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沒有人再敢多問。

在邪月就是這樣,很多事情縱然搞不明白,也不能多問。

林詩詩的袖子中。

李雲暗自詫異,不知道邪月的高層爲什麼要救那個周元吉。

他知道這裏面肯定有原因。

但是,這個大個子不說而已。

如果以後遇上了那個周元吉,或許可以親自問問他。

李雲這樣想。

“對了,除了我們這個小據點的人之外,另外一個小據點的人也會跟我們一起去救周元吉,大家要是見到了他們,不要大驚小怪的,聽見沒有?”

大個子正要走,突然像是又想起什麼來,這樣說道。

“是。”

衆人點頭應了一聲。

另一個據點的人….

李雲心裏在琢磨。

進入邪月一個多月了,除了這裏的人之外,他還沒有見過其他據點的人。

也不知道他們的實力強不強。

林詩詩心裏亦有這樣的想法。

就在這時。

那個大個子開口道:“我們走。”

說罷,他便迅速的走了。

衆人連忙跟上去。

….

城外。

李雲等人出城以後,便在城外遇見了另外一個據點的人。

李雲一眼看過去。

這個據點大約有25左右。

爲首的也帶着青色鬼臉面具,他比大個子矮一個頭,看起來比較瘦,鬢髮有點發白,看來年齡應該不小了。

不過,他的修爲比大個子強,應該是超凡五階。

其他人的修爲也是超凡以上。

一下子,這裏就聚集了40多個超凡以上的強者。

這股勢力,足以滅掉江南基地市裏大半分武館了。

從這裏可以看出,邪月有多強大。

雙方匯聚以後。

兩個首領簡單的交流了幾句,然後帶着衆人飛快的趕去救人。

一路飛奔。

衆人很快來到了五十里外的那個小山坡前。

李雲擡頭看去。

果然。

小山坡周圍有許多變異生物,大約不少了兩百隻。

它們在圍攻一個人類。

那個人身邊還倒着幾具屍體,看起來死去沒多久。

應該是保護這個人而死了。

這個人是個60多歲的老頭,瘦骨嶙峋,皮膚略黑,有超凡四階的修爲。

此時,他身上有不少傷,看起來有點支撐不住了。

李雲猜測,這個人應該就是周元吉。

“我們上!”

到了這裏之後,那兩位首領什麼也沒有說,便迅速的衝上去。

其他人也跟着衝了上去。

林詩詩自然也是跟在他們身後。

當她衝進變異生物之中以後,很快便有一隻變異巨蟒殺了過來。

林詩詩提劍迎上去。

這次變異巨蟒的實力還不錯,是超凡三階,與林詩詩同級。

林詩詩與它交手了十幾招,打了個不分上下。

李雲見狀,便沒有出現。

既然,林詩詩能對付這條變異巨蟒,便用不着他出手幫忙。

而且,讓林詩詩與同級的對手戰鬥,也能幫助她修爲進步。 李雲把目光掃向了周圍。

這些變異生物的數量是邪月的人的五倍,其中不乏超凡以上的變異生物。

其中,李雲看見最強的一隻變異生物,應該是一隻超凡五階頂峯的變異白虎。

此時此刻。

兩個小據點的首領正在聯手戰鬥那隻變異白虎。

那裏的戰鬥非常激烈。

變異白虎以一敵二,絲毫不落下風,甚至隱隱佔住了上風。

其它地方的戰鬥也非常精彩。


很多邪月的人都是以一敵三,或以一敵五。

李雲再看向那個周元吉,發現他身邊圍着四個超凡三階的高手,都在保護着他。

他們在抵擋外面攻擊的變異生物。

李雲看完一圈以後,把目光收了回來,放在了林詩詩的身上。

林詩詩拿着劍與那條變異巨蟒鬥來鬥去。

雙方越打越激烈。

只聽見一陣陣巨響傳出來。

這裏傳出來很大的動靜,周圍的草木被夷爲平地。

林詩詩他們戰鬥了一刻鐘。

終於,林詩詩一劍刺傷了那條變異巨蟒。

變異巨蟒被刺傷以後,實力有所變弱,而林詩詩卻乘勝追擊,攻擊如狂風暴雨的落在了變異巨蟒的身上。

很快。

變異巨蟒身上便又多出了十幾道傷口。

它越來越抵擋不住林詩詩的攻擊了。

過了數分鐘。

終於,林詩詩一劍刺穿了它的頭顱,把它斬殺在地上。

變異巨蟒倒下去以後,頭上流出來大量的血液。

將大地都染紅了。

這個時候,邪月的人也殺了許多變異生物。

那兩位首領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招數,竟然傷到了那隻變異白虎,反過來佔了上風。

一眼看去。

場上的形勢大好。

邪月的人戰勝這羣變異生物,只是遲早的事情。

但就在這時。

隆隆的響聲傳出來,在雲間飄蕩。

衆人不覺扭頭看向了響聲的來源處。


他們不禁神色劇變。


連那兩位首領都不能保持平靜了。

李雲的臉色亦變了變。

在遠處,許許多多的變異生物朝着這裏衝過來。

粗略看去,至少有上千只。


這麼多的變異生物,即便邪月的人再多兩倍,也不是對手。

更爲關鍵的是….

李雲看見,爲首的那隻變異生物實力很強,修爲至少也是超凡六階。

光憑它一個,便可以屠戮所有邪月的人。

雖然說它只比那位年齡老的首領高出一個大境界。

但是,每個大境界之間的差距如雲泥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