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品地域九大勢力的年輕一輩俊傑都匯聚於九陽宗的道山。

「秦太一、蕭九月、牧炎,你們只登了六十層台階,與夏傾月、林溪相比,未免低多了。」一名紫袍青年淡淡的笑著,語氣有著一絲輕蔑。

「有本事你去登!」秦太一冷眸望著紫袍青年。

「去就去。」紫袍青年平靜一笑,隨後目光望向其他人,邀請道:「一起,如何?」

諸人點了點頭,這山梯已經有不少俊傑在此留名,他們自然也想在山梯上留名,希望自己的名字能超越其他人。

最好是,能留在頂峰。

一時間,諸勢力的俊傑紛紛登梯。

九陽宗弟子則是雙臂抱懷,等著看笑話。

秦太一三人玩味的笑著,這些人最多最多與自己持平,到時候他們就會知道,這山梯並不是那麼容易登的。

過了一會兒。

登梯的四人眉頭皺著,越往上,就越痛,而他們此時才處在第三十層。

終點是九十九層,還有那麼遠的距離,這讓他們的心裡不禁沒底了。

不過還是硬著頭皮繼續登著。

當,登至第五十層時,明顯感覺更痛了,且痛的讓他們難以忍受。

就好像一個難產的女子,正艱難的生著孩子,痛的讓他們感覺都要昏厥了。

「繼續!」紫袍青年對另三人沉聲道,這個時候,他們已經不抱期望登頂了。

只希望能達到六十層,這樣也不算丟臉。

過了好久,四人終於登至了第六十層,剛抵達這裡,他們完鬆了口氣。

到了這一步,至少與秦太一三人持平了。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他們轉身望著山梯下,見秦太一三人露出玩味之色,這讓他們的心裡很不爽。

尤其是紫袍青年,他是紫虹谷的少谷主慕容春,剛剛還對秦太一幾人只登了六十層感到不屑,沒想到,他也只登了六十層。

「我繼續登!」慕容春沉聲道,他想抬腳邁出去,心裡卻又想著。

第六十層已經痛的難以忍受,再登一層,又會有多痛?

慕容春想了想,決定不管了,先登再說。

嗡。

一隻腳剛落入第六十一層,陡然有股更強的力量籠罩了他的身體,這股力量宛如無盡的螞蟻,在不停咬著他,讓他感到又癢又痛,甚至是,心臟位置都感到很痛。

慕容春連忙將腳縮了回來。

山梯下。

秦太一冷笑著,半斤八兩而已。

過了一會兒,慕容春四人下了山梯,慕容春漲紅著臉,沒有說什麼。

「走,去看看道樹!」

一人說道。

慕容春幾人走去,選擇契合自己的屬性道樹,然後參悟著。

過了許久,也僅僅只點亮了五十片樹葉,擁有五星悟性。

「夏傾月跟林溪的悟性,為何這麼高?」

慕容春皺著道。

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意志力並不能代表部,但悟性就不同了。

悟性高的人,往往突破的速度快些,這對於武道一途而言,很重要。

「悟性,有一半是天生的,還有一半是見識淵博的原因。」宗門長老笑著說道:「夏傾月跟林溪就屬於天生的那種。」

「你不是說還有一半是見識淵博的原因,難道我等的見識就比她們差?」慕容春皺眉問道。

「呵呵,有時候天賦能否定一切。」

道行美利堅 宗門長老笑道。

慕容春冷哼一聲,沒再多言。

之後慕容春等人打探林塵的消息,想知道更多關於林塵的一些事。

但是,並沒有打探到更多關於林塵的事。

直至下午時分。

「劍無敵到!」

黑道學生6:王者重臨 九陽宗響起了一道聲音,聲音在整個宗門回蕩著。

諸人聽到這話,一個個紛紛向著宗門的入口位置掠去。

秦太一等人也立即掠去。

當掠至到宗門空曠之地時,諸人停下了腳步,望著不遠處凌立著的白衣男子。

他身著一襲白衣,身姿挺拔,面如冠玉,站在那裡,平靜的望了諸人一眼。

此人,便是劍無敵。

關於劍無敵的事迹。

諸人只知道一件事。

也是因為這件事,劍無敵才名聲大振。

一年前,劍無敵在地品地域遊歷,以一星武皇境,硬生生斬斷了地品地域名聲同樣大振的武皇強者一臂。

據說,劍無敵所傷之人,是地品地域年輕一輩排名第三的武皇強者。

就因為這一件事,諸人才公認劍無敵是人品地域年輕一輩最強之人。

「無敵兄,你終於來了。」

秦太一含笑走過去,對劍無敵說道:「現在時間還早,去道山一逛如何?」

「叫我無敵公子!」劍無敵看了一眼秦太一,眼神有著一抹不屑。

秦太一笑容戛然而止,袖子里的拳頭微微攥著,劍無敵此言,是在說,自己不配與劍無敵平起平坐么!

諸人感覺到氣氛有些不一樣,一個個也都沒再出聲。

劍無敵沒理會諸人,腳尖一點,挺拔的身姿向著道山位置掠去。

諸人立即跟了上去。

「哼!」秦太一冷哼一聲,劍無敵的輕視,讓他感到很不爽。

就好像,林塵無視他的那種感覺。

「走吧去看看。」牧炎對秦太一說道。

秦太一跟了上去。

他倒是想看看,劍無敵能登至多少層!

在劍無敵進入宗門時。

九陽尊者就將此事告知了林塵三人。

林塵來了興緻,他想看看,能收服殺戮之風的人,是什麼樣的人。

「走,去看看。」林塵對林溪、夏傾月說道。

兩女輕點了點頭。

道山上。

劍無敵站在山梯下,他抬頭望著山梯的終點位置,所留的三人名字。

林塵、夏傾月、林溪。

劍無敵神色平靜。

他之前派柳長青試探了林塵的實力,得知林塵的實力很強,現在又看到山梯的頂峰留下了林塵的名字。

這說明林塵確實很優秀。

他並沒有感到絲毫的壓力,相反有點興奮。

唯有踩著優秀之人,那樣才有成就感。

劍無敵踏出了第一步,隨後慢慢走著。

沒過一會兒。

末日輪盤 有三道身形出現在了道山中,正望著山梯上的劍無敵。

「見過少宗主。」九陽宗上千弟子對夏傾月跟林溪恭聲道,這是宗門禮節。

見過少宗主,必須行禮。

夏傾月對諸人輕點了頭。

山梯上,劍無敵神色平靜,繼續登著山梯,他聽到了整齊劃一的聲音,知道夏傾月來了,不過,他並未回頭。

他打算,等登頂之後,再回頭。

山下。

秦太一走來,他望著林塵,玩味的笑著:「劍無敵來了,你覺得你跟劍無敵誰能勝?」

林塵看了他一眼,沒有回應。

這種主動找茬的人,他懶得理。

秦太一見此,臉色微微難看,怎麼笑都笑不起來。

林塵,竟然都懶得回應他!

這讓他感覺受到了屈辱。

「你就是林塵?」紫虹谷的少谷主慕容春走來,他打量了林塵一番,沒看出什麼。

林塵懶得跟他廢話,這些人跟他說的話,無非就是套話,然後再貶低他幾句。

慕容春見林塵竟然不搭理他,雙眸涌動著一股怒火。

「你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吧!」

慕容春冰冷道。

林塵看了他一眼,說道:「我只是不想說些廢話。」

「廢話?」慕容春嗤笑一聲,竟然說跟他聊的是廢話。

「好!那便不說了!」慕容春冷笑一聲,他很期待,明日的武道比武。

山梯上。

劍無敵已經走到了第八十九層,且還面不改色,光憑這一點,足以讓許多人感到震撼了。

承受那麼大的痛苦,卻還能面不改色,這還是人嗎?

這讓諸人想到了一個人,還有一個人登山梯時,程都面不改色。

那便是林塵。

諸人紛紛將目光望向林塵,心中不由猜測,林塵與劍無敵之間,到底誰更強些?

林溪見這一幕,不由說道:「能做到面不改色,意志力確實夠強。」

「嗯。」夏傾月輕點了點頭,她登梯時,雖然登頂了,但途中,還是讓她皺了皺眉。

一番比較下,她不得不承認,劍無敵的意志力確實很強。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意志力的強弱取決於信念,動力。

有信念的人跟沒有信念的人,意志力相差很大很大。

就好像是,一個從小到大都是溫室里的花朵,與窮鄉僻壤之地的人一起登梯,結果不言而喻。

這時,劍無敵登至了頂峰,他轉身平靜望著下方的夏傾月。

夏傾月的身旁是一名青年,劍無敵望著青年,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笑容,不知是何意。

眾人不解,夏傾月跟林溪也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