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歹是神獸,境界更是達到了永生境後期,即便放眼九洲大陸也是一名強者了。

「原來是雷晶虎一族,難怪脾氣如此暴躁。」老者眯著眼,居然一下子將小雷晶虎的本體給說了出來:「不過終究是幼嫩了。」

「老頭,你找死啊。」小雷晶虎大叫,非常的不滿:「虎爺也是你說教的對象嗎?」

「小傢伙,境界高不代表實力一定強,你信否?」面對小雷晶虎的暴躁脾氣,老者則是笑臉相迎。

「鬼才信你。」小雷晶虎自然不可能相信老者的話,純粹就是瞎扯罷了。

「那老夫今日驗證給你看看。」老者話音剛落,一股強大的氣息便從他體內爆發出來,周丹心頭一驚,這老者果然深藏不露,之前可是沒有任何強者的氣息的。

可是當老者的氣息漲到一定的程度時卻突然停止了,在場的人表情立刻錯愕了起來,就連周丹都感到有些意外。

這名老者居然只是永生境初期而已!

沒錯,此時此刻通過氣息的判斷,老者的境界並不高,僅僅只是永生境初期罷了。

「我去,永生境初期?」小雷晶虎目瞪口呆,這老者才永生境初期,居然敢跟他說教?這不是找虐么。

「小傢伙,我的境界沒有你高,但是你絕對不可能在我面前支撐一分鐘。」老者平靜的說道。

「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小雷晶虎露出一道狡詐的笑容,隨後他便動手。

就是這般的突然與迅速,這些天他在夜小一的手裡可是吃了不少苦頭,稜角也被磨平了不少,可是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對他說教的。

對於小雷晶虎突然搞襲擊,眾人先是一陣錯愕,隨後露出鄙視的表情,再怎麼說小雷晶虎都是永生境後期的強者了,人家老者才永生境初期罷了,這就是不打,最後的結果都極為明朗了。

面對小雷晶虎的突然襲擊,老者則是淡然一笑,他突然伸出雙臂,四周的空間猛地一顫,幾乎在老者伸出雙臂的那瞬間,在其前頭突然凝聚出一道無形的牆體。

小雷晶虎見此,那臉上的狡詐更是顯露無疑,這老頭該不會想用這破牆體擋住他吧?未免也太小瞧他了。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眾人肅然起敬,雙眸死死盯著老者,連大氣都不敢喘。

砰!

一聲撞擊聲響傳開,小雷晶虎不僅沒有撞破老者的防禦,更是被這光牆給彈飛了出去。

「這不可能啊。」被撞飛的小雷晶虎雖然沒有盡全力出手,可是他對自己的撞擊可是極為有信心的,哪怕是永生境中期的強者都不敢與他硬懾,然而卻被一名永生境初期的老者給撞飛了。

小雷晶虎的實力有目共睹,不要說小雷晶虎難以置信,就是眾人都膛目結舌,這老者真的只是永生境初期嗎?為什麼單單一惡搞防禦,小雷晶虎破都破不開。

「小傢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雖然脫變為神獸,可惜根基尚且不厚,再加上輕敵的心態,你這樣敗的更快。」老者收回雙手,那光牆也在此刻消散,他平靜的笑道:「境界高並不能說明實力一定強大,這世界上妖孽的天才太多了,然而可以成為『聖代』的卻少之又少。」

周丹心頭一震,隨後有些驚訝的開口:「前輩是『聖代』?」

老者搖了搖頭,突然嘆了口氣道:「或許以前算是,至於現在我已經老了,哪有資格成為『聖代』。」

眾人莫不震驚,他們沒想到眼前這看似境界不高的老者居然是一名『聖代』。老者的出現無疑徹底打破了他們對『聖代』的認識。

原本他們以為,以他們現在的實力足以和『聖代』爭雄了,而今在看到小雷晶虎輕易就敗在老者手中,有關於『聖代』的概念徹底發生了變化。

「記住一句話,境界高未必實力強,實力強的境界未必就高了。」老者的身影突然緩慢的消散,而他的聲音則是貫穿整個任務大殿:「去吧,去承接你們的任務,去外界逛一逛吧,這對你們的修行很有幫助。」

「聖代!」隨著老者的離開,周丹拳頭不由的緊握了起來,那眼眸中迸發著強烈的戰意。

此刻他才明白葉刑天為什麼會直接說他與真正的『聖代』仍舊有差距,見到老者的實力后,他總算明白『聖代』到底有多強大了。

小雷晶虎一臉鬱悶的走了回來,搖了搖那可愛的小腦袋,無奈的說道:「虎爺這次我沒有準備好,哎,大意了大意了。」

眾人忍不住白了眼小雷晶虎,隨後便朝著那成千上萬的小紅球走了過去,如果他們沒有猜錯,這裡面的每一個小紅球都承載著一個任務。

而這些小紅球則是形態不一,有大有小,大紅球與小紅球代表的是任務的難度高與低。

而且每一個小紅球上面都清楚的刻畫著頂級,比如說一個天字,代表的便是以天尊境強者為主的任務。

尊字則是以至尊境強者為主的任務,而一個生字,便是永生境強者為主的任務了。

在這任務大殿中,僅僅只有這三個等級的任務,而其中以『生』字為任務的最多,『天』字為任務的最少。

也就是說,天尊境可以承接的任務並不多,反而永生境的強者才是最多的。

周丹順手抓下一個以『天』為任務的小紅球,這是以天尊境強者為主的任務。周丹也僅僅只是隨便了解一下。

小紅球被周丹抓在手中后立刻在其面前顯化出任務內容,而當周丹見到這任務內容后,則是眉頭緊皺了起來,他沒想到第一個任務居然是他知道的東西。

保護立天商行的『至高級拍賣會』安全,報酬為兩百萬精血石,時間為一個月。

這便是『天』字任務的內容,立天商行周丹再清楚不過了,他不會忘記那名美麗動人,散發著可怕誘惑力的美女拍賣師:洛奇。

諸位還記得立天商行這個商會不?洛奇美女拍賣師~~ 立天商行,周丹萬萬沒想到自己第一次觸碰到的任務就是曾經接觸過的立天商行,他沒有忘記那名妖艷動人的美女拍賣師:洛奇。

而周丹能有今天這樣的地步,可以間接性說是得到了立天商行的幫助,或者是說洛奇的幫助。

他不會忘記紫光神葫是從何而來,如果當初沒有參加拍賣會,他就不會得到紫光神葫,沒有洛奇的幫忙,以他當時的財力根本沒有資格在拍賣會上與別人爭奪寶物。

雖說當初他賣給立天商行許多東西,但是那些價格也算公道,立天商行也沒有在周丹的身上賺取多少,而洛奇更是親自給了他辦理了一張貴賓卡,以其當時在周家的地位,洛奇是沒有必要拋出好意的。

可以說,洛奇曾經幫助過他,而今立天商行既然頒布了任務,那麼周丹見到了自然不會推遲了。

他並不是一個喜歡管別人事的人,但是他也不是一個冷漠的人,洛奇算是他的朋友,朋友有苦難,豈有繞道之理?

這一次本以歷練為目的,僅僅保護一個商會的拍賣會秩序的確不算什麼,若是其他商會,或許周丹只會一笑而過,但他與洛奇本就認識,兩人也算是老朋友了,既然可以順手,周丹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這一次每人可以承接三次不同等級的任務,有低到高。

『天』字任務算是最沒有難度的任務了,而接下來便是『尊』字任務,顯然這種任務要比『天』字任務繁重許多。

最後便是『生』字任務了,看著琳琅滿目的紅色小球,『生』字任務佔據了最多,足有一半。

天、尊、生三個大字,對應的等級依次為天尊境、至尊境與永生境強者,這並不是說天尊境強者就不能夠承接至尊境強者的任務,這僅僅只是對任務等級的一個劃分而已。

此次承接任務,每一個人都可以承接三個等級的任務,至於每一個等級的任務量也有明確的規定。

比如說以『天』字為任務,學員可以承接十件。

以『尊』字為任務,學員可以承接五件。

以『生』字為任務,只能承接一件。

也就是說每位學員最多只能承接十六道任務。

周丹伸手一招,任務內容便再次化為小紅球,隨後被其收了起來,這便算這道任務被他承接了,等會只要做個登記就可以了。

「但凡屬於陸亞帝國的任務全部陳列出來。」周丹意念傳遞了出去,在他面前立刻出現了九個小紅球,如今他已經承接了『天』字任務的一道任務了,最多只能夠再接受九道『天』字任務。

而讓周丹奇怪的是,這九個任務竟然還有四個屬於立天商行的。

「護送立天商行小姐抵達陸亞帝國的帝都,報酬為五萬斤精血石。」

「監督柳郡所在的立天商行完成規模建造。」

……

這另外四道任務周丹大略瀏覽了一下便將其給收了起來,這一次他也順便回趟柳郡了,畢竟自從進入柳州學院學習,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回去了。

至於另外的五道『天』字任務難度也不算大,僅僅只是一些保護任務而已。

於是,十道『天』字任務周丹全部承接了,而且全部都是以陸亞帝國為中心地帶。

「以陸亞帝國為中心,『尊』級任務,陳列出來。」

『天』字任務既然全部承接完了,接下來便是『尊』與『生』字任務了。

轟!

五個更加巨大的紅球飛來,周丹神念覆蓋了上去,隨著五個任務內容被他了解過後,他的神色也變得有些難看起來了。

這五道任務的性質居然一模一樣。其中讓周丹最在意的是其中的兩道任務。

其中一個任務竟然是柳郡王發出來的,內容大致是柳郡遇到了麻煩,聘請各方強者助陣,報酬為百萬精血石,名額無限制,時間為一年。

還有另外一個則是弗洛郡發出,大致任務與柳郡差不多,皆都在招兵買馬。

「陸亞帝國到底發生了什麼?」周丹疑惑不已,按道理陸亞帝國實力極為強大,單單從其統治了三百六十個諸侯國來看便知道了,可是這五道任務竟然是各大諸侯國的招兵買馬。

而且一年的待遇就是百萬精血石,這樣的超級待遇,只怕柳郡符弗洛郡陷入了巨大的危機之中了。

任務上並沒有說明柳郡與弗洛郡發生了什麼,僅僅只是發下招兵買馬的信息,僅此而已。

這就好像周丹承接的第一個任務,保護立天商行的『至高級拍賣會』順利舉行和結束,裡面並沒有介紹拍賣會到底在拍賣什麼東西。

「到底發生了什麼?」周丹迫切的想要知道,畢竟不管是柳郡發生了什麼還是弗洛郡發生了什麼,對他來說都不算好事,不說他身為柳郡王的義子,單單周家生存在柳郡,他就不得不回去看一看了。

「我倒要看看陸亞帝國發生了什麼事。」周丹深吸了口氣,最終從眾多『生』字任務中找到了陸亞帝國的一道任務。

既然為『生』字任務,那難度肯定極大,至於到底是什麼任務,只能等閱讀後才知道了。

而當周丹看到這『生』字任務的時候,整個臉色都變了,而這時候月天同樣將目光投向周丹,兩人眼神盡皆充斥著狂躁的寒芒。

周丹直接將『生』字任務給接下了,這任務僅僅只是幾個字而已,但是周丹卻猜測出了現在陸亞帝國局勢非常不妙。

各方諸侯叛亂,誠招四方豪傑。

僅僅這幾個字,足以說明此刻的陸亞帝國陷入多大的危機了。

陸亞帝國乃九洲大陸最為強大的帝國之一,實力與底蘊是何其的雄厚,而今居然也招兵買馬了,可見其陷入了巨大的難關之中。

周丹身為陸亞帝國之人,他自然不願意見到自己的帝國出現了叛亂,這就好像保衛自己的家園一般,不容許外來勢力的侵犯。

「哥,你這接的都是什麼任務啊?」小雷晶虎還沒有承接任何任務,不過他倒是很有興緻的看了一個個任務,這時候見到周丹任務承接后,他才靠近過來詢問。

「我的家鄉。」周丹話語簡練,此刻他心情有些急迫,甚至想要立刻回到周家看看,想要看一看而今的陸亞帝國到底變成什麼樣子了。

「好咧。」小雷晶虎嘿嘿一笑,在其近前出現了十六個紅色小球,而這些小球的任務全部來源於陸亞帝國。

小雷晶虎畢竟與周丹簽訂了平等契約,周丹到哪他自然到哪,再說了他的父親還在周家之中呢,現在脫變成功了,怎麼也需要回去炫耀一番吧?

隨後過了茶盞功夫,眾人的任務全部承接結束,最後依次進行登記,算是成功的接下各自的任務了。

「周哥,我們幾時動身?」月天看著周丹,神色布滿焦急。

他是陸亞帝國的大皇子,而今陸亞帝國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他豈能不著急。

「立刻動身。」

「好。」

而這時候眾學員都走來,他們在得知陸亞帝國發生了巨大的動亂后,同樣也有些焦急,可是他們內心也焦急不已,他們絕大部分都是大勢力出來的子弟,如今也接到了各自家鄉的任務。

「看來這一次九洲大陸真的很亂了。」周丹眉頭緊皺:「人族六大勢力已經控制不住現在的局勢了,就是不知道這些極端勢力的背後到底是誰掌控著。」

眾人這次承接的任務皆都是叛亂,而且他們多數人出自大家族,在各自的家鄉都發生了動亂,除了少於的一兩個人的家鄉沒有發生不測外,其餘人皆都很焦急。

「周哥,這次我也隨你走一趟。」龍傲天承接的任務也是來自陸亞帝國的,周丹本身就接受了龍族傳承,雖然其屬於人族,但是連龍族至寶『神空間』都認其為主,龍傲天自然要跟在周丹的身邊。

周丹微微點頭,隨後看向眾人:「如今大家的任務都接受完了,也大致都知道九洲大陸已經開始大亂了,這一次時間非常緊迫,我也不留你們了。」

「記住,好好給我活著,你們都是我周丹的兄弟,絕對不能輕易放棄。」

「周哥!」眾人熱淚盈眶,皆都深吸了口氣:「周哥,我們不會讓你失望的,他日再聚之時,便是我們名震九洲大陸之刻。」

「好,各位兄弟,好好保重。」周丹說完這句話后,便有人開始離開了,踏上不遠處的傳送陣,一個個熟悉的身影就此消失在眼前。

周丹情緒有些涌動,他不知道這一次離別,什麼時候才會相聚,因為他們畢業了。

「我也走了,你要好好保重!」倩馨兒來到周丹面前,那俏臉布滿嚴肅。

「你也保重。」周丹鄭重點頭。

倩馨兒微微一笑,螓首輕點,那如同櫻桃般的小嘴在周丹的左臉頰上輕輕吻了下去。

周丹身軀一怔,可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然發現倩馨兒的身影出現在傳送陣內,他嘴唇蠕動,可是終究沒有說出話來,光芒閃爍后,倩馨兒的身影便消失在視線中。

走了,這一次一群同生共死的兄弟都走了,而今在場的就剩下小雷晶虎還有月天和龍傲天了。

周丹目光遠眺,看向總院所在的方向,內心充斥著複雜的情緒,這一次的離開,不知道何時才會回來。

而在周丹四人踏上傳送陣離開后,兩道身影則是浮現在此地,一男一女,正是葉刑天與夜小一。

「你這樣做真的對?」夜小一看著傳送陣慢慢暗淡下去,無奈的搖了搖頭。

「對或錯,只能看他們自己了,這一次的離去,最終能夠回來幾個,我也不清楚。」葉刑天的聲音變得有些低沉:「不過要成為『聖代』,不經歷一點磨難怎麼可能成功呢。」 南院,修行之路的開始。

此時周丹等人盡皆在南院的大殿內。

「沒想到昔日的小傢伙而今成長到如此地步。」院長景文軒很是欣慰,而在這大殿中除了周丹等人之外,還有四名老者,分別是天老,木老,金老,雷老。

四大至尊強者,再加上院長景文軒,整整五大至尊強者,如此實力南院也是當之無愧的四大院之首了。

「院長說笑了,晚輩也只是趕上了機緣。」而今周丹已經是天尊境的強者了,但是對於景文軒他也有足夠的尊敬。

畢竟景文軒待他們極好,而且此人性格端正,自然值得尊重。

成為南院學員的時候,周丹僅僅只是天元境三重天罷了,如今再見卻是天尊之境,這令周丹等人感到很欣慰。

「哎,當初我就知道你拒絕拜我為師,南院這種小地方就束縛不了你了。」天老也頗為感慨,他是南院的元老之首,在南院之中實力也最為強悍,當沒有忘記當初那名臉上還帶著青澀的小傢伙,如今已經是天尊強者了。

「我們南院能夠出現你和倩馨兒,的確是史無前例的,關於九洲大陸如今的格局我們了解的也不多,所以這一切都需要你們努力,並且以你們現在的實力,我們南院已經無法給予任何幫助了。」景文軒無奈的搖了搖頭。

周丹能夠晉陞為天尊還不算出乎他的意料,可是現在的倩馨兒卻是永生境初期強者,這令他們感到吃驚,不過在知道倩馨兒被葉刑天收為徒弟也便釋然了。

葉刑天是柳州學院的第一人,而他們其餘四院其實就是在給總院培養資質較好的學員,能有今日的地步也算正常。

畢竟能夠從總院畢業出去的,在不久的將來都會成為名人。

「各位前輩,不管晚輩今後成就有多大,實力有多強,南院都是我的家。」其實周丹心裡也對南院很有感情,只不過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現在的南院舞台太小了。

「去吧,就算你們想留在南院我們也不會留你們的。」景文軒笑道,隨之便一臉嚴肅的說道:「今後不管你們遇到什麼麻煩,或者遇到什麼苦難,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