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難怪段飛會擔心說出那番話,所有的謠言都傳的有鼻子有眼,而且幾乎所有的謠言都是涉及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魔教。

事實上很多謠言說的也都沒有錯。

看來今天龍虎山突然召集弟子集合應該是和這件事情有關了。

葉荒聽完了段飛將這段時間山下發生的所有事情,也知道了大概是怎麼回事。

“那龍虎山現在召集弟子是和這件事情有關係嗎?”葉荒問道。


“應該是有關係吧?我也不是太清楚,你直接問張野不久行了!”

張野?現在又上哪去找張野。

“不如我們跟上去看一下吧?”段飛又說道。

“可以嗎?”

“他們沒說不可以那就是可以嘍!”

葉荒向了一下,覺得也是,既然他們沒有說不可以,那就可以湊上去看看,實在不行也能在那裏等一下張野。

“那我們就走吧。”

葉家雙姝跟在段飛身後一直沒有說話,也沒有表明自己的態度。

段飛和葉荒兩人並排在前面走着,四個女人在後面,突然多出兩個冷冰冰的女人,讓李靈和柳子凝都有些尷尬,也就沒有了剛纔的熱鬧。

“對了,昨天晚上你在山上到底遇到了什麼呀?”段飛好像是突然想起來一樣。

葉荒聽到段飛這樣問也沒有掩飾,直接將昨天發生的事情都跟段飛說了去,當然也是隱去了不少細節,向真我魔藥這一段葉荒就沒有跟段飛說起。

葉家雙姝聽到葉荒再講昨天發生的事情也紛紛加快了腳步,顯然她們表現的也不想表面上的那麼淡然,還是好奇的,特別是這種設計到江湖祕辛的事情,畢竟對於現在年輕的武者來說,只要涉及到魔教都算是江湖祕辛。

“原來那些傳言也並不全是假的啊,這魔教還真敢在武林大會上搗亂?”

段飛對於魔教沒有一個大概的認識,這也和段飛的經歷有關,在段飛沒有成爲葉家少主之前是沒有什麼機會接觸到魔教的。

而現在段飛成爲葉家少主的時間還很短,甚至來不及接觸一些江湖祕辛。

一行人說着就已經來到了龍虎山後山的廣場之上。

這裏也並非全部都是龍虎山的弟子,也有不少前來參加武林大會的武者。

現在都聚集子廣場邊緣議論紛紛。 葉荒耳目聰明聽到了不少別人議論的聲音,大多都是跟昨天發生的那件事情有關。

有幾人發現了葉荒的到來對着葉荒指指點點。

葉荒沒有心情理會這些閒言碎語,他來到這裏可不是爲了聽這些。

等了半天,老天師並沒有出現,出現的是另一位長老。

這人葉荒也認識,正是在之前三十二強進十六強的抽籤儀式上出現的的張作相。

廣場在一處道宮面前,張作相就從這道宮中緩緩的走出,下面的龍虎山弟子瞬間安靜。

和張作相一起出來的還有小天師張野,還有另外兩個老者,應該也是龍虎山的長老,但是葉荒並不認識。

“恭迎長老!”下面的龍虎山弟子紛紛行禮。

張作相示意不用多禮。

“知道爲什麼今天要將你們喚到這裏嗎?”


下面一衆龍虎山弟子沒有人接話。

“我來告訴你們爲什麼。”

張作相頓了一下,似乎是在組織語言。

“武林大會已經百年沒有再次召開,如今時隔百年第一次召開便出現這種事情,而且還是在我龍虎山!”

“本來這應該是我龍虎山的榮耀,但是現在看來這應該是我龍虎山的恥辱!”

“你們就沒有什麼好說的嗎?”

“昨天聽月小築竟然被人提前下毒?你們是怎麼做的檢查!”

張作相語氣越來越嚴厲,下面的龍虎沙弟子都噤若寒蟬,沒人敢出聲。

衆人都知道這張作相視龍虎沙榮譽如同生命,又有誰敢在這個時候說話?

“我今天就是要說一件事情,龍虎山舉行武林大會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這些事情你們都有責任,當然我也有責任,還是很大的責任!”

張作相沒有說是龍虎山的責任而是自己的責任,但是每個人都知道張作相現在代表這龍虎山,張作相這一番話已經算是代表龍虎山道歉了。

原來只是道歉啊,葉荒心中想着。

這些事情發生在龍虎山,導致了一位安全局的高級異能者身死,還差點導致了葉荒入魔,甚至連小天師都遭到了算計,如此說來龍虎山也必須要有個態度,必須要道歉。

但是總不能讓老天師親自上去道歉吧?老天師就算道歉誰又受的起。

在圍觀的衆人也聽出了張作相的意思,頓時覺得沒有意思,還以爲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原來只是道歉,還是如此沒有誠意的道歉。

“還有一件事情,從今天開始龍虎山要加強巡邏,加強監控,有任何事情都要及時回報,以防魔教魔頭。”

本來都想走的衆人聽到這句話又來了精神。

以防魔教魔頭什麼意思?這是承認了龍虎山上有魔頭作祟嗎?

是的,龍虎山也知道再也隱瞞不住了,所以也就不在隱瞞這件事情了,一來是好讓參加武林大會的武者多一個心眼,小心防備,二來也顯得龍虎山磊落,敢於將真相說出,就是不知道現在說會不會已經太晚了。

對於葉荒來說這件事情當然是越早說越好,但是現在說出來也算爲時未晚。

“原來只是說這些事情啊!我還以爲是什麼事情呢,真沒勁。”李靈在後面說道。

李靈當然覺得沒勁,因爲這幾天跟着葉荒在龍虎山也算是真正見識到魔教的厲害,而現在張作相在上上面說的自己都親身經歷過了,再聽之下自然覺得沒勁。

“看來以後我要小心些了,聽說那些魔頭最喜歡長得俊俏的男孩子。”段飛仍然是一如既往的插科打諢。

“原來是這樣啊,我說這魔頭怎麼老找我麻煩。”葉荒也附和。

“不要臉的死光頭!”葉荒就算不回頭也知道是誰說的。

封神傳奇之漢末爭鼎


張作相還在上面繼續說着,大都是一些勉勵和訓斥的話,葉荒覺得再沒有聽下去的必要了。

龍虎山現在就要要表個態,現在態度已經拿出來了。

葉荒好像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轉身對柳子凝說道。

“誒,對了,怎麼這次沒見你用你的那頭飛僵啊?”

原來是這件事情,不過葉荒卻是感覺奇怪,柳子凝作爲趕屍一脈,她的那具飛僵的厲害葉荒是見識過的。

但是奇怪的是這次比賽卻沒有見柳子凝用,更奇怪的是沒有用飛僵都挺近了八強,看來柳子凝這幾個月來進步的也是非常迅速。

葉荒哪裏知道當初葉荒和柳子凝約定在武林大會上見之後柳子凝便回去閉門苦修,原本只是想在武林大會上打敗葉荒,但是後來就演變成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情愫,或許那情愫在看到葉荒第一眼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只是在柳子凝閉關期間發酵了。

“那頭飛僵可是我的寶貝,當然不能輕易拿出來,如果後面的比賽能遇到你,我肯定會讓你見識到我飛僵的厲害!”柳子凝自從知道李靈和葉荒的關係之後就便的很是隨意了,不再像之前拘束。

“我倒要看看是你那飛僵厲害,還是你的嘴厲害!”葉荒說道,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異常,但是李靈卻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葉荒不解,柳子凝也是不解。

“沒……沒什麼。”李靈將那聲已將發出一半的笑聲一口吞下。

“你到底再笑什麼啊,我有說錯什麼話了嗎?”葉荒繼續問。

“你說要看下子凝的嘴厲不厲害?”李靈忍着笑意說出來。

段飛一下就懂了,和李靈相識一笑發出**的笑聲。

就連葉家雙姝的臉色也是變得有些微紅。

只有葉荒仍然沒有反映過來。

“對啊,我就是要看一下子凝的嘴有沒有那麼厲害,怎麼了?你們都特碼想哪裏去了!我說的是子凝說的話!”

葉荒說道一半也是明白過來。

柳子凝也是反映過來,臉色瞬間便的通紅。

不過好像這種感覺還不錯?

……

兩天時間很快過去,轉眼就已經來到了八強比賽的日子。

這兩天在沒有發生時什麼異常,可能是龍虎山的表態其了作用。

沒有事情當然最好,葉荒也將自己的精神調至到最飽滿的狀態。

現在還是比賽最爲重要! 比賽就要開始,八強都在賽場比賽,現在各自都還不知道各自的對手是誰,所以坐在一排彼此有一句沒一句的說着話。

全場只有兩個人一直沒有說話,一個蒼梧子,另一個就是這羅飛了。

“我看那天我們在聽月小築的消息一定就是我們其中的一個泄漏出去的。”說話的是那個安全局的大漢,這大漢名叫劉成吉,那天聽月小築他也在,現在說的這番話明顯就是意有所指。

就是針對這羅飛和蒼梧子。

“兩位是不是要解釋一下當天晚上你們都去哪了?我甚至懷疑你們根本就是魔教的臥底!”劉成吉看蒼梧子和羅飛並沒有理會自己,便直接起身來到蒼梧子和羅飛面前質問。

“你是誰?”蒼梧子看着眼前突然出現的大漢,沒有回答他的問天,反而問出這樣一句話。

“我是誰?你搞清楚,是我現在問你,那天晚上你在哪?你是不是魔教的臥底。”劉成吉身體向前傾了傾,身體的陰影全部灑在蒼梧子身上,看起來極具壓迫感。

ωwш ¤TTκan ¤¢ ○

“你是誰?”蒼梧子動都沒有動,眼神也沒有躲閃一下,眼神中的信息也不多,或者說就是沒有信息,古井無波。

“告訴他我是誰。”劉成吉對着另一名安全局的同伴說道。

“哦!你聽好了,他叫劉成吉,脾氣不是很好,萬一待會碰見他了可要千萬小……”那人似乎是個話癆,只是讓他介紹個名字,他卻婆婆媽媽的沒完了。

蒼梧子並不在意,因爲他已經聽清楚了這人叫劉成吉,知道這一點就行。

“劉成吉……”蒼梧子默唸着從懷中拿出一個本子,默默的一頁一頁的翻着。

蒼梧子沒有隱藏,劉成吉低頭就看到了那本子上寫了一個又一個的名字,蒼梧子一直將本子翻到中間,這時上面纔開始出現一些劉成吉熟悉的名字,張野、葉荒、風輕雲、……片刻後蒼梧子終於將這個本子全部翻完。

合上本子蒼梧子開口道。

“怪不得不認識你,你根本沒有資格讓我認識,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混進八強的。”蒼梧子將那本本塞到懷中,口氣沒有憤怒,倒像是有一股埋怨,對就是埋怨,好像在埋怨劉成吉莫名其妙的搭訕浪費了自己的時間一般。

很是不屑,也很是傷人。

劉成吉現在就被傷的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