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億,對他來說,並不算多。

他要掙二十億,也不是很難,比如先前墨風華的三百億,他想伸手,很容易。

可是,他是誰?

他姓方!

一顆完美級滾河丹拍到這一步,絕對是天價。

但,火靈兒竟然還不知足。

還說要送禮物!

如果沒有發生楚玄斬墨八荒手臂,毒師成為白馬樓天級會員這些事,火靈兒送的禮物,沒有人會關心。

而現在,傻子都會知道,火靈兒要送的禮物,肯定不會簡單。

至少會大有用處。

要不然,那就是砸白馬樓的招牌,就會被人戳脊梁骨。

果然,紫河眼睛里的那片灰敗之色,已經在大放光芒,顯然是對火靈兒所說的禮物動了心。

該死的!

火靈兒這樣的人,絕對的人才,對人心的把握,處理事情的能力,都是上上之選。

萬象樓那幫人怎麼就沒有發現?

要是早將火靈兒籠絡在手裡,哪會有此刻的事。

就算楚玄很厲害,沒有火靈兒相助,滾河丹想拍到二十億的價格,近乎不可能。

「火靈兒,也不能放過!要麼是我的人,要麼就是死人!」方坤又將火靈兒排在了殺名單上面。

殺毒師有些難,但殺火靈兒,難度小得可憐。

方坤不著痕迹地在人群里換了個位置,同時,吩咐了一些事情下去。

這時,紫河問道:「火靈兒小姐,這個禮物,不會讓我們失望?」

「絕不會!」

「那拍賣東西,是不是當場交錢?」

「不錯。」

「如果錢不夠,卻胡亂報了價格,火靈兒小姐準備怎麼辦?」

「真這樣,那這人,以及這人的勢力,都將上白馬樓的黑名單,永遠不得進白馬樓大門。」

「好,紫河佩服火靈兒小姐的魄力!」紫河贊了一句,轉身看向金破,「金盟主,聽到火靈兒小姐的話了嗎?不知道,你現在身上帶有二十億白玉錢沒!」

正處於瘋狂當中的金破,瞳孔一縮!

剛才他本來是要好好考慮的,可是,看到火靈兒的拍賣錘就要落下,金破腦海里瞬間閃過紫河贏得這次斗拍之後,紫河將毫無底限的羞辱他。

而且,金鱗盟也將被風雲盟死死踩在腳下,說不得有朝一日,就會被風雲盟給滅掉。

想到這些,金破來不及多想,就報出了「二十億」的天價。

其實,說完之後,金破也有些後悔,二十億是他,是金鱗盟的全部家當,用來買一顆完美級滾河丹,是大虧而特虧。

就算是得了名聲,這個代價也有些大。

只是,喊了出來,他也不能再收回去,只好安慰自己,不管怎樣,好歹他贏了紫河。

哪料得,紫河問出那些話,還將矛頭直指於他。

金鱗盟的全部家當值二十億,可這並不代表著,他有二十億的錢票啊!


能隨身攜帶二十億錢票的主,基本上都是超級大勢力。


他為了白馬學院的寶藏,集中所有錢票,也就只有十億,差了二十億整整一半。

如果他拿不出來,不僅輸了這一戰,更是將臉丟滿整個大秦帝國,到時,只怕不用風雲盟出手,金鱗盟就會被眾人推倒。

最要命的是,還會惹怒白馬樓。

以前的白馬樓並沒有什麼,哪怕背後有楚玄,金破也不是太懼,楚玄再牛,也不過就是在白馬城而已。

可現在的白馬樓,有毒師啊!

毒師惹不得啊。


事到如今,金破已經沒了後退之路,他的身後是絕望深淵,一退,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只有向前,拚命向前,傾家蕩產,也要湊夠二十億!

這樣,才有新生的機會。

而且,他很期待火靈兒所說的禮物!

當即,金破看向火靈兒,語氣恭敬地說道:「火靈兒小姐,拍賣行還有一個規矩,如果錢數不夠,可用他物抵押,我能用其他東西抵押嗎?」

「可以!」

「謝謝火靈兒小姐。」

金破鬆了一口氣,紫河眉頭再皺,心裡冷冷念來,「就算可以抵押又能怎麼樣?你又有多少東西夠抵押的?二十億呢!」

紫河坐看好戲,金破取出了第一件物品,「凝神珠!玄階上品寶貝,可讓武者精神百倍,修鍊起來事半功倍,還可讓人有更大機率地進入頓悟狀態。此外,對上陣印師的精神力攻擊,凝神珠也能對靈魂起到一定的防禦效果。」


楚玄眼睛一亮,凝神珠這樣的東西,對一般武者來很說很重要,對他來說更加重要。

他是能修靈魂修精神力的。

火靈兒笑道:「凝神珠,可抵一億,如何?」

金破挑了一下眉頭,真論起來,凝神珠的價值是遠超一億的,若是拍賣,會拍出更多的錢。

可眼下,實在不是計較這一點的時候,火靈兒沒有趁機大殺機,已經算不錯了。

一億就一億吧,只需要再湊齊九億就夠了。

於是,金破點頭,又從口袋裡摸出一堆東西,「十塊下品元石,可布陣,可做能量,隨身攜帶,修鍊速度相當快。」

「五千萬!」

「地階下品元訣,金鱗朝龍!」

「八千萬!」

……

金破拿出一件又一件的東西,火靈兒報出一個個價格,這些價格都低於物品本身,卻又不是太低,正好在金破的接受範圍之內。

所以,金破全部接受了。

只是,這十億不是那麼好湊的,他只有一顆凝神珠,一本金鱗朝龍,其他的東西,雖然多,卻不是那麼值錢。

到最後,金破將手下人的武器、丹藥、白玉錢等等修鍊資源,以及他自己用的金鱗劍全都用來換了錢。

卻,還差一億!

金破急了,這一億,關乎勝負,更關乎生死!

紫河笑了,「金盟主,還差一億,你又用什麼來抵押啊?」

「用不著你操心。」金破冷聲說來,轉身對眾武者說道:「我是金鱗盟主金破!諸位武道兄弟,可願意借金破一些白玉錢?金破在此發誓,一月之內,必雙倍奉還。」

金破開的條件還真挺誘人的,而且,金破當眾發誓,大家也不用擔心金破不承認。

如果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毀誓,那他的金鱗盟就會臭大街,會成為老鼠過街,人人喊打。

可就在有人要開口借錢的時候,紫河的聲音響了起來,「我是風雲盟盟主紫河,也很想與諸位武道兄弟喝酒,風雲盟內還有不少元訣元技,紫河願與諸位兄弟同享。」

紫河這番話,表面上給出各種利益,實際上還有著威脅。

借錢給金破,那就與紫河為敵。

而風雲盟與金鱗盟的實力相差不多,誰勝誰負真心說不清楚,所以,冒然捲入兩人鬥爭,殊為不智。

最好的辦法就是置身事外,坐山觀虎鬥。

方坤暗自點頭不已,這紫河還是有幾分本事,如果最後金鱗盟勝了,紫河和風雲盟倒是可以利用利用。


畢竟紫河的修為還不弱。

蒙令之人也打著差不多的主意。

金破猛轉頭,直視紫河,「紫盟主,你這是撕破臉了?」

「撕破臉又怎樣?反正我們都是不死不休,金盟主,我勸你還是快點湊錢吧,還差一億呢!」

紫河大笑不已,金破皺眉想了半天,仍沒想出一個好主意來,紫河對火靈兒說道:「照眼下看來,金破是湊不出二十億白玉錢了!我願意出二十億,拍下完美級滾河丹,火靈兒小姐意下如何?」

其實,紫河更想十億白玉錢就搞定,但他不敢,出十億,那擺明就是讓火靈兒少賺十億。

擋人財路,如殺人性命。

這是要結生死大仇的,而擁有毒師的白馬樓很可怕。

所以,他只能出二十億。

好在,他能藉此將金破踩倒在地,讓金破威名掃地,可踩在金鱗盟身上揚風雲之威。

日後的好處,會難以想象。

火靈兒看向金破,「金盟主,看在你如此支持火靈兒的份上,火靈兒和天下武者就再等三分鐘。」

三分鐘?

金破滿頭大汗,要是這三分鐘內再找不出一億白玉錢,或者價值一億的東西,他就完了,金鱗盟也完了。

「你們還有什麼東西?全都拿出來!度過這一關,以後你們得到的會更多!我金破當著諸位武道兄弟的面發誓,日後絕不負你們!」

金破對他的金鱗盟成員說來,聲音里有著請求之味,金鱗盟眾人面面相覷。

「盟主,我們真的沒有寶貝了,有的話一定給盟主。」

「盟主,我連家傳玉佩都給了,真的沒有了。」

……

聽到這些話,金破那顆心越來越冷,越來越沉,要輸了嗎?金破十萬分的不甘心,就在這時,一個弱弱的聲音響了起來,「盟主,我這裡還有一件東西。」

「啊?蕭軍,是什麼東西?快拿出來!」

金破猛地抓住蕭軍的雙臂,指甲死死地剜了進去,蕭軍痛得直打顫,趕緊將東西遞了出去。

這東西,是一本元訣。

書頁泛黃,且殘缺不堪,很有些年月。

金破欣喜萬分地接過來,一翻書本,才看了一行字,金破腦海里便「嗡」地一聲炸響,笑容凝固在臉上。

這行字是——

煉千萬元訣入體,熔一爐同修,可辟億萬穴竅於身! 煉千萬元訣入體,熔一爐同修,可辟億萬穴竅於身!

這句話,非常霸氣!

可金破卻想哭,他要的不是霸氣,而是能價值一億的東西啊!

但這本殘破不堪的元訣,顯然不是。

是的,強大的武者能修鍊很多種元訣,可這個很多,不是千萬啊。

並且,根本這句話的意思,千萬還不是特指,只是個虛數,實際可修鍊的比千萬還要多得多。

這也就罷了。

畢竟上面沒有說元訣是什麼品階,凡級下品元訣這種大路貨,也是元訣啊。

說不得就有吃飽了飯找不到事做的人,真去一門一門煉到一千、一萬。

但是,熔一爐同修!

這是在放屁吧!

熔一爐同修的意思,就是要將這千萬元訣同時修鍊。

比如修鍊水屬性元訣的時候,還在修鍊火屬性元訣,這不是水火不容嗎?

不走火入魔才怪。

何況,是千萬元訣一起修鍊,只怕剛一修鍊,就把自個兒修鍊得爆體而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