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是三星戰神!

區區一個戰區總指揮,實力最多也就是個軍王!

就這點本事,也敢和自己動手?

找死!

幾乎是同一時間,汪興明也動了,一腳踹向葉臨天!

他身後的士兵,皆是一副看戲的姿態!

「嘭」的一聲巨響!

眾人就看到一道身影倒飛出去,重重地砸在越野車上,汽車的引擎蓋都凹陷了下去!

下一秒,眾人驚訝地發現,飛出去的,竟然是汪興明!

「嘶!」

他們盡皆倒吸了口冷氣!

尤其是汪興明帶來的那隊士兵,更是全都傻眼了!

他們的將軍,可是三星戰神!

就算是在整個中原戰區,實力也是公認的強!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王興明竟然會敗在葉臨天的手下!

此時,汪興明倒在地上,痛苦地捂著胸口,口中鮮血噴涌,滿眼的駭然之色!

這……怎麼可能?

自己竟然不是對方的對手!

而且,連一招都沒有走過!

自己堂堂三星戰神!

竟然會輸給一個小小的駐軍司令!

他實在不敢相信,對方竟然比自己還要厲害!

這,開什麼玩笑?

他抬頭驚恐地看着葉臨天,「你……到底是什麼人?」

此時,葉臨天一步一步走向汪興明!

昏黃的路燈下,汪興明終於看清了葉臨天的臉!

突然!

腦海里一道驚雷炸響!

這張臉,怎麼這麼眼熟!

他好像在哪兒見過?

慢著!

他想起了,他曾經跟隨飛虎主帥見過一群人!

那些人,代表着華國戰區的頂級實力!

而眼前的男子,正是那群人中領頭的!

北境王!

「轟!」

意識到這一點,汪興明整個人都愣住了,他驚恐地看着葉臨天,顫抖著說道:「你……你是北境王?」

葉臨天居高臨下地看着他,冷冷地問道:「你認識我?」

「轟!」

簡單的一句話,卻是讓汪興明如遭雷劈!

竟然真的是傳說中的北境王!

下一秒,汪興明連忙站起身,忍着身上的疼痛,恭敬地敬禮,「卑職汪興明,見過北境王!」

葉臨天目光冰寒,看着汪興明,沉聲道:「如今我只是東州駐軍一個小小的總指揮罷了!」

這話,顯然是在回應之前汪興明的話!

汪興明老臉一紅,露出討好的笑容,「北境王,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千萬別往心裏去!」

此時,汪興明身後的那一隊士兵,早就傻眼了!

他們沒想到,眼前的男子竟然就是傳聞中的北境王,那個神話一般的存在!

他,是華國所有戰士的偶像!

此時,葉臨天目光冰冷地看着汪興明,「汪興明,現在你還想讓我放了汪成義嗎?」

汪興明臉色一沉,猶豫片刻后說道:「葉帥,這件事是我考慮不周,冒犯了您,這件事我不會再插手,一切全都聽您的意思。」

汪興明心中無比的慌亂!

若是葉臨天怪罪下來,那他這將軍的位置怕是也坐不穩了!

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和汪家的事撇清關係!

見到汪興明如此態度,葉臨天也不好再責怪他,「既然如此,馬上帶着你的人離開東州!」

「是!」

汪興明恭敬地應道,而後快速上車離開!

回到城外后,他直接下令,「所有人聽令,馬上返回戰區!」

回去的路上,他接到了汪明德的電話,「二弟,怎麼樣?事情處理好了嗎?」

汪興明正一肚子火,此時聽到汪明德的話,頓時就怒了:「大哥,你之前是不是都是騙我的?你老實告訴我,三弟到底做了什麼?」

聞言,汪明德神色一沉,訕笑道:「二弟,你說什麼呢?三弟是被人冤枉的!你只需要讓東州駐軍放了三弟就行,其他事我會處理好的。」

「哼!」

汪興明冷哼一聲,「大哥!從今往後你別找我了!看在我們這麼多年的兄弟情誼上,我勸你一句,若是汪家還想繼續在東海發展,你最好按照對方的意思做,否則誰也幫不了你!」

說完,汪興明就準備掛斷電話,汪明德卻是連忙叫住了他,「二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莫非你沒救出三弟?」

。 不僅是季柚,何必、沈長青等人,也在這一刻頓悟了,大家都盯着岳棲光,搞得岳棲光十分不自在:「干……幹啥啊?爸爸只是說了幾句大實話而已。」

沈長青道:「如果對方要解決我們有難度,那麼,首先就得知道它們的為難點在哪裏……」

如果外星生物真的坐在背後,正在觀察着他們一行人的話,那麼,他們的對話是否已經到了對方的耳朵里,它們,會思考對策來對付他們嗎?

沈長青說完之後,大家聚在甲板之上,全部都陷入了思考中。

幾秒后。

何必抬起頭,望着上方格子間的雙頭牛,說:「如果老黃牛才是獵物,那麼,我們就得知道它們抓住老黃牛是打算幹什麼。」

老黃牛耳尖,聽到了自己,便眨眨眼。

然後——

下一秒,就聽季柚道:「不如這樣吧,我們啥都不做,就等著看它們打算拿老牛做什麼。」

老黃牛:「……」

老黃牛背後一寒,瞬間瞪着眼,黑黝黝的瞳孔里眼珠轉了一圈,最後落在季柚的方向,只瞪着她。

季柚笑道:「老牛,咱倆是兄弟,好兄弟肯定會互相幫助的,你放心,我們就在旁邊看着,等你真遇到危險的時候,絕對不插手,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憑藉自己的實力站起來的。」

老黃牛:「……」

忍不住了,老黃牛張嘴,嗷嗷直叫喚:「哞——」

【壞!】

【壞!】

【我不是你兄弟!】

季柚感受着老黃牛那劇烈的精神波動,嘴角忍不住翹起一絲弧度,笑了,說:「如果老牛是食物,那麼吃它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呢?是這個位面的外星人本身,還是它們飼養的東西?這一點,需要我們去搞清楚。」

季柚皺着眉頭,接着說道:「搞清楚這兩者之後,我們應對的方式就可以完全不同了。」

楚嬌嬌問:「所以,還是要等嗎?等它們對老牛下手?」

「不能等。」岳棲元忍不住開口,道:「如果繼續等,那我們就太被動了。」

等,永遠不是一個最好的解決方案。

大家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老黃牛躺在另外一個格子間裏面,兩個腦袋上的眼睛都瞪大著,尾巴也一甩一甩的,它本來想繼續躺倒的,但想想那幾隻人類蟲子的話,背後便一陣陣生寒,要是自己真的繼續躺倒,搞不好真的要被吃掉了……

老黃牛略有些不安,躁動地轉了轉身體,一不小心,就又將格子間的壁壘踩得塌陷了一塊,季柚繞着甲板走了一圈,一邊走,一邊思考中,忽然感覺到老牛的那股不安,然後抬起頭,與老黃牛的眼睛對上了。

季柚視線下移,落在雙頭牛那巨大的牛蹄之上,牛蹄十分堅硬,似乎一腳便可以蹬破格子間的壁壘。

季柚心下一動,轉頭對何必說:「學長,你覺得捅破這層壁壘的幾率大不大?」

何必微愣,說:「怎麼說?」

季柚指著老黃牛的那隻牛蹄,說:「它們要清除我們有一定的難度與顧慮,假如我們這種猜測的成立的話,現在我們跟老黃牛分別處在不同的格子間,兩者是沒有關聯的,它們肯定是有辦法對付老牛,如果我們打破格子間跟老黃牛合在一起,你說它們還會對老牛出手嗎?」

何必一驚,道:「這的確值得思考,但我們現在的問題是——打不開格子間。」

沒錯。

大家目前最大的問題,也是最根本、最核心的問題,就是打不開格子間。

要是能打開格子間,那還用發愁?

早就已經脫離格子間了,怎麼可能直到現在還被困在這裏。

何必說完,其他人也看着季柚,季柚神色鎮定,道:「打不破,那就強行打破。」

何必:「嗯?」

季柚道:「我想過了,我們可能產生了思想誤區,覺得這個格子間一定是我們現在打不破的,但是,加上老牛呢?」

楚嬌嬌頓時領悟過來:「沒錯呀,我們可以喊上老牛,一起將這個格子間打爆!」

岳棲光立馬揮舞著拳頭,道:「爸爸贊成這個主意!爸爸早就想要打爆這個格子間了!」

沈長青等人沒有吭聲,開始思考可行性。

柳扶風道:「我聽季柚同學的。」

被困后,大家一直在摸清楚四周的情況,排查可能存在的危險,並沒有貿然對格子間的壁壘發動過攻擊,季柚覺得是時候開始了,於是,道:「它們要把我們跟老牛關在不同的格子裏弄死,那我們偏不如它們的意……所以,開干吧!」

「怎麼做?」楚嬌嬌開始撩袖子。

季柚望着頭頂,微微一笑,說:「老牛,你聽到了吧?你想要保命,必須跟我們一起合作。」

對上季柚的眼睛,老黃牛就覺得渾身不得勁,總覺得一股股的臭氣正在朝着自己眼耳鼻口……侵襲過來,它艱難的移開目光,張嘴:「哞——」

【怎麼干?】

季柚笑道:「咱們選中一個薄弱點,然後一起從裏到外,兩面合力攻擊該點,對了,在開始前,我能問一問你的蹄子可以承受多少級的炮火攻擊?」

老黃牛:「哞?」

季柚嚴肅道:「我們肯定不能跟你一樣用蠻力,我們必須要用武器,所以,你的蹄子可以承受我們的武器攻擊嗎?」

老黃牛:「……」

季柚的方法,也就是點對點的向一個固定的點使力,老黃牛在外面,他們在裏面,然後一起用最大的力量來攻擊這個點,就好像擊掌一般,可能會對老黃牛的牛蹄造成傷害,因此,她必須要了解老黃牛能否承受。

老黃牛有點懵圈,主要是沒懂季柚的意思,甚至,老黃牛有點懷疑她不是想打破這個圈子,而是想擊殺老牛,然後吃老牛的肉?

想到此,老黃牛頓時渾身一抖,不過,之前吃了人類小蟲子的兩個好東西,老黃牛還是鼓起勇氣,決定信任這個人類小蟲子一回。

於是,老黃牛甩甩尾巴,故作驕傲的張嘴:「哞哞——」

【你們人類那點武器,對我就是撓痒痒,哼~】 「這也不是沒可能,美國一本很權威的生物雜誌上,有一篇報道。」

「有一支探險隊,曾經就在亞馬遜熱帶叢林里,遭遇過一種蛾人的襲擊。」

「根據那本雜誌上的報道,那種生活在亞馬遜的蛾人,有着飛蛾的翅膀、飛蛾趨光的特性,頭上還有觸角,可卻長了一張人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