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心裡回答了自己。

她還是以前的她嗎?那個讓他瘋狂過的她,那個讓他放心不下的她,那個讓他寫下過無數情歌的她。記憶中的那首歌再一次響了起來,那是他為她唱的最動情的歌。

「在這個青春如花的歲月里,我們總希望在自己的身邊有個人能一直陪著自己,個自己鼓勵和溫暖,接下來上場的是新生代表隊的尤絡,他的參賽作品是《變暖》,大家歡迎。」

校園十佳原創歌手大賽決賽的現場,大家都滿懷期待和熱情的等待著尤絡的出現,那個用聲音捕獲無數少女芳心的少年到底是個什麼模樣呢,在今天的決賽現場,無數人是因為聽到了初賽時尤絡那段的錄音知道他進決賽了才來的,他們沒有見過那個聲音渾厚踏實的他,所以來了。

和大多數人不同的是,秦風不是因為聽了他的初賽歌曲錄音來的,他的每一首參賽歌曲她都聽過,她的每一場比賽她都在場,因為他們是朋友啊,尤絡是秦風在大學里唯一的兩個朋友的其中一,另一個就是楊子了。

為了看尤絡的比賽,她花錢請了人幫忙打理自己的店,因為音樂是尤絡的最愛,她和楊子可是來給他加油打氣的呢。

尤絡上台了,他身著白色襯衫,外面套上了黑色的小馬甲,溫文爾雅,大氣奢華,燈光打在他俊秀的臉上,他笑著潤了潤喉,那笑容,溫暖了無數人的心。

「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晚上好,我是8號選手尤絡,我為大家帶來的原創歌曲是《變暖》,希望這首歌能給大家帶來溫暖,謝謝大家的到來。」尤絡說完后便開始唱了起來。

天是晴天空氣那麼溫暖

你就這樣出現有走遠

愛在明天我們寫下預言

手中緊緊握著你的溫暖

如果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緣

我願能這樣走到永遠

有你在的每個瞬間

都是生命的盛宴

我們的心變暖了距離也在變暖

手心緊緊貼著手心

讓空氣也變暖

我們的愛變暖時間就在今天

我的拇指劃過你的唇邊

在你的臉頰留下我的溫暖

天是晴天空氣依然溫暖

你就這樣走進我的心間

愛在今天我們漫步明天

目光伴著你的身影飄搖

如果我是隨風漂泊的帆

只願你是我專屬船欄

有你陪伴的風裡浪尖

再遠也能擁有幸福的彼岸

我們的心變暖了距離也在變暖

手心緊緊貼著手心

讓空氣也變暖

我們的愛變暖時間就在今天

我的拇指劃過你的唇邊

在你的臉頰留下我的溫暖

我的拇指劃過你的唇邊

在你的臉頰留下我的溫暖

一曲唱罷,全場尖叫,歡呼雀躍。

他記得那時候他在舞台上分明瞥見了楊子一臉邪惡的看了看秦風又看了看他,他喜歡秦風,楊子是早就看出來的,所以站在舞台上的他,就在那一刻,他說出了他深藏已久的愛,也是在那一刻,她因為感動和場內的氣氛答應了他。

或許是那是的他們都不懂感動並不是感情,雖說感動是感情的開始,但是感動終究不是感情,對於秦風來說那樣的感動也不可能變成感情,他們之間的感動,最後結束在了尤絡的床上。

那天的秦風去尤絡住的地方找他,卻剛好撞見了他和一個女人一絲不掛坐在床上好像在爭論些什麼,秦風雖然只是因為感動而接受他的,但是既然開始了,為什麼又要有這樣的背叛,她看著眼前的兩個人,轉身默默的抹著自己的眼淚。

「你是誰啊?」

秦風面對那個女人的質疑居然無話可說。

「小絡,這女的是誰?她怎麼會來這裡?」

這醫生太懂我了 ,鋪天蓋地的罵了起來,在她的眼裡,自己上了尤絡的床,那便是尤絡的女人,怎麼能允許其他的女人對他有什麼非分之想呢,雖然是她自己將尤絡灌醉了拖上床的,在她的眼裡,她就是這場愛情里的主角,別的人,那都是沒有半點尊嚴的配角。

「賤女人,你不需要這麼不要臉的自己送貨上門吧,我家寶貝才不會喜歡你這樣的貨色呢,像你這樣……」

顧盼盼的話要多難聽又多難聽,秦風心裡前所未有的難過,她難過的不是那個女人罵她罵的有多毒,她難過的是尤絡居然會這麼快就背叛的屬於他們的那份感動,她難過的是尤絡就這樣斬斷了他們之間的友誼,她難過的是從此失去他們在一起的所有美好,一段好好的友誼就這樣因為感動而想變成愛情,卻因背叛而以恨結束。

若當時沒有答應該多好,若當初沒有該多好。

秦風什麼話都沒說便轉身離開了,但她其實是有話要說對他說的只是那時候不知怎麼了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沒有必要這樣傷人的吧,我也只是因為太過感動了才想試著將我跟你之間的這份感動變成感情,不說喜歡,我們可以永遠是朋友的,這就是她心裡最想對那個時候的尤絡說的話。 秦風走後顧盼盼依舊不依不饒,尤絡則是一語不發,因為他也是這件事的受害者啊,他能說什麼,早上一睜開眼床上就多出個女人來,在自己還沒有搞清楚始終怎麼回事之前卻又剛好被秦風撞見兩個人一絲不掛的在床上爭論的場景,他還能說什麼。

從那件事之後,秦風和尤絡就再也沒有了交集,反倒是顧盼盼,天天翹課來他的學校找他玩,很快兩個人成了整個學校的模範情侶,天天粘在一起。

現在的秦風早就變了樣,濃妝艷抹,成熟知性。

是啊,人是會變的,只是變化的速度有所不同而已,有些人變得很快,可以一天幾個樣,有些人變得慢,幾年才變樣,但是有些人,卻是無論多少年都不願意改變最初的自己的,就如尤絡這麼多年了,他還是不願意改變那顆愛她的心。

尤絡怔怔的看著秦風,目光跟隨著她的身影在人群中來來往往,他就那樣看著她熟練的向大家敬著酒,從來不在意商場之事的他看到現在的秦風,不知怎麼了,居然也有了成為站在她身邊的想法,她想看看她的世界,他想了解這些年她所經歷的風風雨雨。

顧盼盼看著尤絡這樣盯著眼前的女人看心裡有些不爽了,在顧盼盼的心裡,這個男人只能是她的,她為他打過兩次胎,吃過無數次安眠藥,為他尋死覓活,為他神魂顛倒,怎麼可能允許他多看別的女人一眼,她覺得那就是對她的不忠,對她那麼多年付出那麼多感情的不忠。

「尤絡,你怎麼可以這樣!」她對著尤絡大叫了一聲,而她叫的這一聲引來了所有人的目光,秦風也因為這邊的事過來了,她還以為有人來砸他的場子呢,可這一上去,便又給在場的所有人加了一齣戲,沒錯,那是戲,一出好看的戲。

人生如戲,果真如此。

「小風。」

「呵呵,你還記得我呢,真難得,謝謝。」

「這個妝,不適合你。」尤絡見秦風畫著那麼濃的妝,心裡便想著,這人的變化真大啊,從來沒有見過她化妝的樣子,想來還是當初那個不施粉黛的她好看得多,看慣了不化妝的她,總覺得濃妝下的她太過輕浮,太過高傲。

「喲,那您覺得怎麼樣的妝適合我啊?跟她一樣?」

當秦風聽到尤絡那樣說的時候氣就不打一處來,自己畫什麼樣的妝跟他有什麼關係?他有什麼資格來這裡說她?於是她徹底火了,說話時手自覺的指向了顧盼盼。

女人都是骨子裡受不得背叛的人啊,即使是對自己不的愛人,若是被背叛了,依然會表現出自己所有的惡毒,讓對方難堪,這是女人的天性,想要在愛情面前保留住尊嚴的天性。

「我…」

「你想讓我像她那樣濃眉大眼,裝逼賣萌啊?對不起,我可不是那號人物。」


尤絡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了,只是看著眼前的人,她不是當初的她了,她變了。

「喂,我說你什麼意思?」面對秦風的取笑,顧盼盼有些坐不住了,站起來說道。

「難道不是嗎?你當初不就是這樣濃眉大眼的去裝傻賣萌,把人家騙上你的床的嗎?」

「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那個想搶別人男朋友的賤貨啊,怎麼當年還沒被罵爽是吧,今天又來討罵了?」顧盼盼一下子明白過來這個你女人就是當初闖進尤絡家的那個女人時便又開始了惡言相向。

當初的秦風因為太驚訝於尤絡的背叛而不知道該對他們說什麼,所以一動不動的聽由她罵了個夠,可是現在,她還有什麼好顧忌的的呢。


「顧盼盼,你給我聽好了,我只說這一遍,帶著你的男人滾回去好好問清楚,當時誰才是他的女朋友,誰才是搶別人男人的賤貨,這個男人,就只是我生命中的垃圾,我不要的廢品而已,這種輕易背叛的貨色,也只適合你這樣沒胸沒腦的庸人而已,都說這個世界上缺乏發現美的狗眼,我借了雙狗眼看了看你們,還真是美啊,看好你家的極品好男人吧,別老在別人的世界里磨磨唧唧。」

秦風的這一席話把顧盼盼說得啞口無言,顧盼盼原本以為自己是這場愛情的主角,當初因為尤端和顧銘的關係,兩個人認識了,從此顧盼盼便開始倒追尤絡的,她從來沒有聽說過尤絡有女朋友的事啊,不過剛開始她也沒問啊,結果是愛了便無法自撥了。

尤絡被秦風的話說的無地自容了,當初他因為秦風的突然出現而慌了神,竟然眼睜睜的看著顧盼盼用那麼狠毒的話罵她,事後他好多次要去找她說清楚的,可是那時自己的爸爸一心認為自己熱衷於音樂而不喜歡商場是因為那個女人的關係,死活不讓他去向她解釋,硬是逼著他和顧盼盼在一起,還威脅說如果不和她交往便得休學回家學習公司的經營管理,他妥協了,放棄了為自己的愛情申辯。

尤端聽出了其中的端倪,原來當初兒子的女朋友是秦風,現在尤端真希望世界上有後悔葯賣,可惜,後悔葯原本就是人們的不真實的臆想而已。

逆天萌寶:爹地,媽咪又逃了

顧銘聽到自己的女兒居然會做出這麼令人難堪的事,心裡瞬間涼了我一大半截,為了這個女兒,自己什麼都願意做,可是自己的這個女兒卻讓他這麼丟臉,搶了別人的男朋友還強詞奪理,整日無所事事也就罷了,為了那麼個男人,連尊嚴都可以不要了,在不了解對方的情況下就自作主張的闖進別人的生活里去,這讓剛剛復出在商場之上的他情何以堪啊。

「盼盼,跟爸爸回家去。」



「爸,我…」

「走了,你還嫌不夠丟人嗎?」

「我當時不知道他有個女朋友,我…」

「這種男人,你何必為他這樣呢,爸爸會為你介紹更好的人的。」

「爸,我不要,不要。」

「由不得你,走了,回去。」

顧銘就這樣將顧盼盼生拉硬拽的拖走了。 秦風走後顧盼盼依舊不依不饒,尤絡則是一語不發,因為他也是這件事的受害者啊,他能說什麼,早上一睜開眼床上就多出個女人來,在自己還沒有搞清楚始終怎麼回事之前卻又剛好被秦風撞見兩個人一絲不掛的在床上爭論的場景,他還能說什麼。

從那件事之後,秦風和尤絡就再也沒有了交集,反倒是顧盼盼,天天翹課來他的學校找他玩,很快兩個人成了整個學校的模範情侶,天天粘在一起。

現在的秦風早就變了樣,濃妝艷抹,成熟知性。

是啊,人是會變的,只是變化的速度有所不同而已,有些人變得很快,可以一天幾個樣,有些人變得慢,幾年才變樣,但是有些人,卻是無論多少年都不願意改變最初的自己的,就如尤絡這麼多年了,他還是不願意改變那顆愛她的心。

尤絡怔怔的看著秦風,目光跟隨著她的身影在人群中來來往往,他就那樣看著她熟練的向大家敬著酒,從來不在意商場之事的他看到現在的秦風,不知怎麼了,居然也有了成為站在她身邊的想法,她想看看她的世界,他想了解這些年她所經歷的風風雨雨。

顧盼盼看著尤絡這樣盯著眼前的女人看心裡有些不爽了,在顧盼盼的心裡,這個男人只能是她的,她為他打過兩次胎,吃過無數次安眠藥,為他尋死覓活,為他神魂顛倒,怎麼可能允許他多看別的女人一眼,她覺得那就是對她的不忠,對她那麼多年付出那麼多感情的不忠。

「尤絡,你怎麼可以這樣!」她對著尤絡大叫了一聲,而她叫的這一聲引來了所有人的目光,秦風也因為這邊的事過來了,她還以為有人來砸他的場子呢,可這一上去,便又給在場的所有人加了一齣戲,沒錯,那是戲,一出好看的戲。

人生如戲,果真如此。

「小風。」

「呵呵,你還記得我呢,真難得,謝謝。」

「這個妝,不適合你。」尤絡見秦風畫著那麼濃的妝,心裡便想著,這人的變化真大啊,從來沒有見過她化妝的樣子,想來還是當初那個不施粉黛的她好看得多,看慣了不化妝的她,總覺得濃妝下的她太過輕浮,太過高傲。

「喲,那您覺得怎麼樣的妝適合我啊?跟她一樣?」

當秦風聽到尤絡那樣說的時候氣就不打一處來,自己畫什麼樣的妝跟他有什麼關係?他有什麼資格來這裡說她?於是她徹底火了,說話時手自覺的指向了顧盼盼。

女人都是骨子裡受不得背叛的人啊,即使是對自己不的愛人,若是被背叛了,依然會表現出自己所有的惡毒,讓對方難堪,這是女人的天性,想要在愛情面前保留住尊嚴的天性。

「我…」

「你想讓我像她那樣濃眉大眼,裝逼賣萌啊?對不起,我可不是那號人物。」

尤絡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了,只是看著眼前的人,她不是當初的她了,她變了。

「喂,我說你什麼意思?」面對秦風的取笑,顧盼盼有些坐不住了,站起來說道。

「難道不是嗎?你當初不就是這樣濃眉大眼的去裝傻賣萌,把人家騙上你的床的嗎?」

「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那個想搶別人男朋友的賤貨啊,怎麼當年還沒被罵爽是吧,今天又來討罵了?」顧盼盼一下子明白過來這個你女人就是當初闖進尤絡家的那個女人時便又開始了惡言相向。

當初的秦風因為太驚訝於尤絡的背叛而不知道該對他們說什麼,所以一動不動的聽由她罵了個夠,可是現在,她還有什麼好顧忌的的呢。

「顧盼盼,你給我聽好了,我只說這一遍,帶著你的男人滾回去好好問清楚,當時誰才是他的女朋友,誰才是搶別人男人的賤貨,這個男人,就只是我生命中的垃圾,我不要的廢品而已,這種輕易背叛的貨色,也只適合你這樣沒胸沒腦的庸人而已,都說這個世界上缺乏發現美的狗眼,我借了雙狗眼看了看你們,還真是美啊,看好你家的極品好男人吧,別老在別人的世界里磨磨唧唧。」

秦風的這一席話把顧盼盼說得啞口無言,顧盼盼原本以為自己是這場愛情的主角,當初因為尤端和顧銘的關係,兩個人認識了,從此顧盼盼便開始倒追尤絡的,她從來沒有聽說過尤絡有女朋友的事啊,不過剛開始她也沒問啊,結果是愛了便無法自撥了。

尤絡被秦風的話說的無地自容了,當初他因為秦風的突然出現而慌了神,竟然眼睜睜的看著顧盼盼用那麼狠毒的話罵她,事後他好多次要去找她說清楚的,可是那時自己的爸爸一心認為自己熱衷於音樂而不喜歡商場是因為那個女人的關係,死活不讓他去向她解釋,硬是逼著他和顧盼盼在一起,還威脅說如果不和她交往便得休學回家學習公司的經營管理,他妥協了,放棄了為自己的愛情申辯。

尤端聽出了其中的端倪,原來當初兒子的女朋友是秦風,現在尤端真希望世界上有後悔葯賣,可惜,後悔葯原本就是人們的不真實的臆想而已。

尤端想著如果當初自己沒有扯個顧盼盼進來的話,自己現在可是有秦風這麼個好媳婦兒了,哪裡還需要對湯家豪畏首畏尾的呢,說不定他湯家豪還得看自己的臉色行事呢,那將是一件多麼令人心情愉悅的事啊。

顧銘聽到自己的女兒居然會做出這麼令人難堪的事,心裡瞬間涼了我一大半截,為了這個女兒,自己什麼都願意做,可是自己的這個女兒卻讓他這麼丟臉,搶了別人的男朋友還強詞奪理,整日無所事事也就罷了,為了那麼個男人,連尊嚴都可以不要了,在不了解對方的情況下就自作主張的闖進別人的生活里去,這讓剛剛復出在商場之上的他情何以堪啊。

「盼盼,跟爸爸回家去。」

「爸,我…」

「走了,你還嫌不夠丟人嗎?」

「我當時不知道他有個女朋友,我…」

「這種男人,你何必為他這樣呢,爸爸會為你介紹更好的人的。」

「爸,我不要,不要。」

「由不得你,走了,回去。」

顧銘就這樣將顧盼盼生拉硬拽的拖走了。 周薇看著湯家豪離去的背影,25年了,她強忍著內心的傷痛25年了,她始終守著那個不愛自己的人。

其實仔細想來,這一切不都是她自己造的孽嗎?為了讓湯家豪留在自己身邊而用低劣的手段懷上了他的孩子,還逼迫他在愛情和麵包之間做選擇。人生中最痛苦的事不就是偏執的愛著始終不愛自己的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