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一次比試,最終決定的是進入古戰場的人,而在古戰場之中,則是可以決定大元國興衰,與之相比,太子方雲痕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這些事情,國主自然還分得清輕重,只不過,喪子之痛仍是無可避免。

「是。」

在場眾人,都是深深的鞠躬,緩緩的離開了這裡。

國主在臣子的擁簇下,也是站起身來,深深的嘆息一聲,離開了這裡。

「說一說,你哥哥在天元塔之中,究竟如何死亡的。」

走在路上,國主嘆息一聲,忍住心中的悲傷,對若曦公主問道。

若曦公主自然是一五一十的將裡面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國主。

婚外貪歡 那事情,歸根結底,還是方雲痕太貪心了一些。

「貪慾迷人眼啊。」

國主深深嘆息一聲,無可奈何,搖了搖頭,略微有著一些頹然。

這一次的事情,就此落下了帷幕。

「將消息傳達下去,就說七日之後,進入古戰場。」

國主對著身邊的臣子吩咐道,又望向若曦公主:「你與鹿羽兩人進入那古戰場之中,一定不要與你哥哥一樣與之作對,更加不要有任何的貪慾,與之好生合作,才能決定我們大元國的未來啊。」

不知不覺,國主對於鹿羽,愈發的重視了起來。

「女兒知曉。」

若曦公主點了點頭,道:「我與鹿羽之間,本就沒有什麼恩怨,況且女兒的心性您也知道,我們兩人,必然可以合作的很愉快。」

方雲痕的死亡,對若曦公主而言,雖然有些影響,但影響並不深。

她跟方雲痕之間,本就是同父異母,沒有什麼感情。

「嗯。」

國主點了點頭,不疑有他,對於自己這個女兒,他也十分的放心。

……

七天之後,就是進入古戰場的時間。

這個消息,很快就被鹿羽所知曉了。

他在自己的房間裡面,送走了前面通知的臣子,靜靜的坐在床邊。

他在天元塔之中,一連突破四個境界,進入了九元凝魄境。

現在,他體內的氣息,略微有著一些虛浮起來。

畢竟,接連的破鏡,對於根基來說,不是什麼好事。

也幸虧鹿羽的根基本就牢固,不然的話,這一次接連突破,肯定會傷及根基。

「七天時間……或許夠用了。」

細細的思索了片刻,鹿羽低聲的說道。

七天,不算長。

若是現在服用神遊丹,自然是可以突破到神遊境,但那樣的話,極有可能會傷及到自己的根基,得不償失,鹿羽不會冒這個險。

將七天分開,前面四天時間,全部用來穩固根基,後面三天,在服用丹藥。

想來,有丹藥的輔助,三天世界,也足夠讓鹿羽進行突破了。

一念至此,鹿羽也不做猶豫,當即便是走了出去。

現在的鹿羽,已經進入了九元凝魄境,本身的速度,早已經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不說一念之間可以橫跨千萬里,但也能短短時間內飛往無數的地方。

他第一個要去的地方,乃是青石洲。

以鹿羽原先的速度,七天的時間,即便是用盡全力,也無法來回。

而現在,一天時間,鹿羽就絕對可以飛到青石洲,若是全力以赴,甚至可以飛一個來回。

以前的時候,鹿羽曾覺得,就算是九元凝魄境,飛行速度,也不會比自己乘坐蒼玄鷹快多少,現在真真切切的站立在這個境界之上,才知道原先的自己是坐井觀天了。

九元凝魄境,無論是速度還是實力,提升都是非同小可!

數十倍的提升也不止!

況且,鹿羽本身的根基牢固,加上神雷的淬鍊,比之一般的九元凝魄境還要強橫數倍,速度更是快速無比。

「嗖!」

身影在天空之上飛掠,帶起一陣破風之聲。

鹿羽全力以赴!

飛行,也是一種對自己實力的磨礪,這是一種長時間的消耗,對於靈力的凝實有著巨大的功效。

想要穩固自己的根基,飛行雖然比之戰鬥要差一些,但也有些作用。

故此,鹿羽一經施展,便是全力飛行。

在黃昏時分,鹿羽便是飛行到了青石洲的地界。

冷情首席獨佔不乖妻 他的目光一閃,直接鎖定了青石洲的城主府,身影俯衝下去。

「嗖!」

緊緊只是瞬息之間,鹿羽便是來到了城主府之內,穩穩的站立在庭院之中。

「袁道子,給我滾出來!」

一聲怒吼,宛如雷霆一般,在城主府內,轟然的炸響。

「轟隆隆!」

頃刻之間,城主府內的建築,便是滾滾的坍塌下來,煙塵瀰漫。

不過,卻沒有任何人回應鹿羽。

等到一切建築,都完全坍塌,城主府成為一片廢墟,也沒有人回應。

「國主派人過來調查真相,如今一個月時間已經過去,想來,早已經調查清楚了,那袁道子也並非泛泛之輩,況且,也沒有在皇城之中見到袁道子,應該不是被抓走了,那就只有一點,是躲避了起來,而這城主府,則是荒廢了。」

目光微微閃爍,鹿羽心裡暗暗的思索著。

只不過,袁道子若是躲避的話,究竟會躲到哪裡去呢?

這讓鹿羽的心裡,有著一些疑惑起來。

「罷了,反正都是在這青石洲的範圍之內,先去那黑市之中看看。」

雙眸之中,精光一閃而過,鹿羽知道黑市所在的位置,第二個要去往的地方,便是黑市之中,或許,那袁道子藏身在黑市之內,也並非不可能,畢竟黑市也是袁道子的一個大本營。

(本章完) 以鹿羽現如今的速度,抵達黑市,不過是幾個呼吸罷了。

他的身影,漂浮在天空之上,目光灼灼的盯著下方的巷子。

這個巷子,便是那黑市所在。

只不過,現在這個巷子,仍然是有著一層結界圍繞著,使人看不清楚其內的一切內容。

但是現在的鹿羽,早已經今非昔比。

他的目光之中,閃爍著精光,對著那一層結界,緩緩伸出手掌,掌心之中散發著淡淡的靈力波動。

「破!」

一道輕喝一聲,從鹿羽的嘴裡,傳了出來,掌心之中的靈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轟然落下。

「轟隆!」

靈力瞬息之間,便是與那結界碰撞在一起。

「嘩啦!」

頓時,那固若金湯的結界,頃刻間分崩離析,碎裂了一地。

原本,這些結界,鹿羽是無法將之強行破掉的,但在實力得到巨大的提升之後,要破掉這些結界,可謂是輕而易舉。

黑市之內。

巷子裡面的兩側,仍然是有著房屋。

房屋之內,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所幸在這裡的人,都是修鍊者,他們目光通明,能看的極其清楚。

此時此刻,在其中一個房間之內,用手腕粗細的玄鐵鏈捆綁著兩個人。

若是鹿羽在這裡,一定可以認得出來,這兩人,正是國主曾經拍去帶隊的兩個人,只是不曾想,現在竟然是被袁道子抓捕住了!

這兩人,可都是九元凝魄境的存在啊!

此時的袁道子,正滿臉陰沉的望著那兩個人。

「我作為青石洲的執掌者,雖然有些逾越,但也從未對不起大元國,你們聽信那鹿羽的讒言,竟然來到這青石洲內抓捕我!」

袁道子目光之中,閃爍著怨毒之色,低聲道:「這黑市,的確是我所布置出來的,但這只是我的一個手段罷了,你們追殺我到城主府,又跟隨我來到黑市之中,簡直是不知死活,我本不欲跟大元國為敵,你們為何要逼我?!」

「呸!」

被捆綁的一人怒聲道:「這黑市之中,有著諸多強者,你還敢說對大元國沒有二心,真是痴人說笑,我在這裡認栽了,但若是長時間不回去,國主肯定會派人過來,到時候,你休想逃脫!」

「嗡嗡!」

在說話的時候,那人奮力的掙扎著,但越是掙扎,他身上的鐵鏈,便是愈發的收縮起來,散發出來一道道的光芒。

這鐵鏈之上,赫然是有著陣法的加持!

如若不然的話,也無法困住九元凝魄境的存在。

「都是鹿羽那小子!」

袁道子目光一凝,道:「他殺我兒袁天成,我看在大元國的面子上,沒有與之作對,這還不能說明我對大元國的忠心么?只是因為他的一句話,你們便要殺我,大元國……當真是寒了我的心啊!」

「哼!」

另外一人冷聲道:「你若是解散了這黑市,將你手下見不得光的實力全部都給驅散,我們自然會相信你,不然的話,若何相信你對大元國沒有異心?」

袁道子面色緩緩陰沉下來。

片刻之後,他悠然的道:「這黑市是我精心布局多年,就是為了徹底的掌控這青石洲,你讓我解散?還以此表明我沒有二心?簡直是說笑!」

「你說國主遲早會派人過來,我信!」

袁道子仍然繼續的道:「不過,大元國寒了我袁道子的心,我既然抓捕了你們,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大不了,我去往大夏國,帶著我的黑市以及城主府的班底,想必大夏國的國主,會很開心的接納我的。」

聽聞此言,那兩名大元國的人,同時面色一變。

他們十分清楚袁道子這句話的分量。

不說別的,在這黑市之中,光是九元凝魄境的存在,就足足有著三名。

在加上袁道子本身也是九元凝魄境!

這就是四名!

這樣的一個勢力,已經可以稱得上是龐然大物了,現在這個節骨眼,大夏國肯定會容納袁道子。

如此一來,大元國等於又多了一個敵人。

雖然,與大元國比起來,袁道子還無法掀起什麼驚濤駭浪,但若是與大夏國聯手在一起,所能產生的影響,也不容小覷。

「哈哈哈……」

這個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了一道爽朗的笑聲。

「袁道子,你未免也想的太好了,你擅自抓捕大元國的強者,還口口聲聲說要投靠大夏國,若是一切都隨你願的話,未免有些異想天開了!」

這聲音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袁道子目光一凝!

「鹿羽!」

他的身影一動,驟然出現在小巷之中,對於這個聲音,他可謂是熟悉的很。

甚至,在夢裡,他都在折磨這個聲音的主人。

「嗖嗖嗖!」

與此同時,在小巷之中,其餘的房間之內,瞬息之間,出現了三道身影,目光灼灼的盯住了鹿羽。

這三個人,身體之上的靈力,滾滾波動,赫然也是九元凝魄境的存在!

只不過,這三人的雙眸,略微的有些空洞。

想來,已經被袁道子折磨的完全沒有了自我意識,只是會聽令與袁道子了。

鹿羽的身影,站立在天空之上,身上的氣息,也沒有絲毫的收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