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真的不知道,清華和容子澈、慕洛琛他們來往。

不過……

若真的如裴錦德所說,那麼裴家真的是大勢已去,再跟裴家合作,還真不如,和容家、慕家聯手對付裴家。

沈老爺子心思一轉,陪笑道:「裴兄,你先消消氣,小孩子不懂事,我回頭教訓教訓他,你放心,我個人來說,是絕對站在你這邊的。」

嬈情陷阱:薄情逃妻夜想逃 裴老爺子面色緩和了一些,說:「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一些,可是清華那邊,我是真的被氣到了,這次因為他和那兩個小兔崽子聯手,裴家大傷,沈老弟,你既然站在我這邊,這次可要幫我渡過難關。」

沈老爺子呵呵了兩聲,卻不想答應。

事到如今,沈家只能站一邊。

兩頭都幫,只會讓沈家立場尷尬。

既然要幫一邊,那就幫對沈家最有利的一邊……

至於裴家,只能對不住了。

沈老爺子想著,怎麼打太極,把裴家的事推了。

傭人剛好匆匆的跑過來,說:「老爺子,不好了,孫少奶奶暈過去了,你趕緊過去看看吧。」

沈老爺子正愁沒理由推辭裴老爺子呢,聽到這個,立刻反應過來說:「怎麼回事?沒去請醫生嗎?」

邊說邊跟著傭人走。

裴老爺子見沈老爺子避而不談幫助裴家的事情,心底起了殺意。

沈老頭向來是棵牆頭草,那邊對他有利,他就倒向哪邊。

這次沈清華跟慕洛琛他們合作,力挫了裴家。

沈老頭心裡只怕已經起了反心。

原本還指望著,他看在映雪的份兒上,會幫著他。

可現在……

裴老爺子眼睛一眯,滿心的陰鷙,沈家這一家,都不能留了!

沈老爺子匆匆的跑到後院。

醫生已經給映雪看過了。

見到沈老爺子來了,醫生笑了笑報喜,道:「恭喜老爺子,孫少奶奶是有了身孕了,只是她情緒不穩定,一時激動下,才會暈倒的,稍加調理就好。」

沈老爺子聞言,臉上沒露出半點喜色,反而像是被雷劈了一道。

裴老爺子緊跟在他後面,一直陰沉的臉色,終於露出了笑意。 第566章可不可以不要這個孩子

真是天無絕人之路,老天竟然在這個時候,讓映雪懷孕!

「沈老弟,映雪終於有了我們兩家的孩子,不過看她現在情緒不好,為了能讓她安心養著身子,我還是把她接回裴家,等差不多臨產了,再把她送回來。」

裴老爺子說這話,半點商量的意思都沒有。

沈老爺子知道裴錦德是怎麼打算的,用這個孩子做要挾,讓沈家就範。

原本,裴家把映雪帶走,他沒什麼意見,畢竟是沒過門的孫媳婦,而且映雪看上去也不怎麼願意和清華在一起。

可現在……

有了沈家的骨肉,難不成還真的讓裴家帶走,看著映雪母子,跟著裴家一起倒霉?

沈老爺子沉著臉色不說話。

裴老爺子吩咐裴家跟來的傭人,讓她們幫著映雪收拾東西,然後給家裡的管家打電話,讓他過來拿映雪的東西。

瓷魂 沈老爺子急了,忙抓住裴老爺子的胳膊說:「裴兄,我們先別著急,等清華回來,再商量這事,好不好?」

裴老爺子睨了他一眼:「我現在,不想見到他。」

說著,甩開了神老爺子的手。

沈老爺子見攔不住他,忙去看裴映雪。

這個時候,只能她自己說,不願意跟著裴錦德走,沈家才好出面,阻攔裴錦德。

而裴映雪被傭人攙扶著起來的時候,也幽幽的轉醒。

沈老爺子說:「映雪,你懷了清華的孩子,現在裴兄要把你帶走,你是願意留在沈家,還是回自己家裡?」

沈老爺子簡單介紹了情況后,目光殷切的望著裴映雪。

裴映雪在聽到他說她懷了清華的孩子,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的沒一點血色。

沈老爺子見她不說話,忍不住抓住了她的胳膊,「映雪,你倒是說句話。」

裴映雪唇瓣顫抖著,想要說話。

可在她開口之前,裴老爺子上前一步,擋在了她和沈老爺子之間。

他目光里隱含威脅的說,「映雪,跟爺爺回家,你媽媽會好好的照顧你的。」

母親……

裴映雪瞳孔驟縮,緊緊地咬住下唇。

裴老爺子沒再理她,轉過身看著沈老爺子,道:「沈老弟,你就不用擔心了,映雪是我們家的孩子,我們不會虧待她的。」

裴老爺子話音落,裴家的傭人手腳利落的架著裴映雪,下了床,往外走。

很快,裴映雪就被她們帶出了房間。

裴老爺子笑了笑說,「沈老弟,我今天就先走了,什麼時候,你們家想去看映雪母子了,就來沈家看吧。」

說罷,他轉身離開。

沈老爺子看著他的背影,一口氣喘不上來,兩眼發黑,身體直直的往後倒。

一旁的傭人忙扶住他。

沈老爺子緩了好一會兒,才顫著聲音說:「快,快給清華打電話,讓他立刻回家!」

裴映雪被強行塞到車裡,精神氣一時還緩不過來,等著裴老爺子上車,命令司機開車的時候,她才回過神來。

眼淚汪汪的望著裴老爺子,裴映雪祈求:「爺爺,我可不可以不要這個孩子。」

她才十七歲,學業還沒完成。

若是讓別人知道,她十七歲就生了孩子,會怎麼看待她。

而且,這個孩子……

不是她和自己所愛的結晶。

「不可以。」裴老爺子渾濁的眸子里,閃爍著狠意,「你必須把這個孩子生下來,他是我們裴家,最後一根救命草,你要是敢讓他有個閃失,我會加倍的施加在你母親身上。」

裴映雪眼裡的淚水,啪嗒一下滾落下來。

裴老爺子抬手,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聲音如同泰山一樣,壓在她的心上:「映雪,我說得出,做得到,別試圖挑戰我的耐性。」

裴映雪嚇得,猛地哆嗦了一下。

裴老爺子說罷,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安靜了片刻,忽然拿出手機,給蘇瑾年打了一通電話。

豪門邪少:老婆你就從了吧 蘇瑾年接到電話的時候,還在選婚紗,見到裴老爺子的號碼,她猶豫了下才接通。

「喂,裴爺爺,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事,就是想打電話問問你,這幾天你這小丫頭都沒跟我聯繫了。」

裴老爺子樂呵呵的說。

蘇瑾年因為他在收購慕氏集團時,拒絕接自己電話的不快感,因為他這親昵的稱呼,而消散了一些。

「爺爺,我最近……在準備籌辦婚禮,所以沒來得及跟你聯繫。」

蘇瑾年半是害羞半是喜悅。

裴老爺子敏感的捕捉到四個字——籌辦婚禮,「你準備和慕洛琛結婚了?」

「不是準備結婚,是已經結婚。裴爺爺,我和洛琛已經領了結婚證了,等過一段時間,就會舉辦婚禮。」蘇瑾年猶豫了下,有些抱歉的說,「裴爺爺,對不起,婚禮的時候,可能沒辦法邀請你過來,等婚禮結束后,我會單獨請你吃飯的。」

「沒關係,我知道你夾在我和他之間,很難做人,我不介意的。」裴老爺子聲音里夾雜著笑意,可臉上沒半分的笑意。

裴映雪在一旁,看著他的神情,越發為蘇瑾年擔心。

她想提醒瑾年,裴錦德是人面獸心,根本不值得她那麼信任他。

可話到了嘴邊,她想到了裴錦德的威脅。

若是她說出了不該說的話,裴錦德一定會對付她的母親……

以他以往狠辣的手段,母親會是什麼下場,她不用想也知道。

裴映雪在發獃的時候,裴裴老爺子已經和蘇瑾年商量好了,在哪天見見面。

掛斷了電話,裴老爺子臉色變得陰鷙,「映雪,別試圖跟瑾年說不該說的話,我不會害她,可一旦你跟她說了不該說的,我就不一定,會做出什麼事了。」

裴映雪瑟縮了下說:「爺爺,你放心,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這才是我的乖孫女。」

裴老爺子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

裴映雪身體哆嗦的越發的厲害。

鳳凰樓。

三人出了鳳凰樓,準備去取車的時候,沈清華接了一通電話,臉色一變。

容子澈和慕洛琛紛紛看向他,「怎麼了?」

「沒什麼,我們家老爺子,說是有急事,讓我回家一趟,我先走了。」

沈清華掛了電話,面色恢復了平靜。

慕洛琛把自己的車鑰匙遞給他,說:「既然是急事,你開我的車先回去吧,我和子澈等車過來。」

沈清華接過車鑰匙,沒推辭,立刻往停車場走。

慕洛琛和容子澈站在鳳凰樓的前面,等著手底下的人,開車過來。

陽光正好,淡橘色的陽光,散落在兩人身上,柔化了他們身上冷硬的線條。

慕洛琛微微的側首,漆黑的眸子看向身旁的容子澈,出聲問:「我前兩天,聽說了你和顧明珠的傳聞,你準備和顧家結親了?」

他的話問的有些遲疑,因為不確定。

傳聞,是顧家老爺子在幾個人的小飯局上說的,因為大家都沒當真,所以也就沒傳開。

可他聽到這事,卻是上了心的。

或許……

在他心裡,他依然覺得,子澈和溫如意還有可能。

容子澈沉默了許久,微微的點頭:「嗯,顧家老爺子答應我,我和顧明珠結婚,他就反了裴家老爺子,和我們合作。」

顧家老爺子,頂替的是當初裴淮山所在的位子。

相當於裴家的半壁江山。

若是連他也反了裴家,那麼哪怕沒有賬目,他們也可以輕而易舉的,將裴錦德置諸死地。

慕洛琛聞言,臉上露出些許的可惜,「你準備放下她了?」

「放得下能怎樣,放不下又能怎樣?」容子澈頓了兩秒,有些虛無的笑了笑說,「阿琛,她臨走之前,讓我跟顧明珠試試,說和顧明珠在一起,會比跟她在一起好很多。既然是她說的,那我就試試。」

只要是她說的,哪怕明知道結果如何,他也甘願去做。

慕洛琛微微抿了唇,手攥成拳頭,抵在容子澈的肩頭說,「無論你做什麼,都記得,別委屈了自己。」

容子澈輕輕的點了點頭,「嗯。」

車子很快開過來,慕洛琛和容子澈分別上了車。

兩輛車駛入主幹道之後,分別駛向兩個方向。

慕洛琛回到慕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

十三給他遞了消息,說是簡汐已經等不及了,她準備去西坪村,找那個叫周蘇君的人。

在去之前,她想見見兩個孩子。

慕洛琛看著十三遞給自己的紙條,手指敲打著桌子,遲遲沒有說話。

這兩天,他又想了這件事情,越發不想讓她過去。

給她消息的人,一直沒查出來。

對方是敵是友,他還不清楚,萬一西坪村等待她的不是賬目,而是一個陷阱呢?

哪怕慕家所有的暗衛,都會保護她。

他也不想冒這個險。

而且現在他們已經布置了周密的計劃,來對付裴家。

賬目找到,也不過是錦上添花。

簡汐大可不必去這一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