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絕老人看了羿鋒一眼,他也不掩飾:「我要想有,那就是有!」

聽到這句話,羿鋒心底明悟。隨即坐在那裡沒有開口。

五絕老人見羿鋒如此,他轉頭看向另一側的男子,對著他問道:「不知道剛剛的問題你解出來沒有?一個布袋之中有著十個紅球,九個白球,八個綠球,七個黃球,六個藍球,五個紫球。一個盲人從其中各取出一色的球,概率有幾成?」

聽到五絕老人再次重複這個問題,那個男子額頭汗水不斷湧出。五絕老人見到之後,對著對方說道:「你還有半個時辰的時間。」

說完這句話,五絕老人沒有繼續和對方說什麼。反而一臉和善的和水若雲交談了起來。水若雲看了羿鋒一眼,卻見羿鋒嘴角帶著一絲不屑之意。這絲不屑,讓水若雲錯愕,心道羿鋒難道現在就解出了不成?水若雲自認,這個問題她無法解出來。

五絕老人順著水若雲的眼神看過去,見羿鋒輕鬆至極的表情,眼中閃過了一絲訝意。難道羿鋒真的就解出來?這個題目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小。就算他當初,同樣費了幾天幾夜,這才摸出了一點門道,把這一題給解出來了。

半個時辰的時間,轉眼就逝去。

那個武者在時間到了那一刻,他嘆了一口氣,不說多餘的話,從戒指之中取出一個玉盒,遞給五絕老人:「晚輩輸掉了。這東西給你。」

五絕老人點頭,伸手把東西收入納靈戒之中。被輸的武者起身對著五絕老人行了一禮,身影一閃離開了五層。

見對方離開,五絕老人沒有起一絲的漣漪,對著餘下的十餘個人說道:「誰來?」

這一句話說完之後,一眾人的目光都轉移到羿鋒身上,他們不想在這個優先的權利上面,和當代邪帝產生矛盾。

見眾人都把目光轉向他,羿鋒聳聳肩道:「那就我來。」

五絕老人點頭:「規矩你懂?」

羿鋒點頭道:「此行我要五行靈參,作為交換,本帝出兩套地階武技。」說完,羿鋒從戒指之中取出雷霆破日劍,熾焰斬放在身前。

五絕老人看了一眼,隨即點了點頭:「兩套地階武技雖然比起五行靈參的價值還差一些,但是就賣你當代邪帝的一個面子。」

聽到這句話,羿鋒皺了皺眉頭。兩套地階武技換五行靈參是足夠了。不過五行靈參獨此一家,對方如果說差一些也無可厚非。畢竟壟斷的東西最值錢。

想到這,羿鋒也不願意欠對方人情。從戒指之中再次取出得到的西海宮鎮宮絕技,擺在面前說道:「這要足夠了?」

見羿鋒眼睛也不眨的拋出三套地階武技,其餘十人不由有些眼熱。心底同樣感嘆羿鋒的財大氣粗。

「這倒是足夠了。那就這樣。依照規矩,你回答我三個問題。如果你回答出來了,五行靈參和你的功法你都可以收走。你要是回答不出來,那功法我收走,五行靈參你也同樣別妄想。」五絕老人說道。

「可以!」羿鋒微微點頭,他倒要看看,對方是不是能難倒擁有現代智商的自己。

「第一題是剛剛那一題嗎?」羿鋒看著五絕老人問道。要是是剛剛那一題,那第一題沒有絲毫懸念了。那一題,只要學過高中概率的,學的有一般的人都能輕易解出來。當然,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就太過高深了。

五絕老人剛準備說是的,可是見羿鋒自信滿滿的眼神。他忽然不想冒這個險!

「我另出一題。」五絕老人說道。

「請!」

眾人看著羿鋒和五絕老人,一個個暗自屏住呼吸。兩者的交鋒,比起他們自身的交鋒還來的興奮。同時,他們也想看看,這個已經入魔的青年,是不是真的如此才絕聰慧。

五絕老人的題,一道比一道難。在他的題目下,前面四樓的題目就顯得十分簡單了。上過天絕峰頂的人不計其數,但是能在五絕老人手中贏過東西的卻極少。

可是,對方豐富的寶物庫存,已經讓很多人願意來撞這個運氣。

而每一個能在五絕老人手中得到東西的人,無一不在大陸高層之中名聞。雖然羿鋒現在的名氣在大陸的強者之中不小了。可是要是他能解開五絕老人的題目的話,那他的名聲自然會再次大漲。

而且,這種名聲會和他的魔頭名聲相互對應。一個智絕天下的魔頭,更會讓人顧忌。

所以,這一場比試也是各個宗門進一步了解羿鋒的渠道。

水若雲望著羿鋒面前的三種秘技,她知道面前的男人什麼時候回這麼大方。那就是對自己有著絕對的信心,他自信五絕老人取不走他的秘技。

水若雲雖然不知道羿鋒面對整個大陸最刁鑽的人那裡來的自信,但是見羿鋒的表情。她同樣感覺,五絕老人或許真的難不住他。

==今日完畢== 五絕老人望著羿鋒,想了想開口說道:「有兩個盲人,同時買了兩雙白襪子,兩雙黑襪子。但是兩人因為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手中的八雙襪子混在了一起。那這兩個盲人,有什麼辦法得到他們想要的襪子?」

五絕老人說完之後,看著羿鋒說道:「給你十息考慮的時間。」

一旁聽著的眾人,一個個開始急的思考了起來。即使是水若雲,也思索了起來。可是,就在他們呼吸之間,還沒想到什麼的時候。卻聽到一個清涼的聲音:「不用十息時間了,我現在就告訴你答案。」

這一句話,讓眾人一片嘩然,一個個愣愣的望著羿鋒。五絕老人這才剛剛給出題目,對方就已經有答案了?

在眾人的注視之中,羿鋒緩緩的開口道:「很簡單。兩個盲人各自取在每雙襪子之中取一隻,八隻襪子,正好是兩黑兩白四雙。」

眾人聽到羿鋒這句話,略微一沉凝,確實是這麼一個道理。這個題目說來也不難,他們細想一下也能想到,但是如此快捷就解答出來,倒真的才思敏捷。

五絕老人擊掌笑道:「難怪一路走到五層,沒有一道題目讓你做逗留,現在總算明白了過來。」

「過獎!」羿鋒對著五絕老人躬身說道,「那請前輩出第二題。」

水若雲望著寵辱不驚的羿鋒,心底極為佩服。要不是兩人的信仰不同,水若雲覺得羿鋒確實是一個極為不錯的人才。可惜,他是魔!

五絕老人見羿鋒淡然的表情,微微笑了笑說道:「那你聽好了。一座百萬人口的城池,因為得罪一個魔頭。魔頭趕到城池之中,第一天殺一萬二千三百四十五人,第二天殺二萬三千四百五十六人,第三天殺三萬四千五百六十七人。以此類推,一直殺到第九天,九萬零一百二十三人。那請問第十天之後,還有多少人在城池之中。給你三息的時間。」

五絕老人的話音剛落,一個個開始瘋狂的心算了起來。三息的時間極為短暫,要想算出這樣龐大的數量,對於他們有著一定的難度,除非是天生擅長心算的人,要不然很難在三息的時間解出來。

就在眾人連第一天還沒算完的時候,卻猛然聽到羿鋒說道:「大家不用算了,整座城池沒有人了。」

這句話,讓眾人錯愕,一個個不理解的看著羿鋒。一個個緊緊皺著眉頭,想了想終於有一些人反應過來,隨即看著羿鋒的眼神帶著一種奇異色彩。

而有些人卻依舊沒有反應過來,看著羿鋒不由嘆息道。怎麼算,也不可能算到沒有人啊。可惜了,三套地階武技啊。

就在一些人為之嘆息的時候,五絕老人拍手說道:「沒有人?你作何解釋?」

羿鋒回答道:「這一題你考的不是心算,考的是人性。一個魔頭前來屠城,要是能逃的話,早就跑了。或許還沒有堅持到第五天,就已經跑光了。」

「哈哈!有趣!有趣!」五絕老人說道,「不錯,你說的確實是人性。這一題,你過了。」

「承讓!」羿鋒躬手說道。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極為佩服的看著羿鋒。他們剛剛聽到這題的時候,特別是聽到時間限制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就是五絕老人在考人的心算。哪裡會想到人性這一點。可是,羿鋒卻想到了。在這點上,他們遠遠差於羿鋒,這個青年,想的面面俱到。

「剛剛兩題都是開胃小題,老夫也不奢望能難住當代邪帝。」五絕老人笑著說道。雖然這兩題確實有著難度,但是還是有很多人能解開的,並不算絕題。五絕老人一般出三題,前兩題都會給人機會,而最後一題才是決定真正勝負的存在。

對於他來說,只要勝了這一題,那就等於勝了,前面羿鋒解的再厲害,同樣無濟於事。

眾人聽到五絕老人的話,一個個同樣沉默了起來。他們知道,第三題才是最難得一題,多少英雄豪傑難在第三題之下。即使見識過羿鋒才思敏捷的羿鋒,同樣對羿鋒不抱有什麼信心。畢竟,對於五絕老人來說,難倒邪帝能讓他名聲大升。所以有可能的話,他只會出最難的題目。

眾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著五絕老人出題。

五絕老人說道:「有一個難題,困惱了老夫百年的時間,老夫直到現在還沒有把它解開。既然邪帝前來,那就請邪帝幫我這個忙。只要邪帝幫我解開這難題,我馬上奉上五行靈參,並且把邪帝列為天絕峰的貴客。」

這一句話,讓下面的一眾人提緊了心思,一個個心道果然,五絕老人居然出一道連他自己都解不開的題。而且百年內都沒法解開,說不定這題就是無解,他居然用這個題目來難為羿鋒。

一個個不由有些同情羿鋒起來,在當世,對於難題的解決無人能比的上五絕老人,連他解不出,羿鋒還有可能嗎?

而反觀羿鋒,只見他依舊風輕雲淡的說道:「那就請前輩出題。」

五絕老人點頭,隨即從戒指之中取出一條繩索。繩索全部由珍貴玄絲組成。而這條繩索如同蜂窩一樣,一圈圈蔓延而上,組成一個繩索蜂窩。

五絕老人對著羿鋒說道:「這繩索蜂窩又號稱千千結,意思就是說它有千千個繩結。這是從歷代五絕老人手上傳承下來了,至今沒有一人能解開。此次我就借花獻佛。請邪帝幫我解開這繩結,時間不限。」

說完,五絕老人把這個大約一米大笑的繩結蜂窩遞給羿鋒。羿鋒接過之後,打量了一番,所有繩結都契合在一起,羿鋒甚至找不到繩結的終點和開啟。它就像一個個纏繞的圓圈,羿鋒連下手都感覺沒處下手。

眾人望著這個繩結,一個個同樣極為震撼。歷代五絕老人都無法解開的繩結,這還能有解嗎?即使是水若雲,同樣看了一眼五絕老人,很顯然五絕老人是難為羿鋒。 羿鋒看著這繩結,腦袋之中不斷計算著如何才能解開。可是越是計算,羿鋒感覺腦袋越是脹痛。一股股汗水湧出,顯然累到了極點。

可是,就算羿鋒如此快的動用腦力,依舊找不到從哪裡入手。這宛如一個無解的難題。

羿鋒不怕對方出的算術,智力等等的一切問題。可是對於這種難題,就算是對自己有信心的羿鋒,同樣感覺到極大的危機。

定定的望著面前的繩結,羿鋒視線不斷在上面掃描。良久之後,羿鋒已經無法找到入手之處。

強自讓自己鎮靜下來,羿鋒坐在原處,心神也放在繩結之上。

眾人見沉默在原地的羿鋒,一個個目光轉移到繩結之上。隨即對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凝重之色。這個繩索,根本就沒有入手之處。千千結,千千結,果然名不虛傳。

五絕老人見羿鋒靜靜的坐在那裡,他也不急。這千千結不知道難住了多少人,歷代才絕聰慧之輩都被千千基恩所難住。

五絕老人望著沉默在原地的羿鋒,也不再關注羿鋒。隨即把目光轉移到另外一群人:「好,下一個誰來?」

眾人聽到這句話,一個個這才把心神從羿鋒身上移開,心底給羿鋒判下死刑。

在五絕老人的詢問之中,一個武者站出來。在五絕老人的題目之下,此人很快敗下了陣,在付出一件寶物之後,有些不甘的離開了座位。只不過,看到羿鋒面前的三部地階武技,心底這才微微平衡了一些。

轉眼之間,三天的時間就過去。這三天之中。有數個武者在五絕老人手下落敗。有人離開,也有人不斷上五層。

水若雲望著呆在那裡的羿鋒,隨即嘆了一口氣,看了羿鋒手中的千千結,但是任由她怎麼想,同樣想不到解開的辦法。

而就在第三天夜晚的時候,在五絕老人為一個武者出第二題的時候。原本一直坐在哪裡未一言的羿鋒,猛然站立起來,手中出現一把龍劍,龍劍之上鬥氣閃動。

水若雲看到羿鋒手中的龍劍,情不自禁的喊道:「羿鋒!」

水若雲不知道她為什麼大喊,只是她知道,要是羿鋒在天絕峰出手。那絕對是自造孽,面前的五絕老人,深不可測。

眾人望著羿鋒拔劍,一個個同樣面帶驚容。沒有想到羿鋒終究還是起了強搶的心。只不過,羿鋒怕是要吃大虧了,在天絕峰,還從來沒有生過如此事件。

就在眾人目光都積聚在羿鋒身上的時候,羿鋒並沒有如同眾人想象中的對天絕老人出手。反而是一劍向著千千結揮舞過去。

一劍驚鴻,這一劍在虛空劃過一道彩虹。

「住手!」

五絕老人見羿鋒居然一劍划向千千結,他驚聲一句。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羿鋒的利劍已經劃過了蜂窩繩結。

而在羿鋒劃過蜂窩繩結的同時,面前出現了讓人愣的一幕。只見原本的繩結從被羿鋒劃開之處開始,一圈圈自主的散開來。原本無法解開的繩結,很快就徹底被散開。

這一幕讓準備出手阻攔的五絕老人同樣停下的手,他望著被羿鋒毀掉的繩結。同樣被解開的繩結,眼神之中有著矛盾之色。

羿鋒把已經變成數節的繩丟給五絕老人,淡淡的說道:「現在可以給我五行果了?」

五絕老人看著身前斷成幾截的繩索,心中極為複雜。這個繩索煩惱了他上百年,他從來沒有想過毀掉它而解開這個繩索。可是不得不承認,羿鋒這種辦法是最直接的?可是,這算解開繩結嗎?


五絕老人看了一眼水若雲,見水若雲同樣愣,良久之後他嘆了一口氣,拍了幾下手掌,一個武者很快就出來。見到武者,五絕老人對著他說道:「去把五行靈參取來。」

「是!」武者躬身行了一禮,急退出。

五絕老人望著身上依舊帶著凌厲之色羿鋒說道:「不虧是入魔的邪帝,能想到用殺戮手段解開這難題。雖然我不知道這種辦法是不是答案,但是卻沒有驗證的可能了。」

「前輩過獎了。我只不過是想,既然解不開它,那就毀掉他。本帝不希望手中有自己掌控不了的東西。」羿鋒隨意的說道。

聽到羿鋒的話,眾人心頭一凜。對於羿鋒的霸道有著更深一層次的了解。而水若雲聽著羿鋒這句話,更是緊皺著眉頭,這句話太過自私了。

「邪帝倒是告訴我一個道理。破而後立或許就是這千千結的意思。」五絕老人看著羿鋒。

羿鋒收回龍劍,沒有做回答。即使是在他毀掉繩索的前一刻,羿鋒同樣沒有想到繩索能這樣被解開。伸手把身前的三套地階武技收回戒指之中。

很快,剛剛離開的武者就取來一個玉盒。在五絕老人的指示下,武者把玉盒遞給羿鋒。

羿鋒接過玉盒,輕輕打開。只見玉盒之中冰鎮著一顆五彩靈參,因為冰鎮的緣故,散著道道刺人寒意。

「五行靈參邪帝拿走。」五絕老人笑道,「不知道邪帝有沒有興趣再玩一把?」


羿鋒看了一眼五絕老人,隨即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沒興趣。」

羿鋒現在只想趕到蝶韻腴面前,把東西送給三長老。

五絕老人笑著說道:「邪帝別回答的這麼快。說不定你有興趣!如果我告訴你,我有件寶物,和步入聖階有一定關係呢?」

羿鋒目光微微一驟,和步入聖階有關?這對於任何一個未達到聖階的武者,都有著致命的誘.惑。他這句話一出,羿鋒能感覺的到,很多武者都閃著火熱的光芒。

即使是剛剛羨慕羿鋒得到五行靈參的眾人,原本的心思徹底被抽離而走,一個個目光灼灼的看著羿鋒。


「呵呵,邪帝要是願意玩的話,就再玩一局。以邪帝一套地階武技作為賭注如何?」五絕老人說道。

這句話,讓羿鋒微微沉凝了一會兒,隨即點頭道:「那就玩這一句。」 眾人聽到羿鋒的話,各自打起了精神。面前的兩人,一個是號天下第一難的五絕老人。一個是當代邪帝。身份都極為尊貴。

而剛剛兩人的交鋒,邪帝顯然勝了一籌。五絕老人此時找上再玩一局,不過是想找回場子。能讓五絕老人吃癟,並且不甘心的人。這麼多年,也就只有羿鋒一人而已。

想起羿鋒解題情景,不得不承認,這個青年確實無人能出其左右。難怪會被評為當代青年輩的第一人,號稱有著越他師尊柳然的潛力。當然,這只是潛力而已,至於能不能過還是兩說。

起碼,柳然已經是聖階了。羿鋒能不能達到聖階,都是一個未知數。不踏出那一步,任何人都不能保證,有人一定能是聖階。即使他之前再天才!

五絕老人看著羿鋒笑道:「依舊三題。這三題我也不難為你。」


「前輩請說!」羿鋒得到五行靈參,依舊沒有壓力了。就算輸掉這一局,不過就是一套地階武技而已,相比於得到可能踏足聖階的東西。一套地階武技顯得十分不起眼。

羿鋒知道五絕老人只不過是想找回場子而已。對於這點,羿鋒並不排斥。假如是他,要是被人打敗了,他也會想找回場子。只不過,這個場子能不能找回來,還得看對方的本事。

不過,羿鋒解過千千結,對於五絕老人倒是不敢再有小視,剛剛不過是僥倖而已。

「天絕峰歷代掌舵人,都極其希望能脫於江湖之外,不捲入世俗之中的爭鬥。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陸大亂之際,即使作為隱世的天絕峰也會被捲入其中。天絕峰雖然無奈,但是卻無法改變。只不過雖然如此,可是脫於江湖之外,依舊是天絕峰的追求。久聞邪帝琴棋書畫當年敗盡湛藍帝國各大才俊。那我們就以半柱香為限,邪帝當場為我天絕峰彈奏一曲如何?這一曲要表露出我天絕峰的歷代追求!如何?」天絕老人看著羿鋒說道。

說完,天絕老人就親自點起了一柱香,可是就在天絕老人剛剛點起的時候,羿鋒一道鬥氣疾馳而去,就把剛剛點燃的一柱香給滅了,在眾人疑惑的眼神之中,羿鋒搖搖頭道:「不必了!」

眾人依舊不理解的看著羿鋒,羿鋒看了一眼天絕老人說道:「這樣的題目,對於我來說根本不需要時間考慮。看在五行靈參的份上,本帝就提醒你一邊。對我,你千萬不要出琴棋書畫,算術之類的題目,這個世界,在這點上,沒有人能玩過我。」

羿鋒極為囂張的一句話,讓下面的人一片嘩然。可是望著羿鋒平靜的面容,卻又感覺羿鋒並不是在說笑。

「邪帝這麼自信?」天絕老人問道。

羿鋒搖搖頭道:「這無關自信。有些東西你們是學不來的。」

羿鋒笑了笑,有著華夏數千年的積累,在這點之上。就算這個世界有人再傑出?還能比得過華夏曆代先輩的精華集合不成?

天絕老人第一次看到如此蔑視大陸琴棋書畫的人,他冷哼了一聲說道:「既然邪帝不需要時間準備,那就請。不過,我還是提醒邪帝,要是我不滿意的話,那你就敗了。」

說完,天絕老人取出一把古琴遞給羿鋒。羿鋒望著這古琴,顯然是靈器級別的。

羿鋒伸手輕拂之後,想也不想的彈奏出《笑傲江湖》,《笑傲江湖》無疑最符合他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