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證明,徐三老爺確實去了書房,沒有去映紅的院子。

得到這個確切的消息之後,在屋中忐忑了小半天的徐三太太才算是鬆了一口。

映紅的院子被徐三太太安排離正屋最遠的在西北角那邊,雖說離得稍微有點遠,卻擋不住有人來通風報信,徐三老爺前腳跟徐三太太爭執一番后甩手離去,後腳映紅這邊就得了消息。

「真是可惜了……」打發走了前來報信的小丫鬟,一個梳著髮髻,面容和善嬤嬤突然冷冷地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經此一役之後,少天明白了,對敵人不可以有仁慈的心態,否則就是自我的摧殘。

三日後,少天帶著身邊的女孩,來到了楚國境內的一座城池——歸化城。

福滿樓,當地最為著名的飯店餐館,二人進入茶水間,探討著一些資深問題。

「小乞丐,你對這一帶比較了解,那你知道這裡離鄭忠明家還有多遠?」

這些天來少天直接稱那位女孩為小乞丐,言辭間,充滿了調侃的韻味。他擊敗羅碧峰之後,打算去找鄭忠明理論,要求對方給一個合理的解釋。

「你不準再叫我小乞丐,我不喜歡。」女孩據以力爭。

「你又不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看你烏漆抹黑的,不叫你小乞丐,那叫你什麼?」

女孩一站而起,說道:「我叫楚怡,歸化城是除去楚國帝都外,最大的一個城池。而鄭忠明老將軍則在帝都內,至於兩個城市間的距離我就不清楚了,我還是第一次來這裡。」

「楚怡……」

少天卧在桌上,單手托著下巴,上下打量了對方,晃了晃腦袋,表現出一副很可惜的樣子,說道:「多好聽的一個名字,怎麼就被你給糟蹋了。」


「你……」

楚怡氣的渾身發抖,直接甩手離去,向老闆要了一間上房。老闆看她穿的破破爛爛的,還在猶豫她能不能負擔起這些費用,結果被對方怒罵:

「趕緊的,本小姐有的就是錢,還怕交不起房錢嗎?」

少天聽的一陣暗笑,頭一扭,嘴一翹,鄙夷道:「哼,小乞丐就是小乞丐!」

「轟轟!」

外面傳來了聲聲巨響,連屋裡也被震得搖搖晃晃,眾人走出外面,只見廣場上數以萬計的軍隊朝城外走去。

「聽說啊,城主的兒子被殺了,城主大發雷霆,這是要去擊殺仇人去了。」

「據我所知,城主的兒子是被郊外一個小鎮里的人殺害了。」

「瞎說什麼呢,到現在連屍體都還沒找到,怎麼就說是死了?」

「你丫,別不信,距離小鎮不遠處的一個荒漠處,發現了城主兒子的隨從,全被拍成肉泥了,估計他也被打的灰飛煙滅了。」

「……」

從這些人的談話中,少天了解到,三日前被他殺死羅碧峰是這個城城主羅海的兒子。當知道兒子被殺害,一氣之下,召集各方軍士,趕往東陽鎮,誓要將那裡夷為平地。

少天聽聞后,逍遙遊一展而現,瞬間出現在軍隊前方。

「你是什麼人?」帶頭將領袁榮質問道。

少天回過身來,將背負的鐵劍取下,眉頭緊鎖,說道:「羅碧峰是我殺的。」

袁榮聽后,先是大怒,后又恢復平靜:「小屁孩,一邊涼快去,就你這小身板,也可能打得過大少爺,可笑。」

「我沒有說謊,他就是被我一拳打至神形破碎。」少天義正言辭。

「你們是要去屠鎮?」

「沒錯,將所有人和物悉數摧毀。」

「那我該怎麼阻止呢?」

「你就等著授首吧,我要你血戰血償。除非你能打敗我。」袁榮手持長槍,大叫著。

「少廢話,來吧!」少天手中鐵劍直指對方。

「吼!」

一頭身披鐵甲,銀光燦燦的獅獸俯衝而來。它是一頭蠻獸,亦是袁榮的戰寵,鐵羽戰獅。與袁榮一樣,它的修為也在破地巔峰,即將邁入玄王境。

三名同境界者相抗,大家對於少天的處境表示很不看好。雖然戰寵可以隨主人並肩作戰,但從數量上,少天就不佔任何優勢。

「吼!」

震天的吼叫聲響徹歸化城,十幾丈長的鐵羽獅一個擺尾,盪起一股猛烈的狂風,吹得廣場上沙塵飛揚。

看著那巨大的蠻獸越來越近,少天施展逍遙遊快速倒退,在原地上留下一道殘影。

「噗!」

鐵羽獅撲空,發出一聲怒吼,騰空而起,長達四丈的巨尾甩抽向少天,在空中留下一道恐怖的尾影,盪起陣陣風聲。

面對這來勢洶洶的一擊,少天避其鋒芒,身形再閃,鐵羽獅的巨尾狠狠地抽在了地上,地面立刻龜裂,一條條巨大的裂痕向四周擴散而去。

少天在荒族多次與蠻獸大戰,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經驗。躲避過對方橫掃千軍的一記尾抽后,他如閃電一般快速跟進。在鐵羽獅的尾巴還沒有離地前,他的身體化作一道淡淡的虛影,衝上了它剛剛騰空而起的尾端。

身子躍起,他手中的鐵劍散發著熾烈的金芒,被他灌注精純的內力后,劍頭激發出實質化的璀璨鋒芒。他猛一用力,狠狠地將鐵劍插進了尾臀之上,幾乎是齊根沒進,而後雙腳用力在臀上一蹬,雙手用力將鐵劍拔了出來。

血箭激射出去足有三丈距離,血水自空中灑落而下,鐵羽獅發出一聲悲吼,尾端一頓亂甩。

所有的一切皆發生在一瞬間,少天的一系列動作可謂乾淨利落,漂亮之極。

場外眾人震驚過後,爆發出一片震天的喝彩聲。

鐵羽獅不斷盤旋怒吼,折騰了好半天才平靜下來,袁榮臉色鐵青無比,沒想到才一個照面就吃了一個大虧,這令他暴怒。

少天看到鐵羽獅尾部的傷口很快就開始凝血,血水不再外流,暗嘆這種生物果然生命力頑強,不愧為獸中王者。


「吼!」

鐵羽獅一聲大吼,再次衝去,兩隻粗壯有力的前爪向少天抓去,黑亮、鋒利的巨爪足有有一丈多長,寒光閃爍,懾人心魄。

少天快速閃向了一旁,森然的獅爪抓在了地上,土石迸濺,兩個半丈多深的大坑才出現在廣場之上。與此同時,袁榮手中長槍狠狠的從獅身一側劈了下來,數丈長的熾烈鬥氣在空中盪起一股猛烈的能量波動,整片空間彷彿都震蕩了起來。

少天雙眼中射出兩道冷電,手中鐵劍彷彿間化成了蛟龍,在空中舞出一片龍影,一道道無比璀璨的鋒芒自矛頭衝出,激射而去,與袁榮劈出的一重重鬥氣衝撞在一起。

空中發出陣陣雷鳴,實質化的鋒芒與猛烈的鬥氣相遇后爆發出一團刺眼的光芒,最終一起消散。袁榮在獅背上身子一仰,一陣晃動,少天連續向後退了五步才穩住身形。

鐵羽獅這次並沒有立刻離開,它見少天身形晃動著向後退去,晃動著巨大的獅子頭,用頭上那近丈長、如同闊刀一般的角向少天刺去。

少天大驚,將逍遙遊步法發揮到了極限境界,快速向後倒退,寒光閃閃的角與他擦身而過,險些劃破他的胸膛。

少天雖驚,但並不慌亂,準確的捕捉到了戰機,在獅頭擺過去的一剎那,他騰空而起。

袁榮急忙揮動長槍,他不想讓少天再次重創他的戰寵,熾烈的鬥氣似欲撕裂虛空,發出陣陣破空之聲,如怒海狂濤一般向少天席捲而去。

少天將鐵劍當作棍棒用,狠狠的向前劈砸而去,修為到了他這般境界,任何兵器到了手中都可以殺敵,一片熾烈的鋒芒自長矛處如海浪一般向前涌去,鋒芒與袁榮劈斬而出的鬥氣相遇在一起后發出一陣隆隆之響,而後消散在空中。

在這個過程中,少天雙腳狠狠的在鐵羽獅的頸項上一蹬,身子倒飛了出去。這兩腳的力量巨大無比,集結了少天全部的力量,鐵羽獅碩大的腦袋被這股力道衝擊的打了個擺子,身體也一晃,差一點翻倒在地,它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衝天而起。

場外大嘩,少天的表現,太過驚人,兩次交鋒皆佔上風,其出色表現令人驚嘆。 袁榮在歸化城中,一直被視為強者一列,與鐵羽戰獅並肩作戰,從未敗過。但此時竟然落至下風,人們不禁猜測,少天究竟達到了什麼樣境界。

廣場中發出陣陣喝彩之聲,儘管他們是第一次見到少天,但被他的天賦深深震撼了。

唯有廣場另一邊的數萬將士面無表情,他們目睹了袁榮的不敵,卻又不可上前幫忙,不敢有絲毫動作。

小乞丐楚怡也在場外觀戰,她秀拳緊握,氣聲道:「沒想到這個傢伙怎麼地厲害。」

遠處,高大的屋檐之上,一群人影錯錯,皆在注視著這場戰鬥。

廣場正中央塵沙瀰漫,殺氣衝天,鐵羽戰獅巨大的咆哮聲震耳欲聾。少天和袁榮已經大戰了近半個時辰,戰鬥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兩人的嘴角都已溢出絲絲血跡,均被對方強橫的元氣衝擊的受了不輕的內傷。

少天多次躲避過鐵羽戰獅的兇猛撲擊后又接下袁榮剛猛的鬥氣。當鐵羽戰獅騰空而起時,它的巨尾卻突然當空劈下,巨大的尾影盪起一股猛烈的狂風,狠狠的向少天襲去。

少天雖然已經掌握了逍遙遊,速度快若閃電,但還是慢了一線,眼看鐵羽戰獅的尾梢就要挨到了他的身體。


在避無可避的情況下,他集結起全身功力準備硬抗,鐵劍被灌注了精純的內力后在剎那間神光燦爛,爆發出比天上的太陽還要耀眼的光芒。一股浩瀚的大力以少天為中心向外洶湧澎湃而出,在整片廣場內浩蕩,恐怖的力量波動令所有觀戰的人感到陣陣心悸。

當鐵羽戰獅的巨尾襲來之際,少天將鐵劍當作棍棒使用,以立劈華山之勢狠狠的砸向鐵羽戰獅尾端末梢。

「噗」的一聲輕響,血浪翻湧,鐵羽戰獅的尾端末梢被生生截去一米多長,鐵羽戰獅發出一聲震天的悲吼,在地上瘋狂的甩動著巨尾,上下翻騰,血水狂灑而下。

少天雖然成功給予鐵羽戰獅造成重創,但自己也被鐵羽戰獅甩抽了出去,在空中翻騰出去七、八丈距離,重重摔落在地。他渾身劇痛無比,身體彷彿散架了一般難受,他手拄鐵劍費力的爬了起來。

此時,鐵羽戰獅還在折騰,咆哮震天。他利用這個機會趕緊調息,恢復功力。

當鐵羽戰獅停止吼叫,平靜下來之際,少天睜開了雙眼,雖然身體傷勢不輕,但現在他只能以這種狀態迎戰。

袁榮大怒,他最為心愛的鐵羽戰獅屢屢受創,這是從未有的事,且自戰鬥開始到現在他也已身負不輕的內傷,這令他感覺顏面大失。他輕輕安撫了鐵羽戰獅幾句,而後命令它對少天發動了最為猛烈的攻擊,他不想再拖下去了,想速戰速決。

這正和少天心意,以他此時的體力來說很難再繼續持久的大戰。他冷冷的注視著俯衝下來的鐵羽戰獅,雙眼射出兩道精光,尋找著最佳戰機。

鐵羽戰獅越來越近,自高空湧來的狂風越來越猛烈,吹的少天身上的衣衫獵獵作響。當鐵羽戰獅那猙獰的腦袋、鋒利的巨爪離他不足兩丈距離時,少天終於動了,快速閃向一旁,而後從鐵羽戰獅的側面向它衝去。

此刻少天體內的真氣彷彿沸騰了一般,強橫的內力的透體而出,他的體外籠罩著熾烈的金光,如熊熊燃燒的烈焰一般。他騰空而起,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衝上了鐵羽戰獅的身體,向著它背上的袁榮襲去。

袁榮大驚失色,少天的速度超過了他的想象,對方竟然利用鐵羽戰獅俯衝到地面這短暫的滯留時間衝上了它的背部,向他惡狠狠的襲來,這一切拿捏的太精準了。

袁榮手中的長槍連續揮動,想把對方轟擊下去,但少天這一次是冒死拼進,怎麼可能這麼容易退卻呢。他手中的長矛透發出萬丈金芒,幻化出萬千條劍影,一往無前的向著袁榮衝擊而去,恐怖的能量波動浩蕩四方,這是關係到生死存亡的一次衝鋒!

萬千條金色劍影匯聚成一面金網,向袁榮籠罩而去,莫大的壓力重如泰山。袁榮又驚又怒,少天發動這番猛烈的攻擊不得不令他全力抵擋,兩方氣勁相遇在一起后在空中發出陣陣隆隆之聲。

最後少天依仗逍遙遊輔助,終於突破他的防禦沖了上去。

他嘴角溢血,手持鐵劍,立於鐵羽戰獅背上,和袁榮遙遙相對。

袁榮臉色鐵青無比,但此時已經不容他多想,他將手中低垂的長槍緩緩抬起,指向少天的心臟。

少天雖然已經攻了上來,但體內傷勢又加重了一分,他雙手緊握鐵劍,一臉凝重之色。

鐵羽戰獅撲空后發出一聲怒吼,它已經感覺到少天躍上了它的身體,它衝天而起,想將少天摔落下去。

袁榮露出一絲冷笑,鐵羽戰獅始一飛天而起,他便開始集聚功力,準備對少天發動一番瘋狂的攻擊。

在鐵羽戰獅衝天而起的一剎那,少天身體一陣晃動,險些失去平衡,摔落下去。

少天揮動雙拳,在鐵羽戰獅的背上不斷的擊打。

金色拳影四周是一道道熾烈的金芒,如金蛇一般在舞動,強大的力量使空間發生了扭曲,似乎要將拳影附近的虛空撕裂。莫大的壓力浩蕩四方,圍觀的人群被洶湧的力量推拒著向後退去,恐怖的波動令所有人都感到陣陣心悸,即便是人群中那些本領高深的修鍊者也不例外。

廣場的正中央,能量涌動,勁風呼嘯,狂風吹亂了少天的長發,但他的身體卻像一根鐵樁一般牢牢的釘在那裡。在這一刻他的身影給人一股高不可攀的偉岸感覺,他的四周彷彿浩蕩著一股神魔的力量,他如君臨天下的帝主一般威懾四方。

鐵羽戰獅悲吼更加凄厲,翻騰的動作也更加劇烈。

「啊……」

袁榮瘋狂大叫,雙眼血紅,似野獸一般衝到了少天的近前。

獅背之上,劍氣衝天,鬥氣驚空,兩大高手廝殺在一起。

萬千道金色劍影與驚濤駭浪一般的鬥氣交織在一起,獅背之上光芒萬丈,在光影中兩條人影如閃電一般在移動、出擊,衝撞在一起的鬥氣與金色劍影不斷發出震天大響,空中彷彿有無數道驚雷在齊鳴。


鐵羽戰獅翻騰,血雨飛灑,鬥氣如虹,劍鋒碎空……

震天的吼聲,熾烈鬥氣與金色鋒芒衝撞在一起時的雷聲,加之場外上萬修鍊著的狂呼吶喊,整個歸化城陷入到一種狂烈的氣氛中。望著廣場上生死相搏的大戰,所有人都瘋狂了,即便是那些德高望重的前輩名宿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