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在那個彷徨的夜晚,少年的一生發生了巨大的轉折。

一位看上去滿身虛幻,宛若靈魂般的中年男子從山底飄飄而上。雖然那位中年男子看上去好似一陣風都能將其吹散一般,但是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卻是怎麼也遮掩不住。

從那天開始,少年便知道了一部逆天而行的功法《龍神化天勁》。 末日制裁 ,盡心儘力的培養著少年。

「老師,父親,母親,天兒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月光下,一個面容顯得還有些稚嫩的少年卻是宛若在對著天地立下堅定的誓言……

第二天天還蒙蒙亮,一道壯碩的身影便是推開傲天的房門,靜靜地望著那盤膝在床上的傲天。

傲天雙耳一抖,雙眼便是猛的睜開,眼神如利箭般直射房門口。當看到房門口那位中年男子時微微一怔。

只見這位中年男子大約三十歲上下,長得頗為英俊,傲天的臉龐雖很稚嫩,但與這位中年男子卻是極為神似。

「父親!」傲天連忙起身叫道。

這位中年男子正是傲天的父親,傲家家主傲戰。

傲戰笑道:

「天兒,又在修鍊啊?」

傲天點了點頭。

望著自己兒子那稚嫩臉龐上的堅毅神色,傲戰心裡嘆了口氣,要是……要是天兒的天賦還在那該多好啊。

想著,傲戰不禁雙拳緊握,額頭上竟還有青筋爆起,顯得有些猙獰。

而後,便是無力的吐出一口白氣,那個男人太可怕了。以自己全力一擊,都被對方輕鬆破去,自己於他來說恐怕就如同螻蟻吧?

想著,傲戰虎目泛起一陣紅潤,哽咽著說道:

「天兒,是父親沒用,連你娘都保護不了,還害你……」

說到這,傲戰沉默了下來,傲天也是沉默著,房間中竟是陷入一場異樣的寧靜中。


突然,傲天盯著傲戰說道:

「父親,你不用自責,天兒的天賦又回來了。」

「你說什麼?」傲戰緊盯著傲天,眼中的緊張與激動不言而喻。

傲天微微一笑,伸出一隻手掌,朝著傲戰一拍而去。

傲戰也是伸出一隻布滿老繭的手掌與傲天的手掌相碰撞。

頓時,傲戰瞬間感覺到一股力量從傲天體內洶湧的凝聚在後者的手掌內,就在那股力量要衝出傲天手掌與自己相碰撞時,卻好似受到了某種障礙,力量無法破體而出。饒是如此,傲戰依然感覺的到傲天手掌里匯聚起的一股力量。這股力量遠遠的超過了後天四重,那是「玄力」的力量。

傲戰收回手掌,狂喜的望著傲天,顫抖著聲音問道:

「你……你修鍊出玄力了?」

聽到傲戰的話,傲天點了點頭,表示沒錯。但卻並沒有說自己修鍊的是化天勁而不是玄力。畢竟這件事太過神秘,自己老師也曾告訴自己不要泄露他的存在。所以傲天還是決定隱瞞自己的父親,反正只要父親知道自己突破到後天五重就行。

「哈哈,好!」聽到傲天承認,傲戰不禁大笑出聲,語氣中還有著一股如釋重負。

聽到傲戰的笑聲,傲天不禁鼻尖發酸。整整三年了,這是傲天第一次聽見父親笑的如此開心。自從母親走後,父親的眼裡就滿是頹廢,要不是為了傲家,為了自己,父親恐怕已經選擇自盡了吧。

「父親,你放心,我一定會讓我們一家團聚的。」聲音雖帶著些許稚嫩,但是卻是充滿了不容置疑。

傲戰微微一怔,而後便是拍了拍傲天的肩膀,臉上滿是欣慰,說道:

「父親相信你一定會辦到……」 房間內,傲天望著面前玉盒內的丹藥怔怔出神。

後天丹,一種頗為奇妙的丹藥。它能幫助後天境界的武者增強玄力,突破修為。在後天武者眼中,這後天丹絕對是炙手可熱的丹藥。

傲戰在知道傲天突破後天五重之後,便是毫不猶豫的掏出這後天丹讓傲天服下,爭取讓他在傲家測試賽前多增加一分實力。

其實,傲天這三年過的痛苦,傲戰又何其不是?自己妻子被帶走,兒子玄力被廢,這每時每刻都讓傲戰活在痛苦當中,所以在見到傲天突破的那一刻,傲戰心中的狂喜根本就無法用筆墨形容。後天丹對於傲戰來說雖說珍貴,但是與傲天比起來無疑是差了無數個檔次。

傲天嘴角有著一抹溫馨的笑意,小時候父親對自己極為嚴厲,但那何不是望子成龍?

想起自己對父親的承諾;想起自己母親回歸她那「無上霸族」所要面臨的一切;想起那個如妖一般的男子廢了自己的修為,對自己、對傲家的嘲諷。傲天就感覺到一種沉甸甸的擔子壓在肩上,很重很重,但是他相信,這重擔子絕不會將自己壓垮,反而會讓自己快速的成長起來,為家人擋下前方所有的暴風暴雨。

傲天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好似要將心中的沉悶吐的乾乾淨淨。


傲天輕輕的從玉盒中取出後天丹,只見這顆丹藥大約有珍珠大小,一股精純的玄氣竟是被包裹在丹藥之內。

傲天調整好心態,讓自己心境猶如幽潭一般沉靜后便是將後天丹一口吞服而下。

丹藥入口后便是化為一道液體,沿著傲天的喉嚨順流而下,瞬間流淌到傲天的經脈中。

就在這時,盤旋在傲天丹田中的金色能量好似察覺到了什麼,竟是猶如出閘洪水般湧出丹田,向著那道液體飛速而去。

在傲天震驚的目光中,金色能量與那道液體相接觸。頓時,隱隱有著龍吟響徹,金色能量好似化為一條幼龍,不斷地吞噬著液體中的藥力壯大著自身。

「這,這……」房間中,傲天有些目瞪口呆,似乎沒想到竟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按理來說,不管是什麼能量,都要經過武者的運轉煉化而後融入丹田化為自己的力量。而化天勁卻是自己湧出丹田,吞噬著後天丹的藥力,壯大自身。這二者看似沒有什麼區別,但是速度卻是不可同日而語。平常武者煉化一顆後天丹,估計傲天都夠煉化四五顆了。

大約數十個個呼吸的時間,後天丹的藥力已經徹底被化天勁吞噬,而化天勁也是比之前壯大了許多。

「吼」一聲稚嫩的龍吟隱隱響徹傲天體內,而後那道化天勁便是再次隱入傲天丹田,靜靜地盤旋著,顯得頗為靈性。

傲天感受到丹田中的那道金色能量,不禁感到有些驚駭。

難怪連老師對這《龍神化天勁》也是讚不絕口,這吸收能量的速度就讓無數武者望塵莫及,但是這突破貌似也變得極為困難……

按理來說,只要是後天境的武者吞服後天丹后都能突破原有的境界,而傲天除了感受到丹田中金色能量比之前強大了不少以外,並沒有任何要突破的契機,這也讓傲天無奈不已。這真是有一利必有一弊啊。

顯然,修鍊了《龍神化天勁》,傲天想要突破境界恐怕比其他武者來的困難許多。但是傲天自信,此刻他丹田內的力量比之後天六重的武者也絕對不遑多讓!這也讓傲天對於那即將到來的測試賽充滿了信心。

而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傲天卻是並沒有拼了命的修鍊,反而時常在傲府內閑逛。這與傲家中那緊張的氣氛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此刻傲家年輕一代都是拼了命的提升自己實力,爭取在測試賽上大放異彩。原本那些時常出來鬧事的傲家弟子也是回自己屋中閉關修鍊,這也讓的原本喧鬧的傲家陷入一片寧靜中,但是在這寧靜下卻是涌動著一股緊張的氛圍。

而那些偶然看見傲天懶散樣子的傲家弟子都是不屑的撇了撇嘴,這位傲家的「天才」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嗎?

測試賽的前一天夜晚,傲天盤膝在自己的房中,周圍的天地玄氣不斷地湧入傲天體內,之後便是直接灌注進丹田之中。而丹田中的金色能量也並沒有閑著,那些敢湧進自己「地盤」的玄氣都是被其盡數吞噬,隨著吞噬的玄氣越來越多,金色能量也是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增強著。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傲天才緩緩的睜開雙眼,眼中竟有淡淡的金芒閃動,隨後便是消失無形。

右拳猛握,感受到拳頭上那股無形的力量后,傲天眼中便是禁不住的閃動著欣喜之色。

這股力量都快趕上後天七重了吧?並且傲天也感受到自己遇到了突破的契機。他相信,只要再給自己一段時間便是能夠突破後天五重,那時候自己的實力恐怕也會有些不小的進步吧?想著,傲天也不禁滿心期待。

跳下床,一套拳法再其手中打出,寧靜的房間中不斷響起的呼嘯聲猶如狂風吹拂,擺放在桌子上的茶杯竟是被傲天的拳風轟成碎片。遠遠望去,竟是充斥著一股霸氣。

「嘿嘿,這霸拳總算又能施展而出了。」傲天滿臉欣喜的喃喃道。

霸拳,是一套低級中品的武學。適合近身搏鬥所用,在傲家也算是一部頗為了不得的武學了。

武學之說,自古有之。高等級的武學更是有著劈山斷岳的恐怖威力。而武學也如同武者一般有著森嚴的等級劃分。


總的來說,武學分為低級,中級,高級,頂級,而每級有分為上,中,下三品。除此之外,還有著威力毀天滅地的遠古武學,不過那等武學卻不是現在的傲天能夠接觸的到的。

而每個武者無不希望自己有著一部高等級的武學,因為好的武學完全能夠給予武者越級挑戰的能力。一部強大的武學的出現,一般都會伴隨著無數爭奪這本武學的武者隕落。

因此,武學在龍神世界中可謂是千金不換的,要不是傲天的父親是傲家家主,那也修鍊不了低級中品的武學。由此可知,武學有多麼的珍貴。

而時間就這樣緩緩的流逝著,當第一抹陽光撕裂這片黑暗之時,寧靜的傲家也是瞬間暴動……

無數道人影朝著傲家訓練場的方向急掠而去,顯然都是去參加傲家一年一度的測試賽。

房間里,盤膝在床上修鍊的傲天也是猛然睜開雙眼,一抹精芒在其眼中閃過,從喉嚨中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帶著一抹不羈的笑容推開房門,順著人流朝著訓練場而去。 一大早,傲家的訓練場上便已是人滿為患。在這之中,大部分都是傲家的弟子,但是也有一些來自其他勢力的武者。

寧城,乃是風雲國內的一座中型城市。而在寧城中又以三個家族最為強大。

這三個家族分別便是:傲家,鄭家以及寧家。

傲家測試賽便是針對後天八重以下的傲家武者而舉辦的,每一年舉行一次。而在大賽舉辦期間,寧城中的另外兩個巨無霸鄭家與寧家一般也都會到場。

當然他們可不是來參加這測試賽的,而是來探聽虛實,看看傲家中是否又有哪個天才崛起,哪個天才沒落。這對於將來三個勢力之間的競爭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當然除了這三個勢力之外,寧城中其他武者也都會來傲家瞻仰大世家弟子的風采。

總之,傲家測試賽是寧城中一件頗為熱鬧的事情了。

當傲天來到傲家訓練場上時,已經有眾多的武者圍繞在此,高談闊論聲更是絡繹不絕:

「你們知道嗎?骷髏冒險隊在玄靈山脈中獵殺到了一隻鐵甲豹。」一個滿臉精瘦的男子對著身旁的武者不斷吹噓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他把那隻鐵甲豹獵殺到一般。

「切,那有什麼,我小姨夫的大姨媽的女婿都突破到三靈之境了,獵殺那鐵甲豹簡直是小菜一碟。」一個滿臉肥肉的男子鼻孔朝天的叫囂著。

「真的,假的……」

傲天環視了周圍一眼后,便是找了個人少的角落靜靜地等待著測試賽的開始。

「傲天!」

如同黃鸝一般的清脆聲音響起。

傲天朝著某一個方向望去,只見一個美少女從人群中朝著自己款款走來。

周圍的人望見這位少女之時,眼中都是閃過一抹驚艷之色。

只見這位妙齡少女的長發猶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烏黑的眼眸透漏著一股異樣的誘惑,身穿一件黃色衣裙,白皙圓潤的玉腿從衣裙中露出。遠遠望去,她就猶如九天之上的仙女,無時無刻不透露著一股淡雅如仙的氣質。

看見這位少女后,傲天也是連忙叫道:

「燕姐!」

來者正是傲燕。


傲燕嫣然一笑,讓周圍武者一陣失神:

「傲天,突破後天五重了嗎?」

傲天望著傲燕那期盼的眼神,心裡微微一熱,而後便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傲燕雖說姓傲,但體內流的並不是傲家的血。乃是十幾年前傲戰在一古廟之前撿到的,那時傲戰見她可憐便是將其收為義女養在身邊。而傲燕與傲天雖不是親姐弟,但卻勝過親姐弟。傲天這三年的「廢物時光」也多虧有傲燕不離不棄的陪伴。

「看來你妖孽般的天賦又回來了?」傲燕的目光帶著欣喜與驚訝不斷上下的打量著傲天。

傲天苦笑道:

「就算我天賦回來了,估計也趕不上燕姐吧?」

傲燕伸出如羊脂般的玉手,輕撫了下漂浮在自己額頭上的墨發,嬌笑道:

「咯咯,那可不一定,你這小傢伙的天賦就算是姐姐我也比之不上呢!」

傲燕說的倒是實話,三年之前,傲天的天賦堪稱妖孽,而傲燕的修鍊天賦也是不弱,但卻一直被傲天壓著。直到傲天玄力被廢,傲燕才真正的成為傲家年輕一代第一人。

就在二者交談之際,周圍的武者卻已是瞬間暴動。無數武者的心「砰砰砰」的爆碎,殺氣騰騰的目光瞬間集中在傲天身上。要是目光能夠殺人,那麼現在的傲天已經是體無完膚了……

「靠,這小子是誰啊?這麼漂亮的美人是他能擁有的嗎?」

「就是,要不是今天是傲家測試賽,我現在就過去剁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