎等人也全都驚駭地瞪大了眼睛,大氣都不敢出地看著一步步逼向趙一龍的身影。

十米,八米,六米……

趙一龍的冷汗早已打濕脊背,他從沒想到如此一個少年,竟然會帶給他如此可怕的壓力,對方明明沒有任何威壓綻放,明明就那麼簡簡單單一步步走來,但每靠近一步,他的壓力便會大上一分。

沉重的讓他近乎窒息!

「死吧,啊!」

當王宇走到距離趙一龍只有五米距離的時刻,已經要窒息的趙一龍,轟的一下徹底的、瘋狂的爆發了。

不顧一切的爆發!

最強力量的爆發!

一拳轟出!

「哼!」

王宇冷哼一聲,彷彿是預料到趙一龍會在此刻出拳般,幾乎是跟趙一龍同時出招。

趙一龍明顯是蓄勢良久的一拳,如江河決堤,攜帶著可怕的真元,氣吞山河!

郭怒驚駭至極,僅僅從趙一龍這一拳的氣息,郭怒便清楚,如果換成他,絕對會被對方一拳打爆!

但更讓郭怒瞪大眼睛的是,卻是王宇!

王宇的動作給眾人的感覺彷彿很慢,能清晰地感應到一種節奏,或者說韻律,在他一掌拍出的瞬間,彷彿他的全身在極小的範圍內瞬間顫抖了千百次般,就是使得他的面孔都出現瞬間的模糊,尤其是拍出去的手掌,更是出現了跨越五指距離的重重殘影!

嘭!

拳掌相遇。

沒有想象中狂暴力量肆虐的畫面。

聲音很是沉悶,兩人的身形同時被貌似並不強的反震力震的退後一步。

趙一龍似乎頗為意外,平分秋色?竟然能平分秋色?之前那種讓他窒息的壓力,或者說來自潛意識中的死亡威脅,難道是假的?

「哈哈哈……小子,原來你就這點本領?不過,對你來說,的確很強了,年紀輕輕便有此實力,的確有狂傲的資本,可惜,你遇到的是老……」

「噗……」

趙一龍驚懼的心情終於不再畏懼,平分秋色的一招,讓他瞬間恢復特種武兵精英的自信。

他在生死邊緣磨礪出的戰技,面對實力相當的對手,從來沒讓他失望過。

但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卻是忽然吐血倒退。

「怎麼可能……竟然是兩重勁?」

趙一龍穩住身形后心中震驚,只是這念頭剛剛出現,一股更可怕的力量再次出現,讓他的身形再次蹬蹬蹬的後退,接著又噴出一口鮮血。

三重勁?

趙一龍剛鬆口氣,認為不可能還有的時候,四重、五重、六重!

七重、八重、九重!

一重重如同波浪般接踵而至!

一浪比一浪高!

一浪比一浪急!

一浪比一浪強!

噗!

噗噗噗……

趙一龍不停倒退,不停吐血,在第八重的暗勁洶湧而出的時候,已經癱倒在地上,出氣多,入氣少。

滿嘴鮮血如同沸騰的泉水從泉眼中冒出來!

「不,不可能……不可能……」

趙一龍仰躺在地上,眼睛瞪的大大,看著俯視著他,眼神平靜無波,神色淡定從容,俯覽著他的少年。 趙一龍想要說什麼。

但喉嚨中汩汩而出的鮮血卻讓他說不出話。

「王宇。王者的王,宇宙的宇。下輩子,記得好好做人。」

王宇淡淡地說道。

趙一龍死不瞑目的眼睛,這才緩緩失去了焦距。

死!

「王者的王,宇宙的宇。」

這是趙一龍最後的意識。

「王者的王,宇宙的宇……」

郭怒小隊重創在地的隊員,此刻均是一臉震驚、敬畏和感激地看著王宇。

「殺……殺人了……」

孫穎吞了口口水,喉嚨有點發乾,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王宇,這一刻,她的俏臉是蒼白的。

這還是她第一次看見殺人。

最重要的是,殺人的人是她最親近、最熟悉的人。

雖然這一刻的王宇酷帥狂拽叼炸天,讓孫穎芳心狂顫,但第一次面對這樣的場景,別說孫穎一個小女生,就是大老爺們恐怕都無法鎮定。

「小王……不不,王前輩,郭怒代表我們小隊,代表犧牲的小李,代表市局武道大隊,代表羅峰武館所有遇害的人,感謝的你!也感謝你救了我們小隊所有人的性命!」

郭怒在愣了片刻后,竟是忍著傷痛,強行起身,對著王宇躬身行禮,感激之情溢於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