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再次沉思,想了很久,把事情的經過仔細想了幾遍,最後抓住了一個關鍵點。

那就是他在那個世界,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出去的路,但當他喊道出去時,就離開了那個世界。

但他不敢確定是不是這樣的,一切都要用事實證明一下才行。

“試下吧!”經過內心的掙扎,最後他還是下定決心,人總是要拼搏,不是沉默中死,就是在爆發中活。

準備良久,吳良最後一咬牙,輸出寶氣再玉戒指之上,戒指吸收寶氣後,吳良再次遭遇昏暗的世界,當睜開眼時再次出現在花草遍地的世界。

“果真來到這裏!”吳良有些歡喜,不過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他連忙張口:“我要出去!”

天地轉換,黑與白的交替,光與暗的糾纏。

這次時間過得很快,吳良只覺只是一個眨眼就會到了原地。

“果然如此!”出現在出租屋內,吳良跳腳歡暢,一切的一切都如他想像那般。

就是不知道,是因爲戒指是內有空間,還是戒指只是一種媒介,從而導致兩個世界鏈接呢?

搖搖頭,吳良多想,只要戒指在手,不管怎麼,他都能來回穿梭兩個世界之間,不像聚寶盆那樣,想要得到什麼東西,要看運氣。

而且還是每天只有一次機會,而且得到的東西不確實因素很多。

“既然這玉戒指是好東西? 工作細胞之HIV的日常 ?特別是那個石碑,寶氣那麼濃烈,應該是個更加了不得的東西纔對!”吳良撓撓頭,從聚寶空間之中,拿出從古玩市場上買的幾樣東西。

小烏龜,鼎,玉佛,石碑依次擺開,吳良左右觀看,知道如何下手纔好,當他拿不住注意之時,突然想起,寶靈曾經說過他的意志力太薄弱,根本不適宜修煉太快。

如今他的修爲已經上升的那麼快了,如果再吸收手中的幾樣東西,說不定會再次陷入瘋癲,上次有寶靈救他,那麼這次陷入困境,真的沒有人能夠救他。

“算了!留作下次吧!看看如今修爲上升一階,實力強大多少吧!”吳良搖搖頭,伸手一揮,死樣東西消失不見,全部都在他的聚寶空間躺在。

收拾心情,把出租屋收拾一下,然後迅速往學校跑去,期間還好好的實驗了一下實力,實力比以前強了一隻是一點兩點,如果再讓他遇見木紫楓,那麼會輕鬆拿下他。

就是不知,木紫楓再遇見他會不會交手了。

吳良開心一笑,在學校門口吃頓飯,今天下午是自由活動時間,他今天來學校是想找劉偉,他要教劉偉法訣,要讓劉偉像他一樣成爲一位練氣師。

以前不教劉偉,是因爲那時他以爲只有他一個人能修煉,現在見到木紫楓,一切常識都被打破,他明白這個世界練氣師還是有不少的,只是很多不願出山而已。 來到學校,學校人不是很多,因爲是下午,學校裏還有有學長學姐在上課,像他們這些輕鬆的只有大一與大四的新生。

“嘟嘟!”吳良站在學校門口,拿出手機找到劉偉的手機號撥了出去。

聲音響了很久,始終沒有人接聽。

“怎麼回事!”手機那頭傳來無人接聽的提示,吳良不死心,再次撥了出去。

而這次手機很快就被接通,裏面傳來的不是劉偉的聲音,反而是一種深沉的聲音:“喂,你是吳良?”

“你是?劉偉呢?”吳良一愣,不解的詢問。

對面呵呵一笑:“我是誰你不用管,我正要找你呢?既然你打來了,那麼就來,陸地水泥廠,我們在這等你!”

“喂!”對面說完就掛斷電話,吳良始終沒有聽見劉偉的聲音,不過他剛從簡單的幾句話,從中嗅到劉偉可能出事了的感覺,而且是因爲他而出事的。

“呼!是誰要對我出手,這次居然找到我的兄弟,如果你們這麼不守規矩的話,那麼我也不再守規矩了!” 隱婚總裁寵妻無度 ,爲劉偉擔心不已。

這一次劉偉可能會遇到危險,而且全是因爲他,這讓他心中憤怒不已,這已經不是挑釁那麼簡單,而是已經不擇手段了。

吳良自認爲從來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是什麼壞人,但他總是不明白,他爲什麼總是被人惦記着,一個個像吃飽了撐了,沒事幹似的。

甩甩頭,拋開那些沒用的想法,現在找到劉偉要緊,順便看看到底是誰要找他麻煩。

在學校門口攔下一輛出租車,對司機說下去陸地水泥廠。

司機楞了一下,不確定道:“你確定去陸地水泥廠,哪裏好幾年前就已經倒閉了,而是離市裏還比較遠。哪裏現在根本沒人,一會你去了,可回不來。”


吳良擺手:“我就去哪裏,我朋友在哪裏等我,他有車!”

聽完吳良的話,司機有些遲疑,根本沒有發動車的意思。

“怎麼了!”吳良皺眉,這司機不知道怎麼回事。

“那個,最近有很多搶劫出租車的!”司機見吳良始終沒有下車的意思,小心翼翼的看着吳良。

“咳咳!”吳良臉色有些不好,不耐煩的掏出五百塊扔個司機:“快些,我趕時間!”

司機接過錢,已經不在乎吳良是不是搶劫的了,只要錢到手,那就是他的,而且這一趟下來還能掙個四百五十多塊。

有了錢開路,出租車迅速啓動,飛馳在大街小巷之中,很快就離開江都市,往郊區而去。

郊區的路不怎麼好,到處都是坑坑窪窪的,死機也是能手,一路上沒有感覺有多麼顛簸的感覺。

“到了!”當車來到一片雜草叢生的路段時,出租車突然停下。

“這是陸地水泥廠?”吳良看了一眼車外的情況。

“沒錯!看見沒有,那邊就是水泥廠,這裏以前是工業園,只不過最後被拋棄了!”司機指着車前的一個大樹,大樹下有一堆水泥牆。

“恩!”吳良下車,對着出租車揮揮手,就慢慢像大樹行去。

這裏到處都是雜草,雜草叢中有很多磚塊,還有水泥塊,而且還有一堆堆的建築垃圾。

其中大樹下的水泥牆下就有兩個垃圾堆。

吳良看着這兩個垃圾堆,耳朵豎起,認真聽着周圍的聲音。

周圍靜悄悄的,根本感覺不到活物,就連小蟲子都沒有,這裏就像被什麼東西清洗了一樣,處處無生。

沒有發現什麼,吳良沒有多想,邁開步子就朝水泥牆走去。

水泥牆旁有一扇大鐵門,門已經生鏽,而且不知道被誰推到在地,看上面還有被車輪壓過的痕跡,而且不止一輛車。

“咻”吳良正要邁步,他的耳朵捕捉到有什麼東西像他襲來,他沒有多想,迅速趴下,一個黑色的原點撞擊在他面前的水泥之上。

水泥被打的四分五裂,一陣陣灰揚起,吳良盯眼看去,發現擊打在水泥上的是一個子彈殼。

見此吳良就知道遭了,因爲他知道,他已經遭到狙擊手伏擊了,而且還不知道,狙擊手在哪裏。

他像身後看去,後面什麼也沒有,只是遠處有棟兩層小樓。

他還沒有來的及多想,又一顆子彈向他襲來,他不敢大意,這子彈雖不至於要了他的命,但被擊中的話,會造成他的短暫失去行動能力。

子彈越來越近,吳良感覺向一旁滾了一下,但還還有停下,他的前面就飛來一顆子彈,如果他不後退,那麼一定會被子彈,但這時從他身後再次飛來一顆子彈。

吳良大驚,他立即使出寶氣護身,雙腿使勁,瞬間就從地上蹦了起來,在起身的那一刻,險而又險的必過子彈。

前後狙擊手已經沒有放了他意思,在他還沒有找地方躲起來的時候,前後各有一顆子彈襲來,而且他的左右兩方也有子彈襲來。

這下四面都被子彈包圍,如果不想辦法,必定被一顆子彈擊中。

“怎麼辦!”吳良雙手捏拳,四下觀看周圍,想找到一個躲避的地方。

可惜時間不容他多想,四顆子彈眨眼之間就要飛襲到他的身上。


不容多想,他也是沒有辦法,雙腳一蹬,身體就飛了起來,四顆子彈在他腳下開花,一陣灰霧飄起,很快消失不見,此時他已經站在地上。

剛纔情況十分危險,如果不是他腦子轉的快,剛纔那四顆子彈,他必定吃上一顆,還好,最後還是躲過子彈,但這不算完,還有大把的子彈會襲來。

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找個可以躲避的地方,不然無休止的子彈襲擊,根本進不到水泥廠裏面去。

“呼!到底是誰要我的命,這麼狠毒,居然讓四個狙擊手阻擊我,這是要我命的節奏啊!”吳良快速移動,讓狙擊手根本無法瞄準他。

可是他的速度雖然快,但總比不過狙擊手眼睛精,只要他有一絲破綻,必定是四個子彈齊發,狠狠的擊出。

時間容不得他多想,又有兩顆子彈加入戰圈,在他身體的上下其出,至於剩下的四顆子彈依舊按着原路攻擊着他。

他只能儘量的避免被子彈擊中,經過十幾波的攻擊,他十分惱火,如果任由子彈攻擊,那麼什麼時候才能走出這個小範圍圈。

也不怪他生氣,實在是子彈還過刁鑽,只要他有絲鬆懈,必定是一顆子彈襲來,這樣來來回回下去,是個人也會生氣了。

再說無緣無故的,誰也不願意讓人用子彈照顧不是。

“要想個辦法!”吳良眼睛左右亂轉,順便還要躲避飛來的子彈。

就在他躲過一波六顆子彈後,看見子彈殼努力的扎進地方,並且灰塵飛揚,這時他的腦袋靈光一現,想起一個不錯的注意。


想到什麼就做什麼?他雙手掐訣,落在地上的子彈殼,眨眼之間就到了他的身前,他用手墊墊子彈殼的重量,然後在一顆子彈飛過來之時,他手指一彈,一顆子彈殼飛出,悄無聲息的向飛來的子彈撞去。

生活主旋律 ,他使出了三層力道,不知道能否和子彈抗衡,這一切都要實驗才能,如果不行,那麼還要繼續加大力氣,但不能超過五層力量,因爲,後面可能還會有惡戰。

子彈殼飛行很快,轉眼之間就要碰在一起,吳良手心冒汗,希望能成。

兩個子彈很快就相撞在一起,濺起星星火花,吳良所彈出去的子彈殼被彈開,不過那射過來的子彈軌道也偏離許多。

吳良看那子彈運行的軌跡,如果撞上他,還需要很大的距離才行。

看到這一切,他放下心來,一切都是那麼預料之中,只要他使出三層的力量,***的子彈,完全可以偏離軌道,而且越偏,那麼久離他越遠。

既然實驗已經成功,吳良不在多做停留,迅速挪移幾個子彈而來,雙手單指連彈,叮,叮,幾聲響,所有的子彈全部被擊偏。

這時他纔有時間,查看到底是那些地方射過來的子彈,其中背後的子彈他十分清楚,就是後面的二層樓射出來的,至於其餘幾處,他仔細觀察一番,原來都是在水泥廠之中射出來。

“看我怎麼收拾你們!”吳良雙手飛彈,一顆顆子彈在他身邊劃過,一個個子彈殼被他挪移在手中。

走一路,一路的叮叮響聲。

當來到水泥廠,子彈才停止消停,不過吳良這時也知道哪些射子彈的地點在什麼地方。

就當他想要去找哪些人算賬之時,他的手機響起。

“喂!”吳良拿起手機,是劉偉的手機號。

“快點進來,別磨磨唧唧的,還要你的好兄弟了嗎?”手機中傳來抓住劉偉的那個人的聲音。

“我也想進來,你在門口搞那麼玩意幹什麼?”吳良有些氣憤,不爽的對着手機大吼。

男人哈哈一笑:“那只是開胃菜,如果你再不過來,劉偉就要被煮熟了!快點來哦!”

男人說完就掛斷電話。

“喂,你還沒有說,你們在哪裏呢?”吳良大急,也是很氣憤。

可惜電話已經掛斷,讓他無法說明情況,他只能憤恨的掛斷手機,放在口袋,也無法找哪些狙擊手的麻煩了。

“等着啊,兄弟,我來了!”吳良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細細聆聽哪裏有聲音。

吳良的修爲有所提升,這耳力也是好上幾分,水泥廠全身廠房,還有很多高大的柱子,經過他的聽覺,最後確定在水泥廠的最裏面有很大的嘈雜聲,劉偉應該就在哪裏。

地點確定,吳良對着那些藏有狙擊手的地方看了一眼,迅速往水泥廠裏面跑去。 水泥廠到處都是房屋,而且地面還不平整,基本是坑坑窪窪的地面,地面之上還有淺淺的車印,剛纔顧着找到劉偉,根本沒有注意地面。

心情放平緩纔看清地面的情況。

“只要按着車印走就能找到劉偉!”吳良低着頭,耳朵認真聽着周圍的情況。

周圍和外面一樣,靜悄悄的根本聽不見聲音,如果不是最裏面有嘈雜聲,吳良還以爲來錯地方。


走過一件件房屋,最後來到一個很大很大的廠房門口,這個廠房長應該有三四百米寬,整體都是薄鐵建成的,因爲牆的表面經過雨水的沖刷,已經開始生鏽了。

“就是這裏了!”看着眼前有些發黑的白大門,上面還寫着陸地水泥廠五個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