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倒是很想見見這上官雄,滿腦子到底在想些什麼,在這種危機關頭,還沒有任何行動,只是派些修真者擋住四個城門口,有什麼用?

……

和許楓廂房相近的一個房間當中,也是有著不少修真高手聚集,他們正是那崑崙派的人,其中一人就是當時要價晶核之人,他們幾人圍在一塊,讓氣氛變得有些詭異。

「打聽清楚了,那許楓是來自外城的,實力倒是不清楚,但是他身邊那女人可是聖龍族的族人,能化身為龍,恐怕至少也是戰將境界的高手!」

「戰將境界,我們倒是不怕,關鍵在於那許楓的實力,不知深淺,我總感覺他沒有那麼簡單!」

「大哥,有什麼害怕的,他不是說了,是在外城撿到的晶核么?他能輕易拿出一塊晶核出來,就肯定還有第二塊,廖掌柜是有後台的人,我們倒是不能去搶他的,但是這許楓,哼哼,一個外城人,我們就算是殺光了他們,也不會有人知道!」

「話雖如此,但是我還是感覺有些不妥啊!」

「大哥,不用多想了,一塊晶核能夠讓您至少提升到神袛的境界,到那個時候,上官家族都要招安我們,在這種亂世當中,不心狠手辣點哪行呢?」


「好,今晚就動手!」

不僅是他們,還有幾個廂房當中,也是在商量著一樣的陰謀,他們都想要斬殺許楓,奪取晶核。

……

夜幕降臨,空城當中添了幾分夜的寂寥,許楓看著金絮絮還沒有回房睡的意思,便是說道:「這裡倒是有兩張床,可是你總不能和我睡一張吧?」

「我就不能和小光頭睡一塊么?何況,又不是沒睡過一張床上!」

金絮絮打定主意纏著許楓了,就連晚上也要睡在一塊,誰讓許楓是她認定的男人呢!

「師尊,你就讓絮絮姐在我們房中吧,外面多不安全啊,而且,我們房中也確實有兩張床,你要是非要和絮絮姐睡一塊的話,我就一個人睡一張床,顯得清靜!」

小光頭說道。

「你們倆現在是姐弟情深啊,都要把我撇到一旁去了!」

許楓本來就無所謂金絮絮睡在哪裡,他又不需要睡眠,起身正要朝著門外走去,卻是聽見樓道口有著陣陣腳步聲。

他搖搖頭:「看來懷璧有罪啊,這些傢伙,倒是不怕死!」

他當然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甚至都知道是哪些人想要來找麻煩,金絮絮和小光頭也是聽到腳步聲,金絮絮說道:「他們難道是想對付我們?」

「嗯!」


許楓點點頭。

樓道口便是傳來輕微的聲音,這是他們刻意壓制的爭吵。

「崑崙派的副掌門,想不到你們也想要搶奪那許楓的晶核!」

「哼,晶核能者才能擁有,我當然不會錯過這個良機,你們不也是想要搶奪晶核的么?」

「嘿,我可是想要霸佔許楓身邊那女人的,她長得可像我初戀了!」

「初戀你媽逼,不要噁心我們了,你初戀不就是陵城的如花么?草,她還拒絕了你,真是不要臉,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看諸位還是小點聲的好,到時候打草驚蛇,讓許楓跑掉了就不好了!」



……

他們也是在一起商議,終於決定先對付許楓,然後再瓜分許楓擁有的晶核,甚至於女人。

他們剛走到許楓的廂房門外,卻是發現雙腳之上似乎是被什麼東西困住了,不得再前進半步,他們想利用真氣掙脫這股力量,卻是無可奈何!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結界的力量?」

「應該就是強大的束縛結界,但,到底是誰布下的結界呢?」

崑崙派的副掌門都是一臉吃驚,他沒有想到,帶著幾個手下來斬殺許楓,竟然連門都進不去,這也太詭異了吧!

噠噠噠!

酒樓之下,傳來腳步聲,原來是廖掌柜帶著幾個夥計趕來的,他看著這群人都站在許楓廂房門外,也是喝道:「李東,你們到底想幹什麼?來這裡對付許楓兄弟么?」

李東正是那崑崙派的副掌門,說也奇怪,這一瞬間,他們身上的束縛也都全部解除了,他說道:「廖掌柜,怎麼的,你還想替那小子出頭不是?話說,你可是得了他一枚晶核的好處,我們可是都羨慕的緊,不過,就憑你這兩下子,我怕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還不給我們滾下去!」

「讓我滾?哈哈,你們可知道那枚晶核,我送到哪裡去了?」


李東搖頭。

「正是送給了上官盟主,他讓我好生對待許楓,還說,若是有誰想要對許楓不利,就是和上官家族對抗,上官家族明天的正派會議,也是特意邀請了許楓!」

廖掌柜一臉不屑:「你們還是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再說話吧!」 那崑崙派的副掌門李東嚇得臉色渾然一變,上官家族乃是當今第一大家族,連道教都要聽命於他們,該死,上官雄竟然發話要保住許楓,這可如何是好。

不止是他,其他幾波人也是嚇得長大嘴巴,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喀嚓!

正在此時,廂房門居然打開了,小光頭說道:「外面怎麼這麼吵啊?我師尊可是要睡覺的人!」

廖掌柜給他們使了使眼色,李東趕緊說道:「我們只是路過你們廂房正在商討事情罷了,沒什麼的!」

「是啊,是啊,我們立刻就走!」

小和尚剛要關門,廖掌柜也是說道:「小和尚,和你師尊說一聲,明天上官盟主請他參加正派大會!」

呼呼!

見到小和尚將門關上,李東等人才鬆了口氣,心想還好沒有衝動,否則的話,上官雄怪罪下來,那還了得?不過方才這樓道當中突然出現的束縛結界,卻又是讓他百思不得其解,那肯定不是廖掌柜施展的啊,難道似乎上官雄派了高手暗中保護許楓?

不行,這事兒得立即稟報掌門師兄,李東想了想,便是帶著人出去了,其他人自然也不想自討沒趣,都散掉了。

……

房間當中,貼著房門的小光頭說道:「絮絮姐,他們都跑走了!」

「走了就好,許楓,你幹嘛不把他們都殺了,都是一群可恨的傢伙!」

許楓說道:「明天上官雄邀我去正派大會,他們必定也在其中,到時候在對付他們不遲!」

「我們也去!」

金絮絮說道。

「你都已經爬上我的床了,我能不讓你去嗎?」

許楓笑道。

……

一夜很快過去,房間當中因為有小光頭的存在,自然也不可能發生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雖然小光頭晚上極力說自己會睡的很熟。

三人在酒樓當中吃過午飯,便是啟程前往正派大會的地點,也就是進入空城時候,那名頭目帶他們來過的那座大豪宅當中。

三人還沒有進入豪宅,門外便是有些絡繹不絕起來,這些人都是來自各方的修真者,實力不俗,許楓觀察了一下最次的也有尊者境界。

這應該說明進入空城當中的條件便是尊者境界之上的修真者,那些實力在尊者境之下的修真者,很可能就只能在城外逛盪了。

豪宅比許楓想象當中的還要大,裡面甚至有一個大型的廣場,廣場上面站著一些老者,他們應該都是上官家族的長老,實力都在神袛境之上。

而這廣場底下也是站著幾百人,他們都是來自不同勢力,許楓甚至一眼就看見了道教的無欲掌門,他臉上有些落寞,下巴處居然留起了稀疏的鬍子,道教的人也不太多,從他昏黃的眼神便能看出,道教應該很是衰落了,畢竟連道靈都死了,否則的話,憑藉道靈的實力,道教應該能夠統領這正派之士。

「上官盟主人呢?」

人差不多都到齊了,場地之中,也是有人迫不及待。

「諸位稍安勿躁,盟主昨晚偶得一枚晶核,此刻應該還在消化晶核當中的強大能量,待會他必定會出現在這廣場之上!」

一位長老說道。

「晶核?盟主竟然又獲得了一枚晶核,想來實力定能大進一步,到時候,咱們抵禦妖魔就多了一分底氣了!」

一些支持上官家族的人都欣喜道。

「哼,實力再強有什麼用,只會收斂錢財,以權謀私,不會幹半點實事,空城還是一樣必亡!」

說這話的人正是道教的掌門無欲,他臉上沉積著怒氣,目光更是憤怒。

此刻,廣場當中的人都看向無欲掌門,台上的幾位長老也是冷聲道:「無欲掌門,飯可以亂吃,有些話可不能亂講,我上官家族為抵禦妖魔立下汗馬功勞,將諸位聚集在這空城當中,凝聚我們王朝最後一點力量,才使得諸位這麼多天安穩度日,甚至就連你的道教,若不是上官盟主,你們道教早就滅了!」

「上官虎,你還好意思提這件事情?當初若不是你們上官家族一直躲在邊上看熱鬧,我們道教怎會損失這麼多教眾,就連道靈大人都身隕了,你們上官家族還有沒有人性?」

無欲掌門身旁的一名弟子說道。

那幾位長老臉色都不好看,當初道教獨當一面,抵擋諸多妖魔進攻,上官雄卻是讓上官家族的人在邊上看熱鬧,原因無外乎是希望妖魔將道教擊潰,而上官家族則能號令群雄,成為正派之首!

很顯然,上官雄的目的達到了,然而,道靈滅亡,道教也僅僅殘存無欲掌門一名神袛強者,無奈之下上官雄只能聯合正派之士抵達空城,將空城作為王朝最後的根據地!

而無欲還並非僅僅是因為上官家族在道教對付妖魔的時候冷眼旁觀而對上官家族不滿,而是進入這空城以來,上官雄昏招百出,只為收斂財產,以權謀私,使得不少外來難民都根本無法進入空城,害了不知道多少無辜之人。

「無欲掌門,你弟子的嘴巴可是要好好管管,這樣胡亂說話,是會出事情的!」

上官虎喝道。

不少勢力之人也是皺著眉頭看向道教的人,他們都是跟著上官家族為虎作倀之人,眼見主子都被人說了,怎麼可能會不憤怒。

「上官虎,你們上官家族干出來的事情,還不敢讓別人說出來了?哼!」

那道教的弟子繼續說道。

「找死!」

上官虎居然在台上擊出一道真氣,這真氣凝成氣劍竟然要刺中那弟子的要害,此刻無欲掌門也是一掌擊出,直接將那柄氣劍打散。

那名弟子被嚇出一身冷汗,在無欲掌門的示意下,也是退後數步。

「無欲掌門,你弟子出言不遜,你既然不打算教訓他,那我便幫你代為教訓!」

上官虎身形一閃,竟然竄到人群之中,雙手直接抓住那名道教弟子,無欲掌門也是抓住上官虎的右手,喝道「上官虎,他只是一名弟子,尊者境界罷了,你又何苦為難他呢?」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在公共場合說出不利我們上官家族的話了,我若是再不教訓他,我上官家族顏面何存?」

「哼!」

無欲掌門冷哼一聲,掌心當中帶有真火,一掌快速打在上官虎的胸口處,後者竟然倒退數步險些就摔倒了。

以實力來看,無欲掌門自然是要強過上官虎的,後者一臉憤怒:「無欲,你竟然要為一個弟子,出手擊傷我?」

「你在大庭廣眾之下,想要教訓我弟子?所謂何事?不過就是想要進一步證明你們上官家族的勢力罷了!」

無欲掌門喝道:「這些天來,你們上官家族的所作所為,我無欲已經忍夠了,大不了,這正派同盟,我們道教退出罷了!」

「無欲,你說什麼?要退出正派同盟?」

「不錯!」

無欲掌門喝道:「我可不想打著正義的旗幟去得到一些好處!」

無欲掌門說罷就要帶著道教弟子離開廣場,一道聲響卻是從不遠處傳來:「無欲掌門,你這又是何苦?看來你們道教始終和我們上官家族有所誤會啊!」

咻!

身影降落在台上,黑色長袍之中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至少這股氣勢讓遠處的無欲掌門都微微有些震驚。

這並不屬於神袛境界,而是『靈』。

「無欲掌門,您果然又突破了!」

上官虎說道。

這人便是上官雄,眼神有些尖銳,微微朝著眾人點頭:「我上官雄昨晚有幸得到一枚晶核,晶核能量強大,超乎本盟主的想象,一舉讓本盟主突破桎梏,抵達『靈』的境界!」

眾人一陣恭喜。

無欲掌門眼中卻是有些不屑,就算是你實力再強,品性不行,又能為王朝幹些什麼?

「無欲,你果然還要走么?」

「上官盟主不必再留了,無欲去意已決!」

他剛要轉身,上官雄眼中便是一冷,你要走,我偏不讓你走!

一道強光襲來,上官雄的掌心中擊出一道真氣,無欲掌門感受到那股強大力量擊來,也是奮力抵擋,卻是依然被擊倒在地!

「上官雄,你這是什麼意思?不讓我道教離開么?」

「無欲,所謂正派同盟,同氣連枝,共付妖魔,你此刻離開,讓我如何向正派同盟的其他勢力交代?」

「交代?」

無欲掌門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冷漠道:「我若是執意要走,你又如何!」

「你若要走,只有死!」

上官雄喝道。

此刻廣場當中也是寂靜無聲,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上官雄身上散發出的那股殺氣!

無欲掌門剛想轉身,卻是被一張大手拍了拍肩膀,他愣了愣神,回頭一看,眼中驚喜:「許楓,你竟然也在這裡?」

許楓也算是無欲掌門的老相識了,當初在道教的時候,便是見過,也是對許楓頗有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