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頭看了一眼視野上方的面板,上面出現一個任務欄:「是否進入夢魘《妖族入侵》,選擇【是/否】」

任務提示:宿主可以選擇帶一件物品和一個人同時進入夢魘協助完成任務。

他打開物品的選擇欄,金瘡葯*1。

他又看了眼同伴人物的選擇欄,突然怔了怔,人物的選擇欄里只有兩個人,王掌事和張遠山。

難道同伴人物只能是選擇自己認識的人?

武主星域 這個夢魘的名字叫《妖族入侵》,聽名字就挺危險的樣子,帶上王掌事和張遠山去能有什麼用呢?督促自己跑的快一點?

「如果要帶,也要帶林雪薇這種高手呀!」

陸仁想到這,一陣悲寂之感湧上心頭,鼻翼微酸,我認識的都是些什麼人啊。

……

PS:收藏和推薦票對一本新書真的很重要,希望大家幫忙點一下加入書架,謝謝! 翌日清晨,晨鐘悠然。

陸仁糾結了一夜,也沒想好到底該不該進入夢境。

或許是沒有認識的高手陪著,缺乏幾分安全感。

院落里的雪已經漸漸消融,屋檐的水珠斷線一般滴落在地上,發出「滴答」的聲音,像是小雨拍打著水花。

王掌事站在院子中央,分配今天的當值。

念到陸仁名字的時候,眉頭輕皺,這孩子前幾日打水之時不慎跌落河中,幸虧自己離的近又深諳水性方才跳進水裡把他救了上來,自此以後這孩子便像變了一個人一般,怕不是自己管得太過嚴苛了。

他遲疑了兩秒,才安排道:「陸仁,藏書閣。」

藏書閣位於洗劍閣小竹峰後山的一處密林之中,是一座兩層小樓,孤立林中,清凈怡然。

進了藏書閣,陸仁拿出張遠山交給他的水壺仰頭猛喝一口,這一路實在太遠,怪不得外門中弟子都不願意過來借閱藏書。

平日里來藏書閣借書的弟子少的可憐,各峰內門弟子大多有師父教導,根本不需要跑這麼遠來小竹峰借書。

陸仁拿著抹布不緊不慢的順著書架擦拭書上的浮灰。

「咦,這本竟然是『清風劍』,聽說是內門弟子築基后每日要修鍊的劍法。」

想來放在藏書閣里的應該不會有什麼絕世武學,不然也不會每日都派普通的外門弟子前來看管,所以即便被外門弟子看去了也沒無關緊要。

閑來無事,他便抽出那本劍譜,拿到門旁坐在凳子上看了起來。

看著看著,他突然想起系統的事來。

系統提示可以在夢境中修鍊,豈不是比別人多了一些修鍊的時間?

那樣也不是沒有機會……

難道真的要一直做一個外門弟子,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做這些雜役,一眼能看到頭的日子和前世自己庸庸碌碌又有何區別?

難得穿越一回,還帶著金手指,老天都把機會送到自己臉前,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呢?

他的眼眸泛起一絲興緻,決定今晚就進入夢境。

只是,同伴到底選誰好呢?

……

天色漸晚。

陸仁看著劍譜,昏昏欲睡。

這時,一個平靜的聲音在他耳邊驀然響起:「麻煩師兄幫我登記一下。」

陸仁抬頭望了過去。

眼前的女人靜靜的站在那裡,一身白衣如雪,相貌極美,只是傍晚溫熱的晚霞中,她清冷的氣質卻總顯得格格不入。

她白皙的手中拿著一本卷宗,遞了過來。

陸仁接過,走到書案前,登記下來:「開竅期經卷一本,紋銀七兩,師妹的名諱還望告知一下……」

登記收錢也是他今天的職責。

女人沒說話,又遞過來一個木製腰牌,陸仁照著牌子上的字抄起來。

「龍泉峰,林……」

陸仁怔了怔,抬頭又看了女人一眼,眼眸低垂,神情冰冷。

原來就是她?

「麻煩師兄快一些。」她淡淡的說道。

「好。」陸仁點點頭。

然後一筆一劃的在登記冊上寫下最後三個字:林雪薇。

林雪薇交了銀子,拿過腰牌和書卷,便飄然離去,只留給陸仁一個孤冷的背影。

陸仁連忙打開面板,這時【妖族入侵】任務的同伴人物選擇欄里,除了王掌事與張遠山的名字外,赫然多了一個「林雪薇」。

林雪薇是長老青玄的關門弟子,人榜排名第三,實力高絕。

最關鍵的是,人長得也美的不可方物。

簡直就是夢境中同伴的完美選擇。

「就她了。」

陸仁舒了口氣,現在他恨不得馬上進入夢境。

……

吃完晚飯,陸仁又修鍊了一遍『清心訣』,進入夢境前哪怕多一分實力也好,引氣入體運行了幾個小周天,經脈中隱隱有顫動的感覺。

要突破了?

或者,只是自己的臆想?

他緩緩睜開眼睛,只覺渾身清爽,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氣。

突破是不可能的,不過此時精力卻異常旺盛。

這樣下去可不行啊,晚上還怎麼睡得著呀。

張遠山詫異的看著平日里憊懶的陸仁,今日竟然主動修鍊起來。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他皺著眉頭仔細回想今天太陽升起的方向,想了許久方才想起,

今天陰天,沒太陽。

最奇怪的是修鍊完的陸仁還早早的躺上了通鋪,閉著眼睛,嘴裡喃喃的數著,「一個水餃,兩個水餃,三個水餃……」

師弟這是沒吃飽嗎?

他這幾日不是睡覺前都喜歡坐在門口的青石階上發獃的么,怎麼今日如此反常?

過了一會,張遠山從膳房端了一盤水餃走了回來。

「師弟,水餃來了。」

他晃了晃還在數著『水餃』的陸仁。

陸仁睜開眼睛,嘆了口氣,誰特么要吃水餃啊……

看來想馬上睡著是有點困難了,他看著一臉真誠的張遠山,總覺得該找個事情排遣一下睡不著的苦惱。

「師兄,我給你講個江湖故事,你要不要聽?」陸仁微笑著說。

「江湖故事?」

「是啊,很久以前我聽過的一個故事。」陸仁望著窗外的月光,輕聲的說了起來:「武當山張三丰真人門下有七大弟子,其中五弟子的名字叫張翠山……」

「和我名字好像。」

「像有什麼用,人家有老婆你有么?」

「我有啊,我家裡給我娶了個童養媳,若不是為了修仙證道,我早就回家娶妻生子了。」

志向還真遠大,真是讓人羨慕。

「……你還聽不聽了?」陸仁發現扯遠了。

「聽…..」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當陸仁講到張無忌學會九陽神功之後,一轉臉卻發現身旁的張遠山早已酣然入睡。

講了這麼久,陸仁也有了一絲困意。

他平躺在床上,閉上眼,不一會兒,便沉沉睡了過去。

「即將進入夢境《妖族入侵》……」

【中土大陸被蠻荒妖族入侵,妖族有如蝗蟲過境一般,中土赤地千里,生機全無。】

【宿主陸仁僥倖存活,成為洗劍閣的倖存者。】

【任務:在妖族的封鎖下,存活一年。】

【任務難度,一級】

一年?

這麼久?

陸仁還沒反應過來,就發現自己已經睜開了眼睛。

這一覺,到底睡了還是沒睡?

此時是在夢境里,還是此時自己已經醒了?

孟婆夢 系統難不成是假的?

他抬眼望去,陽光順著窗戶縫隙,斑駁的灑在地上,影影綽綽。

肯定睡過頭了。

奇怪的是王掌事今天怎麼沒有站在門外叫喚?

陸仁連忙翻身爬起,整理了一下衣裳,推門而出,走到庭院里。

他突然怔了怔,明顯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庭院里那棵垂垂將死的枯樹,

此時,

枝繁葉茂。 明明是枯藤老樹昏鴉,怎麼一睜眼就枝繁葉茂了?

肯定不是眼睛的毛病,那就只有一個可能——已經在夢境中了。

陸仁眉頭微皺,系統任務是在這裡存活一年,任務的名字叫『妖族入侵』,無一不在說明活下去似乎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庭院牆壁斑駁,破舊的水缸東倒西歪的滾在角落,練武的木頭人被攔腰斬斷,砍柴的斧頭上沾染著血跡,血跡順著青石階一直被拖到大門外。

「哪來的血?」

除非——

陸仁的心裡咯噔一下。

他急忙衝出門外,順著院牆兩邊,一排一排整齊的墳冢,散發著血腥氣味的墳土,赫然出現在他眼前。

他倒吸一口涼氣。

排在第一排的兩個墳頭上豎著木製的墓碑,上面寫著:師兄張遠山、王掌事之墓。

「死了?妖族入侵結束了?」

陸仁回想起進入夢境前的BGM,他是洗劍閣的倖存者,他的任務是在妖族的封鎖下存活一年,也就是說,妖族入侵很可能已經告一段落,但是妖族並未放棄對附近的封鎖。

那麼,他們就這樣,全死了?

只剩下了自己?

過了一會兒,他才弱弱的說了一句:「師兄啊,這都是狗系統設置的,與我無關啊。」

這麼一大片墳冢,怕是整個小竹峰所有的弟子全埋在這兒了吧?

不對!

陸仁突然想起來,他還有一個同伴,林雪薇。

她在哪?

她肯定還活著!

她是龍泉峰的弟子,只要找到龍泉峰就一定能找到她。

只是,龍泉峰在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