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在西夏滅亡後,瀚海宓城的党項人還和蒙古人打了數十年?!”韓江雖然認同唐風的推斷,但還是有些驚愕。

“是的,從成吉思汗一直打到了他的孫子——忽必烈。”唐風望着眼前的乾屍,無奈地笑了笑。

“難以化解的仇恨,按你的推斷,蒙古人將党項人的屍骨築成京觀,炫耀武功,党項人後來報復,在一個月圓之夜,血洗了千戶鎮,從此,千戶鎮就再無人敢靠近。”

“誰告訴你是月圓之夜?”

“我看電影裏都這麼說嘛!”韓江苦笑道。

唐風又向前艱難地走了幾步,不知不覺,他已來到了甕城中央,放眼望去,唐風正好置身於幾百具乾屍正中間,唐風不禁心頭一顫,眼前一陣眩暈,他突然覺着自己正置身於一個巨大的乾屍陣當中,四周的乾屍瞬間恢復了生命,站了起來,個個面目猙獰的衝自己包圍過來……

3

唐風頭暈目眩,站立不穩,竟直直地倒向腳下的乾屍堆上,幸虧韓江反應迅速,一把扶住了即將倒地的唐風。

唐風使勁晃了晃腦袋,再向周圍的乾屍望去,乾屍並沒有恢復生命,依舊像千百年一樣,靜靜地躺在這裏,“這裏也看了,我們還是回去吧!”韓江提議道。

但是,唐風卻掙脫韓江,擺擺手,道:“我想在這些乾屍身上,我們應該還能發現些什麼。”

“發現什麼?不都是一具具乾屍,面目猙獰的!”韓江不解。

唐風一個人徑直往東南方向的甕城城門走去,韓江只得跟了上去,唐風扒了扒一具乾屍,這具乾屍胸前被銳器刺了一個窟窿,一個又大又深的窟窿!“從傷口上看,這是被長兵器從正面刺穿的。”韓江平靜地判斷道。

“長兵器?會是什麼?”

韓江努了努了嘴,“就在你腳下。”

唐風忙退了一步,這才發現在黃土中,隱約露出了一截已經乾裂萎縮的粗木杆,這木杆足有碗口粗,唐風伸手想把這木杆從土裏抽出來,可是他用勁全力,試了幾次都沒能將這截木杆抽出來!

韓江笑道:“我看你小子現在氣力明顯不如以前啊!”

“那你來!”唐風甩手不幹了。

“我來就我來!”韓江接過木杆,使出七成力,木杆埋在土中,依舊紋絲不動,韓江大感意外,只得使出全力,大喝一聲,這纔將埋在土中的木杆抽了出來。

兩人都驚呆了,唐風怔怔地盯着韓江手中的粗木杆看了好久,才喃喃說道:“我……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粗這麼長的長矛!”

是的,韓江手中是一支碗口粗,足有三、四米長的長矛,“怪不得這具乾屍身上的傷口又大又深,原來……這麼長的長矛,古人作戰時怎麼能拿得動?以前只在書上見到過……”韓江有些語無倫次地說着。

唐風看看長矛,又擡頭看看四周的城牆,“看來這長矛是屬於西夏的武器,他不是用來和敵人單打獨鬥的,而是投擲的,這個蒙古軍士就是被從城牆上投擲過來的長矛刺死的!”

“那投擲長矛的勇士肯定力大無比了。”

“是的,我很想看看是怎樣的大力士投擲出這麼長這麼重的長矛。”

“你別胡言亂語了,馬上這些乾屍真復活了,你就歇菜了!”韓江壓低聲音,告誡唐風,那樣子,似乎生怕把周圍這些沉睡數百年的乾屍驚醒了一樣。

兩人又往前走了幾步,唐風又在幾具乾屍身上發現了箭頭,只看了一眼,唐風便斷定,“這些都是西夏的箭頭,看來這些蒙古乾屍確實都是死於党項人之手。”

“我還是不敢相信,西夏亡國之後,党項人還能有這麼強的戰鬥力!”韓江搖着頭,不敢相信唐風的推斷。


4

兩人不知不覺走到了甕城城門下,此時,東方已經破曉,在這裏,唐風見到了更不可思議的景象,甕城城門竟然已經被石塊和夯土築成的一道土石牆封死。

韓江拔出匕首,使勁捅了捅城門洞裏被封死的土石牆,堅固的土石牆竟然連韓江鋒利的匕首都扎不進去,韓江不禁嘖嘖稱奇。


唐風接過韓江的匕首,在土石牆下部紮了幾下,又撥弄幾下,緩緩說道:“整座土石牆都澆注了鐵水,當初滾熱的鐵水將石塊和土瞬間凝結在一起,成了一道堅固的鐵牆,所以幾百年後,依舊堅固無比。”

“怪不得!原來這就是銅牆鐵壁。”韓江再次仰望面前的土石牆,“可是這又是誰幹的?爲什麼要封堵城門?守城的,還是攻城的?似乎都說不通啊!”

“是啊!我也在想這個問題,如果是守城的一方爲了加強防禦,封堵了城門,這倒可以解釋,但是這樣守城的一方就無法與外界聯繫了,補給物資也送不進來,除非……”

“除非城內的人知道外面不可能再有援兵和補給,所以誓死如歸,乾脆封堵了城門。”韓江推測道。

“不排除這種可能,但這未免也過於慘烈了吧,再說守城的一方若是蒙古大軍,他們不可能孤立無援,完全沒有必要採取這種辦法。”

“那就是攻城的一方,可攻城的一方爲什麼要封堵城門呢?”韓江不解。

唐風一時也想不明白,他蹲下身子,仔細查看土石牆周圍,他在土石牆前的地面上,還有一些乾屍的盔甲上發現了大量的鐵渣滓,再看甕城城門周邊,乾屍尤爲密集,密密麻麻,疊壓在城門前,而且所有乾屍的方向都是朝向甕城城門的,突然,唐風發現就在自己腳邊,一具乾屍身體還算完好,但乾屍的雙手及手臂只剩下了累累白骨,白花花的呈現在他們的眼前。

唐風渾身一顫,盯着眼前這具奇怪的乾屍,他在乾屍白花花的雙手和手臂周圍又發現了鐵渣滓,這時,一副可怕血腥的畫面出現在唐風眼前……已經從城牆上攻進城內的党項人,將數百名蒙古軍士困在了甕城之中,蒙古軍士先是向南門撤退,党項人放下南門上的千斤閘,無法撤回城內的蒙古軍士只得向甕城城門奔來,企圖打開甕城城門,殺開一條血路,突出重圍。可就在這時,剛剛攻佔甕城城門的党項人,在城門之上拋下大量石塊和黃土,堵住了甕城城門,蒙古軍士拼命搬開石塊和黃土,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滾滾鐵水從城門上傾瀉下來,衝在前面正在扒土石的軍士瞬間被滾燙的鐵水奪去了雙手,撕心裂肺的哀嚎聲傳遍了整個甕城,緊接着,党項人的復仇之劍,還有復仇之矛便如雨點般射向這些蒙古軍士,一場血腥的屠城就這樣開始了。

5

韓江使勁拍了拍陷入沉思的唐風,“咱們該回去了,樑媛還在車上呢?”

唐風這才從思緒中回過神來,是啊,樑媛還留在車上,雖然他們走出並不遠,卻被這些乾屍耽誤了不少時間,樑媛一定等着急了,想到這,唐風拿起了一個西夏箭頭,便疾走兩步,向南門退去,當兩人重新站在南門門下的時候,唐風本能地又擡頭望了一眼門上的千斤閘,千斤閘的閘口歷經數百年,依舊鋒利,在初升的旭日下竟然微微閃着寒光,唐風不禁暗暗吃驚。

兩人走出南門,面前有兩條道,一條是來時走的夾道,還有一條是比夾道寬闊的斜街,韓江剛想順來時的夾道回去,卻被唐風一把抓住,“我們不如走這條斜街,按照我的推測,這條斜街應該也能通往南大街。”

韓江遲疑了一下,沒有反對,跟着唐風走進了斜街,兩人走出六十餘步,前方出現一堵牆,斜街居然拐彎了,兩人拐進一條狹窄的巷道,又走了三十餘步,又是一道彎,還是一條狹窄的巷道,唐風不禁有些後悔,不該貿然進入這複雜的巷道中,他暗暗加快了步伐,四十餘步後,前方又出現一堵牆,等兩人走到牆前,唐風徹底傻眼了,這是一個死衚衕。

“都是你的好主意,這下倒好,走進了死衚衕。”韓江埋怨唐風。

“退回去。”唐風斬釘截鐵地說道。

韓江無奈地搖搖頭,只好跟着唐風順來路退回去,可令他們崩潰的事出現了,他們在巷道里走了百餘步,也沒有看到進來時的那條斜街。

又是一個死衚衕,在死衚衕盡頭,韓江扶着牆,氣喘吁吁地開始數落唐風,“你真是自投羅網,你忘了你在南門前是怎麼說的。”

“我沒忘,我說過這裏很可能是用來迷惑攻入城裏的敵軍而故意修建成這樣子的。”

“你記得就好,現在我們被困在這裏面了。”韓江嚷道。

“我也沒料到這裏面會這麼複雜……”唐風說着,身子無力地靠向後面的牆壁,誰料,當他的身體靠上牆壁的時候,身後的那面牆壁起了變化,吱呀一聲——隨時揚起的厚厚塵土,一個黑漆漆的房間出現在牆後面。

唐風驚得趕忙退後兩步,待牆壁停止轉動,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裏有道暗門,唐風壯着膽子,和韓江走進這間黑漆漆的房間,“看來整座千戶鎮在建築之前,都經過詳細的規劃和設計,裏面佈局合理,機關重重。”韓江感嘆道。

“是啊!不知是誰設計了這座古鎮。”

“你不是推斷過,西夏時並沒有千戶鎮,千戶鎮是蒙古人建立的嗎?”韓江反問唐風。

“不錯,我原來是這麼認爲的,但現在反倒有些困惑。”



兩人正說着,忽然,唐風覺得腳下什麼東西絆了自己一下,漆黑的屋子裏,唐風看不清腳下,只得推開手電筒,朝腳下照去,又是一具乾屍,這具乾屍同樣身着蒙古軍士的盔甲,面部因爲痛苦極度扭曲,所不同的是,這個蒙古軍士不是被箭射死的,也不是被長矛扎死的,而是死於亂刀之下,渾身上下,竟全是刀痕!

唐風繞過這具乾屍,摸索到了屋門前,他推開屋門,一縷炙熱的陽光刺了進來,照進了這封閉數百年的黑屋中,唐風和韓江走出屋門,來到一個天井當中,天井不大,可裏面卻躺着三具蒙古軍士的乾屍,無一例外,都是死於刀下。

韓江盯着天井裏的乾屍,不禁犯嘀咕,“你說這錯綜複雜的巷道是爲了迷惑攻入城的敵人,可我們看到的卻都是守城的蒙古軍士屍體,党項人的屍體一具也沒見到,你覺得這正常嗎?”

“党項人血洗了蒙古人駐守的千戶鎮,這個解釋夠嗎?”唐風一臉無奈地看着韓江。

“當然不夠,難道這麼複雜的巷道,也沒能難住瀚海宓城的那些党項人?”韓江反問唐風。

“也許他們對這裏本來就很熟悉。”

“什麼意思?……”

韓江話沒說完,天井外傳來一聲尖叫,唐風馬上意識到這是樑媛的聲音,他的心猛地被揪了起來,緊接着,遠處又傳來一聲沉悶的槍聲。

6

唐風和韓江猛地推開天井另一頭的一扇房門,一間和剛纔一模一樣的屋子,裏面依舊橫躺着兩具乾屍,唐風不顧一切地就向房間另一邊的屋門闖去,韓江一把拉住唐風,示意他要小心,唐風極力使自己保持冷靜,躡手躡腳來到屋門後,唐風已經可以清楚地聽到自己的心跳,屋門那邊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唐風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抹了抹額頭的細小汗珠,又側耳傾聽,不錯,屋門後面那個輕微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正向這邊靠過來……

唐風瞪大了眼睛,還是不敢相信在這空無一人的千戶鎮中……他回頭看看韓江,韓江顯然也聽到了那個腳步聲,唐風看見韓江手裏的匕首正閃着寒光,他知道韓江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唐風猛地推開了面前的屋門,一張此生最恐怖的臉出現在他的面前,那副猙獰的面孔令唐風再也無法忍受,他放聲大叫起來,幾乎就在同時,一個淒厲的女聲也叫了起來,半分鐘後,唐風感到大腦有些缺氧,停下來這才聽出那個女聲竟是樑媛的聲音!

擋在唐風和樑媛之間的那具乾屍倒了下去,待揚起的塵土散去,一張美麗的面龐出現在唐風面前,兩人緊緊相擁在一起。

“你怎麼亂跑到這兒來了?”唐風責問樑媛。

“你還說我,你們把我一個人丟在車上,這麼長時間不會來!”樑媛責怪唐風。

“是我不好,我們在這裏迷了路,所以……”唐風回身看看韓江,韓江已經把匕首收了起來。

“剛纔那聲尖叫也是你?”韓江問樑媛。

樑媛一臉委屈地點點頭,“這裏真是太可怕了,一個活人都沒有,卻有那麼多幹屍!”

“你也看到乾屍了?”唐風問。

“這不就是一個!”

唐風這會兒才仔細觀察起眼前這個房間,不,這不是一個房間,而是一條過道,過道那頭還連接着一個房間,剛纔那具可怕的乾屍原來是吊在過道的房樑上的。

“這具乾屍不像是軍人,倒像是一個小商人,他也不是戰死的,而是上吊自盡的。”韓江迅速判斷道。

“還……還有女人,孩……孩子……”樑媛顫抖地說道。

“女人?孩子?”唐風有些驚愕。

“是的,剛……剛纔我就是撞上了一個女人的屍體,才尖叫起來的!”樑媛依舊驚魂未定。“他……他們就在那屋……”

樑媛指了指過道那頭的房間,把頭深深地埋進了唐風懷中,韓江順着樑媛手指的方向,疾走兩步,向那個房間走去。

三人來到過道這頭的房間,眼前是令他們終生難忘的恐怖一幕,一個女人高高地吊在房樑上,內牆下的炕上,一溜齊刷刷並排躺着五個孩子,——準確地說,應該是五具扭曲的小乾屍。

7

韓江粗粗查看了一番,“有男孩,也有女孩,年齡在三歲到七歲之間,應該都是窒息而死的。”

“窒息?”樑媛小聲驚道。

“就是給悶死的!”

“誰把他們悶死的?”樑媛瞪着恐懼的眼睛望着韓江。

韓江瞥了一眼吊在房樑上的女人,道:“就是這個女人,他們的母親。”

“啊——母親殺死自己的孩子?”樑媛不敢相信。

“也可能是他們的父親,就是過道里那個男人!”韓江又推斷道。

“這……這怎麼可能?”樑媛搖着頭,還是不敢相信。

“是的,我想也是這樣。”唐風拍拍樑媛的肩膀,“城破之時,父親和母親先悶死了他們的孩子,然後上吊自殺。”

“太……太殘酷了!”樑媛不敢再多看一眼。

韓江推開了這間屋子的房門,強烈的陽光照射進來,照進了這塵封數百年的屋子,韓江大口吮吸着屋外的新鮮空氣,用眼睛掃了屋外一圈,這是一個院子,前面似乎是一間正屋。韓江並沒有急於走到前面的正屋,他掉頭回到屋內,突然問樑媛,“剛纔你聽到槍聲了嗎?”

“槍聲?”樑媛搖搖頭。

“就在你尖叫之後!”韓江盯着樑媛。

“我當時太……太害怕,太緊張了,根本沒聽到什麼槍聲……”樑媛極力回憶着。

“這就奇怪了?哪來的槍聲?”韓江還在盯着樑媛。

樑媛被韓江看毛了,“韓隊長,你爲什麼這樣看着我?難道你懷疑是我開的槍?我哪來的槍?”

韓江依舊盯着樑媛,唐風趕忙替樑媛辯解道:“咱們是一起出發的,樑媛怎麼可能有槍!你別胡思亂想了。”

聽了唐風的話,韓江纔將目光從樑媛身上移開,他再次環視屋內,最後把目光又落在了唐風身上,“我們都沒有槍,那麼槍聲是哪來的?難道是我們倆產生了幻覺?”

“這……”唐風一時語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