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乎看見了,張虎對李偉失望的眼神,而對自己勉勵的樣子,張虎會更加重視自己,並且讓自己的地位僅在他之下,甚至於和他平起平坐。

想到這裡,牛華就忍不住笑了,可這笑容卻只持續了連一秒都不到的時間,便徹底的凝固在了牛華的臉上。

「砰砰砰!」

接連三道響聲傳來,這三道響聲就像是一個洪鐘大呂一般敲碎了在場所有人的眼球,也一併敲碎了牛華腦海當中的所有幻象。

只見,就在牛華的拳頭馬上就要到達李偉的身上時,李偉突然間動了,甚至於在場的眾人都沒有看清李偉的動作,只聽見了三聲巨響,緊跟著被所有人看好的牛華便以比來時的速度,更快的倒飛了出去。

「嘭。」

牛華的身體重重的撞擊在地面上,激起了一片塵埃,而這突如其來的巨響,也是一下子把在場的眾人喚醒。

每個人都是不可思議的望著李偉,在他們的眼裡,全部都是認為牛華贏定了,尤其是在牛華一拳打破了音障后,他們更是對牛華的信心爆棚。

可就是這一位讓他們每個人都充滿了信心的黑道拳王,竟然敗了。

他們望著躺在地上,嘴角溢出鮮血,被打的鼻青臉腫的牛華,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男人可是拳王啊,他可是一拳的速度都突破了音障啊,這麼厲害的一個男人竟然被這麼乾淨利落的給撂倒了?他們可是連到底發生了什麼都沒有看清啊!

「怎麼?你不是要向我發起挑戰嗎?」

「現在還用繼續嗎?」

李偉慢慢悠悠的向前走了幾步,逼近到牛華的跟前,俯視著牛華說道。

見到李偉有所動作,更是直接走到了牛華身邊,在場的人們全部都把目光投了過去。

這時的牛華,雖然被李偉給打的躺在了地上,但因為他本來就是打黑拳出身,因此他的身體抗打擊能力要比尋常人高出太多。

如果,牛華這時從地上站起,他雖然身體受了些傷,但他的戰力卻沒有失去多少,但牛華卻並未站起,而是依舊躺在地上。

良久后,他抬起頭怒視著李偉,咬著牙,有些不甘的,一字一頓的說道。

「我認輸。」 認輸?

橫行魔都的地下拳王,華東鎮黑虎的金牌打手,竟然向面前這個名不經傳的年輕人認輸了?

這怎麼可能?!

每個人的嘴都張的很大,足夠塞進去一個雞蛋。他們簡直都無法相信發生在眼前的一幕,赫赫有名的牛華,竟然輸了!

還是輸給面前這個看上去至多不過二十二三的年輕人!

張虎的嘴張了張,想說些什麼,緊跟著卻又再度合上。

他想對李偉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具體應該要說些什麼。無疑,這名青年今天的表現,所給帶給他的只能用震撼來形容,本來,他作為李偉的朋友,是不應該吝嗇自己的讚美的,但面前這個失敗的人卻是自己的手下,自己的金牌打手,以前魔都的地下拳王。

張虎倒不是怕自己說些什麼,會惹得牛華不高興。畢竟,牛華額身手就算再厲害,他也只是自己的小弟,竟然是小弟,就應該有小弟的規矩,自己身為老大,對他怎樣都是應該的,他是害怕自己誇讚李偉,回讓自己失去民心。

畢竟,目前還剩下來的圍觀的人,大多是自己直接或者間接的小弟,如果自己今天當著這些人的面,誇讚李偉,或者說是貶低牛華的,這件事情一定會流傳出去,到時候,毀掉的是自己在小弟心中的形象。

而穆秋雨看見李偉竟然是輕而易舉的便把牛華給打敗了后,臉上的驚愕更是掩飾都掩飾不住。

她從小生活在華東鎮,即便是一個女孩,對於鎮上黑道的事情

並不關心,但對於牛華這個以前魔都的地下拳王還是有所耳聞的,她知道牛華很厲害。

而在牛華和李偉提出戰鬥時,眾人對李偉的不看好,更是叫她在心中暗叫糟糕,暗暗的為李偉擔心。

可最後的結果,竟然是出乎意料,李偉不僅沒有被牛華打倒,反而李偉還輕而易舉的就將牛華打敗了。

這使得穆秋雨不得不在反應了一會後,才興奮的跳著歡呼。

「李偉,好樣的!」

不過,穆秋雨的聲音並沒有持續多久,便停止了,因為,周圍的人大多都是將目光投向了他,眼神冷淡。

穆秋雨只顧著替李偉歡呼,竟然是忘記了在場剩下的旁觀的人,大多數都是牛華所帶來的小弟。

現在看見大多數都是面色不善的望著自己,穆秋雨嚇的只好訕訕的停止舉動。

而在眾人中間的牛華,本來失敗后,心裏面就憋屈的要死,如今在聽到有人替李偉歡呼后,更是一股怒火從心中升騰而起,抬頭向著人群中望去,赫然看到了穆秋雨的身影。

在和李偉發生戰鬥前,牛華便已經從藍毛的口中了解到了,他和李偉之間到底是因為什麼起的紛爭,也知道,李偉就是替這個歡呼的女人出頭,兩個人之間明顯是認識。

想通了這一層,牛華心裡也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是絕對不可能動穆秋雨的,不說自己的老大張虎在此,不會叫他這樣做,單單是面前這個叫做李偉的年輕人便不是自己現在能夠對付的了。

想到這裡,牛華恨恨的瞟了一眼穆秋雨,將她的樣子牢牢的記在心裡,他現在不能對付穆秋雨,可不代表著他以後就不能對付。

他是打不過李偉的,但這並不妨礙他,等待找到合適的機會後,將這筆仇從他的馬子上面找回來!

想通了這些,牛華也在前來攙扶他的小弟下,站了起來。他現在已經沒有臉面繼續在這裡待下去了,但礙於張虎在場,他還是在小弟的攙扶下,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張虎的面前。

「虎哥,我身體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牛華說完話后,轉身便要離開,而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張虎竟然叫住了他。

牛華轉過身來,有些疑惑的望向張虎,說道。

「虎哥,還有什麼事?」

張虎向前踏了一步,來到了牛華的跟前,聲音有些冷。

「還記得,我在創建虎幫的時候,曾經立下的幫規嗎?」

聽見張虎的話,牛華的臉色霎時變的雪白,就彷彿他現在受的傷突然間加重了許多一樣,甚至於,在這涼爽的上午,牛華的臉上卻有著大量的汗珠滲出。

牛華將頭低了下去,任由大把的汗珠滑落,卻始終沒有開口。

「說!」

一聲低吼,從黑虎的口中傳出,這一道聲音宛如晴天霹靂一般,竟然讓面無血色的牛華,直接便跪倒在了黑虎跟前。

「虎幫三大幫規,絕不涉毒,絕不以勢欺人,絕不自相殘殺。」

在張虎的壓力下,牛華終於把張虎叫他說的話,全部都說了出來,只不過,他的聲音有些小,生孩子,如果不是李偉距離夠近,聽力夠好,肯定是無法聽清他在說什麼。

而牛華的小弟們,見到牛華下跪,一個個則是心中一驚。他們大多數是沒有見過張虎的,對於這個幫派中的老大,華東鎮黑道上傳說中的人物,他們全部都是心中存有敬畏的,如今見到自己的老大都跪在張虎的面前,對張虎的敬畏之心更是多了一分。

「大聲點!」

此時的張虎,完全沒有了平時和李偉說話的和藹,這時的他,才是一名真正的黑道大佬,說起話來,自然而然的有著一股肅殺之氣在流淌,面孔冰冷,眼神犀利的宛如老鷹的目光。

牛華雖然囂張,但畢竟是張虎的小弟,如今見到張虎是真的生氣了,而不是只想點撥他一下,頓時聽話的大聲吼了出來。

「虎幫三大幫規,絕不涉毒,絕不以勢欺人,絕不自相殘殺。」

見到牛華完全按照自己的要求來后,張虎點了點頭,沖著他說道。

「很好。」

看見張虎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牛華的心中一松,緊跟著張虎卻是話鋒一轉,令牛華都是再度繃緊了神經。

「既然你明明知道,虎幫幫規不允許仗勢欺人,今天這個藍毛做的一切事情你要怎麼解釋?」

張虎的聲音不大,甚至於聽起來還有些輕柔,可就是這不大的聲音落在牛華的耳朵里,卻絲毫都不亞於晴天霹靂。

「虎哥,那是他們自己做的,我並不知情的,是藍毛自己善做主張的,和我沒有關係的!」

每一個黑幫都有自己的行事原則,而並非是外面人云亦云的那樣,如果黑幫真的跟傳聞一樣黑暗,無惡不作,恐怕華夏的**早就加大力度將黑幫徹底剷除了。

而就是因為黑幫做事情多少都是還有個度,有關部門才會選擇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一旦那個黑幫有一天做的過分時,**一定會第一時間行動起來,將這個黑幫徹底剷除!

也就是因為如此,每個黑幫對於自己設立的幫規全部都是十分重視的,一旦有人違反幫規,一定是會遭受到嚴懲的!

「你的意思是說,藍毛囂張跋扈,欺壓百姓的事情,全部都是他們自己的個人行為,與你這個他們的老大是沒有任何的關係,對嘛?」

張虎好像是聽信了牛華的話,不緊不慢的問道。

牛華偷偷的抬起頭,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下張虎的臉,卻發現此時的張虎根本就是面無表情,讓人難以猜測到張虎心中所想。

在暗暗的衡量了一下后,牛華才小心翼翼的說道。

「虎哥,的確是這個樣子,我說的全部都是真……」

牛華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張虎打斷,只見張虎怒目圓睜,對著牛華怒吼道。

「放你媽的狗臭屁!你是當老子傻嗎?」

「還是,你根本就不把我這個老大,放在眼裡!」

看見張虎真的發怒了,牛華忙連連說道。

「虎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知道錯了……」

牛華不停的沖張虎道歉,但張虎卻始終沒有言語。

藍毛他們幾個人是牛華的手下,而牛華的手下便這麼囂張跋扈,由此也可以看的出,在平常的時候牛華是怎樣帶他手底下這幫人的。

當然,這也並不能派出藍毛他們幾個的個人行為這種低概率的事件,但事情的關鍵在於。

如果,牛華真的不清楚自己的這幫小弟在做什麼的話,怎麼會這麼駕輕就熟的出來平事?

他明明知道自己手下的小弟們做的事情,卻還是要在自己發問的時候欺騙自己,這特么分明就是在找死!

如果,在一開始的時候,牛華主動承認的話,張虎心情好或許還可以放過他,但現在是自己主動把這件事情給揪出來,張虎可就不會這麼輕易的算了。

「按照幫規來,是你自己來,還是我幫你?」

張虎冷冷的對著滿臉驚慌的牛華說道。

「老大,我真的錯了,真的錯了,能不能不要這樣……」

牛華也是真的被嚇住了,虎幫的規矩可是很森嚴的,如果真的按照幫規來,他的下場難免有些凄慘了。

「你動手,還是我動手。」

張虎根本就沒有打算原諒牛華,依舊是冷冷的說道。

聽到張虎的話,牛華的臉上一片蒼白,一丁點的血色都沒有,有些緩慢的說道。

「我自己來。」

聽見牛華的話后,跟牛華一起來的小弟們,紛紛將同情的目光投向了牛華,他們也全部都屬於虎幫,對於虎幫的規矩自然也是銘記在心,甚至,每個人入幫的第一件事,便是要熟記幫規,也正因如此,他們才更加清楚觸犯幫規的可憐下場。

見牛華點頭,張虎並未說什麼,拉著滿臉疑惑的李偉,向後退了幾步。

只見,牛華緩緩的從地上撿起一把帶血的刀。

想到自己,前不久才讓人用這把刀卸了藍毛的雙腿,雙臂,在聯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牛華的嘴角不由的浮現一抹苦笑。

在苦笑過後,牛華沒有猶豫,舉刀便向著自己的左手小指砍去!

「唰!」

利器破空的聲音傳來,下一刻一根帶血的小指便掉在了地上。

虎幫幫規,仗勢欺人者,初犯,刴一指,再犯取一臂,連犯三次者,逐出虎幫!

看見張虎叫牛華砍下了自己的小指,李偉望向張虎的眼神中多了一份感激。

雖然,牛華的行為是違反了虎幫的規矩,但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牛華跟自己有過節的話,想必也不會對他如此嚴懲。

畢竟,這件事情完全是可以責怪在藍毛身上,而牛華是他的金牌打手,他斷掉牛華一指,顯然也是在削弱自己的力量。

不過,為了自己,張虎卻依舊是這樣做了。

「走吧,李偉小兄弟,咱們兩個去忙咱們兩個的事情了。」

張虎笑嘻嘻的對著李偉說道,剛剛的冷冽之色,此時已經消失不見。

見到張虎這樣對李偉說話,在場的眾人又是再度一驚,他們每個人都是以為李偉不過是張虎新收的小弟,就算張虎對他重視,但也只是小弟。

但現在看見張虎對李偉的態度,明顯的就是在平輩論交,甚至於,張虎還有些討好面前的年輕人。

眾位混混頓時感覺自己的大腦有些不夠用了,這個年輕人是需要擁有怎樣的身份,才會讓在華東鎮上赫赫有名的黑道大佬,張虎都要討好呢?

不過,眾人即便是心中疑惑,也只能將這個疑惑放在心裡,別說李偉在告別穆秋雨後,已經和張虎漸漸遠去,就算是他們兩個還在這裡,也沒有人敢去跟張虎詢問。

這就是身份的不同所帶來的脅迫感!

張虎和李偉的身影漸行漸遠,只不過,他們兩個人卻是都沒有注意到,在他們的身後,有一對怨毒的眼睛在死死的注視著他們兩個人。 「你們是誰?」

看著忽然出現在自己汽修廠門口的兩個人,周濤有些詫異的說道,緊跟著卻想到了什麼,有些不耐煩的說。

「想要修車什麼的,去前廳,這裡不是你們來的地方。」

感情,周濤把李偉和張虎當成來這裡修車的主了。

李偉和張虎兩個人對視著笑了笑,這是張虎決定幫助李偉拉贊助以後,來到的第一個地方。

「虎哥,人家把咱們當成修車的了,怎麼要銷售啊?」

李偉看了看張虎,笑著說道。

「看我的。」

張虎說完,向前走了幾步,徑直來到了周濤的面前,而李偉則是亦步亦趨的跟了上來。

「你是這些汽修廠的老闆,對嗎?」

張虎對著周濤問道。

見到李偉,張虎兩個人並沒有聽從自己的意願離開,反而還走到了自己跟前,周濤的臉色頓時變的不耐。

「你管我是誰?要你走,就給我趕緊滾蛋!」

周濤在自己的汽修廠里一向是作威作福慣了,現在見到有人竟然不聽自己的命令,臉色有些不高興了。

不過,周濤卻並沒與將張虎和李偉兩個人放在心上,隨後將目光轉向了張麗。

「還不給我趕緊收拾東西滾蛋,在這磨磨唧唧的做什麼呢!」

張麗聽到周濤的聲音,哭的更厲害了。這一次,周圍圍觀的人群依舊是沒有人敢站出來,但是卻不包括張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