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家只是位於朝陽城過緣,再加上自己不能修練,從小自卑,幾乎沒有出門。所以他從來沒去過朝陽城的深處。

「大傢伙,一起走過來看一看了,賭賭誰會拿到齊天學院新生大比第一。」林楓路過一家賭場時聽到了這話,不免有些好奇。

林楓走進賭場立刻看見了一個名單。上面寫了很多林楓知道的名字。

名單分為兩組,14到16歲為一組。17到19為一組。齊天學院也是分組收的,這樣做可降低年齡差距,否則14歲的和19歲的打,有意思嗎?

在14到16歲一組,他看到了羽嫣。

馮羽嫣,16歲,黃武境第八重。

這是上面的簡介。她被列為奪冠熱門之一,賠率為1:1.5。還有幾個奪冠熱門人選賠率也是一樣的。

劉天,陳慧玲。

就是這二人,都是16歲,黃武境第八重的修為。

林楓找了半天才找到自己。

林楓,15歲,無修為。賠率1:200。

「我靠,不會吧?」林楓無語了,這賠率也太高了吧。敢情自己如果投一塊靈石下去,一不小心拿了第一,就得到二百塊靈石了。(靈石是這個世界的通用貨幣。)

無語過後,林楓把目光移到了另一組,他看見了王成。

王成,17歲,黃武境第八重。

他沒有被列為奪冠人選。他看一眼奪冠人選,不由得一驚。

劍無鋒,19歲,玄武境第一重。

封天若,19歲,玄武境第一重。

奪冠人選只有兩人,但都強大無比。

強者真多,林楓開始有壓力了,但更多的是動力。這是證明自己的機會。林楓離開了賭場。

「林楓!」林楓聽后回頭一看只見兩位少女走來,其中一個正是羽嫣。

「林楓,我們真是有緣呀!」羽嫣說道。林楓卻感到奇怪了,今天叫自己的名字了,不叫臭小子了?有問題。

「林楓,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陳慧玲。」羽嫣指著她旁邊的少女說道。

哦?林楓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看見了一位奪冠人選了。像陳慧玲這種天才,林楓當然聽過了。

陳慧玲,她的父親仍是當朝丞相,地位很高。她朝陽城有名的天才。要臉有臉,要才有才,被稱為朝陽城第一女天才。

羽嫣也是天才,不過她家不在朝陽城。她家在朝陽城的隔壁,名收汶水城。一個帝國將軍有不少,不可能每個將軍都像林嚴一樣住在朝陽城中。所以羽嫣被稱為汶水城第一女天才。

怪不得她今天心情好,原來找到知己了。

「你好!我叫陳慧玲。」她也有點驚訝,這就是傳說中不能修練的林楓嗎?聽話他也要來參加考核。

雖然陳慧玲疑惑,但眼中並沒有嘲諷之意,林楓看見后就放心了。看來能和表姐聊得來的人,人品不會太差。

「林楓,時間快到了,一起吧!」羽嫣說道。林楓點了點頭。

齊天學院門口,人山人海的都是人。林楓等人一來就引起了注意。

「看到了嗎?那個是馮羽嫣,那個是陳慧玲,16歲就黃武境第八重了,仍是真正的天才。」

「我早就知道了,還用你說。不過,那個男的是誰?」

「那個……有點眼熟,啊,好像是林楓。」

「林楓?林嚴將軍的獨子?不是說他不能修練嗎,他來幹嘛?」

「聽說他得到了大師的認可,擁有參加考核的資格。」

「哦?」

………………

這種聲音林楓懶得注意。突然間,幾股強大的氣息出現,震住全場,讓小聲議論之人紛紛閉嘴。

只見幾個人從天而降,他們當中大部分都是介於中年人到老年人之間。

「地武境?」林楓心驚,不愧是齊天學院,強者真多。

一位中午男子,大聲喊道:歡迎各位來到齊天學院,我是這學院的副院長,我叫風天然,我將親自主持這次考核。

眾人皆驚,副院長竟然親自主持,不可思議,以前都沒有出現過,今年怎麼變了。

「考核內容只有兩項,非常簡單。不像其它學院複雜死了,浪費大家時間。」風天然又補充道。

眾人都同意,至於哪兩項,大家都知道,齊天學院又不是第一次招新生了。

「14到16歲的為甲組,其它的為乙組,都上來吧,其它看熱鬧的,後退三百米。」

眾天才分成兩撥紛紛上前。隨後就有老師來檢查他們的令牌。檢查完后風天然又說道:

「第一項,武鬥。採用同級相鬥,敗者還有一次復仇機會,可認輸。不可將人打殘或打死,違者交於皇上處置。」

大學都同意,同級相鬥是為了公平,否則一個黃武境第六重的運氣好,都抽不到強者,混了個好名次。而是一個黃武境第七重的運氣差,第一場就抽到了強者,戰敗了,名次不就比一個黃武境第六重還低了嗎?

至於復仇的機會,也是為了公平。有一些人絕招只能用一次,用了就沒了,或者要休息幾天才能再用。這時候,失敗者就有機會贏了。

就在這時,林楓感到了一種殺意,他扭頭一看,發現了一個人。此人叫劉濤,16歲,是王成的狗腿子之一。黃武境第七重的修為。

他又扭頭,看了看乙組那邊,他發現了王成。王成也看到了他,王成將手劃過脖子,那意思很明顯了。

看來劉濤是王成指使來的,針對自己,不過林楓不在意,打回去就是了。

一位老師出現,在風天然耳旁說了幾句話,便把目光移了林楓。

「你情況特殊,就從最低組開始吧!」

「好!」林楓同意。最低組就是黃武境第六重修為的一組。 「現在開始抽籤。」風天然喊道。

林楓給了一個微笑羽嫣,便跑過去抽籤了。

「慧玲姐,那邊有你的人嗎?能不能叫他們關照一下林楓。」羽嫣問道。陳慧玲點了點頭,同時那眼神變得有點八卦起來,看得羽嫣有點奇怪。

抽籤結束了,每個人都知道了自己的對手是誰。一張巨大的名單橫在空中,讓眾人看得清楚。

按照以前的規則,甲乙兩組前一百的可進學院,共二百個名額。這次考核整個帝國的天才都來了,一共一千多名,可名額只有二百個,淘汰率太高了,真正的只收精英。

各小組比賽都在進行,由於是同級戰鬥,所以每個人都是打到筋疲力盡才分出勝負的。

有兩個小組比較奇怪,他們都沒打。甲組這邊,黃武境第八重的沒打,因為就三人,馮羽嫣,陳慧玲,劉東。

乙組那邊,玄武境第一重沒打,因為就兩個人,劍無鋒和封天若。

他們竟然當起了吃瓜群眾,觀眾們也是一陣無語。學院那邊也沒人管。

林楓那個小組,打了不久后,便到林楓了,林楓一上場,有一些觀眾都笑了,他的對手也是一陣開心。

「林楓兄,要不你認輸吧!」林楓對面的人說道。那人不想得罪林楓,畢竟林楓是將軍之後。

「不用了,你出全力吧,我保證不用身份壓你。」林楓回應道。

「那小心了。」那人一掌打去。林楓當著那麼人的面保證,應該不會食言。

林楓對擊向自己的攻擊看也不看,閉上了雙眼。他在煉化獸魂。

自從林楓的靈魂之力略有小成以後,他就凝結出了一個靈魂空間,可以用了貯存獸魂,一次可貯存三隻,都是從魔獸森林捉來的。

「破。」林楓睜開了雙眼,一拳擊出,將那道攻擊打破。餘波直衝對手。

「怎麼可能?」那人不敢相信,連忙抵擋,可是攻擊太強了。

「噗。」那人口吐鮮血,倒在地上。下面那些嘲笑林楓的觀眾,表情跟吃了屎一樣難受。

此時的林楓雙眼發黑,渾身的妖氣,他之所以能贏,是因為他煉化了一隻黃武境第七重的妖熊。

「你一定吃了什麼禁藥,我不服。」那人不敢相信自己被對方一擊打敗。

「林楓公子,可否讓我檢查一下。」一位學院的老師說道。林楓點了點頭。他上前檢查了好久才離開。

自閉少年補完計劃 眾人都在等待結果,只見那名老師說:「林楓沒有違規,這場比賽林楓勝。」

「什麼?」眾人都非常質疑,林楓身上的氣息根本不是武修該有的,更像是魔獸。所以他們懷疑林楓吃了什麼禁藥,可是如今竟然通過了。

「看來你這個小表弟不需要我的關照了。」陳慧玲笑著說。

「他長大了。」羽嫣不知怎麼的,竟說出了一句如此成熟的話,一點也不像她。

林楓好像做夢一樣,一個月前,他只能煉化一隻黃武境第二重的魔獸,如今已經能煉化黃武境第七重的了。

驚訝過後,比賽繼續。只是林楓那小組中都是黃武境第六重的,怎麼可能打得過林楓這個有黃武境第七重力量的人。

「他怎麼回事?」副院長風天然詢問那位老師。

「很奇怪,明明身上充滿了妖氣,但除此以外,無任何異樣。」那名老師也不解。

「難道這就是大師讓他來考核的原因嗎?」風天然自言自語道。大師一向鐵面無私,可是卻為林楓破例,這小子也許有過人之處。

在風天然的後面,坐著幾位老人,他們可都是齊天學院骨灰級的老師,德高望重。

「老李啊!有沒有看重什麼好的苗子呀,收來當個徒弟。」一位老人說。

「老葉,難道你想收徒?」那位被稱為老李的人問道。徒弟和學生可不同,所以師父和老師也是兩個概念。

「看看先吧!」被稱為老葉的老人,懶洋洋的說了一句。

其它老人也有類似於這樣的討論。

林楓一路戰鬥,都是一招制勝。無論是普通的黃武境第六重,還是黃武境第六重巔峰,都擋不住他一招。

如果不是林楓身上只有妖氣,毫無修為,他們都向學院舉報林楓是黃武境第七重的了。林楓不斷刷新著人們對他的認知,連羽嫣也驚呆了,好像是第一天認識林楓。

「誰說林楓是廢物的,這是廢物能幹的事嗎?每次對決都是一招制勝。」

「他的確是廢物呀,這點整個朝陽城的人都知道。」

「他明明毫無修為,可身上的妖氣好像讓他強大了,是用什麼禁術了?」

「禁術?可是那名老師說他沒違規呀。」

………………

討論之聲,不斷傳來,林楓成了焦點。連在乙組的王成也注意到了,他也是一臉不相信。

時間過得飛快,林楓每次出手必贏,馬上打敗了所有的人,站到了最後。同時,各個小組也有結果。除了最強那組,乙組也是,他們至今未打。

「比賽結束,現在宣布結果。」一名老師說道。

「除了最強組未打,各小組冠軍從高到低,分別是劉佳麗,林楓。」

林楓聽到后,心裡開心無比,多少年了,他終於證明了自己不是廢物了。

不過他的目標可不止小組冠軍,他還要往前沖。 最精彩的時候到了。 重生福妻有空間 婚迷不醒:男神寵妻成癮 甲組中,馮羽嫣,陳慧玲,劉東三人互相對視,*味十足。

「羽嫣妹妹,要不我們先來吧!」陳慧玲說道。這小組才三人,壓根不用抽籤,直接選。

「好!」羽嫣答應了。

台上兩位仙女級別的人戰鬥,吸引了無數的人前來觀看。林楓自然也來了。

兩人為了表示尊重對手,一開始便使出了全力。陳慧玲掌握冰的力量,化身為冰雪女王,連觀眾也感到一絲寒意。

馮羽嫣沒有掌握什麼特殊的力量,但她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從體內爆發,像火山一樣。實在想不出,一個如此美麗的女孩,為什麼戰鬥起來這麼狂暴,太嚇人了。

在羽嫣無比狂暴的力量之下,陳慧玲的冰得有些脆皮了。不過陳慧玲很快作出了調整,她不在以凍住羽嫣為目標,而是以干擾為目標。

同時她雙手一揮,部分的冰竟變成了雪花,那些雪花干擾了羽嫣的視線,剩下的冰有一部分繼續干擾,一部分,偷襲。

那些雪花又多又小,羽嫣狂暴的力量像打在了棉花上,視線被干擾,死角變多,一些冰箭成功偷襲成功。

「嗞~」冰箭射中羽嫣,伴隨著衣服和皮被切開的聲音。這麼美麗的女孩子受傷了,讓人感到心疼。

「羽嫣妹妹,放棄吧!」陳慧玲勸道。她真心不想傷羽嫣。

「慧玲姐,你太小看我了,贏的人一定會是我。」羽嫣堅定的說道。不止是她本人,林楓也相信,羽嫣不會那麼容易敗的。

不過,看到羽嫣流血,林楓好心痛。

「黃階高級功法——源氣護體。」羽嫣喊道。只見她的身上出現了一種力量,保護著她。那層保護罩擋住了冰箭的攻擊。

這是功法,可讓修練之人更加強大,甚至越級殺人。天地玄黃不僅對應境界,也對應功法等級。

「黃階高級功法——冰霜。」陳慧玲也不留手了,使出了功法。

此功法一出,她的冰更冷更多了。

「黃階高級功法——碎天拳。」羽嫣又是一喊。

「黃階高級功法——冰藤。」

兩人都打到了*階段。羽嫣的碎天拳讓她的力量暴增,陳慧玲的冰藤,如藤蔓一般纏繞著羽嫣。

打到這種程度了,還沒分出勝負,看得觀眾熱血沸騰。不過就在這時,轉機出現了。

「玄階功法——鬼影。」羽嫣嬌喊一聲,身體一下消失了。

「什麼?玄階,不好。」陳慧玲感到了危險。只見羽嫣的身體突然出現在她的頭頂。

「擋!」可是擋得住嗎?在羽嫣狂暴的力量面前,冰就是脆皮,而且她們距離太近,羽嫣不要視線也能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