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狗肉身上拿出了一把特製的青銅工兵鏟,就順著鼠洞挖掘了起來。這柄工兵鏟的造型跟地球上的工兵鏟非常相像,只不過更加厚重,但經過元素引導之力的處理,強度比碳鋼也差不了多少。

很快,鼠洞就被挖空了,兩支大雪鼠露了出來。經驗豐富的孫立成啪啪兩鏟子,就將雪鼠們開了瓢。

回到部落,孫立成管亞岱爾要了一個陶罐,並找到了一塊比較薄的大石板,準備調製特質的藥膏。

病嬌嬌[快穿] 亞岱爾很是好奇,他還沒有見過這樣製作藥物的,在他的印象里,巫師們治病,從來都是抓一把草藥扔在嘴裡嚼爛了就敷上去。不說口水臟不髒的問題,就是工藝的精細程度,跟孫立成的手藝相比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因此,他就蹲在孫立成身旁認真觀看。

在亞岱爾好奇的目光中,孫立成將找到的幾種草藥配伍好,並用隨身攜帶的青銅杵搗爛,然後放入陶罐,加水進行蒸煮。

在草藥蒸煮的時候,孫立成取出一長條隨身攜帶的葯基鋪在石板上,用火慢慢熏烤加熱。不一會兒,固化的葯基就變軟了。

等陶罐里的草藥熬成了膏狀,孫立成就把它們撈出來,摻入葯基,做成了簡易的膏藥。

因為葯基是早已經準備好的,已然去了火毒,所以可以直接使用。

做完膏藥,孫立成又用陶罐將雪鼠的脂肪熬成透明色,然後倒入陶碗。這個東西可是有非常好的隔水性,可以有效的防止傷口感染。

為什麼孫立成不直接使用魔法陣呢?因為他不想讓地精們知道他有這種手段!

直到現在,他對地精們還是有些不信任。對於這種不信任,孫立成有時候也感覺不可思議,但卻不由自主的處處提放著對方。可面對小白菜,孫立成竟然毫無保留,這一點也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葯做好了?」

亞岱爾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他算是真正長了見識,光看著複雜的工藝,就知道眼前黑乎乎的那塊藥膏效用不凡。

「還沒有,我還要製作一些殺菌止血的葯。一會兒先上止血藥,然後才能夠上這種藥膏,最後用雪鼠脂肪進行封閉。」

孫立成想了想,便搖搖頭說。

「兄弟,能不能將這種藥物的製作方法教給我們?我們出大價錢!」

亞岱爾一把抓住了孫立成的手腕,鄭重的說道,眼中滿是懇切。

孫立成想了想,便點點頭,說道:「沒問題,我交給你們。不過,只是這幾種葯,行嗎?」

亞岱爾連忙點頭,有這幾種葯就成,再多的,他也怕自己的人學不會。

打發走了亞岱爾,孫立成拿著調製好的草藥,去找小美杜莎維娜。

在一頂乾淨的棚子里,維娜正在休息。尾巴上的傷對她的身體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小姑娘現在的精神不是很好,需要經常睡覺。

走進棚子的孫立成搖醒了小美杜莎,告訴她說我現在要給你治傷。

維娜的臉色通紅,低聲說:「我們的尾巴很敏感,按說男孩子是不能碰的。」

「那怎麼辦?治傷肯定要碰你尾巴啊。」

孫立成擺擺手,無奈的說。

正在這時,不知什麼時候在屋外偷聽的克里斯蒂娜闖了進來,大聲叫喊:「我來!我來!」

孫立成頓時一臉黑線。

不提兩個女孩子之間的關係,克里斯蒂娜可從來沒有干過這種精細活兒。

「還是我來吧,別到時候你再把維娜的尾巴划傷了,那也算是毀容!」

孫立成揮揮手,打斷了克里斯蒂娜,並以一會兒自己需要安靜為由,將所有無關人員轟了出去。

看到克里斯蒂娜噘著嘴走出了棚子,維娜紅著臉說:「好吧,我同意你給我治傷,但你不能亂摸哦。」

孫立成的臉上又露出了黑線,心說:「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小美杜莎只見孫立成從包裹里搜尋了一番,拿出了一個黑紅色的漿果,很是漂亮。

「來,乖,把這個吃下去,一會兒就不疼了。」

孫立成好像怪叔叔一樣,將漿果遞了過來。

這種果子非常厲害,以孫立成的體質,一顆就會醉得不省人事。自從吃過這種果子,孫立成認為這是非常好的釀酒材料。現在,他把它當作麻醉劑。

維娜看著果子紅里透黑,非常地漂亮誘人,便扔進了嘴裡。

「好好吃……」

還沒有等她一句話說完,整個人就癱倒在了床上,醉了。

見到小姑娘已經不省人事,孫立成抽出斷玉,掀開被子,準備處理維娜的傷口。

以前離得遠沒注意,現在孫立成才發現,維娜的大尾巴非常漂亮,青色的鱗片泛著晶瑩的光澤,不由得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不知道為什麼?孫立成竟然感覺到這條大尾巴向他散發出了無窮的誘惑,讓他那顆年過不惑的心竟然怦怦的亂跳,然後開始有些沉迷。

正在這時,棚子外傳來了爭吵的聲音,好像是克里斯蒂娜與某個人吵了起來。這一番爭吵,吵醒了孫立成。

緩過神來的孫立成不由得心中大駭,他沒有想到,美杜莎的誘惑力竟然這麼厲害。

仔細聽了聽,原來是亞岱爾想進來看看,結果被克里斯蒂娜攔住了,兩個人都是火爆的脾氣,結果吵了起來。

「這樣也好,至少不會讓我干出什麼沒法收拾的事情。」

孫立成心中暗暗苦笑,然後開始處理傷口。

翻過來小姑娘的大尾巴,孫立成發現傷口已經嚴重化膿,傷口處的皮膚都是青灰色的,還不斷滲出膿水,顯得非常可怕。

「幸虧遇到了我,否則用不了多久,維娜就會有性命之憂。」

孫立成暗嘆維娜的好運,手上加快了動作,不一會兒,就用斷玉將傷口處的爛肉全割掉了。

看來漿果的威力很大,昏睡中的小姑娘竟沒有感覺到多少疼痛,挨刀的時候只不過皺了皺眉,然後就繼續打起了呼嚕。

將膿水擠乾淨以後,看到流出了鮮血,孫立成的心就放了下來,看來是已經將餘毒處理乾淨了。

他伸出右手,食指上冒出了一小蓬火焰,緊接著,孫立成控制著這道火焰對傷口進行高溫殺菌。這可以說是手術中最難的部分,不但要將所有傷口都處理一遍,還要控制火勢不能燒傷其他完好的部分。足足過了三分鐘,孫立成才搞定。他抹了抹頭上的虛汗,對操作結果還是比較滿意的。

處理完傷口,孫立成取出止血用的草藥塞了進去,然後在外邊敷上膏藥,並用雪鼠脂肪進行了封閉。

因為是第一次做手術,孫立成的手法還很生疏,不過好在一切順利。

看著沉睡的維娜,孫立成舉起了自己的雙手看了看,自言自語:「別說,小姑娘的尾巴手感真好啊。」

突然,孫立成覺得自己的腦中有了變化,他趕忙使出了火焰之力。

這時候,他發出的火焰已經變成了深紅色。

「我靠,升級了!」

孫立成高興的大喊。 後面兩天,孫立成一邊繼續給小美杜莎換藥治傷,一邊出去找礦。

孫立成製成的藥膏效果不錯,加上美杜莎的體質強悍,小姑娘的傷情顯著好轉,精神好了很多。

在另一方面,功夫不負有心人,孫立成終於找到了一個小小的銅礦。這個銅礦雖然不大,但勝在離月神部落很近,只需要走不到一天就到了,如果修好了路,孫立成估算,到這裡也就半天時間。

雖然孫立成也幫助銀月部落找到了銅礦,但從銀月部落趕過去卻需要足足兩天的時間,可比這個遠太多了。

有時候好運來了以後擋也擋不住,發現銅礦不久,孫立成在周圍不遠處找到了一座錫礦,甚至在回來的路上還找到了一座小型鉛礦。

「太好了,兄弟,太感謝你了!」

亞岱爾一臉驚喜,趕忙給孫立成遞上熱水,這些日子他可是心急如焚哪。

寒暄了一會兒,月神部落組織去採礦的精壯們就集結好了,足足兩三百人。

人多力量大,很快大批原料就被運了回來。

有了材料,青銅精鍊爐終於可以點火了,看著焦炭燃燒升起的烈烈火焰,看著投入的各種礦石,月神部落從上到下都緊張著圍在爐子周圍等待結果。

終於,孫立成看到已經燒得差不多了,便用準備好的叉子傾倒了鉗鍋,紅彤彤的青銅溶液順著管道流進了模具。

「成功啦!」

不知道誰喊了一句,然後整個月神部落沸騰了,亞岱爾更是興奮地跑過來,狠狠地抱起了孫立成,勒得他直咧嘴。

面對狂喜的人群,孫立成心中也非常高興。有了青銅器,月神部落的戰士們就有了更好的武器,匠人們就有了更好的工具,女人們也就有了更好的炊具。總之,月神部落要開始騰飛了。

「孫立成哥哥好棒!」

在身旁的克里斯蒂娜也是情緒激動,她揮舞著小拳頭,對孫立成興奮的大喊。

可大家誰都沒有發現,克里斯蒂娜身後的兩名銀月部落地精卻面色陰沉。本來銀月部落依靠青銅冶鍊獲得了大量好處,但現在孫立成將冶鍊工藝傳播開,必然會影響銀月部落的利益。他們可不是克里斯蒂娜那種天真爛漫的小姑娘,心裡不免對孫立成有了怨恨。可他們不想想,銀月部落到現在給了孫立成什麼?

「兄弟,太感謝你了。」

亞岱爾放下孫立成,臉還因為過度興奮漲得通紅,用手猛拍著孫立成的肩膀,大聲說道。

「我們是兄弟,這是應該做的。」

亞岱爾的熱情讓孫立成竟然有了一些不好意思,他撓撓頭說。

這時,只見亞岱爾大手一揮,幾個月神部落的地精勇士押上來一隊奴隸,粗數一下,差不多有十人!

「說其他的都是見外,這隊哥布林奴隸就算是你幫助我們冶鍊青銅的謝禮,你一定要收下!」

在孫立成疑惑的目光中,亞岱爾微笑著道明了緣由。

原來本次大戰,地精們大勝,不但砍殺了眾多的哥布林戰士,還俘獲了一批俘虜!月之聯盟根據各部落的貢獻,將俘虜分配了下去,成了各自部落的奴隸。這十名哥布林奴隸就是剛到的,現在被亞岱爾送了過來。

孫立成客氣了一番,也就收下了。他現在缺人缺得厲害,多些奴隸也是好的。

「月神部落和比銀月部落大氣多了。」

孫立成收下奴隸后,看著暢快大笑的亞岱爾,心中不由暗道。

在月神部落又呆了三天,在孫立成的幫助下,月神部落的工匠們已經掌握了全套的青銅器鑄造工藝,製作出的青銅器質量越來越好,造型也越來越精美。

在這段時間,孫立成還向月神部落的大巫傳授了刀傷葯配方和製作工藝,讓月神部落更是感激,結果又強行贈送了三名奴隸。

當然,小姑娘維娜的傷口已經基本癒合,用尾巴在路上行走也不再那麼難受了。

可這次治療帶來了另外一個後果,就是小美杜莎每一次見到孫立成就會臉紅。對於這個結果,孫立成很有些無奈,雖然小美杜莎的尾巴很誘人,但孫立成更在意的是前世的老婆和小孩兒,現在滿腦袋都是回家的念頭。而且,維娜雖然很漂亮,但屬於妖怪一類,加上孫立成這個地精也算是妖怪,真要發生什麼羞羞的事情,難道是妖怪的強強聯合?

孫立成想了想,就否定了自己這個太過荒唐的念頭。

又過了兩天,孫立成將所有事情收尾完畢,便準備回家了。

沒想到,月神部落非常客氣,竟然派出了六名精銳的地精戰士護送他們回去,其實他們的另外一個重要作用就是幫助孫立成看管十三名奴隸。

對月神部落的這個好意,孫立成當然雙手贊成。

「兄弟,你就放心走吧。給月石部落準備的食物已經準備好了,明天就能給他們送過去。還有,有時間一定多來月神部落看看。」

在營寨門口,亞岱爾拍著孫立成的肩膀,向他告別道。

孫立成點頭表示答應,然後向月神部落的眾人揮揮手,領著隊伍上了路。

這次因為有了馬車,小美杜莎維娜舒服地躺在馬車上,而孫立成為了安撫奴隸的情緒,繼續下地步行。克里斯蒂娜則繼續騎著他那頭麋鹿。

五天後,孫立成他們回到了銀月部落。在與銀月部落眾人見面以後,將克里斯蒂娜送回家,孫立成又指揮著隊伍向前進營地出發。

來到了第一次與哥布林大戰的地方,孫立成發現這裡的小營寨已經被建得初具規模,便讓眾人在這裡休息,自己則騎上狼王去找巧手先生。

來到山坡上的軍寨,他看到軍寨的規模又擴大了,防禦設施更加完善。

「看來巧手先生這些日子可做了不少工作啊。」

孫立成環視四周,心中對巧手先生髮出讚歎。

很快得到消息的巧手先生就迎了出來。

孫立成讓巧手先生準備三輛最新的手推車。這種手推車是巧手先生最新改造的,對木頭輪子進行了升級,輪邊上安裝著藤條編織的輪圈,這些輪圈很有彈性,推起來比以前的那些木製手推車輕鬆省力很多。

準備好手推車,孫立成又往上邊堆滿了食物,其中最主要的是木薯餅子和腌制好的大黑魚肉乾。

等見到了這三輛手推車,月神部落的地精們都高興壞了。他們可沒想到孫立成這麼大氣,不說那些食物,就這三輛手推車也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感謝了一番后,六個地精就推著手推車回家了。

地精們走遠后,隨著一陣噴氣的聲音,巧手先生帶著小白菜出現了。

突然見到這個奇怪的機械傀儡,哥布林奴隸頓時大驚失色,一片騷動。

好在周圍有狼王和狗肉虎視眈眈,這些傢伙才熄了逃跑的念頭。

這時,小白菜走到哥布林奴隸面前,說了一陣孫立成聽不懂的話,十三個哥布林終於安靜下來。孫立成猜測,這是哥布林語言。

緊接著,新來的哥布林們竟然恭敬地站在小白菜面前,好像對方是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真是一個奇怪的人啊。」

孫立成揉著自己的下巴,看著面前的場景,心中暗道。

安撫完哥布林,小白菜來到孫立成面前彙報:「這些人是剛被抓獲的,可以信任。如果您不放心,可以讓他們向誓言之神發誓,誓死追隨您並保守這裡的秘密。」

孫立成點點頭,後來想了想,感覺應該先要解決語言的問題。

他在空地上畫了一個六芒星,放上了六顆晶石。

見到這個場面,哥布林們都很害怕,估計是以為孫立成要拿他們進行血祭,一個個哭喊了起來。經過狼王和小白菜的威逼和安撫,才勉強平靜了下來。

魔晶閃動,《兩隻老虎》唱起,白光湧現,大家終於可以溝通了。

溝通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哥布林們用誓言之神的名義起誓,對孫立成進行效忠。

孫立成可不是聖母婊,制度建設是第一位的,他也不信這幫原始人會有多少信義可言。

「我們發誓,以後絕對效忠孫立成老大,永不背叛,否則天打雷劈,死無葬身之地。」

聽著地精們的誓言,孫立成竟有了一種黑幫老大的感覺。只不過自己的這幫手下現在幾乎是衣不遮體,看著極為寒酸。

「有時間給他們一人弄一套黑西裝,估計那樣的感覺就更好了。」

孫立成摩挲著下巴,惡意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