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大天帝之中,除卻這四個天帝之外,剩下的五大天帝之中,不死天帝,已經八千多歲,按照不死天帝的傳承,大概可以比其他天帝,多抗住一次帝劫,因此還算是有三千年的壽元。白虎、玄武、長生天帝,每個人都已經六千多歲,滿打滿算,也已經來到了人生的最巔峰時期。這一段時期,也算是他們最厲害的時候了。

可是,他們三個人對上無量天帝,依舊沒有任何的勝算。因為,無量天帝,才不到二千歲。

或許,對於凡人來說,二千年,是一個非常古老的數字了。滄海桑田,凡人可以活二十世。可是,對於一個大帝來說,二千歲,真的是太年輕。如果只有這樣,也就算了,最讓人無語的是,這個二千歲的大帝,竟然還是最強大的大帝。

甚至有上古有帝尊,現在有無量的說話。

這,簡直是恐怖如斯。

因此,在無量天帝,囂張無比的對著每一個大帝說完這些話后。這些大帝,都是沉默不語了。

當然,他沒有和玄武天帝說這些話。因為,玄武天帝和他是關係不錯,不打不相識的交情。在看到無量天帝如此護短,霸氣十足的時候,玄武天帝卻是嘿嘿一笑,站起身來,打起圓場來。

「大家火氣都消一點,接下來,要天帝宴了,別打擾了女帝的興緻。哈哈。」玄武天帝,雖然比無量天帝要大上四千歲,可是他與無量天帝卻是不打不相識的交情,因此,這個場他還是要來圓的。

說完這些,無量天帝便是走到了凌天的面前,而後上下打量了一番凌天。

旋即便是笑道:「哈哈,小子,不錯。有前途。老子當年將你丟到東荒大地,也是無奈之舉。你能夠從東荒大地起價,一路走到這裡,真的是不錯了。好樣的。現在你跟著女帝混,一定要好好的修鍊,認真聽女帝的話,未來為朱雀天域,為人族,撐起一片天!」


說完,他便是拍了拍凌天的肩膀。

不知怎麼,凌天的眼圈,突然紅了起來。

這就是自己的父親,無論自己這麼多年來,多少的怨言,可是,他依舊是對自己好。甚至,為了自己,不惜與這幾個天帝撕破臉。

鐵骨錚錚,這才是自己的父親!

「好!」凌天點了點頭,只能說出這一句話來。

剩下的,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走吧!天帝宴要開始了。」說完這些,無量天帝才看向了女帝。


女帝點了點頭,很是欣慰的看著凌天,而後說道:「你有一個好父親了。不過,無量你這個老不死的,怎麼這次來,不帶天驕了?」

「有朕的兒子在,還帶誰?」無量天帝哈哈大笑著,看向了凌天。

凌天仰起頭,眼中的淚水,差一點忍不住。自己這一次,肩負著的不只是朱雀天域的榮耀,還有無量天域的榮耀,不管如何,都要贏下這一場比賽。

天帝宴,我來了! 天帝宴開幕。

凌天隨著女帝與父親,走到了那大殿之外,廣袤無垠的廣場上。之所以用廣袤無垠來形容,是因為,這廣場太大太大了。下面,擺著無數張桌子,那桌子上,全部都擺放著一些道果,天材地寶。落座的人,至少都是一等侯。

放眼望去,竟然有至少,幾千個一等侯存在。

當然,很多一等侯,都是來自各大天域的,可以說,每一年的天帝宴,都是聚集了整個人族,一等侯之上,最為精銳的存在。當然,每一個天域之中,最強大的那些王侯,其實都不會來,因為他們都有著各自的造化與參悟。

來到這裡,反而沒有任何的用處。

每一次的天帝宴,便是九位人族天帝,帶著各自最強的天驕,然後走來,算是一個大練兵,畢竟,現在外族紛擾,那妖族,憑藉著每個人最強的體質,以及那強大無比的天賦,幾乎要比人族更為順利成為天之驕子。

正因如此,九大天域才會在每一年都有練兵。這是相互的交流,更是相互的提升。

而且,每一年舉辦這一次天帝宴的天帝,都會從各自的渠道里,找到一些比較適合,這些天驕的法則道果,這些法則道果每一個都是超強大的存在,幾乎可以說,只要服用了這些道果,平白無故的增加一個法則修鍊,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凌天嘆息了一口氣,就看向了最下面,那些朱雀天域各大天驕的家屬。這些家屬,都是十分期待的望著朱雀天域要參加比賽的天驕。那眼神之中,滿是信任,以及期待。

雖然每一位天帝,剛才都只是帶來了一個天驕而已。可是,真正參賽的人,卻不只是只有一個。能夠跟隨天帝,踏入大殿之中的天驕,那都是每個天域,過去一年之中,最為強大,最有統治力的少年天才。

一屆天帝宴,可以參加比賽的天驕,幾乎可以說,都是過去一年,有著亮眼表現的存在。

朱雀天域是主辦方,因此,來的人更多。

大約有一百多人。

剩下的八大天域,每一個都有十幾個人來。

加起來,正好湊夠二百人之數。

這二百人,就是過去一年之中,人族如此大的族群之中,表現最好的二百人。

望著這擂台之下,要出發的二百人,凌天的心裡,滿是激動。這些人里,都是一等侯的存在。也就是說,這是二百個戰皇在戰鬥。這樣的陣容與底蘊,恐怕也只有中土大陸,佔據所有大陸,最好資源地方的人類族群可以做到了。

嘆息了一口氣,凌天終於開始了。

他正要離開,卻不料,父親無量天帝看了他一眼說道:「你不用現在上場,你是女帝的徒弟,因此,可以享有直接進入三十強的資格。你的比賽,是在下午。」

「對,你不用參加。直接三十強。」 錯入豪門,雙面總裁請放手 ,很是淡然的說道。似乎這一個事情,很是稀鬆平常。那幾個跟隨在其他天帝身邊的天驕,望向他的目光,都是帶著看一種鄉巴佬一樣的神色。

「不,我覺得如果直接這樣的話,是不是有些不好?」凌天很是虔誠的說道。他是想要與更多人交手的,因此,不想直接參加三十強的比賽。如果一場比賽都不打,直接進入三十強,到時候他可能會發揮不太好。

這對於他來說,是一件非常不能接受的事情。

「那你的意思是說,你想要參加最底層的選拔賽咯?」女帝很是意外的看著凌天。

「對!」凌天一點也不隱瞞,直截了當的說道。

「好樣的。不愧是朕的兒子。說說你們這些老不死的,真的是夠了。一個個都將自己最寵愛的天驕,留到最後。呵呵,這些人或許會覺得,是自己身份比別人高,足夠厲害。可是,呵呵,我只想說,這樣以來,不足以服眾。而且,這些人到底有什麼樣好的手段,難道都要藏到最後?呵呵。」

「不敢參加底層的比賽,只能說明這些人不敢接受失敗。要知道,過去的幾年裡,可是有很多,你們這些人非常重視的天驕,在三十強第一輪,就被那些從底層,一步步成長起來的人,直接干翻。這就要問你們自己了,為什麼會這樣?」

無量天帝哈哈大笑的同時,便是嘲諷著望著這些道貌岸然的人。

青龍天帝冷哼了一聲,便是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七年前,你舉辦的那一屆,你最寵愛的那個小孩子,不就是在三十強,直接被淘汰了嗎?呵呵,還真的以為,你無量天域非常厲害了?」

「呵呵,淘汰那小子的人,不還是他的師弟嗎?而且,他的那個師弟,不還是最後奪得了冠軍?」無量天帝看了一眼青龍天帝,便是呵呵一笑的說道。

「你!」青龍天帝憤怒的說了一句,便是只能閉嘴。還真的是如此。

當年的一戰,的確無量天帝最重視的那個小子,三十強第一戰就被自己的師弟,直接擊敗了。不過那個師弟,最後還是奪得了冠軍。

「好,既然你這兒子這麼自信,好,李青,給我下去,從二百強開始,給我打上三十強。」

「這!」李青有些尷尬,最後還是聳了聳肩:「呵呵,這對他們不太好吧?好不容易來參加一次比賽,卻直接遇到了我。哎,他們的希望全部都破碎了。」

李青說完,便是轉身走下了高台,來到了二百天驕的地方。

望著李青的身影,凌天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弧度:「師父,父親,我也去。」

說完,凌天便是第二個,離開高台,來到了二百天驕的地方。

看到兩個人之後,其餘幾個天帝身邊的天驕,便是離開了高台,竟然全部來到了二百強里。

看到這裡,那坐落在下面的所有高手都是感到了意外。以前,甚至可以說,從有天帝宴開始,每一個天帝都會選擇一個自己最寵愛的天驕,然後直接飛到三十強。

今天,這是什麼情況? 凌天來到了二百強的席位上后,身邊便是幾個朱雀天域的天驕。

這幾個天驕,看到凌天竟然從高台上下來,也都是感到了一陣的意外。

「你是凌天嗎?」凌天的身邊,一個小子,嘿嘿一笑,有些靦腆的說道。

凌天點了點頭,微微一笑的說道:「嗯,我是凌天。」

「哈哈,真的是凌天啊?這一次,你應該就是女帝大人,主推的第一天驕,應該是可以直接參加三十強比賽的。為何會下來?難道,有另外的人選了?」

「不!我放棄了三十強的資格而已。而且,這一次,貌似所有天帝最重視的第一天驕,都來到了二百強席位上。我覺得,我應該多多磨練一下才行。」凌天說道。

「不錯不錯。」旁邊幾個人都是羨慕的看著凌天。如果是他們的話,或許還真的放棄不了,直接三十強,那要少多少殘酷的戰鬥啊?不過也是,直接三十強的話,直接遇到那麼強大的對手,也是讓他們有些尷尬的。

「對了,你應該參加過幾次了吧?」凌天看著身邊這個小子。

小子,一頭紫色的長發,那一雙眸子,也是閃閃發光。看起來,是個挺精神的的小夥子。小夥子嘿嘿一笑就說道:「別的我不知道,但是一點我是知道,那就是,這一次最厲害的應該就是那位來自劍之天域的第一天驕。」

「劍之天域?」凌天皺著眉頭,望向了劍之天域的席位上。劍之天域的席位上,有著十幾個人。這十幾個人之中,有一個紅色長發的少年,沉默不語的坐在最中央。剛才在高台上他就看到了這個少年,不過,這個少年似乎一直不喜歡說話一般,抱著一柄長劍,如同萬年寒冰一般。

「對,就是那個抱著大劍的少年。他叫做紅髮周烈。乃是劍之天域,十幾年來,唯一的天之驕子。他如今有三星戰君境的修為,可是他對於劍道的領悟力,以及天賦,號稱劍之天域千年來,最強!十三歲,就被劍之天帝收為關門弟子。劍之天帝和咱們的女帝大人一樣,一生幾乎沒有收過幾個徒弟。他之前有過的三個徒弟,除卻大弟子隕落之外,二弟子和三弟子,都成長為了劍之天域強大的一等王。」

「一等王?」聽到這句話的凌天,便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等王,乃是九星戰尊境高手的一個稱呼。

可以說,即便是天帝,看到一等王,也要給幾分面子。因為,很多事情,其實天帝是沒有辦法直接插手的,因此,這個時候,能夠力挽狂瀾,或者說,主持大事的人,就只有一等王了。

而且,人族天地,一等王滿打滿算也只有那麼一點。

他早年的三個徒弟,除卻大弟子隕落之外,剩下的二個弟子,竟然都成為了一等王,簡直可以說恐怖如斯。

「然後,還有一個,就是長生天域的李長生。這個傢伙,今年也才十七歲。可是,修為已經到達二星戰皇境。如果只有這些也就罷了。最強的是,他對於長生之道的領悟力,堪稱恐怖。乃是,長生天域千年來最強天賦的存在。」

聽到這些,凌天便是感覺到一陣的激動。

他和其他人不一樣,要是其他人聽到這些,恐怕會很有壓力。但是,凌天並不是那種,會被任何人嚇到的人,他冷冷一笑,嘴角就揚起了一抹弧度。

既然對手如此強大,那麼凌天便是有更多的挑戰可以去完成。

這對於他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

他最喜歡的就是挑戰!

各種挑戰!

比賽開幕,女帝站在上面,說了一些事情之後,下面的比賽便是在所有人的歡呼聲中開始了。

人族過去一年來,或者說,如今這個層次,最強的少年天驕們,已經全部到齊。

這是一個,來自於人族內部,九大天域未來一年的大練兵。

「戰勝他們!」凌天的心底在不斷的吶喊。

比賽開幕,女帝在上面立好一個抽籤筒,然後二百人分幾個批次,便是開始抽籤。

凌天是第九個批次,第九個批次,二十人一起上場。

那剛才和凌天說話的少年,十分淡然的走在前面,他轉過身來,看了看凌天便是說道:「嘿嘿,我不想遇到你。」

「不過,如果你我兩個人一直都在勝利的話,終究還是會遇到的。」凌天很是自信的說道。

「哈哈,嗯,我叫雷恩,凌天大哥,一定要記住我啊?」

凌天點頭,便是說道:「放心,我會記住你的。」

雷恩的實力,也是非常強大的,至少凌天剛才已經探查出來,雷恩的修為,至少已經是三星戰皇境。雖然在朱雀天域之中,似乎並沒有幾個非常強悍的少年天驕,但是至少雷恩肯定是其中之一。

「凌天大哥,我的是十三。」

雷恩揚起手中的號牌說道。

「嗯,我是一百二十七。」凌天淡然的說道。

「好,那麼我們是兩個半區,真好。」

重生小俏娘:攝政王,寵不停! :「天帝宴,一共有二百多個天驕參加。一共分為二個半區。一個半區一百人,一到一百號,是上半區。一百零一,到二百是下半區。所以,我們在總決賽之前,遇不到。」

嘿嘿一笑的雷恩,便是說道。

「嗯!」凌天很是淡定的說道。

..

戰鬥正式開始。

凌天坐在一邊的席位上,和一百多個人一起被女帝派來的人引到一邊。上下半區的比賽是同時開始的。

因此,凌天的比賽,將是第下半區的第十四場。

凌天還沒有開始比賽,便是看到,那劍之天域之下紅髮少年,竟然是在上半區。而在下半區出場的竟然是李青。還有那來自長生天域的天才少年。望著這麼多高手,凌天的心裡,卻是非常的激動。


終於可以和這些人,真正的交手了。

只是,李青就算了,雖然被青龍天帝,寄以厚望。可是,凌天之前已經和他戰鬥過了。而且,自那之後,凌天的實力,又提升了很多。因此,如果真的打起來,凌天是一點也不害怕的。

基本上,除非他實力得到飛升,要不然,結果是一樣的。

接著凌天就開始閉目養神,將自身的精氣神,提升到巔峰。 「下一場,一百二十七號,朱雀天域凌天,對決一百二十八號,劍之天域王虎。」

隨著擂台之上,一位來自朱雀天域的長老級別存在的洪亮聲音。凌天便是睜開雙眼,騰地一聲站起身來。剛才他雖然沒有去關注比賽,可是他還是看到了上半區還在休息席上的雷恩。

此刻的雷恩,已然將目光落在了凌天的臉上、

那是一種期待,以及希望。

看來,剛才他已經勝利了,看到他勝利,凌天也是感到了一抹高興。畢竟,第一輪比賽,二百人,就要淘汰掉一半。能夠在二百人之中,位列前一百,真的算是不錯的成績了。

要知道,可是有一百人已經離開了本次天帝宴的比賽擂台。

看到是凌天出場之後,那來自劍之天域的王虎。臉色明顯有些不好。剛才他在席位上的時候,已經看到,在女帝身旁的凌天了。能夠站在九大天帝的身邊,這代表著一種,至高無上的地位。

因此,凌天能夠站在女帝的身邊,的確是讓王虎感到了一陣的壓力。

本來還想著,能夠在這裡,多贏幾次,到時候,回去也算是一種榮譽與歷練。可惜,貌似第一場就要輸掉了。就在他遺憾的時候,凌天已經早先一步踏上了擂台。

四周圍,那坐著的無數朱雀天域的高手,都是仰起頭,望著這位,剛才站在女帝身旁的少年。

「這個小子到底是誰啊?剛才竟然站在女帝大人的身邊。貌似我還真的不記得,咱們天域,有這麼一號人啊?」

「應該是新崛起的一個天之驕子吧!」

「新崛起?別逗了,這一年裡,最耀眼的不應該是,天闕王的親孫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