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回應二人卻是兩道璀璨絢爛星華劍光,錚鳴九霄,斗沖星河。

「轟!!」

身影倒轉,原地恍若有一顆巨大星辰震爆。滾滾湮滅星光托起兩道身影倒卷而回,星光縱橫絞殺,帶起蒼穹之上鮮血潑灑。一個照面,硬撼抵抗的兩位神台二重天強者,就重傷倒地,血如泉涌,氣息萎靡,看著眼前星銀長發微捲起的青年,眼中充滿驚駭,同時能理解城中發生的一切。

唰身影大步踏前,嗤的一聲劍鳴,鮮血倒流,帶起兩具屍軀消弭的塵粒。

麥哈爾原地站立片刻,體內洶湧波濤的氣息漸漸復平。一身氣息圓滿通竅,約約隱隱有種隨時晉陞的錯覺,離曾經達至的神台三重天境界,只差一人就能恢復巔峰時期,甚至以麥哈爾現今超強的根基,比起曾經還會更強。

「連狄龍六道門的公差服都不曾擁有,一看就是僕人的角色,殺了也好。」金斯從一旁走出,看了看地上留下的戰利品,這樣說。

麥哈爾眉頭挑了挑,全當未曾聽見,反而目光看向了恢宏建築之內:「現在在狄龍六道門內,我感受不到任何一個人的氣息。」

金斯點點頭:「我也感受不到!」

話音一落,金斯渾身上下一冷,一股寒氣直衝天靈,頭皮陣陣發麻。

「不過正因感受不到,這個地方方才顯得隱秘,少有人知曉。」金斯勉強的笑了笑道,當先朝著上方狄龍六道門而去。

麥哈爾緊隨而上。

狄龍六道門的建築大氣磅礴,高大聳立,格局奇異,遍布各種精雕細琢的紋路,令人讚歎。行進中,建築中又出現萬千壁畫,織繪種種刑法,刀山火海,血羅地獄,血淋淋殘忍,一種無聲威嚴透露,令宵小心驚膽攝。

不過,這一切,麥哈爾只是匆匆一掠便不在多留意。

反而跟著金斯前進,輕車熟路,倒好像來過千萬次,熟悉的不能在熟悉。

走過大門與幾條長廊后,金斯領著麥哈爾走進一道寬闊大殿。

「這道大殿,在狄龍六道門中,被稱為帝國功勛殿,是接取任務的地方。」金斯微微停頓,望著大殿內一面白石玉壁若有所思的解釋道。

麥哈爾循著金斯目光望向白石玉壁,身軀微微一震。

只見白石玉璧上,血光充斥,一個個文字,盡皆由猩紅鮮血組成。

銅鑼候爵領:

蛟龍王子,出生於三百年前青牛政爵領。

天生擁有蛟龍大妖血脈,同階之內少有敵手。

百歲之內進入大山遺迹,尋得大蛟問龍決,破入神台境,以一身蛟龍血脈縱橫一時。

創建蛟龍宮,成為一方政爵領主,手下豢養妖王無數!

兩百年間,生性好殺,手段殘忍,斬殺各路政爵領主,狄龍六道門,神道公會強者不下百人!

預估實力,神台境九重天巔峰!

七年前,后領山脈一戰,在順豐侯爵手下從容退走。

警告:「若無金核境修為,九大神台境巔峰強者可抓捕!」



合歡散人,習好喜女色。出生於兩百年前靈斗侯爵領內的大玄山政爵領。

小時,偶入妖荒山脈,落入一位異族強者隕落之地。

修習異族吸陰補陽之法,數百年間,取殺五十三位神台女修強者,數萬煉靈境女修高手。

十八年前合歡散人吸殺靈斗侯爵愛女,被靈斗侯爵追殺數十萬里,躍遷逃入銅鑼侯爵領。

現察合歡散人,現居桃雲政爵領領主府。

Hello,總統大人 警告:「若無金核境修為,九大神台境巔峰強者可抓捕!」



麥哈爾從上至下觀看,瞳孔內漸漸泛起貪婪,這些訊息對於他來說,十分有用。上至神台境九重,下至神台境二重天強者,零零總總不下百餘人,卻皆是手段狠辣,兇殘桀驁之輩。且這些人偏偏實力超群,接連滅殺過幾位或者數十位屬於政爵或者狄龍六道門,又或者神道工會的強者,造下殺劫。

當麥哈爾看到最下面幾道名字時,瞳孔微微一縮。

麥哈爾,身份不詳,實力不詳。

在蛤烈政爵領斬殺十四位神台境強者。

神道修為推測,神台三重天。

「身份不詳?實力不詳?」站在一旁的金斯呢喃一聲,看向麥哈爾的目光變得有些異樣。

心中對於麥哈爾的猜測,再一次推翻。

須知蛟龍王子這般強大到能在金核境侯爵手下走脫的強者,都能一清二楚。

豈能連一個神台二重天的麥哈爾查不透?

麥哈爾不知金斯所思,接下去往下看,金斯之名赫然在其上。

不過,同樣是身份不詳,實力不詳。

在其後標註寥寥幾字,麥哈爾的下屬。

「噗!」看到下屬兩字,金斯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麥哈爾收回目光,名單上人物現居之地,與實力分部,一一記入腦中,若實力提升,說不得一個個去拜訪一番。

同時,麥哈爾也為這面玉璧強大訊息功能,感到心驚。

須知,麥哈爾斬殺那些神台境強者,時間充其量不過半個時辰,卻已然上了狄龍六道門通緝榜。

「金斯,你說的關押犯人的大牢在何地?」麥哈爾目光一轉,看向金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犯人大牢,是的,除了關押犯人的大牢。整個蛤烈政爵領地內,都找不出能滿足麥哈爾需求的神台境高手。不過關押犯人的大牢,一般都是一個狄龍六道門分部的核心大秘,除了掌控分部的最強門主幾人外,外人根本很難得知,除非能將狄龍六道門駐地拆毀,不過擁有這番實力的,根本已經不需要這般麻煩的摧毀,直接擒拿逼問便是。

金斯點點頭,在麥哈爾的注視下,金斯上前環視四周打量一圈,又細細掐算挪步移動后。最終在某處不起的虛空中輕輕按下,砰,一聲震響,虛空中波紋散開。此時,金斯輕輕又按上了白石玉璧。「悶闊闊!」沉悶機闊響時,在麥哈爾的注視下,大殿內一顆巨柱上,出現一個容人通過的狹窄通道,幽深的黑暗,佛起輕輕的氣流。

「快下去,空食蟲的效用很短。」金斯見通道出現,立即大喝。

當即兩人不分先後,電光火石沖入通道內,也就在兩人進入瞬間,身後闊闊的又發出一陣聲響,身後透出的光,漸漸消失。空落落的石道階梯內,黑暗一片。

「什麼是空食蟲?」麥哈爾輕輕問。

手中長劍嗡嗡鳴震衝出一片星華絢爛光華,美輪美奐,令人若置身在星空,霎時,明亮一片。

「空食蟲,就是剛剛停在虛空的那隻蟲子。」金斯解說,同時熟門熟路的帶著麥哈爾往前走,「空食蟲多用於機關,它能一口吞下比自身大成千上萬倍的物體,剛剛我按它一下,就是讓他吞下柱子內石心。若不讓空食蟲吞下巨柱內的石心,也不會露出這條通道,不過吞下這麼大面積的東西,一隻普通空食蟲也堅持不了多久。」

麥哈爾點點頭,這樣想來,這種機關建造的的確巧妙。

若發現不了空食蟲,就算找到機關,也打不開通道,就等於根本沒有通道。

這讓人如何發現?

不過,以麥哈爾敏銳的感知,剛並未發現空食蟲。

不在計較多想,麥哈爾與金斯一路大步從階梯中前行,以兩人之速,直到半個時辰后,兩人前方才出現光亮,同時,一道道強大充滿血腥暴戾的氣息從前方透出。

兩人對視一眼,麥哈爾眼中迸射寒芒,大步踏入其中。

眼前豁然開朗,一個個正方形鐵籠出現。鐵籠一眼看去,全由一根根大腿粗細鐵質打成,封鎖上下左右,關押犯人其中,甚至都未將犯人神道修為封鎖,完全任由實力發揮。可見,狄龍六道門對這類鐵籠自信到一種程度。左右兩排,一列列鐵籠通向遠方,一眼望去,不知有多少座鐵籠。

在兩人出現,近處鐵籠,一道道閉目盤坐,自然修鍊的強者紛紛睜眼,強大蘊含殺意的目光投來。不過當發現,來的兩人,竟不是狄龍六道門的強者后,紛紛一愣后瞳孔一縮。須知狄龍六道門的強者眾多,怎能讓兩個陌生人,沒有穿著狄龍六道門公差服的強者闖進大牢。

簡直不可思議。

麥哈爾掃過一眼,卻沒有半分停頓,拔劍,舉劍,出劍,一氣呵成。咻!寒芒一閃,一位還未有什麼反應的神台二重天強者捂喉跪地,在瞪大眼時,身影灰飛煙滅,散成粒子,消失在天地之間,快的不可思議。

「轟轟轟!!」

幾乎是在此人被滅殺的瞬間,四周一個個重犯爆發全身氣勢,如臨大敵的看著麥哈爾,目光中隱隱的充滿恐懼。他們此時皆是嗡中捉鱉,空有一身神道實力有著鐵籠的阻隔根本傷不到麥哈爾,反觀麥哈爾有兵器實力在身,簡直殺他們易如反掌。

在眾犯人爆發氣息的瞬間,里內被關押的一位位犯人紛紛被驚醒,一目十丈,直接將外界發生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甚至最裡面最為強大的兩道神台四重天氣息,轟然被驚醒,氣息擴散,磅礴浩瀚威壓蓋壓全場,甚至令麥哈爾的呼吸都微微一窒,境界差距凸顯無疑。

「若是還不收下氣息,半個時辰取你二人狗命!」麥哈爾微微抬頭,湛紅瞳孔流轉無邊冷冽。

裡面氣息浩蕩,有著神台四重天初期境的一位刀疤紅髮男子,聞聽此言,嘿然冷笑。

「一個區區神台二重天的螻蟻雜碎,也敢跟我刀五這般猖狂。」紅髮刀五狂笑一聲,渾身浮現淺灰光華籠罩,上下沉凝多時的恐怖氣息威壓,無邊無際,恍若一座磅礴大山,隆隆轟然砸在眾人心頭。

金斯連帶四周神台境一重天的高手,微微踉蹌,面色蒼白。

就算一些神台境二重天的高手,面色微微有有些不好受。

「嗯?」

在靠近兩位神台四重天強者周邊一個鐵籠內,一個黃膚綠髮的年輕女子睜眼,湛綠的眸子魔性十足,看向了星銀長發輕輕佛動的麥哈爾,微微簇起秀眉。下一刻湛綠眸子變得深邃,霧氣氤氳,顏色漸漸深艷,恍若這雙眸子成為了兩顆綠寶石,光華盈盈,充滿魅力。

此時年輕女子在看向麥哈爾,只見在視線之內,並不算強大的麥哈爾身影身上浮現屢屢白氣,儘管有些細微,可真實存在。女子微微一愣,舉起玉臂看了看,只見在玉臂之上,同樣有著屢屢白氣升騰,不過比起麥哈爾的多了許多,甚至不可同日而語,可若是仔細分辨,就可以發現,兩者儘管差距有些,可卻是殊途同歸,都是一樣的白氣。

「原來是…」

年輕女子輕輕開口,話音嘎然而至,看向麥哈爾有些溫和的眼中,陡然迸發強烈至極的殺意,堪比刻骨銘心,殺父弒親,在外人無法察覺的情況下,年輕女子渾身忍不住的顫抖,不知是驚恐,還是恨意達到某種深入骨髓的顫抖。

只見在年輕女子的眼中,麥哈爾身影上白氣漸漸升騰著散去。取而代之的則是滾滾猩紅血光,滔滔翻滾,仿若麥哈爾身後有一座血海屍山在滾盪,屍骨萬千,千萬人血葬,血腥氣,幾乎令年輕女子窒息。 「此人必須死!」

擲地有聲的顫音從年輕女子口中傳出,蘊有森寒陰冷,帶著無與倫比的強大決心,甚若要玉石俱焚,亦不惜粉身碎骨作為代價。綠盈盈的眸光,漸漸暗淡,恢復如初。唇齒緊咬,滲出鮮血,年輕女子都未察覺,只是冷冷的盯著麥哈爾,猶似一條黑暗中扭動的毒蛇。

不過此時此刻,大牢內到處都是充滿殺意陰冷的目光,根本沒有顯出不同。

麥哈爾也不可能發現這裡發生的事情。

「哼!」

麥哈爾一聲冷哼,體內星戮劍氣驟然轟鳴運轉,鋒嘯攢射,整個人化為一柄利劍。在眾多視線目光下,又一次拔劍,出劍,噗哧帶起一位神台境二重天強者的性命,反手,這位強者屍軀化為顆粒,湮滅。看的見識廣博的諸多神台境強者,也都略微變色。

「轟隆!」

麥哈爾體內發出雷鳴巨響,天地元氣波濤起伏。原本神台境二重天巔峰的氣息威壓,霎那暴漲,滔滔宛若江河貫穿整個大牢,散出令在場強者們心悸的強烈鋒芒。在這一刻,原本刀五的氣息,隨著麥哈爾的突破撞擊,虛空發出嗡鳴混雜的碰撞聲,轟然震退。

「小子,你!」刀五震怒,可最終一句話都說不出,他根本奈何不了麥哈爾。

麥哈爾震退刀五威壓后,全身輕鬆,根本理都懶得理刀五。場中另一位神台境四重的強者,也沒有自取其辱的在與爭鋒。突破三重天後,麥哈爾神道修為又發生一次躍變,神道氣息變得深淵莫測,積累深厚產生的質變,甚至讓麥哈爾有種匹敵四重天甚至能輕易斬殺的錯覺。

不過具體還需要自身與四重天強者刀五一戰,方能得到印證。

一至三重天,神台境初期,這個境界只是初步掌控神台,產生質變攻擊。

至於四至六重天,那就是能溝通天地元氣,與神台產生呼應,同源同根。在天地形成一個循環,最大的特點,便是渾身上下,在這種循環下,會產生普通刀劍難傷的護罡,同時這一境被稱為護罡之境。

有護罡在,猶如身穿寶甲神衣,難以被攻破。

麥哈爾星戮劍氣鋒芒在盛,沒有試過,終究沒有底氣。

「咻咻咻!!」

麥哈爾接連出劍,一位位強者在劍下瞬時斃命。就算對自身沒有多少用的一重精血,麥哈爾都接連取下,存儲在丹田之內,化為一滴滴隨時可以恢復傷勢的熱能精血。

在麥哈爾將一二重天高手,近二十人化為飛灰后,目光看向了那些離兩位四重天強者最近的三重天強者。

一共四人!

這個數量不多不少,在杜魯門政爵領時,麥哈爾就清楚知曉,各大家族家主就是神台三重天。

實力冠絕超強!

護罡境四重天就能被各家稱為老祖!

眼前一個狄龍六道門分部抓捕的強者,絕不會比一個大家族弱。

可見那位秋子分部的門主之強!

「咻咻咻!」

三劍后,麥哈爾體內熱能暖洋全身,氣息隱隱再一次變的晦澀,在一次強大不知多少。

惹得兩位神台四重天的強者,眉頭直跳。

麥哈爾走到最後一個牢籠前,裡面盤坐著一位面色蠟黃的年輕女子,湛綠瞳孔直視麥哈爾,眼中沒有掩飾自身對其的強烈殺意凶戾,甚至近乎病態的猙獰。

「你對我的殺意很深?」麥哈爾冷冷問,俯視女子,手中長劍直取咽喉。

「叮!」

金鐵雙鳴,麥哈爾手中長劍應聲斷成幾截,甚至翻轉倒回的劍忍,割裂了麥哈爾的手臂,帶起鮮血。

場中寂靜。

刀五與另一位護罡強者都微微愣然。

身後,金斯瞳孔一縮。

在麥哈爾劍刃所取之處,赫然是年輕女子的咽喉,不過咽喉堅硬的可怕,撞碎了麥哈爾的長劍,並震傷麥哈爾。

「天涯海角不殺你,我心難安。」年輕女子猙獰厲嘯。

眾人聞聲色變。

「殺我?」麥哈爾心中不知為何,同時被點燃一股怒火。

對待莫名奇妙的這個猙獰女子,麥哈爾心中同樣升起一股猙獰。

全身上下殺意衝天,手中又一柄長劍被取出。

夢遇乾隆之清龍漢鳳全集 遠處站立的金斯眉頭狂跳,心中生出一股不詳。

兩人都是充斥這般殺意,這已經不是殺人保命的問題,而是仇深似海,不死不休的局面。

太過詭異。