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連續一周,都只練習一次。

等到第二周開始,就要開始增加次,每天一套動作做兩次。

……

體質的增加,並非一朝一夕就可以達成,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季柚倒是也不着急,謹遵指示與說明去完成。

然後,季柚看着自己還在發抖的手、打顫的雙腿,發現今天晚上,她啥都幹不了了,無法做材料系的作業,也無法去星網上打比賽。

季柚想了想,乾脆決定早點睡覺。

臨睡覺前,季柚手指一頓,重新打開了光腦,在一排排的聯繫人名單上滾動了一圈,最後停在了一個已經消失很久的名字上。

——萊恩。

窗外漆黑一片,只有零星的光透過透明的窗戶灑進來,季柚的睜著雙眼,往窗外看去,攬月星的上空,星辰很少很少,從季柚的床頭往天空看過去,只能看見幾十顆星星,其中最大、最亮的那一顆,叫做納美星。

納美星,也就是聯盟的主星。

這顆星辰在星空中很美,很耀眼,它看着距離很近,但實則距離攬月星很遙遠,乘坐聯盟最先進的飛船,大概需要15天左右,才能抵達納美星。

季柚至今沒有去過,但她通過星網,早已經了解到納美星的繁華與璀璨,那是與101號垃圾星,與攬月星完全不同的星球。

那裏,有全聯盟安全的防護罩,與全聯盟最強大的武力。

那裏,聚集著全聯盟所有的精英……

那裏,有全聯盟最美麗的人造花園……

那裏,有……

那裏,還是萊恩出生,與長大的地方。

季柚靜靜地盯着那顆最亮的星辰出神了一會兒,她偶爾忍不住心想,難道萊恩消失這麼長時間,是不是回到了納美星呢?

發出去的消息,打過去的電話,通通石沉大海。

……

季柚蹙著眉心,萊恩,為什麼不回消息呢?還是遇到了麻煩?或者什麼原因?

總之,以萊恩的性格,只要看見自己與靈芝姐、莉亞姐姐等人發過去的消息,肯定會馬上回復的,絕對不會拖了這麼久都沒反應。

所以,季柚忍不住的開始擔心。

她對萊恩,其實只是很單純的欣賞與欽佩,並沒有摻雜任何的男女之情,她就是非常單純的喜歡這個脾氣溫和、英俊善良的年輕小哥哥,在季柚人生最困難,最無助的時候,萊恩的出現帶給了季柚一絲光明,且他溫柔、又恰到好處的幫助,讓季柚撐過了那一段困難期。

季柚很感激,很感動,把萊恩所有的好,都放在了自己的心尖。

所以,儘管知道可能她撥過去的電話,沒人接聽,發過去的消息,也不會有人回復,但季柚每天還是定時、定點的聯繫萊恩。

今天,也一樣。

萊恩的聯絡號,依舊提示不在星網通訊的服務範圍。

消息發送過去,杳無音訊。

季柚關掉光腦,帶着濃濃的失望,準備睡覺之際,自己的聯絡號突然響了,季柚眼裏閃過一絲驚喜,立馬看過去——

是謝靈芝。

原以為是萊恩,季柚有些失望,但還是很高興的接起電話,很快,光腦對面露出了謝靈芝的臉,她穿着黑色的工作服,正揉着眉心,似乎剛從實驗室出來,還沒來得及去換一身衣服,就立馬給季柚打電話了。

季柚趕緊問:「靈芝姐,你怎麼捨得給我打電話了?」

謝靈芝輕哼:「怎麼,這電話我還打不得了?」

妙書屋 蘇夫人還是走了!

傅君年和余卿卿匆忙趕到醫院的時候,她的病床已經空了。

而她的遺體,已經被送進了醫院的太平間。

癌細胞幾乎已經侵佔了她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在高端的醫療技術,也沒有辦法挽回她的生命!

醫生說,她走得很安詳,幾乎沒有受到什麼痛苦!

余卿卿看著那張白單,雙手顫抖了好久,還是沒有勇氣去掀開她,看一眼蘇夫人最後的模樣。

相反,她甚至想起了蘇行止!

當初他走的時候,也是被這樣聖潔的白布蓋住了全身,推出的手術室。

現在,他們母子,大約可以在天堂里團聚了。

蘇夫人的身後事,辦得相對簡約,卻也算是體面。

按照桐城的風俗,她的骨灰在停了七日之後,終於葬在了蘇行止墓地的附近——那是她生前就給自己選好的地方!

他們母子活著的時候相依為命,死去之後,也緊緊挨在一起,仍舊是關係親密的母子。

蘇夫人下葬那天,余卿卿買了兩束花,一束是白菊,一束是百合。

白菊是給蘇夫人的,百合是給蘇行止的。

她蹲下來,將蘇行止目前的雜草清理乾淨,才放下自己帶來的百合。

她看著他墓碑上貼著的照片,淺淺笑了下:「行止,你在那個世界里,再也不會感到孤單了!」

那個曾經愛她,給她帶來許多溫暖的男人,他在另一個世界,也是會感到高興的吧?

辦完了蘇夫人的身後事,余卿卿也終於從醫院裡,搬回了西城國際公館。

拎著行李箱進門的時候,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讓她感覺略略欣慰。

離家這麼久,這裡一切都還是老樣子,沒什麼變化。

何嫂一邊接過她手裡的行李箱,一邊笑著道:「太太,您可算是回來了。這下子啊,傅先生的日子,也就該好過多了。」

余卿卿聽了,微笑了下,道:「我不在家的時候,他日子不好過嗎?」

「肯定沒有您在家的時候好過!」

何嫂給她沏了一壺花果茶,喋喋不休的道:「傅先生這段時間,經常熬夜,吃飯也不準時。我老是擔心,他這樣會熬出病來。彷彿勸他幾回,可他就是不肯聽,照舊我行我素!」

余卿卿捧著手裡的茶杯,輕抿了口茶水,才道:「那看來,傅先生還真不是個讓人省心的人呢!」

「但是現在好了」,何嫂笑著看了她一眼,道:「您回來了,能管著他,可以把這些壞習慣統統給他改掉。而且,我算是看出來了,傅先生雖然脾氣壞一點,但是,還是最聽太太您的話了。」

余卿卿淺笑了下,跟何嫂一起聊了會兒天,然後才放下手中的茶杯,到樓上去休息了。

主卧是傅君年的私人領地,平時不允許傭人進來打掃。

以前余卿卿在的時候,會把這裡歸納得井井有條。

她在醫院的這段時間裡,這裡看起來比以往凌亂多了,他的好多衣服,都還東一件西一件的扔在地毯和沙發上。

余卿卿站在門口,嘆息了聲,隨後又笑了一下,隨即彎腰將衣服都撿了起來,檢查過口袋之後,才統統扔進臟衣簍里,送到樓下去,讓傭人拿去乾洗!

之後,才回到屬於兩個人的床上,蓋上被子開始補覺。

最近為了蘇夫人的身後事,余卿卿也忙了幾天,明顯有些缺覺了,躺了會兒,很快進入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覺到有人進了屋子。

她翻了個身,沒有睜眼,繼續睡自己的。

等意識徹底蘇醒的時候,余卿卿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在一個無比熟悉而寬厚的懷裡。

「傅太太,你醒了?」

傅君年穿著一身款式簡單的純棉家居服,修長有力的手臂緊緊摟著她的腰,在她的額頭上親吻了下:「歡迎你回家!」

余卿卿笑了下,揉了揉自己的惺忪睡眼,道:「聽說我不在家的這幾天,你經常熬夜加班,還不肯好好吃飯?」

「何嫂告訴你的?」

余卿卿嗯了聲,又道:「不要老是熬夜,會把身體熬壞的。而且,你胃不好,以前動過手術,所以更要按時吃飯,得保養好自己的身體。不然,再多的錢,都換不來健康的體魄!」

大約是蘇夫人的去世,讓余卿卿明白,健康的身體,才是一切美好生活的根基。

尤其是傅君年,她深愛的男人,所以,她絕對不想他把自己的身體給熬壞!

「沒辦法啊,傅太太不在家,傅先生一個人孤枕難眠,所以除了熬夜工作,就沒什麼可以做的了!」

傅君年感嘆完,伸手捏了捏她的小下巴,道:「所以,傅太太,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兒,無論是什麼原因,都不要離開傅先生,好不好?」

余卿卿被他口若懸河的樣子給都笑了,卻又無比鄭重的點了點頭:「嗯,我答應你!」

傅君年笑了笑,這才伸手拉過她的小手來。

兩個人的手腕上,各自系著一條相同款式的相思扣手鏈,看上去像是一幅唯美的畫。

蘇夫人死了,以後,他也會跟葉寧夕保持距離。

所以今後的日子裡,他們總算是可以恩恩愛愛,歲月靜好了吧?

傅君年看著她雪白皓腕上的手鏈,眯了眯眼,道:「傅太太,出門在外的這麼多天,有沒有想念你的傅先生?」

余卿卿被他說得小臉通紅,很不配合的搖了搖頭:「不想!」

「當真不想?」

「不想!」

「可是,傅先生很想念傅太太,想念得覺都睡不著!」

傅君年說著,翻過身來,將她困在自己身底下,看向她的眼神里,沁出了無限的濃情蜜意來:「所以,傅太太既然回來了,是不是可以讓傅先生睡個安生覺了?」

說著,那雙不甚安分的手,便朝著她睡衣的肩帶摸了過去……

葉寧夕最近很是無聊。

她給傅君年打了好幾次電話,可是都被拒接了。

後來再打的時候,就顯示通話中,這讓她瞬間明白:傅君年是將她的號碼給拉入黑名單了。

現在,傅君年只肯接華姐一個人的電話。

她若是有事情找傅君年的話,也不得不通過華姐。

葉寧夕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才回國這麼幾天,就遭到了傅君年的厭惡,甚至厭惡到了連電話都不接的地步!

許久不見傅君年露面,情急之下,葉寧夕終於故技重施,再一次割了自己的手腕……

。 紅·大·石這人脾氣不怎麼樣,但辦事情還是很牢靠的,接下來,不到一分鐘,季柚就看見自己導演出來的那精彩的戲劇,穿過一道道信息通道,離開了紅一族的信號屏蔽區域,傳到了地面世界。

接著。

便是緊張的等待。

既是等紅·紅·石合成命線,也是等青·綠·石傳來信息。

……

季柚坐在人群的中央,前後左右,目之所及,都是紅色的小矮子們。作為唯一的異類,也是唯一的外星人,季柚卻一點局促之感也沒有顯露,反而大大方方地坐在一條瘸腿的凳子上,背後靠著一堵破損的牆壁,閉著眼睛,閉目養神。

原本,她還翹起二郎腿,一副很悠哉的架勢。只是,在聽到紅·大·石開口之後,她的神色一下子緊張起來。

紅·大·石道:「信息已經傳遞出去。」

季柚聞言,緊張地攥緊了手心,接著,她二郎腿也不翹了,而是湊在紅·大·石的身邊,直接就往地板上一坐。

季柚在觀察紅·大·石,紅·大·石也在觀察她,兩人都沒有放過彼此的細微變動。

紅·大·石道:「你看起來很緊張?」

季柚抬手,揉揉眉心,道:「這種緊要的關頭,不緊張才怪,你難道真的一點不緊張嗎?」

她反問了一句。

「……」紅·大·石悄然將自己緊握的拳頭鬆開了些,然後,板起臉,道:「我對首領十分有信心,一點也不緊張。」

騙鬼呢。

瞧你這樣子,根本不像不緊張的樣子。

季柚道:「行吧,我知道你很不緊張,我都懂,我全部都懂,可是我真的很緊張啊,你說,老紅會很快合成命線嗎?」

紅·大·石瞥她,閉上嘴。

季柚翻個白眼,道:「你這是過河拆橋啊,說好了要協助我……」離開這個位面的,現在竟然連一點情報都不肯泄露出來了。

紅·大·石沉下眼,道:「暫時還沒有那麼快。」

季柚聞言,一臉信心滿滿的樣子,道:「我也相信老紅,它最後一定可以合成命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