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證明,他的選擇,是絕對明智的

對方的實力,真的比他想象的還要更可怕一些即便是對方在剛才的時候,明顯還保留了一部分實力,並未盡全力,但是了在剛才和他碰撞的一刻,他幾乎感覺到五臟六腑,好像全都翻騰了,那股有如汪洋的海水一般,無比狂浪的勁道,真的是太恐怖了

若果,他不是用下計策,令對方先看低了他,因而有所保留,估計只用出了七八成的力量的話,他此刻,只怕已經可以直接去向閻羅王報道了

強壓下一股強烈的吐血的衝動,將那絲血跡,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蕭易緩緩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知道,現在這一刻,還不是他倒下去的時候,如果這一刻倒下去,他之前的所作所為,就全功盡棄了

他輕輕的伸手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無比艱辛的站了起來,然後,眼角,浮起了一絲譏誚的笑容的望著前面的白面男子。

「你……也不過如此」

蕭易伸出了中指,緩緩的對他比了一下。

「你……」

聽到蕭易的聲音,白面無須的男子似乎如夢初醒般的醒了過來,望著站在他的面前的蕭易,眼裡再一次的露出了彷彿見鬼似的神色,一臉的不可置信

他竟然還站著

他怎麼可能還站著

難道……他這個年紀,功力,竟然比他還高嗎?

他的思維,已經混亂了

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竟然是凝鍊期的高手,這已經夠他翻江倒海一般的震憾了,現在,在他剛才八成功力的一擊之下,他還站了起來……

「再來一次?」

蕭易強忍著體內無與倫比的痛苦,嘴角浮起一絲譏誚地道。

「留你不得」

白面無須的男子目光盯著蕭易望了一會,臉上的神情,變得凝重了起來,同時,他的右手,再次緩緩的舉了起來,他已經決定,拼著自己目前這種極為危險的狀態,也一定要將這個年輕人扼殺掉

望著白面無須的男子緩緩舉起的手。

蕭易的臉上,神色頓時僵住了……

他沒有想到,這個男子,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真的還有動手的餘力……

他竟然沒有被他鎮到

同時凝鍊初階,差距竟然相差這麼懸殊

蕭易的嘴角,浮起了一絲苦澀,在剛才交手的過程中,他已經斷定出來,眼前這個男人,也是凝鍊初階的高手……

如泉涌的鮮血,猛的從五臟六腑間湧向了蕭易的口腔,他怎麼壓制,都壓不下去,一絲鮮紅的血跡,還是不受控制的從他的嘴角溢了出來……

難道,我今天,真的要命喪此地嗎?

蕭易的心情,第一次,產生出了一絲絕望的感覺……

「哎,我來遲一步姓林的,你這個人,恁是狡猾無恥,你身為凝鍊期的高手,居然對一個鍛骨期的後輩出手,你還有臉嗎?」。

而就在蕭易感到絕望的時候,一個宏亮的聲音,夾著一絲憤怒的語氣,從遙遠的夜空中,傳了過來,聽聲音,身形似乎還在最少一公里之外,音波在空氣中,顯得有些震顫,然而,就在聲音剛剛落下之間,一個身形魁梧,身穿一身髒兮兮的僧袍的身形,便出現在了別墅的門口。

正是蕭易之前在街上遇到的那個讓他呆在學校的和尚。

只是此刻,和尚的臉上,卻已經沒有了彌勒佛般的親切和藹的笑容,也沒有了寶相莊嚴的大師儀態

他的臉上,望向白面無須的男子,充斥著一絲的怒氣,一身髒兮兮的僧袍無風自動,整個鼓了起來,一道無形無相,不同於之前那白面無須的男子,但是卻同樣無比可怕的氣勢,四下散發了出來,一股強烈的戰意,在空氣之中瀰漫,全部聚集向白面無須的男子

「撲」

望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和尚,蕭易的嘴裡,再也控制不住的吐出了一鮮血,身形再也控制不住的撲通一聲倒了下去,在倒下去的一刻,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輕鬆的微笑。

他知道,他得救了……

第二百六十八章不可能!

第二百六十八章不可能!,到網址 第二百六十九章那個人蕭易不笨,在剛才一進別墅,聽到洪爺說話的一刻,他就已經明白了,早上他誤會了那個和尚了,那個和尚,並不是他所以為的江湖術士,他今天早上提醒他,是若有所指的

而所指的,無疑就是眼前這個人……

他雖然不認識那個和尚,也不知道,這個和尚,為什麼會知道這些人要對付他,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善意的提醒他,更不知道他為什麼讓他呆在學校裡面,但是他有一點,他卻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早的時候,他把和尚的好心當做驢肝肺了,這個和尚,對他是沒有敵意的,是善意的

所以,看到和尚出現,他的心神,一下子便放鬆了下來。

「小子,你沒事吧」

原本已經提升起無限戰意的和尚看到蕭易忽然吐血倒地的身形,臉上頓時吃了一驚,剎那間,收起了身上的戰意,也顧不得去找白面無須的男子算賬,便一臉惶恐的一步直接踏到了蕭易的身邊,一把抱起了他,著急的喊了起來。

隨著和尚的戰意一收,白面無須的男子頓時感覺身上一松,但沒來得及感覺一下輕鬆的感覺,他的臉上,便露出了一絲痛苦的神色,在剛才和蕭易交戰的過程中,他便已經因為一時疏忽,受了重傷,雖然經過片刻的休整,已經稍緩了一些,但是蕭易這個年輕人體內的真氣,竟然古怪,霸道無比,他費了好大的勁,竟然也無法將之抹除,硬生生的在他體內傷了他多條筋脈

因此,在和尚來之前,他也已經是強弩之末,僅比蕭易稍好一些而已,剛才和尚雖然沒有來得及對他動手,但是他的身上的那種強烈的戰意,卻已經直接逼傷到了強弩之末的他。

但此刻,他卻沒敢去理會那種痛苦,甚至不敢稍加流露出半點的痛苦之色,目光有些遺憾的望了一眼和尚和那個倒在地上面如白紙的年輕人,他的眼神之中,立時便閃過了一絲堅毅的猛的一蹭,身形嗖的一聲,奔出了別墅的門口,如閃電般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洪爺此刻還沒有來得及弄明白怎麼回事,看著那個白面男子走了,連忙也趕緊強忍著胸腔之中那股翻江倒海的感覺,身形一縱,跟在他的身後,消失在門口。

和尚緊緊的抱著蕭易,臉上滿是焦慮之色,已經像是急得要瘋了,根本就沒有去理會兩個人的離去。

「傷得這麼重,這可如何是好」

抱著蕭易轉了幾個圈之後,和尚終於想到要先把他放到一個舒適的位置放下來,但是目光在四周掃了一圈之後,卻發現,整個大廳之中,已經一片狼籍,全是各種各樣的碎片,連那張舒適的真皮沙發,都已經成了碎片。

直到目光落到樓梯上,他的眼神才終於亮了起來,一把抱起蕭易,快步的向著樓上奔去,他的腳步看起來,似乎平平無奇的邁出,但是卻每一腳邁出都是三四米的距離,兩三步之間,便已經到了樓上,找到一間空房,也不管是不是蕭易住的,直接便把蕭易小心的平放在床上,然後伸手拿起蕭易的手腕,有些焦慮的探聽了起來。

「咦?」

抓起蕭易的手,剛聽了一會,和尚的臉上,不由自主的便露出了一絲驚訝,震驚的神色。

天吶,他發現了什麼?

這個娃娃,他居然突破了?

和尚以為自己錯了,使勁眨了眨眼,凝住神情,手上,一縷氣機再次緩緩的探入蕭易的體內……

凝鍊初階

和尚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這娃娃,好像才二十歲吧,竟然已經到凝鍊期了?

好他個姓林的王八蛋

居然真的是要對他下如此死手

但是很快,和尚的臉上,眼裡的那種極度的驚訝的神色,便消失了,那雙一直慈詳和藹的目光中,驀地露出了一絲無比憤怒的神色和一縷凌厲的殺機

他發現,蕭易此刻的傷勢,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上許多他的體內,簡直就像是一個垃圾場,五臟六腑全部都受到了嚴重的損害,渾身上下的筋脈,也多處都受到了嚴重的損害……

他幾乎從來都沒有想象過,一個人的傷勢,能夠傷成這樣的

而這,無疑正是剛才那個白面無須的傢伙的傑作

姓林的,你真的是夠狠辣

這筆賬,我們遲早要好好的算一下

在劇烈的憤怒之後,和尚終究還是冷靜了下來,當此之下,最關鍵的,還是要想辦法救蕭易。

可是……怎麼救呢?

眼下這種情況,除了一口氣還吊在那裡,蕭易已經和死無異了

和尚放開了蕭易的手,不停的皺著眉頭,焦頭爛額的在房間里來回的踱著步,腦海里,在不停的苦苦的冥思著,究竟應該怎麼樣去救蕭易,他本身就並不是杏林聖手,僅有的一點醫學嘗試,也只是在修鍊過程中,為了解決修鍊的問題而裝來的,就算是杏林聖手,別說聖手,就算是神仙過來,面對蕭易的現在這樣的情況,只怕也不一定能想到什麼辦法了……

難道,這個小娃,真的還是沒有逃過這一劫,要在這個這劫數中,消失了嗎?

良久之後,和尚終於無奈的停止了踱步,一臉無奈的望著蕭易,想到因為自己的一時失誤,竟然導致這般後果,他的心中,登時一陣的心慌意亂了起來,胸腔之中,生出了一股強烈的戾氣,都是那個姓林的,這個姓林的,太可惡了

可是,小娃娃啊,你為什麼不聽我的勸告,要擅自離開那個學校呢,只要你在那個學校,就算給姓林的十個膽子,他也不能夠去找你啊?

現在可怎麼辦呢你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三長兩短的話,叫貧僧怎麼和那個人交待呢?

和尚氣惱無奈的望著躺在床上,只剩下一縷幾乎等若於無的氣息的蕭易。

學校,學校……

是了,學校……

和尚的眼神,漸漸的亮了起來,越來越亮,臉上的神情,也漸漸的變得激動了起來……

是的,學校,那個人,他一定有辦法能夠救小娃娃的

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他能夠救他了

但和尚的激動的神色,並沒有延續太久,很快,他的激動的神色,便像是被澆了冷水一般的冷靜了下來,他想起了一個現實的問題,他……會出手救他嗎?

不論如何,有辦法,就一定要試一下

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請他出手救起小娃娃

他飛和尚,絕對不能夠言而無信,絕對不能夠讓這個小娃娃有什麼意外

和尚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毅然的神色,再不猶豫,伸手一把抱起了蕭易,也不再下樓了,直接二樓的窗外,有若一隻大鵬一般的躍了出去,縱入了夜色之中。

………………………………

風華酒吧,孫浩正恰意的坐在那個角落之中他習慣坐的位置,擺著一種令得他最為舒適的姿勢,抽著一支一個朋友特意從古巴給他帶過來的上等雪茄,望著外面的酒吧里燈紅酒綠的情形。

這段時間,他實在難得有這麼輕鬆的時候。

他的那個可人的情婦花情情,也有事情,出去忙碌去了。

其實,他並不厭煩這個情婦,對她,他現在可以說是愛到了骨子裡,甚至感覺有些離不開了,她不但在床上任他予取予求,不盡風情,更主要的是,很多的事情,她都能幫他處理得條條凈凈,總能在關鍵時刻,提他一把。

只是,世界上,終究是沒有完美的人的。

她實在太聰明了,對他來說,無疑形成了一定的壓力……

更重要的是,即便是世界上再完美的人,是嫦娥天仙,天天面對,也會多少感到有些鬱悶的,總會希望有個單獨的空間的,特別是對於一個男人來說……

而更重要的是,那兩尊從燕京過來的大神,今天都一大早出去了

自從洪爺從燕京回來,並且請來一個據說無比恐怖,比洪爺還要更加厲害,達到了傳說中的凝練級的高手之後,他除了一絲興奮之外,更多的,卻是壓力

每一次一想到他們,他就感覺到莫名的壓力,每時每刻都心兢膽戰……

那個人實力是不是比洪爺厲害他不知道,但是他的氣場,那雙眼睛,卻絕對比洪爺厲害,那雙看起來平淡無波的眼神,真是讓他感到恐怖,他孫浩也不算是個普通人,也算是走南闖北,混過來的,見過場面的,見過的形形色色的人物,絕不在少數,甚至,像洪爺這樣的世外高人,他在他們面前,都能基本上保持平靜。

但是每一次一見到那個白面無須的男人,他都會情不自禁的感覺心中打顫,兩條腿都會發抖,特別是他的那雙眼睛向他看來時,那簡直就彷彿……彷彿那雙眼睛的光線,有實質一般,能直接穿透他的內心,看透他的所有一思一想般

他從來都沒有見過么恐怖,這麼厲害的眼睛的……

——————————————

第二百六十九章那個人

第二百六十九章那個人,到網址 第二百七十章他是凝鍊期「怦」

就在孫浩在一邊恰意的吸著雪茄,感受著雪茄在喉嚨走過的感覺時,一個巨大的怦的撞擊聲,從酒吧的門口傳了過來。

哪個不長眼睛的傢伙,膽敢在我的酒吧來搗亂?

孫浩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眼神露出了一絲不爽的神色。

他難得有這麼個心情不錯的時候,卻偏偏有這些不長眼睛的傢伙來破壞,真是他**的……找死

孫浩坐了起來,目光不爽的向著酒吧的門口望了過去。

這一望之下,只差點沒把他的七魂六魄都嚇得散了開去。

只見酒吧的門口,那個白面無須的男子跌跌撞撞的走了進來,不時的將酒吧的一些桌椅撞翻,剛才那怦的一聲,正是他撞翻了一張桌子,發出的聲音。

他的神情無比的可怕,眼神陰冷,嘴裡帶著鮮紅的血漬……

而他的身後,洪爺臉色蒼白,毫無一點血色,嘴角同樣帶著血絲……

這……

怎麼回事?

孫浩豁的站了起來,隨手把雪茄扔到垃圾筒,飛快的迎了上去,一臉疑惑和緊張的望著洪爺,「洪爺,這……」

「我要閉關療傷,沒有得到我的許可之前,誰也不許來打擾」

洪爺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前面的白面無須的男子已經先說話了。

「請林爺放心,絕對不會有任何人打擾的」

孫浩心神一凜,連忙小心恭敬地道,說完,才略帶猶豫的望著男子,「不過,林爺……你的傷這是……」

「姓蕭的小子打傷的。」

白面無須男子伸手拿過一張桌布,抹了一下嘴角的鮮血,淡淡地道。

「什麼」

「什麼」

兩個驚呼同聲響了起來。

孫浩和洪爺兩個人臉上都是瞪大了眼睛。

洪爺剛才從蕭易的別墅出來,才發現白面無須男子竟然也受了傷,而且,傷勢極為嚴重,連吐了好幾口氣,他當時便一直都在疑惑,白面無須的男子怎麼會傷勢這麼嚴重的,他還以為,是那個和尚令到他吐血的,他的心中,還一直在暗暗的發毛,那個和尚似乎連手都沒有動,怎麼就令到他這麼可怕的人物身受重傷,怪不得他剛才這麼快要跑了

卻沒有想到,他居然說,是蕭易打傷的

孫浩不知道中間的過程,但是他也知道,他說的姓蕭的小子是誰

可是,姓蕭的小子,不是和洪爺實力差不多嗎?他怎麼連這個凝鍊期的高手也打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