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讓她們先完成約戰,李逸晨怕的就是自己顯露出手段之後,她們會怯場,到是雖然也能直接找到貢獻舒值,但畢竟沒這樣省事!所以此刻李逸晨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看著李逸晨這般窮追猛打,四周一眾男弟子更是一個個臉含得意,雖然對於他們來說,李逸晨只是一個陌生人,但李逸晨是男的,現在他代表的就是寒冰宮的弟子,此刻李逸晨的這番態度,頓時令眾人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見識一下師弟的其他手段!」被李逸晨逼到這個份上,羅青鳳自然也不可能再避戰,而且如果李逸晨放棄用劍,她可不認為自己會輸!

畢竟一個人的精力終究有限,李逸晨就算機緣巧合之下,修鍊了變態的劍意,那麼在其他方面肯定是弱項了吧,而此時若是自己將其打敗,到也可以挽回她們內峰弟子的名義!

畢竟一直以來,她們出來找這些外峰男弟子練手,還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失敗,若是不找機會把面子找回來,這次她們回去,指不定會被其他同門取笑成什麼模樣。

說話之間羅青鳳身影一閃,已經站在擂台之上!

「師弟李逸晨請師姐指教!」李逸晨再次抱拳行起禮來!

「羅青鳳!」羅青鳳回禮之後,身影一閃當即向著李逸晨飄飛而去!

李逸晨這個傢伙手段太過詭異,所以羅青鳳此時也顧不得什麼師姐身份,她要先發治人,反正按剛才李逸晨對何雲芳那一戰的理論來講,雙方行禮之後便表示戰鬥開始,雖然這樣有幾分偷襲之嫌,但為了內峰弟子的名聲,此刻羅青鳳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雖然沒有提前運轉功訣,但作為寒冰宮的弟子,寒氣彷彿早已融入靈魂一般,只見羅青鳳雙手翻滾之間,四周立刻瀰漫起無盡冰霜,一道道雪白的掌印隱藏在漫天冰霜之中,令人根本難以判斷出哪一道是在冰霜,哪一道是掌印!

而且大家更明白一個問題,哪怕是你看清楚了所有的掌印,在極短的時間內也難以判斷哪一擊為實那一擊為虛!

不得不說,羅青鳳雖然有偷襲取巧之嫌,但此刻她的手段卻表現出她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如此一來,就算李逸晨還有其他手段此刻也只得先應付下羅青鳳的攻擊,如今一來自然也只有踏入羅青鳳的戰鬥節奏!

論寒氣之精純,羅青鳳明顯比不過劉均燕,但是此刻她在戰鬥節奏的把握上,卻遠勝於她們!當然這也可能是她看著三人的前車之鑒后想到的辦法!

四周寒氣逼來,李逸晨卻視而不見,甚至連那些掌印,李逸晨都彷彿沒有看見一般,只見李逸晨一腳踏出,直取中宮,抬手一拳卻正轟向隱藏在無盡冰霜中的羅青鳳,至於四周掌印的攻擊,李逸晨同樣視而不見!

兩敗俱傷!不得不說,在羅青鳳搶佔先手之際,李逸晨選擇這樣的手段來反擊同樣也體現出他豐富的實戰經驗!

雖然羅青鳳搶佔先機,對攻之中能佔到幾分優勢,以傷換傷之下,李逸晨會吃點暗虧,但至少可以打亂羅青鳳的節奏,不至於陷入更大的被動。

不過就在不少人獵魔戰場下來的男弟子心中暗暗為李逸晨點贊這際,另一端的女弟子們卻一個個流露出不屑之色!

羅青鳳更是嘴角微微一挑,雙目之中厲光閃過,全身散發出一股強烈寒意,轉瞬之間只見四周的無盡冰霜瞬間凝結成一道道冰牆擋在李逸晨的拳頭之前,而羅青曼之前布下的掌印,此刻亦驟然加速向著李逸晨急轟而來!

見狀四周觀戰的男弟子不由臉色一變!雖然他們與李逸晨素不相識,但是此刻李逸晨無形之中已經代表了男弟子在戰鬥,甚至在他們的心裡李逸晨的勝負已經關係到他們心中最後的那一份榮譽感!

但他們沒有想到羅青鳳居然還有這樣的手段,按著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李逸晨的拳頭破開冰牆必定會被化解大部分的力量,就算最終能擊中羅青鳳,估計都無法擊破羅青鳳遍布全身的天道力的防禦!

而原本打算以傷換傷的李逸晨卻要全面承受羅青鳳的攻擊,如此一來,李逸晨帶傷之軀又如何應對接下來的戰鬥?

而且更可怕的是發展到這一步,李逸晨哪怕是想變招都已經沒有足夠空間和時間,如今李逸晨能做的就是一條路走到黑!

顯然李逸晨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他沒有任何變招,右臂的拳頭去勢不變,咔……咔……脆響不斷,在眾人眼中堅固無比的冰牆此刻李逸晨拳頭之下卻彷彿脆得不能再脆的廢鐵,似乎根本連半點遲滯都沒有對李逸晨形成,便紛紛碎裂開來!

嗯……接著一聲悶哼從羅青鳳的鼻腔之中發出,隨即只見羅青鳳的身影隨即倒飛而出,瞬間飄至擂台之外,而此刻羅青鳳的攻擊亦悉數落在李逸晨的身上。

如同炒豆般的一陣噼里啪啦的脆響,李逸晨卻站在原地連身體都沒有晃動過半分!

這……看著這一幕,全場再次沉寂下來,沒有人會懷疑羅青鳳的攻擊力道不足,而如今李逸晨卻沒事的人一樣,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李逸晨的肉身已經強橫到了某個可怕的地步!

不錯!只有肉身之力強大到某個程度,他才能無視羅青鳳的攻擊,更能憑著肉身之力直接擊碎羅青鳳的冰牆后將羅青鳳擊出擂台!

除開前兩場依靠符篆取勝,其他兩場,李逸晨僅出一劍一拳,便打敗兩個內峰女弟子!此刻所有人都意識到,李逸晨這個新弟子只怕並非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 「多謝李師弟手下留情!」就在所有人都震驚著這一切之時,羅青鳳卻抱拳道!

只有親身親力過才能知道李逸晨的肉身是多麼的恐怖!那肉身之力估計比起養魂境也絲毫不弱!同時羅青鳳又感覺到,雖然李逸晨的拳勁如同泰山壓頂般的襲來,令自己有種窒息的感覺,但當拳頭落在自己的身上之時,卻僅僅只有一股強大的推力,強大到足以將自己推出擂台而不傷自己分毫的推力!

對於妙到巔峰的控制按羅青鳳輸得心服口服,同時也不得不承認,李逸晨的確手下留情了,否則剛才那一拳若是沒有收力,羅青鳳相信自己至少得在床上躺過十天半月!

「師姐言重了!」面對羅青鳳的謝意,李逸晨也是客氣的還以一禮!

的確!如今將肉身之力已經打磨到養魂境初期的地步的李逸晨剛才那番看似驚險無比的舉動,其實卻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而兩人的對話瞬間令眾人再度震驚起來!原本李逸晨一招建功已經令人難以置信,可是如今看來,李逸晨不僅一擊得手,而且還手下留情了!

果然此刻大家看著羅青鳳根本不似受傷的樣子,當即明白李逸晨的確手下留情!

一擊得手,那絕對是輾壓式的優勢,可是在這個過程還能做到收放自如,那兩人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甚至在場那些養魂境武者也不由臉色微變起來,他們不是沒有做過陪練,雖然他們知道自己憑著修為上的優勢也可以獲勝,但是他們也絕對做不到李逸晨這麼輕描淡寫吧?

「師姐,我剛才也沒什麼消耗的!」既然四場都已經完了,那麼李逸晨自然也不願意把第五場拖著!

林雨嬌!乃是與李逸晨約戰的最後一位女師弟,如此見李逸晨這般說話,心中雖然不爽之極,但同樣也無力之極!

人家用符篆!限制了!人家用劍,也限制了!現在總不能去限制人家連肉身之力都不用吧?

但林雨嬌卻知道自己與羅青鳳的實力相近,羅青鳳接不住那一拳,自己同樣也接不住那一拳!

此刻林雨嬌心中有的只有兩個字,後悔!

你說自己好好的非要來找什麼新弟子練手?來了,人家沒選中自己就算了嘛,後來自己居然還主動湊上去!現在是想下也下不來了!

可是上擂台?拿什麼給人家戰?突然林雨嬌眼中閃過一道靈光道,「李師弟劍道造詣和肉身之力都令人佩服,在這兩方面師姐自認不是對手,不過聽聞李師弟修鍊出了本命真火,不知道願不願與本命真火與我的寒冰之氣較量一番!」

想了一下,林雨嬌覺得也許這是自己唯一有取勝希望的地方吧!否則其他方面根本沒法比,而且她們到這裡的目的,不正是藉助李逸晨的本命真火在磨礪自己的寒冰之氣嗎?

本命真火!

眾人不由再次一驚!正如林雨嬌所言,李逸晨在劍道和肉身之力上已經有了太過驚人的表現,有著這樣變態實力的人居然還能修鍊出本命真火?

他真的是來自四州之一,走投無路才投入寒冰宮的武者嗎?

這樣的天賦,這樣的實力!你確定你不是天崖海閣某個強大勢力的傑出弟子出來玩的?

「你要我用本命真火?」李逸晨臉上不由閃過古怪的神色!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本命真火,只不過當初與方雨軒一同修鍊李逸晨可是知道自己的本命真火有多強大!

畢竟方雨軒能得到任虹玉那般重視,自然說明他的寒冰之氣更加的凝實,而剛才的交手李逸晨也意識到,眼前這幾個雖然是內峰弟子,但真要動起手來,同樣打不過方雨軒,那麼方雨軒都承受不住自己的火力,她主動要試?

「可以嗎?」看著李逸晨有此在猶豫,林雨嬌意識到自己彷彿找到了李逸晨的弱點!

畢竟按理論來講,一名武者就算能在養魂境修鍊出本命真火也已民經相當不易,李逸晨如今的修為就算凝聚出來了本命真火,估計也不可能太強!

冰火相剋!如此的較量,自然是誰強誰獲勝了!

「那好吧!」李逸晨也是有些無奈,不過想到這是最後一個對手,心中到也輕鬆了幾分。

聞言,林雨嬌身影一閃,當即飄上擂台!

「師弟李逸晨請師姐指教!」李逸晨再次行禮,只不過這一刻所有人眼神都變得複雜起來。

雖然大家都有著與林雨嬌相近的想法,但是之前又有誰會想到李逸晨能以如此獨霸的姿態勝出呢?誰又敢說這一次李逸晨不會再度上演奇迹呢!

「林雨嬌!」林雨嬌還禮之後,便向著李逸晨緩緩走來!

既然雙方是本命真火與寒冰之氣的較量,那她就打算玩得純粹一些,不再去比試什麼其他武技招式,否則李逸晨萬一又有什麼精妙的武技呢!

當靠近李逸晨不到三尺之際,林雨嬌緩緩抬起右手道,「李逸晨請!」

隨即只見林雨嬌的右臂已經被一層冰霜所覆蓋,四周空氣更是在極寒之中憑空滋生出無數白色的粉末不斷掉落。

「林師姐請!」李逸晨自然明白對方的意思,當即同樣抬手將手心貼了上去!

就在與李逸晨手心相接的瞬間,林雨嬌頓時全身彷彿被冰封一般化著一個冰人,而在她身上的寒冰亦延著李逸晨的手臂向著李逸晨蔓延而來!

的確差了一些!感覺到對方的寒冰之氣,李逸晨不由微微搖頭,甚至都根本沒調去鎮神塔內的嘯天火力,本命真火一經催動,手臂的冰霜瞬間化著陣陣白霧飛起,而與此同時,林雨嬌體外的冰塊亦咔……咔……聲中化著無數碎冰掉落而下。

碎冰落地,同樣化著白霧轉眼即逝!隨即只見林雨嬌的俏臉以及裸露在外的肌膚變得一片赤紅,彷彿隨時都可能燃起來一般!

接著林雨嬌一下子甩開李逸晨的手心,身影倒退開來,同時全身寒氣不斷涌動,足足持續了十多息,臉色才逐漸平復下來!

「你……」此刻林雨嬌的心情與之前的四個姐妹根本沒有半點區別,她似乎不敢相信李逸晨居然本命真火也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雖然兩人的接觸也就眨眼之間,但林雨嬌卻感覺自己在剛才彷彿落入火山的最中心一般,那股炙熱乃是她進入寒冰宮就從未有過的感受!

「師姐,我算贏了嗎?」這樣的較量,不比之前的戰鬥,可以直接把對手轟下擂台,所以李逸晨問道!

「你贏了!」雖然自己也覺得有些丟人,但此刻卻不得不承認,這個叫李逸晨的新弟子就是一個變態!

不過此刻全場雖然還是有些安靜,但大家似乎已經不再那麼震驚,甚至有種早就猜到的感覺。

「那我通過檢驗的獎勵,是不是現在可以領了?」李逸晨當即問道!

辛苦這麼半天他為的可就是那一萬貢獻值,否則鬼才有空在這裡給她們玩呢!

相比起李逸晨最後一戰的勝利,這句話更加引來了四周無數羨慕的眼神!

此刻他們才意識到,李逸晨前後已經贏了五場,而五場的獎勵加起來可是一萬貢獻值!

一個新入門的弟子,前後不到一個時辰就賺了一萬貢獻值?而他們領著俸例還要累死累活的去做各種任務,那起碼也得三四個月才能賺到這一萬貢獻值!

相比起勝利所帶來的震驚,實打實的貢獻值反而更令他們羨慕和嚮往!

「把你的寒冰令拿來!」林雨嬌當即說道,雖然她們之前沒有想過會輸,但如今輸了自然也不可能再賴帳!

李逸晨當即拿出自己的寒冰令,林雨嬌接過手來之後與自己的寒冰令一合之後,扔回給李逸晨道,「這次你贏的一萬貢獻值都在裡邊了!」

作為內峰弟子,她們自然要比外峰這些苦哈哈富裕一些,所以此刻林雨嬌直接將一萬貢獻值划給李逸晨,否則等著李逸晨一人二千的轉,那豈不是等於再傷口上給她們撒鹽!

「謝謝師姐!」接過寒冰令,發現其中果然已經有了一萬零五百的貢獻值,李逸晨不由微微一笑。

「不客氣,不過李師弟實力非凡,估計接下來會有不少內峰師姐前來找你討教的!」她們是輸了,但她們並非寒冰宮最強的弟子!

她們可以輸,但內峰弟子的聲望不能輸!所以她們相信會有其他師姐來給她們找回面子!

「啊……最近我可能沒空了!」貢獻值到手,李逸晨哪裡還有空與她們切磋?

「只怕到時由不得你!」林雨嬌卻是臉色一變,如果這傢伙從此避戰,那麼她們將成為內峰的罪人,這樣的罪名她們可不願意去背!

「由不得也只有由啊,因為我打算去闖五關,好像闖五關的時間可以不接受挑戰吧!」雖然不知道闖五關的具體意義,但從當初厲良朋的話語中,李逸晨還是知道,闖五關乃是寒冰宮比較重視之事!

他要闖五關!所有人不由一愣!不過仔細一回顧李逸晨的戰鬥過程,似乎他還真具備去闖五關的資格!

「難怪他在開戰之前說五個師姐就已經夠了,原來他不是說夠他有機會勝出了,而是贏的貢獻值夠他去闖五關了!」

不知道是誰反應過來自言自語地說著,但卻瞬間令所有人臉色一變!

仔細回味,李逸晨既然已經決定闖五關,而且當時還直接接受與五位師姐對戰,那豈不是說他當時就已經知道必勝,而所謂的入門檢驗對於他來說,其實只不過是賺貢獻值的一個手段而已…… 「你要闖五關!」原本剛準備離開的一眾內峰女弟子頓時停下腳步!

李逸晨的表現的確足夠妖艷,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就有著闖五關的實力!作為內峰弟子她們自然知道所謂的五關其實乃是內峰弟子的素心考核!

素心寒冰訣乃是寒冰宮的核心功訣,雖然每個弟子都可以修鍊,但第四重以上的功訣,卻只能通過素心考核或者說對宗門有重大貢獻弟子方可修鍊!

所以她們之所以被李逸晨打得毫無還手之力,除了李逸晨太過變態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們目前還未能通過素心考核,而無法修習上乘素心寒冰!

否則寒冰宮縱然如今地位再怎麼沒落,她們的弟子自然也不可能那般不濟吧?

寒冰宮雖然不怎麼待見那些男弟子,但還是給了他們一個機會,那就是誰若能闖過素心考核就能進入內峰,得到寒冰宮的真正認可!

畢竟內峰之中的眾多女弟子能過過素心考核的頂多也就十分之一,若是哪個男弟子能通過,自然也說明其有著不錯的潛力,哪怕因為其性別的關係不能修鍊素心寒冰訣,但卻也值得培訓!

只不過素心考核乃是寒冰宮的核心機密,所以她們為了保守這個秘密,換了一個說法,對其他男弟子說是闖五關!

所以雖然給了外峰男弟子闖五關的機會,但同時寒冰宮又下了封口令,無論是誰都不得對任何人提起闖五關的內容!

畢竟寒冰宮也知道自己這事做得有些不妥,若是被其他勢力知道她們拿素心考核來為難男弟子寒冰宮自己也覺得不好交待!

所以對於男弟子來說,他們只知道闖五關十分不易,但卻不知道為何會這麼難!可是內峰女弟子卻是清楚其中的關係,如今見李逸晨剛入門就揚言要闖五關,她們自然不信李逸晨具備那個實力!

現在敗給李逸晨,雖然她們承認技不如人,但身為內峰弟子同樣覺得臉上無光,如今有機會見到李逸晨闖關失敗,她們自然也等著這個結果!

「想試試吧!」李逸晨到沒有把話說得太滿!

畢竟按著之前厲良朋所說的那所謂的闖五關可絕非等閑,哪怕自知自己如今戰鬥力堪比養魂境李逸晨也沒有絕對的把握。

因為闖五關可不會因為你的境界而有特殊的待遇,也就是說養魂境和合體境去闖關,其實所要面對的困難都是一樣的,而結果依舊如此,這自然說明闖關的過程不完全與實力有關,可能更關係到其他因素!

「好吧,我們帶你去!」聽李逸晨這麼一說,一眾女弟子不由眉頭一揚,似乎有著幾分幸災樂禍的意思。

「那就有勞幾位師姐了!」雖然知道她們的心思,但李逸晨原本就不知道如何申請闖五關,如今有人帶路,他自然也懶得去在乎她們的想法!

「李師弟加油!」原本還覺得李逸晨一來就提出要闖五關顯得有些冒失的厲良朋在見識到李逸晨的手段之後,他感覺李逸晨真可能會有一些機會,同時他也明白像李逸晨這樣的天才,哪怕是失敗,也只有經歷過之後才會承認,在此之前,他都會對自己有著絕對的自信,所以此刻,厲良朋能做的只是鼓勵!

「李師弟加油!」

「李師弟!加油!」

接著四周一眾男弟子亦紛紛大喝起來,他們雖然所有人都知道闖五關可以改變他們的命運,但絕大部分人卻沒有這個膽量!

一萬貢獻值別看李逸晨賺得輕鬆加愉快,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卻要積蓄許久,所以真正去闖過五關的人並不算多,而且就算一些有這個打算的如今也處理貢獻值的累積之中,如今李逸晨敢於邁了這步,同時剛才那一戰又令這些男弟子彷彿找到幾分自信,此時自然鼓勵著李逸晨希望他能成功。

只不過其中有幾個經歷過闖五關的弟子,此刻臉上閃過的卻是擔憂之色,李逸晨的確表現驚人,但親身經歷過其中困難的人卻不是那麼看好李逸晨。

不過雖然鼓勵著李逸晨,但他們卻沒有誰跟隨而來,因為五關並不在外峰,他們並沒有資格過去!

但即使如此,當一眾內峰弟子離開之後,眾多男弟子還是紛紛議論起來,有回味著之前李逸晨的手段的,也有猜測著李逸晨闖關結果的。

不過如今跟著一眾內峰弟子離開的李逸晨自然不知道身後的這些情況。

雖然她們要李逸晨同行,但只不過是為了看李逸晨的笑話,一路上自然也沒有誰會給李逸晨多說什麼!

很快走到外峰在的傳送陣,不過此地的傳送陣乃是有專門的女弟子鎮守,而且傳送陣四周的十餘女弟子無一不是養魂境後期巔峰的存在,顯然這個傳送陣雖然可用,但外峰男弟子若是沒有召喚,誰也無法隨意通過。

經過傳送陣,再次出現在一片冰雪的時間,不過此處並非李逸晨入門的大殿,而是一排冰宮,前方一排五道冰門,門雖未封,但投過大門能看到的只是一片雪白!

不過令李逸晨意外的是居然又在這裡見到了分別不久的任虹玉!

「任長老!」

「任長老!」見著任虹玉,一眾內峰弟子不由自主的恭敬行起禮來!

而此刻任虹玉聞聲轉身之際卻看到李逸晨居然也在人群之中,不由眉頭微皺道,「你怎麼也到這裡了!」

「回任長老,弟子想試試闖五關!」李逸晨心中也是一陣無奈,當初他雖然在任虹玉的面前表態了,但任虹玉也僅僅只是對他沒有最初那麼大的敵意,但仍然沒有給他什麼好臉。

原本李逸晨想著寒冰宮這麼大,而且任虹玉作為聯盟宗使,估計也不可能駐留太久,估計以後大家都根本不會有什麼見面的機會,可是他卻沒想到這才半天多點的功夫兩人又碰頭了!

「闖五關?你的獵魔功勛就是用來這樣浪費的?」任虹玉眼中不由閃過鄙視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