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帶著一名臉容粗擴的護衛,護衛大大咧咧,嘴角撇著不屑,便就這樣把大批的奴隸戰士撇下在太空,踏上月亮。

「蒙戈,你來幹什麼?」

奧特將軍臉容肅穆,帶著蕭殺之色,從月球指揮室之中出現,四面八方,匯聚起所有軍團戰鬥力,火炮角度調整,戰機升空,開始瞄準蒙戈的身體。

「奧特,我欣賞你,成為我的手下吧!」

蒙戈黃色皮膚的疊皺彷彿經歷過年久的歲月,散發著歲月沉澱留下來的強大氣息,他獰笑,眼眸看向奧特,帶著欣賞的眼神。

這個能夠在自己的奴隸軍團下,憑藉著比自己少五倍的軍團人數戰力,能夠固若金湯的守住地球,利用月亮作為第一道防禦線,把自己的戰爭世界,緊緊的牽扯在鑽石月亮的周圍,簡直是不可多得的統軍人才。

「巴繆洛帝國度,沒有投降!」

奧特將軍身形屹立在鑽石月亮表面,作戰披風向後飄揚,臉容剛毅而無懼。

他的身後寂靜,冰冷炮口與各種怒火不善的目光瞪著蒙戈。

蒙戈眼神越發的欣賞,嘴巴中裂出白皙的牙齒,比一般人的牙齒都要巨大兩倍,嘴唇弧道極大的裂出誇張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

蒙戈大笑,在鑽石月亮表面引起一陣陣的漣漪波動,巨大的壓力,恐怖氣息從他的軀體之中散發出來,不停的把奧特將軍的披風揚飛。

奧特將軍此刻,就像是面臨這暴風雨一般,披風在風雨中搖擺,身軀卻如天柱聳立,意志堅硬無畏,帶著冷酷的臉容,注視著蒙戈。

「來一場角斗吧! 僵尸,快跑 奧特。」

蒙戈咧嘴大笑說道。

「和我的手下在角斗場戰鬥,只要你贏了,我可以離開地球一百年,一百年之內都不會侵略地球。」

「你輸了,就成為我的手下!」

蒙戈身軀如山般壯實,肌肉都彷彿從仿皮革鎧甲上撐裂,勾起巨大的嘴角弧道,說道。

「你的主人在宇宙中失蹤,已經證明他的無能,不值得你效忠!」|

他很欣賞奧特,能夠把自己的戰爭世界,阻擋在這裡。

奧特和他同樣有著對戰爭的喜愛,對戰鬥的熱愛,是一個真正瘋狂而殘忍,暴虐的戰鬥者。

「很不巧,巴繆洛帝陛下已經歸來。

蒙戈,你的言行,為你埋下死期,你將葬身在這片星空。

巴繆洛帝的威嚴,不容踐踏。」

奧特臉容閃爍出殘暴,雙目凶光驟現,他的身後,幾乎人人都散發出巨大而恐怖的殺氣,赤目猙獰的盯著蒙戈。

「蒙戈,我答應你,我將會為巴繆洛帝陛下,獻上最精彩的角斗,歡迎陛下歸來。」

「哈哈哈……有趣。」

「我期待著你的陛下,濺血在我的腳下!」

蒙戈無所畏懼,咧嘴大笑,眼眸依舊帶著欣賞和殘忍的暴虐,掠過奧特將軍的眼神,便轉身,帶著護衛離開。

即使地球的帝皇回歸,他也無懼,他在宇宙中橫行無數年,肆無忌憚,只有寥寥幾個人能夠讓自己看得起,其中,並不包括這個所謂的地球帝皇巴繆洛帝。

蒙戈的護衛轉身,臉容粗擴,一臉桀驁不順,對奧特忠心如一條狗的樣子看的異常不順眼,他『咳』的一聲,從喉嚨中抽出一口痰,『呸』的一聲,直接吐在月亮上,臉容帶著赤裸裸的蔑笑,轉身隨著蒙戈離開。

如此狂妄的樣子,直接激起奧特將軍身後,軍團士兵的憤怒,赤目憤怒的盯著蒙戈和護衛離開。

「來人。」

奧特將軍臉容殘忍,招手。

有士兵迅速的來到他身邊,一臉憤怒衝天,赤紅著臉:「將軍,我們要開炮,殺死他嗎?」

「不是。」

「用小型能量罩,保鮮這口痰,不要讓營養流失了!」

「為陛下呈現角斗后,我會讓他重新吃回去!」

奧特將軍臉容冷酷殘忍,目光閃爍著暴虐,注視著蒙戈和那名粗擴的護衛離開。

巴繆洛帝的威嚴,絕對不容許任何人以吐痰表示不屑!

奧特將軍身旁的士兵肅然激動,胸腔之中一口憤概怒氣釋放,激動到心臟劇烈加速跳動,臉容赤紅,大聲回應。

「是!我以性命保證,絕!對!會!保!護!它!」 戰爭世界。

這是一個巨型,星球級的戰爭堡壘,宇宙威名的角斗場。

「蒙戈君王征伐的無數異星,挑選出最強壯,最兇猛,最殘忍,最暴虐的野獸,上演最殘酷的角斗表演。」

「這裡是地球的一線生機,我們的蒙戈君主給予的一絲憐憫,在角斗場之中,戰鬥三場,只要三場全勝,地球將會延緩,獲得一百年的生機。」

「這是地球的唯一機會!」

「生死掙扎,極地狂暴的濺血。」

巨大的羅馬式角斗場,當即響起瘋狂,獸血沸騰的叫喚聲音。

各種宇宙,五顏六色,光陸離奇的物種,在這裡瘋狂的大聲扯著嗓子叫起來,為即將到來的瘋狂角度預熱。

主持人是一個身體修長,能言善道的青綠色,瘦削的外星人,用著宇宙通用語,極大的挑起場面的震撼,超過百萬人的現場,爆發出來的聲吼,轟然整天,整個戰爭世界都彷彿在歡呼,沸騰了起來。

巨大角斗場的最高處,位置最好的地方,專屬蒙戈君主的位置。

蒙戈坐在他的黑色王座上,裂出雪白的牙齒,皺疊起黃色的皮膚,心情愉悅到極致。

「那位,地球的帝皇,巴繆洛帝來了嗎?」

蒙戈輕輕招手問道,他不在乎這位所謂的地球帝皇,只是一向貫徹自己的愛好,讓地球派出最傑出的戰士,在角斗場為自己表演,在角斗場上征服他們最傑出的戰士,乃至征服他們的帝皇。

「已經進入戰爭世界,正在被引導到這裡。地球卑微的帝皇,聽說很欣喜被邀請觀看戰爭角斗場,觀賞地球與宇宙角鬥士的戰鬥。」

身旁的服侍人員,恭敬的回答道。

「哈哈哈……真是信心滿滿,我蒙戈最喜歡信心膨脹的人!」

蒙戈大笑,言語中帶著暴虐的戲虐,彷彿地球帝皇的到來,能夠令他增添那麼一點樂趣。

他咧嘴,笑出一行巨大雪白的牙齒,帶著幾分虐猙和歡愉。

踏…踏…踏…

驟然,遠處。

彷彿有著鋼鐵巨獸踏在戰爭世界之上,一步步沉重的鋼鐵踏出巨大,沉重,如山嶽般的腳步鋼鐵聲音。

一具霸道凜冽的盔甲出現在蒙戈的眼前,鎧甲黑暗如宇宙深淵,配合著宏偉而深沉的暗金色關節顏色,展現出無上的帝皇之姿,尤其在背後,那寬大,羽絨般的暗金色披風,彷彿攝取璀璨的群星,暗金之中有著群星在閃爍,襯托出來者的無上威嚴,高高在上的神王,帝皇姿態。

配合著他的淡然的神情,一剎那,蒙戈彷彿看到了宇宙之巔,站立在最高處的神王,俯臨宇宙。

只是一瞬間,蒙戈就回神了,因為巴帝猶如宇宙帝皇一般君臨的身姿,身邊帶著幾個女性,完全的破壞了蒙戈所一剎那幻想出來的氣概。

只見一個頑皮的小女孩,頭髮雪白,犄角雪白,嬰兒肥肥的,不停在巴帝的背後暗金色披風上攀爬,爬上巴帝的鎧甲上的肩膀,調皮的用手指拉著眼袋,吐著舌頭,一臉作弄的調戲旁邊的金髮雙馬尾少女。

「我是恐懼之王,不會因為肉體感覺,和你搶老巴!」

愛莉憤怒的跺了一下腳,咬牙切齒的怒瞪康娜,雙手抱胸,微不可查的,靠近巴帝一點點,然後又臉色掙扎的搖晃。

因為她們都是巴帝身體的肉體構建而成,對巴帝有著異常親切的好感,在潛而默化的肉體改變著他們的思維,中心向著巴帝。

愛莉才是近兩天被創造,她本身可是恐懼之源,恐懼之王視差怪,怎麼甘心屈服,於是就徘徊在屈服肉體的快感和自我的掙扎當中,相當糾結。

康娜一早就看出這個傲嬌愛莉,恐懼之黃的心思和情況,不停的在巴帝肩膀向她吐舌頭。

另一邊,已經經過兩年,身體長開,窈窕淑女的卡拉,一直保持端莊的樣子,穿著得體的小西服,勸解道:「你們不要鬧了,這會讓老師難為的。」

卡拉手掌輕輕的按在愛莉的肩膀,要她不要和康娜小孩子在這裡頑皮,畢竟她們被巴帝帶出來,見識宇宙,見識一下大世面,總不能讓巴帝丟臉吧。

卡拉很為巴帝著想的安慰著愛莉。

但,不知道卡拉是不是安慰出現了反效果,還是這個愛莉是個叛逆的少女,直接臉容一怒,怒吼了一句我才不會屈服,轉身便奔跑,朝著來路奔去。

康娜怎麼會讓自己的玩具跑,直接在巴帝的肩膀上一躍,就又抱著愛莉細小的纖腰。

「你幹什麼,康娜,放開我!」

「放開我!」

「啊啊啊啊…我要瘋了!」

就這樣,康娜一直在抱著愛莉,在瘋狂掙扎奔跑的愛莉背後飄來飄去,跑出巴帝的視野,也不知道兩人跑出哪裡瘋了。

在卡拉幾經呼喚無效果后。

巴帝搖頭淡笑,兩個孩童一般性格的燈獸。

「不用理會。」

「蒙戈,你注意派人看著她們,不要損壞戰爭世界。」

巴帝說道。

戰爭世界肯定就是自己的了,巴帝不希望弄太過損壞,自己的物品要愛惜!

隨即,與巴帝同來的秘書型赫拉,連綿的拿出巴帝的鑽石座椅,擺上桌子,拿出華貴奢侈的食物,比主人還要主人的,準備開始看角斗。

對於角斗,巴帝還是有一定興趣的,這種東西,好像自己沒有看過。

蒙戈愕然,看著這個穿著帝皇鎧甲,身披暗金風衣,彷彿群星都在圍繞閃爍的男人,他沒有一絲一毫的面對自己露出害怕,顫抖,恐懼,是不明白自己面對的是什麼!

土著即使土著!

但是這樣,卻讓蒙戈更加的愉悅,有滿足的征服感。

「哈哈…有趣,有趣。」

蒙戈大笑,非常期待到最後,自己撕裂他的鎧甲,弱小的他暴露在自己面前的時候,瑟瑟發抖的時候!

蒙戈縱橫宇宙多年,眼力豈止是不錯,一眼就看得出,這副黑暗暗金的帝皇鎧甲,是一副異常強大的鎧甲造物,擁有著強大無匹的磁場反應,可比肩神器。

靠這副鎧甲,征服地球這種落後的星球,的確可以,但是對上自己,還差點。

蒙戈咧嘴大笑。

「既然如此,那就開幕!」

他大手一揮,直接打斷主持人預熱的瘋狂的場面,命令開始!

懸浮在半空中的主持人一凜,調整音量,獸血沸騰的大吼。

「讓我們歡迎角斗者出場,來自地球的守衛者!奧特將軍…」

「以及,宇宙中大名鼎鼎的殘暴賞金獵人,暴狼羅伯!」

兩人黑暗的身影,從角斗場下的長廊出現。 「暴狼!」

「暴狼!」「暴狼!」

「暴狼!」「暴狼!」「暴狼!」

「暴狼!」「暴狼!」「暴狼!」「暴狼!」

「暴狼!」「暴狼!」「暴狼!」「暴狼!」「暴狼!」

「暴狼!」「暴狼!」「暴狼!」「暴狼!」「暴狼!」「暴狼!」

整個角斗場幾百萬人幾乎都彷彿瘋狂,一波波巨大的聲音浪潮翻天覆地的蓋所所有。

即使是坐在最尊貴的,位置最好,和底下的人群相聚甚遠的位置,都彷彿感覺得到整個角斗場撲面而來的熱情,那種激動熱情,沸騰燃燒著血液的氣息,瘋狂的撕喊燥熱。

這是會讓所有人瘋狂的場景,讓人最激動的場景,不由自主的會被帶起最激烈的情緒,咆哮怒吼,撕扯爆炸的情緒。

這也是蒙戈一直追逐著,執意著角斗場的原因,實在太好玩了!哈哈哈!

蒙戈咧出笑容,眼眸帶著一絲瘋狂的暴虐。

巴帝頷首,現場氛圍很激烈,讓他彷彿都感覺到一絲的灼熱,氣血想要沸騰,想要一拳打爆這個戰爭世界,跑去太陽中心,毀滅太陽系,發泄激動的熱血。

不過,冷靜…冷靜…冷靜…。

巴帝心中默念冷靜,讓自己默默的平靜下來,自從變成唯一神后,吃太多土后,巴帝就很容易激動上頭失控了。

要是以前,這種情況,巴帝只會冷冷的觀看著,而不會生出想要打爆他們的心思。

果然,自己看來是要變成野蠻人了,要冷靜。

自己要是熱血上腦,還真的會毀滅太陽系的。

「原來這就是暴狼啊!」

巴帝冷靜下來,看向從角斗場長廊另一角出來的男人,一頭狂亂的髮絲,臉容不羈,狂野如野獸。

「暴狼?」

卡拉側頭,她也被允許坐在巴帝左邊的椅子,臨危正坐,被巴帝帶出來見大場面,培養培養,她也知道,因此很認真的在了解任何事情。

巴帝的右邊是秘書性赫拉,正在忙碌著為巴帝剝葡萄,開紅酒,切烤雞,烤恐龍,讓巴帝吃得更方便。

這副模樣,派頭,比起蒙戈更加的像是主人。

因為蒙戈就只是單單的坐著自己的黑色王座上,無法比擬,無論是派頭,還是巴帝的帝皇鎧甲的光彩,那幾經改造過的鑽石王座,以及身側有著卡拉和赫拉的服侍,都顯得他更加的奢華和尊貴。

蒙戈幾乎是眼角一挑,這不怕自己也不怕到太大膽了。

他瞄了一下自己桌子面前幾種外星水果,以及和巴帝那邊一大桌的水果和烤豬,烤劍齒虎,烤暴龍,還有一些被詹妮培育出來的清燉魔法生物巨龍,還有帕米拉植物催化出來的各種奇異的水果,那真是一個珍饈盛宴。

相反自己這邊,就顯得很寒酸,像個土鱉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