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兩人又針對該做的準備,又聊了一會兒,最後越蒙才戀戀不捨的掛了電話。

躺在床上的時候,

他覺得渾身上下暖陽陽的,竟然有種說不出的舒適感,遇到一個全心全意信任自己的人的感覺原來是這麽美好,而且這也是他第一次可以將壓力分擔給旁人,

甚至心安理得的享受著別人的照顧。

可惜沒等他多體會一會兒那種幸福的感覺,

手機又一次震動起來,

越蒙一下子翻身坐起,忙不迭的將手機摸過來,

心兒還在砰砰砰跳著,他以為是越冥又打過來了。

結果手機上顯示的是另外一個人的名字,陳雨茉。

卧槽!這不是女主麽!

越蒙像看見病毒似的,一下子把手機扔出去好遠,手機磕在地攤上還往外又滾了一圈才停下,

可惜那震動卻依舊不肯停歇,聽在耳中一陣煩躁。

當初的越蒙見到陳雨茉第一眼就驚為天人,覺得對方柔弱溫柔又帶著一種清新脫俗的味道,


與她的名字一樣,就像那細雨中的茉莉花,既脆弱又堅強,還帶著一種清新的美麗。

當然,那是書中越蒙的想法,現在的越蒙只把她當做一條吃人不吐骨頭的美女蛇而已。

被女主打亂了思路,

越蒙一時間也沒有再繼續琢磨需要收集的物資,反倒是因為女主而想到了那塊古玉,現在古玉還在自己手裡沒有送出去,

也絕對不會再送出去了。

越蒙在房間里找了一圈,最後在書房的桌上找到了,古玉被放在一個很精緻漂亮的絨盒內,

看得出要將它送出去的那人很慎重,越蒙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淺笑,從現在開始越蒙的人生由他來掌控,他絕不會讓自己落到那個地步。

甚至他還想看看,

沒有了那個痴心一片的越蒙小心護衛著,女主能不能在末世初期生存下來,然後又安全的到達北京基地,甚至與男主在沒有得到越冥的那批龐大的軍火支持下,他們還可以再一次站上末世的巔峰嗎?

打開盒子,露出裡面碧綠清透的玉牌,越蒙只看第一眼就忍不住喜愛上了,而且冥冥之中竟然有一種極為親近的感覺,

果然是一塊絕世好玉,難怪越冥當初為了這塊玉費盡心思,

可惜還被那不知道珍惜的家夥胡亂送了人。

越蒙小心的將玉牌拿起來握在手上,那玉竟然不似普通玉石帶著清涼的感覺,

反而散發著一股暖意,越蒙微微一怔,然後越發的喜歡。

看著這塊玉,越蒙心想,

如果這一次古玉的空間是自己得到的,

那麽他可以裝下大批的物資,到時候便可以保證越冥和他的人短期內不會為食物發愁,再找到一塊安全空曠的土地,重新開始種植的話,食物的來源便不需要太擔心了。

可是越蒙又有些擔心,這古玉的空間是否可以被他所用,還是只能被女主啟用?

算了,多想無益,不如實驗一番。

在桌上拿了一把裁紙刀,

當初女主激活這古玉的時候,似乎是手心被碎石擦傷出血,然後抓到古玉的時候莫名開啟了空間的。

所以說這古玉的開啟是要滴血認主,越蒙毫不猶豫的在手指割了一刀,然後將手指按上古玉,

然後頓了一下發現古玉沒有任何動靜,

不由的大失所望。

難道真的必須是女主的血才有用嗎?

就在他失望之極的要將手指拿開,將古玉收起來,打算到時候見到越冥,

再讓他試試的時候,

異變發生了,手指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吸力給牢牢吸附在古玉上。

越蒙非但沒有驚慌反而驚喜了一下,有用!

可是下一瞬他就高興不太起來了,他能感覺到那玉石在吸自己的血,那玉石漂亮的翠綠表面竟然開始泛起了紅絲,而且面積似乎在逐漸擴大中。

不會這麽倒霉吧!當時女主就只是傷口破了一小個口子就把玉石認主了,為什麽輪到自己就成了吸血石頭,吸的越來越多了,

越蒙明顯感覺到整個手臂都開始發麻。

可是沒等他想清楚,他雙眼突然一黑,整個人就栽倒在書房地板上昏了過去,

而玉石在這個過程中從一塊青翠的碧綠變成了紅彤彤的的血玉,然後緩緩的消失在他的手心。

再醒來的時候,越蒙發現自己睡在野外,

身下是茂密厚實的草地,心裡頓時慌了一下,忙不迭的從地上爬起來,

發現自己真的睡在曠野,遠處似乎被霧氣包裹看不清楚,而身旁除了長滿茂盛野草的空曠草地,

就只有一片平靜的湖面。

越蒙的第一個念頭是,糟糕!該不是又穿越了吧!

然後就湧起了一陣陣的不甘心,才剛剛適應了前一個身份,甚至為了末日到來做了那麽多準備。說這多都是虛的,最重要的原因還是越冥,原本看文的時候就對這人很有好感了,好不容易竟然能真的接觸這個人,甚至因為那人無條件的信任,

越蒙莫名其妙的動了心。

所以說這是一場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的單戀……

啊啊啊!越蒙暴躁的跺腳,要怎樣才可以回去,他現在只想回到越冥身邊!

結果下一瞬,眼前的場景一換,他又莫名其妙的站在了書房中間,旁邊的桌上還擺著他剛剛用來割破手指的裁紙刀。

難道剛才那個是空間?!越蒙完全震驚了!

作家的話:

我是可愛的存稿君~~~~喜歡這文的不要忘記幫人家投票,留言什麽的,等人家旅程結束回來再給你們回復呀!(*^__^*) —

4低下頭看手的時候發現那塊被握在手心的玉石不見了,而另外一隻手上的傷口竟然已經癒合了,越蒙並沒有著急,他果斷的拉開自己的衣裳,果然在胸前發現一個淡淡的紅色符號,像是一個褪了色的紋身。

修身成神 ,就像西子捧心那樣。

只不過……

越蒙突然回過神來。

文中女主的空間只可以存放和收取物品啊,

而且只能存放死物,更不可能自己進入空間。所以之後女主冒充空間異能者,根本沒有任何人懷疑過。

可是越蒙的空間,剛才看了一眼不但有山有水,還有樹有花,

完全一副世外桃源模樣。

難道是因為吸取的血更多的緣故?還是男女的差別問題?

算了,想不清楚就算了,

不如再進去裡面看看?

才想完,

他已經置身在剛才的那片曠野里了。

只是腦中一個念頭就進來了?!根本不要像女主那樣按著胸口的符號?!太棒了!

越蒙一下子興奮起來了,這個時候的他彷彿真的變成了書中那個才十八歲不知人間疾苦的風流小少爺,開心的在自己的空間里溜達了一大圈。

順著湖邊一條小路走過去,


竟然看到了一座簡陋的竹樓,上下兩層,樓上有三個房間,樓下一個客廳一個廚房和一間浴室。

竹樓前面的空地上還有一口古老的水井,周邊用石頭壘著,

旁邊放著一個木桶。

越蒙突然覺得這個地方以前說不定有人生活過,也許是玉石的前主人,不是說這石頭是人家家族裡的供奉之物麽?說不定真是前人留下來的。


不過現在並不需要去想太多,他現在要考慮的是,怎麽講這個空間運用起來,

這麽一片寬廣的空間,

只用來堆積物資實在可惜了,這片肥沃的土地應該利用起來,說不定能種些糧食自給自足。

獲得了如此巨大的好處,

越蒙興奮的幾乎睡不著覺,

只想著找個人傾訴一番。

那個人選自然是越冥!越蒙簡直迫不及待地想要把這個消息告訴他。


馬上出了空間,

然後溜到了卧室,把手機撿了起來。

看到上面顯示的兩個未接來電,撇撇嘴,乾脆把陳雨茉這個人拖到了免打擾名單中。

那邊的陳雨茉正心不在焉的上著英語課,老師在台上聲情並茂的講著,她坐在下面走著神。

旁邊的室友看著她那款限量版的手機,

忍不住羨慕道。「雨茉啊,

你男朋友對你真好,這款限量版的手機有錢都買不到呢。」

陳雨茉回過神,眼裡閃過一絲驕傲和不屑,

面上卻湧上一抹羞澀。

假意道。「什麽男朋友,別亂說。他們那樣的大少爺怎麽可能看得上我……」

「什麽啊,每天接送的那麽勤快,各種名牌奢侈品往你這裡砸,他對你的心思簡直一目了然。」

陳雨茉低下頭做為難狀,「我、我都說不要了,

他卻硬要塞過來……」

這句話讓身邊幾個女同學更加羨慕嫉妒恨,

那些可都是限量版的包包還有名牌化妝品啊,哪個女人不想要,

這個家夥簡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有人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馬上岔開問。「雨茉,明天不是你生日麽?越少爺好像說今晚要給你一個驚喜,到底是什麽啊?」

這話引起了周圍眾多姑娘的好奇,焦點人物陳雨茉心中也滿是自豪和得意,但是臉上卻依舊嬌羞無措,「我、我也不知道。」

「哎呀,

你是我們中間命最好的了,長得好看,

學習又好,最難得的是,那個大少爺還對你痴心一片,以後就等著當少奶奶享福好了。」

閃婚嬌妻:總裁大人請克制 ,臉上卻還是羞紅著,假意推說。「越少爺不過是玩玩而已,

當不得真的。」

但是心中卻在盤算著下一步該如何行事,其實她自己也清楚,

她之所以得到越蒙的青睞,不過是因為自己與他之前遇到的女人都不一樣,

所以才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如何讓這份好感和好奇心發展成為深愛,那就得看她的本事了! 賀少的閃婚暖妻 ,看到一直沒有動靜的手機,陳雨茉忍不住皺眉,

往日她的電話一打過去,

對方都是立刻就接了,就算沒有接到,也會馬上回過來。

剛才她都打了兩個過去,他卻沒有接聽也沒有回復,可能是有事吧,陳雨茉想著。

心裡一直猜測著,卻不打算再打過去,

她不能讓對方以為自己很緊張他,她必須保持她那若即若離又單純羞澀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