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說木風、木雨的槍法之精準,各個角度瞄準極不顯眼的耳朵全都百發百中,就說溫克林這位剛剛有心情換衣服的英俊青年,瞬間就變臉成了地獄羅剎,就叫人猝不及防!

饒是見慣了各色變態殺人犯、重刑犯的武清也從未見過這般極端的案例!

不想接下來的情況,更令眾人吃驚!

只見一身白衣,走到人群之後的溫克林又一揮手,前面為他遮擋牆血水的人牆便瞬間散開,將溫克林的身影再次顯露出來。

薇姐被這陣仗攝得一怔,竟不覺後退了半步。

溫克林抬手緊了緊自己那系得絲毫不亂的領帶,陰鷙的視線盯住薇姐,勾唇殘忍一笑,「敢用槍指住我的人,從來就沒有好下場!」

他側眸對手下人冷笑著說道:「之前我只叫你們砸場子,沒叫你們欺負小姑娘,所以要罰你們!如今這個女人敢拿槍指我,才真正該被你們輪!」

他話音剛落,薇姐就瞬間反應過來,周身激起一栗皮的同時迅速揮起手槍!

她對溫克林忽然產生了一種深入骨髓強烈恐懼!

哪怕下一秒,她就會被粗管火槍轟成一片碎肉,也要在此時拉下溫克林做墊背!

但是她快,站在她身旁的溫家打手們更快!

不知是誰的一飛腿,薇姐手槍瞬間被踢飛!

她身後那些燕尾服的侍從槍手們也在第一時間被人擊斃!

「溫克林!」眼見自己分佈在樓上的幾十個手下只在眨眼之間,就齊齊斃命,林經理眼眶都要眥裂了!

他瞪著血紅的眼睛,抬手一指溫克林的方向狠狠發出一聲狼嚎似叫聲:「開火!一個活口都別留!」

與此同時,溫克林一邊扛著火槍的人,也都齊齊掉轉槍口,對著暴露在大廳最中央的林經理一伙人瞬間開火!

方才還富麗堂皇的奢華舞場,此時就變成了劇烈交火的修羅場!

數不清的子彈在空氣中劃出刺目的光亮,此起彼伏的轟鳴著,宛如地獄厲鬼的鳴囂!

慘嚎,血液,皮肉組成了人間最慘烈的交響曲!

武清第一時間蹲下身,尋了一張結實的台柱,完全的隱在背後。

那小士兵更是第一時紅了眼,瞬間掏出槍,卻沒有衝出去保護林經理或是與敵人對戰。

他挺直著身軀,一步站在武清前面,就像是得了死命令拼了自己也要保護武清的騎士一般,將武清完完全全的護在身後。

武清眸子微霎。

雖然她很感動,但是也徹底證實了她的猜測!

戴郁白與梁心的爭鬥果然是力度狠辣,犬牙交錯,互相都入木三分。

不過現在根本不是思考的時候,外面已經打成了一片。

千怕萬怕,武清最終還是被逼到了這個死胡同!

------題外話------

下午五點還有五更哦O(∩_∩)O哈哈~ 兩人瞪大了眼對視了幾秒,臉上皆寫著「卧槽」二字。

卧槽!真有人在路上睡著了,我特么不過是說說,誇張手法啊嘞。

十劍幾步上前,將倒在地上的男子支起,搖晃起他的身體。

「喂,仁兄,醒醒,醒醒!」

這大兄弟看來也是一時恍惚,被搖了幾下就睜開了眼,對著十劍瞄了幾眼,道:「別,別搖了,我想吐。」

十劍急忙一膀子扔開他,大兄弟摔了個「大屁股裂了」,痛呼出聲。不過幾分痛感讓馮虛清醒了許多,他一個鯉魚打挺躍起,推了推眼鏡,認真地看著十劍,道:「美女,你聲音不好聽啊。」

十劍翻了翻白眼,揚起下巴,右手食指虛戳了幾下自己的喉結,低吼道:「男的,懂?」心下暗罵了幾聲瞎子,瞎子!

馮虛搖搖頭:「男的?那豈不是比我還帥?」

十劍感覺自己的面部肌肉抽搐了幾下,不再理他,與滿臉笑意的菲尼雅欲要走開。

誰知那眼鏡男跟了上來,道:「俊男,你也覺著有些犯困?」

嗯?十劍回過頭,問他:「什麼意思。」沒想到兩人小聲說話會被一個在路上都能睡著的人聽到。

「我也覺著倦意襲人啊,」馮虛推推眼鏡,「不過因為小生精神力較為敏銳,覺得有些怪異。」

「怪異?仁兄,你還清醒著嗎?」看他穿著古式的白衫,十劍總忍不住叫他「仁兄」。

「哈哈。」馮虛一聲笑,知道十劍對他存疑,於是心念一動,額頭中央一道紅線突然裂了開來,「我有一言,請兩位靜聽。」

卧槽!

十劍臉上又掛上了懵逼的表情,之前還覺得一個男的在額頭上畫什麼紅線,真是娘極了,想不到這廝直接開了隻眼出來。

「我是異種,精神力已至四元化境,很清醒著呢。」

十劍盯著那隻豎立的眼,小聲道:「剛才誰暈倒在地上來著。」

這次輪到馮虛的臉抽了幾下。

「所以啊,有大問題。」他往四周望了一圈道,「這裡,有古怪。我剛才察覺到一股奇怪的魂力波動,接著就是一陣恍惚,可能是我的精神太過敏銳,所以有點反應過頭了。」

「哦,然後呢,跟我有什麼關係?」十劍想不通這人到底纏上來幹嘛,現在的異種這麼『迪奧』的嗎,直接上來自曝?於是回過頭與菲尼雅示意,兩人撇下他繼續走。

「唉唉,別走啊兩位,兩位的精神力都到三元了吧,可了不得哦。」馮虛又跟了上來,額頭上那隻眼緊緊盯著兩人。

總覺得他在變相地誇自己。

這下菲尼雅出聲了,她看向那隻眼,道:「你,是神異系的『天眼』馮虛?」

「哈哈,看來小生也有幾分薄名。」

十劍齜了齜牙。

「你那隻眼,看得透我們的靈魂元階?」

菲尼雅點點頭道:「他確實有這個本事。」

靈魂力量,或稱精神力,也有分等階。常人一般有一元的精神力。修鍊星武,有助於增長精神力。一般臻至開光境後期者,能將精神力提升到二元,能夠內視丹田。到達三元精神力者,則已遠超常人,有記憶力絕強、動態視力提高等顯著差異。

而到達四元精神力者,可稱魂道修者,靈魂力量可放出,能夠使用精神力星術星技,相當於武道的武師境界。但魂師又普遍強於武師。

精神力四元之後開始分段,每一元分為四段:入境、花境、妙境、化境。

十劍天生白瞳,精神力異於常人,又加上一次「掠奪」,已至三元。

「九天院內天才眾多,想要找出魂力到達三元的武者並不困難,你別來煩我倆。」十劍倒是有些意外,菲尼雅的靈魂力量竟然也有三元。

一般來講,武道修者要到秘藏境中後期才能將精神力提高到三元。

「兩位難道不好奇我為何要調查此事嗎?」

「不好奇。」

馮虛咬咬牙,道:「此前我已經在多個地方察覺到怪異的魂力波動,只要將其中的規律查明,做出總結上報到九天閣,我就能去爭取進入『九天學宮』的資格。」

「九天學宮!」菲尼雅一聲驚呼,有些明白馮虛為何如此賣力的原因了。

十劍迷惑地看向她,假裝不知其中緣由。

菲尼雅微微一笑:「九天學宮是九天學院的核心區域,封閉管理,你可以理解為九天的內院,只收錄每屆中最為傑出的學員。但其中的修鍊資源,一定無比豐厚。」

「要麼是天賦冠絕者,要麼是一技大成者,亦或者是……做出大貢獻、大成績者。」馮虛低聲沉吟,「兩位,不想進入九天學宮嗎?」

十劍眼珠子沽溜一轉,嗤笑一聲,「有這麼好進?而且你找上我們二人,是看我們的靈魂力量不如你吧。加入你,成為你的助力,但終了有機會進入學宮的,還是你。」

「我的確是這個打算。」

這下十劍倒是有些驚訝了,這人倒是實誠,耍小心思,但也敢於承認,不是什麼陰險小人。

馮虛聳聳肩,道:「兄弟你也太機靈啦,看來我們是談不成了,那麼就此別過了。」

「等等,我可以幫你忙,不過我要報酬,嗯——一瓶星璇丸。」十劍卻是攔住了他。

「好……好吧。」雖然馮虛臉上肉疼得緊,不過還是答應了,他又轉向菲尼雅,露出詢問的神色。

「我……」見十劍導員一個勁給自己眼色,菲尼雅猶豫了。

「她不和我們一起,兩個人還不夠嗎?」要不是十劍想備點星璇丸來衝擊境界,他才不會做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買過東西,與菲尼雅分開后,十劍和馮虛找了家清靜的店子坐了下來。

「說吧,有什麼安排?」

馮虛點點頭,道:「之前我已經有了些猜測。我在學院內逛了一圈,發現出現這種影響的地方有一個共同點。」

「哦?是什麼?」

「這種異樣的魂力波動,都出現在靈器殘片周圍。」

十劍擰了擰眉:「會不會是靈器本身所帶有的效能?」

「所以需要確認。」馮虛點點頭,「你接下來先去圖書館找有關靈器的資料,我接下來再去其他有靈器殘片的地方偵查。」

「你不是叫我和你一起到四處逛嗎?」

馮虛笑了笑道:「那是排除了靈器殘片的嫌疑之後。現在只查看靈器殘片的話,我一個人就夠了。」

「而且,你以為精神力量到達三元之上就一定能察覺到這種異常的魂力波動嗎?」

十劍擰著眉說:「若是如此,那些三元之上的導師應該早就發現問題了才是。」

馮虛指了兩下自己額頭,道:「只有用藥粉讓我的天眼變得更敏感,才能察覺到。不然的話,大概只有五元的魂道修者才能發覺。一開始想請你們幫忙,不過是想請你們幫我初步篩選出可疑的地方,最後來確認的,還是我。」

「原來如此,好,我現在就去查找資料。」

「可以,我也把之前照到的一些靈器殘片的照片發給你。」

交換了聯繫方式后,十劍立馬動身趕回圖書館,看著十劍離開,馮虛砸了砸嘴,心下暗忖:到底該不該告訴他,這股魂力波動,很危險吶…… 槍子兒可不長眼睛,縱然武清是穿越重生,也不過是一擊就能斃命的肉體凡胎!

當務之急,就是尋到一個安全的空隙,徹底逃脫這片修羅場,徹底離開梁心與戴郁白的勢力範圍!

武清隱在台柱背後,仔細的打量著外面每一處細節。

林經理站在一樓大廳的正中央,完全暴露在溫克林一夥的火力範圍之內!

按理說,只要樓上溫家軍隨便一通掃射,就能要了他的命。

但是他身前有不少捨命護衛的燕尾服殺手,早在第一時間將他按壓在人群中央,自己則用肉身擋住了即將來襲的第一波子彈。

更重要的是,隱藏在四圍牆角的援兵們反應更快!

比起燕尾服也在第一時間撲出救援,他們早在薇姐手槍被踢飛之時,就迅速抬起早就準備好圓形桌面,豎立在地,猛地一推,圓形的桌面便飛也似地滾向了大廳中央方向!

武清心中不覺暗嘆。

這批穿著絲綢唐裝的殺手們顯然經過專業性極強的訓練,反應之快,判斷之准,實在令人咂舌。

視線跟著那圓盤桌面飛馳一瞬,武清就從它滾動的速度與顫動的頻率,判斷出,那桌面絕不僅僅是有實木製成。

其中不是有金屬夾層,就應該外包了金屬護面!

兩方打的都是時間戰,這一瞬間,夜舞巴黎的援兵暫時取得先機,

羅盤一般飛速旋轉的桌面幾乎與第一波槍火一起到達林經理一群人面前!

大廳里的燕尾服保鏢們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瞬間衝出兩個人死命的就抱攔下了那張足有三米高的偌大圓面。

才用桌面擋住大部分人,雨點一般的子彈瞬間就砸在了桌面表層堅硬的鋼板上!激起一陣雷鳴般噼啪的聲響!

最先躍步攔截桌面的兩個保鏢再向回身躲避,已經不及,瞬間就被激烈的彈雨射程了篩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武清眸色一霎。

縱使她見過很多變態殺人的殘忍畫面,可是卻從沒有親身經歷過槍戰,沒有經歷過活生生的大規模殺戮。

眼前血腥場面縱然不會使她懼怕,卻還是在她的心靈中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此時此刻,那個證券交疊混亂,戰火頻發,信奉弱肉強食的亂世民國,才真正在她面前揭下神秘的面紗。

真實而清晰給她展示了冷血無情的一面。

當然,這還只是冰山一角,更駭人的一面還躲在遠方的陰影之中潛伏著,伺機而動。

激烈的場景還在繼續,並不因武清所受到的震撼而停滯半分!

更多的燕尾服保鏢躲進桌面后,將林經理身子盡可壓低的護在最安全的核心位置,一邊轉著桌面一邊向著旁邊槍火射不到的安全地帶快速奔逃!

武清急急將視線上移,只見已經暗中支援著更多燕尾服保鏢的絲綢唐裝殺手們也已經攻打至樓梯電梯的通道入口。

兩方人手匯合著,潮水一般源源不斷的湧向四樓。

前面的人搬移著各種包了金屬護板的傢具,頂著猛烈的槍火,拚命往上擊殺! 回到工作室的十劍暗笑,恐怕馮虛也沒想到,我本就是圖書館的人員。

異樣的魂力波動,可能是其他暗子的手段,但——這又與我何關?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賺點星璇丸外快,才好實施接下來的計劃。

放下心思,十劍搜查起有關靈器的資料。正好之前他就讀過幾本收錄了千萬靈器的圖譜,就在手邊。

打開微機,仔細看了看馮虛發來的十八張照片,十劍皺起了眉。

有幾張好像……有點古怪、有點眼熟,難道我之前看到過?

有了,不就是殘片嘛。

十劍一陣忙活,把那七張有點奇怪的照片都列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